加载中…
个人资料
明话频道
明话频道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68,130
  • 关注人气:6,73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精品博文
加载中…
草根名博
加载中…
新浪微博
搜博主文章
公告
周明华,知名评论员。学习与从业经历复杂,学了四年机械制造,毕业后未摸过一个机器零件,之后自学中文与新闻双本,当过一年生产科科长,干过两个月的厂长,做过五年流浪记者,背着诗稿四处奔走过,有《名城之恋》与《擦亮法眼》等专著出版,有大量时评、杂文、散文类作品散见全国媒体。在媒体上开设专栏评论文章,有“明言快语”之称,可快速保质完成约稿文章。
 
申明:本博客文章除新闻播报外,均系本人原创文章。如有媒体刊登,请联系付酬,否则必究。
 
工商银行卡号:6222084402000545500
联系:(QQ1)22298985
email:zhoumh989@126.com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新闻频道
暂无内容
博文
标签:

杂谈

烈女李三复仇记

文|襄阳骏


大年除夕陕西汉中市南郑县南郑区新集镇王坪村张扣扣为报22年前母亲被杀之仇,杀死王家父子三人。一时间在网上引发热议和争论。张扣扣杀人自有法律天平去审判,本文不做讨论。同样是为父报仇,清朝的烈女李三就选择了与张扣扣不同的道路,结果不仅报了仇,而且名垂青史,流芳后世。


《随园诗话·补遗卷七13》记载了胡稚威的《烈女李三行》。故事女主人公名叫李三,遭遇和张扣扣几乎一样:父亲因琐事与鹿邑豪绅结仇,豪绅用毒酒杀死其父。李三当时年仅10岁,杀父之仇,不分男女,父亲死后李三“昼夕愤伤,时时蓄报豪志”。




长大后,李三屡刺杀豪绅而无法得逞。于是转辗到鹿邑和京师告状,“无人肯白其事者”。后来鹿邑来了一个“强直任事”的县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元宵与汤团

文|蒲田广隶


简而言之,元宵就是上元节的夜点心,——南方人称之为糯米汤团的一种食料。那么咋听起来,这南方地面,至少还应该有一些并非采用糯米来制作的汤团了?有,当然有啰。糯稻产量低,历来少种。小时候的越地老家,不光有晚米汤团,早米汤团,甚至还有一种用芦穄粉搓的芦穄汤团。古老的芦穄,实属一种糯性较足的高粱。


各类汤团的外形是一致的,内质却存在着差异。这一来,也就正好满足了各种各样食客的口味偏好。譬如晚米汤团柔韧,早米汤团坚结,而芦穄汤团呢,甚至比水磨的糯米粉汤团还要柔软滑溜,柔滑得似乎用不着呑咽就会唿落一下自个儿溜进肚子里去了。老家有一句专门用以形容小媳妇吃芦穄汤团的话语:头一餐关起房门吃,第二餐敞开大门吃,第三餐请了人来吃。


上述的这一些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首到北京记

文|周明华


6月21日上午是星期一,下午3点,这次采访活动的组织者小王打来电话,说她已到岷山饭店等我们。我立即打的往岷山饭店赶,路上,小王再次打来电话称,她已赶往双流机场,叫我们去双流机场会合。


我坐机场大巴到了机场,华西报的小朱,四川电视台的小聂,先后赶到。飞机上一行几人是分开坐的……


7点过,到了首都机场。坐的士到北京市区,一路上,车子行走得很顺畅,没有成都这么多的红绿灯口。我给在北师大读研的侄女莉莉发短信,她叫我在经过西单商场之后的北师大东南门见面,我就给的哥说在北师大东南门下。


到了北师大东南门口不久,莉莉推着一辆单车从学校里走出来。她说,她先在这儿等了一会儿,又回寝室换件凉爽一点的衣服。她给我找了辆单车,我们骑着单车在学校逛了一圈。在大学行政大楼停下,我准备照一张照片。不料,新买相机的夜晚模式,我还操作不熟,怎么闪都闪不出好的效果。在学校内的一个餐馆就餐后,莉莉说,我们去天安门广场逛逛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猎鹰与猎豹(外一则)

文|陈仓


猎犬、猎鹰和猎豹同在丛林里打猎,猎豹成绩最大,猎犬成绩较大,猎鹰成绩最小。除了打猎,猎豹还负责巡查边界,保卫山寨安全,保护小动物不受狮子、花豹、黑熊欺负。相比之下,猎鹰混得最好,猎犬混得较好,猎豹处境尴尬。


猎鹰成了虎大王的宠物,猎豹依然如故,不但没有获得正常提拔,还不受虎大王待见。老虎经常羞辱猎豹,猎鹰背地里贬损猎豹,猎犬不但不尊重猎豹,还跟着猎鹰野猪耍笑猎豹,猎豹非常郁闷。


老狐狸代表虎大王宣布命令,猎鹰担任打猎主管,管辖猎豹猎狗,监管水边的鱼鹰。猎狗表示服从命令听指挥,猎豹满腔怒火,敢怒不敢言。



猎豹私下问老狐狸:“众所周知,猎鹰成绩最小,我成绩最大,为什么它当主管?我继续当苦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过年话环保

文|田向文


话题还得从酒说起。


年三十那天在好友家客串团年。


“酒逢知己千杯少”。“酒后说真言”。


白酒加啤酒,我和好友都没有醉。微熏的感觉中,我把话题引到了环保上,这是我有意为之,身在底层听听底层的声音,是一种美妙的感觉。


环保已成为一种新常态,这是每个国人所共识的。从每个人的口口相传,到电视新闻报纸媒体,从大企业到小企业,从城市到乡村,凡有人的地方都在抓环保,这是走进新时代的新改革,当鼓而歌之,大力点赞。但还有一些人,一些地方,视环保为儿戏,认为这是小孩子过家家,一时之举动,热情过后,自然冷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法律应向辱国者说不

文|马涤明

2月20日晚,网友“上帝之鹰_5zn”在微博发帖称:又见身着日本军服的小丑跳梁,这次拍摄地点是南京的紫金山,在那里拍这个意味着什么,我就不说了,可怜抗日先烈的英灵,被某些不孝的儿孙无情践踏。(2月21日环球网)


于日本侵华那段历史来说,南京是个敏感之地,南京紫金山也是敏感之地。南京陷落前几日,此地曾发生紫金山陵园保卫战,中国守军给日军造成很大杀伤,日军毁坏、洗劫了30处珍贵文物,最终由此攻破中山门,攻入南京城,制造了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




如今,竟有人身穿那时的侵略者军服,手持兵器,在前辈曾经流血、惨遭屠戮的地方,摆出当年日军耀武扬威的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文|玫昆仑

这个大年初三,黄先生过得有点闹心,因为就在那晚和家人看电影时,不小心弄丢了自己的手机,但更让他心寒的是,疑似捡到手机的男子,当时也是带着老婆孩子来看电影,男子在家人面前捡走黄先生手机后,并没有把归还。(见2月20日的北青网)

请输入图片描述

捡手机不归还,涉嫌侵占他人财产,获取不正当得利,不仅与人性道德不符,还与法律不符。《民法通则》明确规定,没有合法根据取得不当利益,造成他人损失的,属于不当得利,而不当得利必须依法返还;否则,不当得利人的行为将构成侵权。

按照法律规定,该男子侵占黄先生手机的价值数额如果到达了法律规定的额度,可能构成非法占有罪,根据《刑法》第270条规定,轻者至少可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罚金。因而,捡手机不归还,当心违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石天际舍死为民

文|沈淦


石天际是湖南湘潭县的一名贡生,他自幼聪明好学,与哥哥石嵋森都因才华横溢而颇有名气,而石天际还有一副义胆侠肝的心,他专爱济危扶困,解人急难。


康熙年间,清廷平定了吴三桂、耿精忠等“三藩之乱”后,康熙帝传下圣旨,免除兵燹地区的赋税钱粮。而湖南为官军与叛军往来拉锯争夺之地,受创尤深,诏免赋税十余年,累计钱粮达千万两(石)以上。可是湖南的那些官吏却不认真执行减免令,照旧征钱征粮,弄得百姓苦不堪言。


平乱期间,无论官军叛军,都是杀人如麻,此时百姓心有余悸,哪敢去与官府争执!唯独石天际愤愤地说:“如此横征暴敛,不是在蹈袭明朝灭亡的覆辙吗?我怎能不为民众呼吁一番!”当即写了诉状,直赴北京申诉。可是,那些宰相、尚书等京中大员也不敢得罪总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不绿色的年味可以不要

文|马涤明


今年是北京烟花爆竹管理新规施行的首个春节,据北京环保监测中心分析,北京除夕夜间PM2.5同比降幅超5成,禁放措施效果明显。新京报记者除夕当晚还对五环内、外部分地区进行探访,发现五环以内区域基本看不到有烟花爆竹燃放,而在五环外非禁放区域,燃放整体有序,燃放数量、持续时间均有所下降,市民对禁放措施多持肯定态度。(2月17日《新京报》)


禁放制度改变了千百年来延续的“爆竹声中辞旧岁”的传统,不少人认为,没了爆竹声,“年味”淡了不少。但换一个角度看,喜爱“爆竹年味”的人们也应想得开:以污染环境,以充斥着火灾、人身安全等风险为代价的年味,舍弃也罢。哪一年春节特别是三十之夜过后,都会传来因燃放烟花爆竹引发的火灾、炸伤眼睛甚至终身失明的报道。此外,现在的鞭炮声响越来越大,对老年心脏病人有一定的威胁;据说对新生儿也有影响。若只顾'年味',而对因此带来的灾难视而不见、无动于衷,显然是不理性,不负责任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文|马涤明

2017年3月-5月,时任宜昌市西陵区检察院办公室主任的彭革文认为单位接待用酒档次较低,安排办公室科员吴祖泉购买档次好一点的白酒。吴祖泉分三次共计购买了10瓶茅台酒,费用共计16057元,此后以购买厨房用品、办公用品虚列名目入账报销。2017年9月,吴祖泉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彭革文受到党内警告处分,并被免去区检察院党组成员、政治处主任职务。(2月11日湖北日报微信)

请输入图片描述

一个单位的办公室,一次就购买了10瓶茅台,值得关注的问题,首先不是官员喜欢茅台,而是机关真有钱,想买茅台就有钱买。而只要机关有可以随意支配的资金,官员想买什么,应该不是问题。禁止公款喝茅台的禁令已有十余年,其间还被不断重申,但实际上我们都清楚,只要禁不了官员们手上的钱,就未必能禁得了买茅。

检察院买茅台,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这几年的茅台热销、价格暴涨。舆论中一直有怀疑,其中有公款消费助推的因素。而几年前,茅台曾经历下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