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卫鸦
卫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0,157
  • 关注人气:17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男人,七八年生,祖籍湖南新化,现居深圳,已婚,有俩小孩,读书,经商,写小说,身份不明。

 
电话:13510249705,mail:xlfish@126.com QQ:394993895
图片播放器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转载

:)

小说读记之二三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杂谈

标签:

杂谈

分类: 杂志目录

《清明》2011第5期目录

 

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特稿

172  铁血雄风∕季宇

中篇小说专号

4  605高地∕尹德朝

30  真真假假∕卫鸦

60  风尘入圣∕李治邦

82  李梅的自传体小说∕柳岸

100  红夏利∕魏强

122  怎样活得好好的∕罗望子

148  飞翔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8-03 14:59)
标签:

休闲

关于文字:

来赣州快半年了,一本书没读,一个字没写,也很少跟写字的那班朋友联系。当然,也许我今后还会写下去,但无论如何,这段时间让我意识到,没有文字,我的生活一如既往,我并不会因为有了文字而多些什么,也不会因为没有文字而少些什么。

关于赣州:

这段时间不想谈小说。但我想说说赣州这座城市,很安详的一座小城,交通便利,水资源丰富,有一段老城墙保存得很完整,经历过几百年风雨的老树,随处可见,还有民风,十分淳朴,所以这块地方治安良好,适合安居。这些年漂来飘去,跑了不少地方,也在不少地方停留过。但是,除了家乡那座小城,我从未对深圳以外的城市产生过感情,我也从未打算离开深圳,到别的地方去生活,因为我的工厂,我的妻子,我的女儿以及我家在那里。但生命中有太多偶然,这一点任何人无法逃避。从湖北回深圳后,很快我又随着新工厂到了赣州,重新步入一种远离家人的生活。幸好,赣州这座城市,在某种程度上让我产生了些许依恋,我相信它成为我记忆中再也抹不去的一个地方。

关于工作:

从前期筹备到现在正常运作,其间的过程还算不错,剩下的事情,是精益求精。我无法将这个工厂做成赣州一流的工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7-22 11:46)
标签:

情感

一眨眼,大的十一岁,小的两岁半了。经常会回忆起她们成长中的点滴,恍如昨日,突然理解了人生苦短这几个字。在有生之前,尽自己最大可能去珍惜亲情,爱情,友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人性的扭曲与回归

 

孙春旻

  卫鸦《危机》,《芙蓉》2011年第1期

  卫鸦的中篇小说《危机》给人以相互矛盾的阅读感受。它似乎很简单,用“人之初,性本善”6个字就可以概括;实际上又挺复杂,里面的每个人物,都在“善”与“恶”这两个道德的极点之间大幅度摇摆。
  小说以“危机”二字作为统领全篇的关键词。首先,“危机”是全文故事发生的背景,这个“危机”,就是前几年波及全世界的金融危机。其次,“危机”又是发生在小说中每一个人物身上的无可遁逃的劫难。企业老板马大路是个粗人,他在深圳打拼二十几年,“无论是合法的还是非法的工作,只要能搞到钱,他基本上都干过”。他的工厂,“由三十几个人开始起步,逐渐发展到三千多人。他的订单,也从国内做到了国外,从亚洲做到了非洲欧洲和南北美洲”。国际金融危机直接导致了他的危机,没有订单对他来说是致命的。漂亮女职员丁小草就在马大路的厂里做事,她是个每月工资八千来块却要支付五千多月供的“房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2010中国小说排行榜作者:付秀莹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首谢谢您的悉心阅读,其次再谢,您所说的,也是我写这个小说时所想的。

《危机》面前,我们不能冥灭人性和良知

重庆读者  周其伦

 2011年第四期《小说月报》选载了作者卫鸦的中篇新作《危机》。这是一部直面现实,敢于揭露矛盾的杠鼎之作。作品把人们在刚刚过去金融危机中所表现出来的人性中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1-04-06 00:29)
标签:

情感

说什么呢?清明节——为另一个世界里的人所设的节日。我想说的是,从科学角度,我们不应迷信,从但精神角度,我们要恰当地迷信。因为迷信时代,我们的祖先有信仰。而破除迷信的时代,我们已经逐渐丧失了信仰。我在想,信仰的产生,是不是与迷信有着某种紧密的关联?

在此,纪念我第一个逝去的同学。他叫刘益林,十年前吧,他死于直肠癌。得知他患绝症之后,我曾经去看过他一次。那天我们下了几盘棋,我全输,而在此之前,下象棋他不是我对手。可那天我并没有故意让棋。后来我才知道,我输的并不是棋艺,只是输在心态而已。原因是,对于即将来临的死亡,他知道了,我也知道了,但是对生死,他已经看透,我而没有看透,我恐慌,心里乱成一团。多年之后,我突然顿悟,已死之人,不知道什么叫死,因为他已经死了。而健康之人,也不知道什么叫死,因为死亡离他还很遥远。只有将死之人,才真正知道什么叫死。

在此,祝所有长眠于地下的灵魂节日快乐,包括若干年后的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上午,去老城理了个发。下午,回工厂,召集人马去师院黄金校区打篮球。同行者两人,除我之外,据说他们以前在大学里都是篮球高手。可是到了那群年轻人当中一比,才发现我们这支中壮年队伍太不堪一击了。十几个半场下来,我们只赢了两局。岁月啊,真他妈的不饶人。如他们所说:不该硬的地方硬了起来,该硬的地方倒是不太硬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很久没有心情来仔细看完一篇小说了。因为生活中的危机太多了,我忙着处理各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