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宝宝资料
博主尚未设置此模块内容。
育儿工具
博主尚未设置此模块内容。
育儿要闻
个人资料
八零2012
八零2012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4,073
  • 关注人气:4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诗会归来】

我刚刚回来
从词语的缝隙
和山川的低谷中,
还没来得及重入从前的生活;
而从前的生活
又是什么样子?
山间三两日,人世已百年
我看到我的妻儿
依立于另外世纪的小区门口张望
眉上笼着迷雾
唇上生着青苔
想起前生之种种不辞而别
我羞于上前

【某山观瀑】

这浩大的天音之下
我当闭嘴。一个人
走过太多的路,说过太多的话
理当理解无言的妙处。
需要启齿,又有
什么好说呢?
微微仰起下巴示意于
苍茫,足矣。况且这些年,
对于此世之万状
我习惯吝于赞美。
我记得那一日黄昏观瀑时,
手指捋过光秃的下巴
却未曾说“大瀑如我须,
一泻天日白。”

【与友书】

近期我爱上了公交
当我对生活持续地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僧什么月下门(短篇小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短篇小说)

 

大伯不受大娘待见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甚至也不是三年五年了。

那是夏天,我们要搬家了,但我没忙着回镇子里去。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无由时刻】

拆开电动剃须刀
清理里头的碎屑
多少时光又逝去了
我想说的是有一次在一个无望的梦境中
我拆开了自己的骨灰盒
看到了相似的碎屑。
只是那器物是木质的
比电动剃须刀安静
眼下我微笑着重新打开了按钮
转轴飞速旋转,仿佛在
回倒一盘录影带。

【春光里】

我93岁的老外公
戴着捡来的牛仔帽坐在院子里
满院子都是春光
动物和植物们喜气洋洋
他忽然弓腰朝着墙角小声说
“我活够了,活腻了。”
怎么办呢又能?那些蚯蚓们
那些小甲虫潮虫蚊子们,
那些墙缝里挤出的野草
看也不愿看他一眼

【我问阿尔蒿沟芍药园里的芍药开了没有】

他说大概过了花期
因为自家的那盆已近凋落
我又问潘广兰,她是那地方的人
说还没大开,尚需一周。
阿尔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春天奏鸣曲】

送葬的乐队
经过我家楼下。
那个时刻
我正打算跟某个朋友去个电话,
问问他在外省的生活
眼下路面上响起设置为喇叭曲的铃声
让他们先打吧

【无题】

无意间将一根烟头
丢到了窗外
其后不停起身往下面望
什么也没有发生
我感到懊恼。
重新走回去回到客厅里
我看到了童年的我正趴在茶几上
摆弄着一辆
玩具消防车

【春风醉人的晚上】

摸着黑上楼
多静的黑啊
为了不惊动感应灯搅扰了这些尚未乱了方寸的黑
我屏住呼吸
怕吹散了什么

【春天在哪里】

每个夜晚
他都走在蔓延无边的路灯下
嘴里唱:春天在哪里啊
春天在哪里
他一年四季都这么走着
这么唱
即便眼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迎春辞】

多好的天气啊
日头正好
明亮而不刺眼
柳树上挂满了嫩黄的小雏鸭
多好的时令
多适于上坟啊
到山坡上待一会吧
什么也不说
随手扯几片野草叶夹在唇边
轻轻吮吸叶里面的叶绿素
我们,唉我们都是
贫血的生者。

【偶感】

就这样活着:
昨日的硝烟,
化作今晨的春阳。
阳台上吊兰越长越旺越长越旺没什么能够制止。
又能怎么办呢
那是它的季节
我们管不住
管不了那
旺盛的悲伤……

【今日歌】

这首诗3至17度,
体内西南风3到4级。
于早晚读,它是凉的;
中间几行偏暖。
这是一首冷热不均的诗
没什么特别意义
无非说到一个返乡上坟的老游子;
说他早上上山了
在山间消失去几个时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十首给孩子看的诗作者:王小妮

梧桐树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元宵记】

我对着家谱
一边念着名字
一边
下汤圆。
那些已故的亲人们
先是在沸腾的锅里
后来在我沉寂的胃中
聊的开怀大笑
他们说每一个亡魂都是白的
他们说每一个亡灵都是圆的
我啊我作为一名
羞赧的生者
打着饱嗝,表示认同
说“嗯”。

【祭日记】
 
烟花是残忍的
灿烂的夜空
是残忍的;
我为一首诗突然的分行
是残忍的
还有,灿烂的夜空下
观看烟花的人是残忍的:
他们站在大地上
却不知晓那些浅埋于大地的亡灵们,
正透过他们的趾缝
看灿烂的夜空
夜啊并不空有那么多
灿烂的烟花
 
【夜读记】

立春日后某夜难眠
拉路边一株老柳叙旧。
我说:沾衣欲湿杏花雨,
吹面不寒杨柳风
她说“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谈及时光,与阿尔与明华诸君】

我听见了那声音
在头皮上噼噼啪啪,
咬虱子般噼噼啪啪作响,噼噼啪啪
像是被谁打着耳光。
我变得温顺起来
我跟阿尔说,恐怕要下雪了。
他说,嗯,非下不可。
他总是那么个自信的人,
说话时总能凝聚瞳孔
这一点,我们早就丧失了。
我们端起了杯子
同写小说的警察孙明华
和不知道职业的诗人王爱荷
碰了又碰,仿佛在诀别。
推开门,果真下雪了——
白花花的声音,首先落到我头上。
一下雪,我们就都安分了
都老实了,跟老婆女朋友说话的声音
也柔和了。在老孙的派出所,
在秩序的衙门里,
酒忽然白得叫我们
不知如何下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