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登山小鲁
登山小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75,422
  • 关注人气:8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相册专辑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文学

情感

分类: 五味闲话
有这样一个地方,那里四季郁郁葱葱,遍地是涓涓的清流。 
多年以前,在鞭炮和锣鼓声中,列车载着我们离开了自己的城市。 
从火车换乘大卡车,从一个城里出来的大群被分成了小群。一种失落的感觉越来越强……汽车绕过峡谷,忽然,有一个轮子滑下公路。车身猛地一震,我们几乎要被簸入深谷。车上一个女孩子突然喊叫起来:“司机,翻车吧……我们不活了……” 
我有点诧异。我从没有绝望。每逢停车,我都用手绢在山泉里洗洗风尘。她的喊叫给了我一种悲惨的实感。也许,一切比我想象的更可怕。 
在那青山绿水之间,我忽然看到一个深邃幽暗的峡谷,像一张要吞噬我的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学

分类: 柳下耕庐
去年冬天,单位分给我一套廉租房。
在这之前我和妻子一直在租房子,租金很贵,但我们还是勒紧裤带熬了两年。其间妻子牢骚不断,说她的闺蜜们哪个不是有房有车,嫁给我算是瞎了眼。我说有房却独守空房有意思吗?妻子白了我一眼,说,个穷鬼,不跟你说了。
租了两年,又坚持了一年,妻子便与我离婚了。儿子跟我。
刚离婚那会儿,我确实快活了几天,喝了几场庆祝我离婚的大酒后,我便陷入了迷茫。都说离婚是种解脱,但对我来说似乎不是这样。没离婚时总觉得生活无趣,但离婚后也没感到生活有趣到哪里,心里还时有挥之不去的恐慌。失败的经历让我对再婚不再斗志昂扬,天一黑,我就不知道该干什么,也不方便天天找朋友喝酒。他们的妻子不允许她们的丈夫天天跟一离婚男人耗在一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学

杂谈

分类: 柳下耕庐
这年的中秋节和国庆节连在了一起,头天是中秋节,第二天就是国庆节。这不算稀罕,两个节日赶在同一天的情况也是有的。只是这两个节日有所不同,前者的日期是看阴历,后者的日期是看阳历。中秋节是传统节曰,恐怕流传了两千年都不止;国庆节是当代节曰,满打满算才过了六十多个。好就好在有所不同,阴和阳相叠加,阴中有阳,阳中有阴,过起来才有味。传统和当代搅拌在一块儿,分不清哪是传统,哪是当代,不知今夕何夕,玩起来才会忘乎所以。加上秋天是北京最爽的季节,天高云淡,红叶烂漫,再加上节日长假期间,所有高速路免收过路费。离两个节日还有十多天,节日的气氛便开始弥漫,人们兴奋得有些跃跃欲试,这家那庭,这驴那友,都在谋划怎样消费这两个连在一起的节曰。
这家的女主人问她家的保姆申小雪:过节有什么打算?
申小雪说:没什么打算,还没想好。你是打算在北京过昵,还是回老家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4-22 10:34)
标签:

文学

杂谈

分类: 柳下耕庐
1
李镜出事那天,是没有任何征兆的。围坐在一起泡茶的摄友们都站起来拍屁股走人,李镜还呆坐着。钟华芳说,李老师,回家吧。李镜看着钟华芳,还是那般呆呆地看着。
钟华芳拍了李镜的肩膀说,走吧,明天还得早起。约好的事情不能黄了。李镜还是那般呆坐着。钟华芳推了推李镜,又在李镜的眼前拂了拂手说,李老师,夜里十一点了,回吧,李嫂等得急!李镜突然开口,说,你认识李嫂?
钟华芳说,李嫂不是李老师你的爱人吗,能不认识?
李镜说,认识就好。李镜说完了,又是呆坐着,不再说话。李镜不走,钟华芳只得陪着李镜呆坐着,坐到了天亮。
对于钟华芳她们来说,天亮意味着出发,意味着到山里去。钟华芳是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学

杂谈

分类: 柳下耕庐
网名叫天外来客的他,是她网上最亲密的男友,他千里迢迢奔向她所在的小城,希望和她一起度过25岁生日。这段虚拟的情感在现实面前会有怎样的际遇?
坐上出租车的时候,范小红还在犹豫,她不知道,这个行为会给她日后的生活带来什么样的后果。这件事,如果让学校的同事和她的学生们知道了,范小红肯定会无颜走上讲台了。若是让家里人知道,他们一定会说她疯了,荒唐到去见一个比她小八岁的网友。若让老公蒋为民知道了,后果更是不堪设想。当然,这事,是不会让他们知道的。
他的网名叫天外来客,山东人,现在重庆工作,他想见范小红应该是在情理之中的,她并不觉得有什么突兀。在这半年里,她已经和他无话不谈,甚至和丈夫不能说的话,她也愿意对他倾诉。天外来客给她的印象是,真诚坦率中带着些固执,周到体贴中有些任性,有很多生活经历说起话来却还有那么一点孩子气,有时候还会和她耍耍小脾气,就像个大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学

杂谈

分类: 柳下耕庐
这是一个挺有意思的故事,我一直守口如瓶不愿意讲出来,其原因是我在这个故事里担当不太光彩的角色,也就是说我是个狗崽子。当代青年恐怕不明白这个词儿的意思。我先稍微解释一下,在这个故事发生的年代里,人们很容易被打成各种各样的罪犯。而只要父母是罪犯,他的儿女就是狗崽子。我的那个老实得像块木头一样的父亲不但被打成罪犯,而且还抓进监狱里去,所以我就是个货真价实的狗崽子。
当个狗崽子其实没啥了不得的,和普通人一样可以喘气可以吃饭可以穿衣可以上班下班。我就是一个堂堂的工人阶级,站在铁塔上手持焊枪,喷射着五彩缤纷的革命火花。不过有一样事令我这个狗崽子吃不好睡不好并在床上整夜地辗转反侧,这就是找对象。其实我挺英俊的,浓眉亮眼,体魄健壮,身高一米八,走起路来威风凛凛,很有点《红灯记》中李玉和的形象。但什么形象也不行,狗崽子很难找个对象,所有的女孩子听说我是个狗崽子,立即吓得拔腿飞跑。为了不使母亲忧伤,为了不让世人耻笑,我上蹿下跳,东奔西走,低三下四,委曲求全,就是一个目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学

杂谈

今年夏天,武汉太热,朋友约我到山里转转,避避暑,写点东西。坐过了清江的乌篷船,吃过了清江水煮清江魚,我们就到了建南县。
建南县城边有座西山,西山有座塔,本是一座古塔,后来却变成了一个不伦不类的建筑。朋友给我讲了这个发生在多年前的故事。
从州城到建南县,沿着清江走水路,两天时间也够了。向立三先生和他的女婿兼助手陈明人,却在第三天中午才到。他们坐在一只乌篷船上,在清江里咿咿呀呀走,边走边看,所以走得慢。
老头子此番回乡,能有如此的好兴致,陈明人感到很高兴。
建南县愈来愈近了,已望得见傍着山坡而建的一幢幢房子。向立三自看见了那一簇房子后,就突然地变得沉默了。他不言不语,只顾一个劲地朝那里看,脸上是一股痴痴的模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1-22 09:37)
标签:

文学

杂谈

分类: 五味闲话
谈论起体育全能的女性,人们为什么都认为她们是一些性格开朗的人呢?我在体育方面比一般人都强,但性格要比一般人内向。我发现自己“内向”是在长大之后。
我在县立高中担任体育教师已经五年了,学生们称我为“曙光”。我提醒过他们我是女性,可一照镜子,我确实像相扑力士曙光。真像啊,特别是鼻子那块儿。我个头儿也高,1.75米,是那种骨架大而结实的体型。我每天都是按部就班,白天上课,放学后去俱乐部做指导,周六的午后以及星期日的白天也是这样。我所指导的篮球队在整个县里实力相当强,队员很有拼搏精神,训练时不管多么严格都毫无怨言。
但有一天我注意到了,就在我每天忙于上课以及俱乐部活动期间,不知不觉中,周围的朋友都结婚了。大学时代的篮球伙伴原本都是些从来不抹口红的人,不知什么时候,大家摇身一变,成为华丽的夫人。我自己也琢磨:大家都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学

杂谈

分类: 柳下耕庐
又是周末了。
大门砰的一声响,孩子去补课了。过了一会儿,又是砰的一声响,老婆去美容院了。突如其来的安静,比吵闹更让人睡不安稳。明久睁开眼,翻了个身,透过窗帘判断着外面的天气。
窗帘下面,明久的《国家地理杂志》翻扑在地上。昨晚他们又吵了一架。事先没有任何兆头,明久坐在床上看书,李华走过来,揭开被子说,明天我们去趟省城吧!他知道她的用意,财务部经理要调走了,三个二级财务主管摩拳擦掌,她想抽空去省里活动活动,为自己争取一点胜算。明久正在看一篇有关麋鹿保护区的文章,说顺其自然吧,在你这个年纪,财务经理和二级财务主管有什么区别!
话音未落,就听见啪的一声,明久手上的书飞了出去。他看看地上的书,又看看旁边气呼呼的脊背,独自坐了一阵,很没趣地关了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1-21 09:25)
标签:

文学

杂谈

事情真的有点玄,午觉醒来,爷爷说他做了个梦,梦见柄应掉在珠江里爬不上岸,他得去救。话还没落音,爷爷头一歪,就一觉睡了去。婺源离广州那么远,迢迢千里,专人去报讣不现实,就花一块银元托贩运木头的水客捎信。谁知,水客不高兴了,说这样的事,我收钱还是人吗?事照做,钱不能收。杜公说,人生七十古来稀。爷爷已经超过了这个年龄。按照村里的习俗,这属于喜丧,应该大办。来的亲戚多,姆妈奶奶就哭得多,我就跪得多,唯一缺的就是父亲没有到场。灵柩放在堂前半个月,前堂后堂都有天井的大屋开始有了气味,还是没有等到父亲任何音讯,只好先入土为安了。
爷爷临终前所说的柄应,是他的儿子,也就是我的父亲。柄应,既不是父亲的小名,也不是父亲的绰号,它是爷爷专属的叫法。至于这个叫法怎么来的,据说奶奶接连生了两个女儿都夭折了,生我父亲时。接生婆拿了一把茶壶出来报喜,爷爷情不自禁说了三句柄应。后来,无论爷爷怎么努力。奶奶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