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冯川
冯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7,133
  • 关注人气:30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前几天,两件事在网上沸沸扬扬,致使师生间教师滥用权力的现象成为微博关注和谈论的热点话题。一是武汉理工大学研究生陶崇园的自杀以及此事与其导师王攀之关系;一是前北大学生高岩20年前的自杀以及此事与她的老师、长江学者沈阳的关系。对这两件事,我也在微博上发表了一点意见,摘录如下,算是备忘:

权力结构是一种普世结构,可以说无所不在,甚至许多家庭,夫妻中都有一方是领导,一方是下属。师生关系也是如此,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么单纯。我并不认为凡老师都是好人,我也不认为凡学生都是无辜者。有些学生对老师的行贿、利用、告密、陷害、溜须拍马、奴颜婢膝,也不能不引起注意。
​​​
我觉得我们在微博上讨论问题,第一要实事求是;第二要始终把价值层面的东西和事实层面的东西严格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4-02 08:06)


我曾说,读书的一个好处是使我们从一根筋变得不止一根筋。对此,有人不同意,说历史和现实都无法证明不止一根筋就一定比一根筋更能给人带来实惠。事实反而是,一根筋的人,或者说,有某种偏执狂的人,往往能在一条路上走得更远和取得更大的成功。此说颇能成立。如此看来,一根筋就并不是什么坏事;而使我们从一根筋变得不止一根筋的读书,就等于是给我们挖了一个大坑,使我们无法在这个只有偏执狂和一根筋才能获得成功的世界上生活得更好。

——是的,我现在想说的恰恰是:读书,虽然有许多好处,其坏处也不容忽视。最大的一个坏处就是,书中有不少的坑。喜欢读书的人,往往更容易掉进坑里。

这不,今天上午,我就掉坑里了。

这事还得从头说起。不久之前,我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3-24 12:14)

把今晨的几条微博合在一起,改正了其中一处错误的说法后,决定重发一次。

我是不赞成用“犬儒”来形容软骨头文人的。从字面上讲,这属于用词不当。犬,并不见得骨头都软;犬里面也有狼犬军犬、恶狗疯狗。这些犬的战斗力还是很强的。至于儒,通常指学者(例如《儒林外史》的英文译名就是 The Scholars),和战士是有区别的。学者不同于战士,衡量学者的标准,一般不是其骨头的软硬,而是其学识的高低、见解的深浅。不到危难时刻,一般是轮不到考察其人品的。

在今天的中外词典里,犬儒(Cynicism )的意思,更多是玩世不恭,这和软骨头有很大距离。譬如我昨晚看的电影“卡萨布兰卡”,片中那位主人公里克(汉弗莱-鲍嘉饰)就属于玩世不恭的典型,但却一点也不软弱,关键时刻,当着警察的面开枪打死了德军军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红色小提琴”这部电影,主人公是一把小提琴,300多岁了,出自17世纪意大利一位著名工匠之手。这把历尽沧桑的小提琴,进过奥地利修道院,经历过法国大革命,一度被埋进坟墓,后又随吉普赛人四处流浪,最终被一位音乐家深深爱上以致为了它而殉情自杀。。。阴差阳错的是,这把小提琴后来被人带到中国,甚至经历了文化大革命,收藏它的人最后也死了。。。总之,无论它走到哪里,凡与它有过亲密接触的人都很倒霉,都很不幸。影片充满宿命色彩,却又饱含温情、挚爱、激情和欲望。

令人吃惊的是,这把不同凡响的小提琴在文革中被红卫兵抄家抄走,若干年后,却又神秘地出现在蒙特利尔的拍卖场上,并以百万美元之高价被人拍走。可惜,买走的已经是被掉了包的赝品。片中,拍卖方宣称这把小提琴是中国政府委托他们拍卖的,不知这纯属虚构还是有一定真实根据。如果有一定真实根据,倒是透露出文革中抄家抄走,后来不知去向的那些贵重物品的一点下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整理昔日微博中涉及儒学与儒家的片段,汇成一编,发在博客上保存。

天之大德曰生,地之大德曰养,人之大德曰长。长什么?长身体,长知识,长感觉,长灵气,长精神,长容颜......先长自己,再长别人。所谓成人、立人、达人,其实也就是长人。不过,长了人却不要自以为是,要做到长而不宰。如人人都能做到相生相长相养而不是互斗互害互残,儒家和道家的梦就都实现了。

​​​​先秦儒家的一个重大贡献是,发现读书治学也可以完全是个人用以获得乐趣的手段,而不一定非要走向治国平天下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有位网友在微博上告诉我,“严重同意”这个词是他2008年发明的。我对他表示钦佩后突然想起,我不是也发明了一个新词叫“奶爷”吗?这个词,最初,连谢不谦教授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呢。(见下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整理最近的几条微博,发一篇博客凑数。

 

宋时有个魏泰,不把功名放在眼中,因出手殴打主考官且差点把人打死而未能考上进士。后与王安石、黄庭坚等有交游,写了本《东轩笔录》记仁宗、神宗时许多逸闻,颇有参考价值。

 

读此书,可知当时管理水平的粗陋,以致上下如何相互算计。彼时为官家造船,承包商虚报船钉之数量从中贪污。发包的管员也奸,见船钉都已钉在船上无法秤重量,便把船拖出来烧了,然后灰烬中把钉子捡出来核实重量。由此也可见,那时的钉子,比船和造船的木材贵重多了。

 

人说魏泰喜欢中伤朝中官员,此书却多有美化官员之处。如说当时之四川,自王均、李顺之乱后,京官空降成都任职都不带家眷,临时就地买婢而已。张詠任成都最高长官时,部下畏其严厉,无人敢率先买婢。张詠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过了60岁本命年,回顾一生说过的话,大多是废话。其所以废话也说,不外乎有时觉得废话也很温暖。坐在火车上,不久就要下车了,还不忘和素不相识也再难相见的邻座说点无厘头的家常话,难道不是因为我们都是人生的过客而难免惺惺相惜?​​​​

意识到人是废话动物,不仅有助于我们以一种同情的心态倾听别人,而且有助于我们随时提醒自己:有些看似正确的话并不一定多么正确;有些看似无意义的话也不一定多么无意义。

晚饭后操场散步,若是一个人,走的圈数会少一点;若是几个人,一边走一边废话,走的圈数就会多一点。这有力地证明,废话也不是没有废话的作用。 

​严格地讲,没有什么话是百分之百毫无意义的废话。即使是一句“吃了吗?”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布鲁图斯(Brutus)是古罗马一个显赫的家族。姓这个姓的人很多,我以为值得一提的有三位。三位的共同点都与共和制有关。

 

第一位布鲁图斯(Lucius Junius Brutus)是罗马共和国的缔造者,也是共和国第一任执政官。他发动民众推翻王政时期最后一位国王小塔克文后,曾要求民众宣誓,今后绝不容许任何人成为罗马的王。

 

第二位即是(500年后)密谋刺杀凯撒的那位布鲁图斯(Marcus Junius Brutus the Younger)。他牢记祖先遗训,为保卫共和国,防止凯撒个人独裁变共和国为帝国而刺杀了自己的好友凯撒,最终在安东尼和渥大维的攻打下兵败自杀。

——还有一位布鲁图斯,虽然不那么有名但同样值得一提。

 

这位名叫 Julius Brutus 的布鲁图斯是共和国早期的保民官(tribune),他与不善取悦民众甚至有反民粹倾向的科里奥兰纳斯(Coriolanus)之间发生了激烈冲突。

 

科里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因病卧床,读书,发现陈启能主编的《西方历史学名著提要》(江西人民出版社2001 年出版)错误大得吓人。书中介绍米涅的《法国革命史》(该篇作者为张丽),竟然多次说米涅“出于反对七月王朝,从1820年开始研究法国革命。”(该书164页)全然不顾七月王朝始于1830年这一事实。如此明显错误,主编也未发觉。【按:作者显然连波旁王朝、复辟时期(1814-1830)、七月王朝(1830-1848)也分不清,张冠李戴地混淆了复辟时期和七月王朝。】​​​​

米涅本人倾向于宪政,其所以对路易十六颇多好评,也因路易十六在革命前和革命初支持立宪派。他惋惜立宪派太过于君子,制定了1791年宪法后便解散制宪会议并不再连任议员,将权力拱手送予主张共和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