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冯川
冯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0,604
  • 关注人气:2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因病卧床,读书,发现陈启能主编的《西方历史学名著提要》(江西人民出版社2001 年出版)错误大得吓人。书中介绍米涅的《法国革命史》(该篇作者为张丽),竟然多次说米涅“出于反对七月王朝,从1820年开始研究法国革命。”(该书164页)全然不顾七月王朝始于1830年这一事实。如此明显错误,主编也未发觉。【按:作者显然连波旁王朝、复辟时期(1814-1830)、七月王朝(1830-1848)也分不清,张冠李戴地混淆了复辟时期和七月王朝。】​​​​

米涅本人倾向于宪政,其所以对路易十六颇多好评,也因路易十六在革命前和革命初支持立宪派。他惋惜立宪派太过于君子,制定了1791年宪法后便解散制宪会议并不再连任议员,将权力拱手送予主张共和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2-01 07:36)

2004年,伍厚恺教授出任川师文理学院中文系主任,力倡多写多练,以写带读,举行作文大赛,邀我做评委,要求打分之外,略加点评。一些评语,至今保存,偶于电脑中发现,转移粘贴至博客,或许网友中还有当年之作者也未可知。


《维以不永伤》(尹**)

运笔如运剑,有神出鬼没之势而无半点拖泥带水。文中之“他”,在爷爷、老爹和“维以不永伤”三人之间套叠,暗示出“寻常巷陌”之中,正不知有多少末路英雄。可谓深得简练含蓄之家法。

《悲秋人去》(石*)

秋日多遐思,遐而远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31 12:00)

读书的一个好处,是使我们从一根筋变成不止一根筋。书上的许多话,都有特定的语境、特定的论域;所使用的词语,其含义也常常隨场景和角度的变换而流动和改变其涵义。眼界和心胸开阔的读者,常能对此有默然之意会、同情之理解。只能拘守概念和概念之定义者,则往往误解作者的意思。 ​ 

有三种情况决定了你无论如何也说服和改变不了一个人。一是他智商太低,二是他偏见太深,三是他思想高度比你还高,掌握的事实比你还多。 ​​​​​​​​

安东尼不属于一根筋,也许只在他爱上克里奥佩特拉时智力有所减退,其它时候,他的头脑都足以正确地观照现实——也就是说,能用不止一根筋的方式去看同一个人、同一件事的不同侧面。在莎士比亚的凯撒剧中,布鲁图斯刺杀了凯撒,并向民众宣称凯撒有成为暴君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篇反思文革和文革武斗的小说写于197812月,最初发表在当时川大学生刊物《锦江》上,后来被《四川文学》转载,引起很大争论。此次重发,文字一仍其旧,未作任何改动。】

 

迷 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为什么要学英语呢?学英语的一个好处就是可以在汉语和英语的相互对照中,把一些概念和思想梳理得更清楚。举例来说,自由这个词,中文只有一个,人们的理解也就很混乱。英文却有两个:一个freedom,一个liberty,这就比较清楚一些。如果说,freedom可以泛指通常意义上的自由,liberty则通常特指政治学、社会学、伦理学意义上的自由。穆勒(弥尔)的《论自由》,开篇便指出,此书讨论的不是哲学意义上的意志自由而是公民自由和社会自由,实际上也就是政治学社会学伦理学意义上的自由,所以书名叫 On Liberty。

 

freedom 与 liberty 究竟有什么区别呢?有时候没有区别,有时候却很有区别。有个叫 Darrell Anderson 的老外,专门就此写了篇文章,说freedom一没有边界,二没有责任和义务;liberty却既有边界,也有责任和义务。他对 liberty 的这一理解,与穆勒以来人们对政治自由的理解并无差别。但他的本意,却不是要在这两个词的区分上做文章,而是要从词源学上澄清另一个词的含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以下是我2013年6月中旬的一些微博,现在串在一起重发:

文革时就有拦截上访。1966年毛多次接见红卫兵;67年不再接见。67年夏,中央文革要求各地驻京联络站撤回,同时阻止外地人赴京上访。那时我和一帮高年级同学欲赴北京,在保定火车站被拦截。同行者中,几位年龄身材稍大者遭当地“群专”(群众专政简称,相当于今日之“临时工”)殴打。他们用从我们身上搜出的钱买了返程车票后将我们遣返。​​​​​​

毛1966年8次接见红卫兵后,被接见过的人一个个都兴高采烈。这就使那些没资格被接见的中学生也产生了爬火车去北京的强烈愿望。这也因为当时无课可上,天性好动的人不能不自己给自己找点事干。这样,就有了我们这些中学生的盲流。——之所以叫盲流,是因为我们并没有什么目的,也不曾奢望毛能接见我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年我初上微博时,就惊奇地发现微博上有许多逻辑控、逻辑狂。那时我就觉得有点不对劲。微博又不是哲学著作,隨意一些有什么不好?我们许多人都同时活在过去现在未来及多个不同世界,时空穿越是分分秒秒的事,准确把握住每个瞬间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

西方的教育,从古代到中世纪,课程设置一直重视“七艺”(文法、修辞、逻辑、算术、几何、音乐、天文)。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人,说起话来不仅要讲逻辑,也要讲修辞。今天的微博世界有许多“逻辑狂”,你在微博上说点家常话,他会说你用了“全称判断”,是所谓“以偏概全”。这些人真应该补一补修辞课。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常言道:独学而无友,孤陋而寡闻。此话极有道理,从前却难以做到。旧时代的穷措大,自己闭门读书,无人切磋,无人砥砺,无人与之争论,颇难有所长进。究其原因,不是自己不想与人交流讨论,而是没有那个条件。

今天不同了,互联网把地球变成一所超级大学。人们在网上社交,在网上瞎聊,也在网上求知,在网上严肃地讨论问题。就以微博为例吧,虽然三言两语,有时却颇能给人以深深的启发。

许多人都提到,写得好的微博,仿佛格言警句,有值得反复深思之处。有人甚至说,今天的微博,颇似昔日之《论语》,凝结了人生智慧,短小精干,有值得再三咀嚼之处。

这样的好微博,当然不是天天都有的。在读不到好的原创时,转发一些昔日的微言隽语也不无小补。昨天,我转发了斯威夫特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纵贯北美的落基山脉,隐藏着无数美景,仅加拿大阿尔贝塔省的三个国家公园(板芙、贾斯珀、幽壑),就让你美不胜收。一些人去过板芙(Banff),却漏掉了贾斯珀(Jasper)和幽壑(Yoho),堪称遗憾。

众多景色中,我最喜欢的是蓝天白云下的雪山湖泊。而众多湖泊中,我最欣赏的是贾斯珀的玛琳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0-20 01:40)
标签:

杂谈


以下是我8月22日的一条长微博,转载在这里。爱微博,但不能冷待了博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