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perfectear
perfectear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7,237
  • 关注人气: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ForALL

我们生活在皮皮鲁历险记里,时钟被拨快了的世界。

搜博主文章
相册专辑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7-04-01 21:02)
标签:

杂谈

分类: MySight

最近经历着很多的变化,分离,挫败,但是内心当中好像有一种平静的力量,可以不用着急得再往前走走看,好像可以容纳自己更多,在面临变化时比之前更稳定一些。春天刚刚开始,也是最富于变化的时期,对节气与特定的季节,中西方似乎都有一些相似的体验。清明节意味着结束,回忆与哀悼。哀悼这个词所唤起的回忆,庄重,悲痛,缓慢,像是拖在地板上淡黑色的裙裾,阴天的清晨从窗外打入室内的冷光。地板上吱吱呀呀的声音和咳嗽声中的空当,比这还浓重,冰冷。却是必要的沉寂,悼念与休整。然后再过去半个月亮的时光,复活节就到了。就像死亡这张牌的含义,结束同时也是新生。我还依稀记得,复活节那天,耶城市中心的那座城市教堂里,舒曼夫妇带着我和大家一起唱一些春天才唱的歌,虽然教堂里还冷得像坟墓一样,但那天神父的宣讲很好。那天是晚上傍晚刚过,宣讲过后,唱完歌,神父就走出教堂,拿着一根杆吊着的火球向前走,很多人跟在他身后,没有音乐,只有火燃烧木条的声音,沉默,寒冷。在火苗的噼啪声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MySight
我一直觉得成为了咨询师以后,需要极其节制得控制自我暴露是一件让人觉得很不爽很麻烦的事情。不断的写案例报告和不断忙碌的时光,也让我没有足够的时间来写自己,再加上这个时代,是一个大家为了被更多人看到,而过度得趋同、放弃自己略带毛糙和随意的独特性,只为获得更多认同的体验。这种种的感觉,就好像我对高领毛衣的体验,在冬天的时候,你确实需要保暖,但是一件高领毛衣除了让别人看到你很暖和以外,你自己并不舒服,尤其是在暖气旁边你还觉得脖子很扎,有些憋闷,失去了脖子随意活动的自由。所以我决定继续回来写博客,通过分组和ID(身份)的区别来完成我的节制和我对节制的探索。

Art和Temperance这张牌,与“中庸”的真正含义及斯多葛学派所追求的生活哲学一样,是追求一种刚刚好的感觉,它既不是禁锢,也不是隔绝。

为了实现这种自由,我思考了很多种方式去拓展。比如,我开始想到自己为什么想要回到这个国度,虽然有很多种原因,但也许从根本上,我觉得我对于外国人的这种身份感到不满,对在小城市所扮演角色的有限性感到不满。角色的有限性也许在大城市比如柏林等地得到一种突破,但这种突破也许仍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21 00:01)
标签:

杂谈

来访者的焦虑铺天盖地的作用在我身上,一下子会感觉到透不过气来,就像很多很多的沙砾,数不清的沙粒,覆盖在身体上。让我觉得,我的头很疼,我的胸口很堵,有心慌的感觉。好像被这些铺天盖地的焦虑包裹着,很窒息,没有力气。很绝望,觉得自己一点也不美好。在闲谈之中,我无意间想到了一个,一个可以通过情绪意象化的方式消解焦虑,我原来一直知道的,但我现在才准备去用它。

我在这些窒息的,体验中,看到了一个鸟笼,金属的鸟笼。鸟笼里有一只灰色知了,或者是黑色的。这让我想起了,青鸟这个故事或是这个小说。青鸟被关在笼子里面,所以没有人能识别这是一只青鸟。他被关起来很束缚,也很孤独。他不知道自己从哪儿来又要,到哪里去。他究竟有什么样的价值。这种情绪就堵在心头,有一种想哭又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3-24 23:09)
分类: MySight
已经很久没有在这里写字了,也似乎已经很久没有写些给自己的东西。

仿佛全世界人都这样,加快鼓点,旋转。就像是勺子放在杯子里搅拌,茶叶随着水的流动而移动。

这一年发生了许多的变化,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发声的地方,好像在沙滩上捡贝壳,得来容易的诗意与未加工的想法与感受。博客反而是好像是废墟,好不容易发出一篇去,好像发送到宇宙中,不知道要划过多少光年,经历多少时间,才能到达接收的彼岸。

我们的语言不再谨慎而考究。像那种值得推敲的做事,值得敬佩,却也好像十分久远。

每一刻都在做无数的决策。

除了写咨询纪录和誊录,来不及停下来书写。只能用自己的生命书写。

每天有很多发言的机会,让思想停留在脑海里。

重温初中生写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微信公众号搜索:维切尔俱乐部,or微信号:vachel_clu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时差采访原稿作者:伊安
11年之后就没有写过关于剪纸创作的文字了,13年的创作手记更多是关于绘本,而非剪纸,借这个访谈也是想整理一下自身。这几年,不只画画,对剪纸的理解也是一步步在加深,很想找一个机会写下来,和大家分享。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分类: MySight

昨天和前天的晚睡,昨晚三支乐队的鼓噪声,当然也有幸福的摇摆,热力猫俱乐部里的啤酒和鸡尾酒还在影响。中午在西安饭庄里又不小心喝了稠酒。这是我在新的appartment生活的一整周,没有回家。我觉得喝了酒的我软绵绵的,没有力气把注意力放在任何一个事情上面。

白猫船长被我搬出了屋外,这是我的愧疚在起作用,因为我自从搬到了这个appartment,占有了我的同屋杰西的猫好长时间了。她每天都和我睡觉,躺在我的胸口发出呼噜声,当我把一只手臂伸起来侧睡的时候,她就把头和身子轻轻地靠在我的手臂上,然后用爪子轻轻地抓我。白猫船长是聋子,这也许也是她最elegent的地方,你把手机打开放着音乐放到她耳边的时候,声音很大,她依旧幸福的沉睡。她关闭了与这个世界声音的通道,只有画面的通道,和情感的通道。关于这个很敏感呢。——所以,我把猫搬出来了,想与同屋分享她的存在,这却又干扰了她作为一只猫独立行走的意志了。

我在这个可爱的店面里坐下,想找一个合适的心情来备课。却什么也没有做。我的精神就像是一个被拧皱了的毛巾,特别不情愿地呆在身体里,捏着鼻子抗拒着任何一种新的刺激和趋势。我给未来的插画师Diven写了一封信,交流了一下孤独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7-31 15:59)
标签:

杂谈

一直觉得自己中文没学好。从小看的都是外文小说,对古文不感冒,冯友兰的这本《中国哲学简史》是第一本让我开始对古文产生兴趣的书。它的有趣之处在于原文是用英语写的,它是站在西方哲学和文化的背景下来介绍中国哲学,尽量不晦涩难懂,深入浅出,给出一个大概的感受与全貌,而因为写作者是大家,按照现世的视角可以这样介绍他:在北大毕业的河南小县城人冯友兰[偷笑],是燕京、清华和暨南大学的教授,是哥伦比亚大学的交换学者,师从著名教育家杜威,是Pennsylvania大学的客座教授。然则最可贵的其实是他在那个时代,在中西文化交替的中国带着自己已形成的哲学体系,和相对深厚的、对两种文化的视角来解释中国哲学。他试图使用非母语介绍自己的文化(尽管现在在我们这个时代这样的人大有人在),试图以带入东方哲学的视角重新审视哲学的本质。世界上的外国人写作很少,著名的英语文学译者、日本作家村上春树写过一本书《终究悲哀的外国语》,写的就是这种困境,我们的思维、情感、乃至身体,还是与母语结合的更紧密,以至于读到过这样的研究表明,双语出生的孩子因为他的语言更依赖于抚养者的母语、会比单母语的人更容易产生精神障碍。尝试以外文写作需要勇气,带着对这种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7-06 21:39)
标签:

股票

分类: Reflektion

最近慢慢地进入到一种生活的节奏里,虽然还是有很多不稳定和摇摆的因素,还是凌乱和忘东西,但生活已然有一些规律和周而复始的运转在了。酷夏一到,头开始发痛,于是想起离开德国前那一年,在租住的小屋子里炒完菜,就摊在有凉席的床上躺着,听一种音乐,望向窗外,头脑里一堆混乱的线条,任由它随便飘荡。是的,我每到北京的酷夏,头都会剧痛,无法思考,于是我才真正的意识到自己的状态,和2005年那时候没有任何分别,甚至更加严重地,在各种内外力的作用下,这种混乱不仅仅是在大脑的表层,还扩散到了里面,负责工作和情绪的部分。它们顽皮的搅在一起。大约2年时间,我慢慢地才可以确定,它不只是情绪性的,甚至有一多半并不是情绪性的。每周总会有一天或两天,我会在一种大脑停滞的感觉里,什么也思考不了,我需要慢慢运气等待它消失,我感受到我的努力在对它产生影响,就像是水中的一群小鱼聚在一起,咬一块沉入水底的大面包,面包被扯成丝状,被扯成絮状,顿时与它相连接的水域变得有些混沌,但面包就这样一点点、缓慢地消逝了。这就是我医治自己的方法。是的,之前环境变化太多太大,用了这么久的时间,我终于对于我的Baseline状态有了一些概念(Bauchgefühl,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6-17 14:57)
标签:

杂谈

最拥挤的时段。人们奋力地涌入一个封闭的移动的长形盒子里,每个人漫不经心地,勉强地占据一个小小的地理空间,忙不迭地打开仅仅属于自己的小世界。这里有闭目沉浸在音乐里的青年,玩游戏的少女,有一只手坚定地擎着一个屏幕,上面是剧情不断向前的连续剧,或者低头垂目望向的数字化书籍,不断流着汗的胖子,靠在一角的老人。门又打开,这拥挤的小格局又面临一层新的挑战,这挤压甚至有些暴力的成分,好像强行打开已经塞满的沙丁鱼罐头再往里塞点什么,所有人再一次看似漫不经心的错开,下意识地固守自己的小空间。每个人屏住呼吸,把最后一点点自我吸入体内,在其中寻找一切自由的可能性。

他们是谁?他们来自哪里?他们想要去向何处?是什么动力促使他们奋力的把自己塞入一个封闭的空间,就像够上悬崖那奋力的一蹬?什么愿望促使他来到这,它们是否已得到满足?

人们努力成为城市的一部分,城市又由人们的愿望得以生存。不知他们是否知道,自己的存在对这个世界所产生的不小的改变,每一个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