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旷继东
旷继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40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主联系方式

手机:13522671774

QQ:327170116

MSN:kuangjd@hotmail.com

E-mail:kuangjd@sina.com

http://www.kanhetong.com/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1-11-30 08:52)
标签:

杂谈

僧人自焚了,某报引经据典得出结论说,僧人践踏戒律,应坚决反对和制止。

想起许多事件中,自焚“未遂”者都被判了刑,真如一些地方的大字标语所写,“卧轨自杀,不死也得判重罪。”

自杀的人,未必不是勇者。但不管是什么原因,对社会来说,确实是一个悲剧。是什么,让他们宁愿放弃自己的生命,而不愿苟活在世上?某些高高在上的人,除了谴责之外,是否有过一丝的反省?谴责乃至斥骂与“有兵在”,“有戒律在”的思维又有何区别?是某些人不懂得自省的道理吗?我看不是,与自杀者比较起来,他们只是缺少自省的勇气罢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其实我指的是无间道里面那个“曾志伟”,一个黑道的老大。

在见面之前,有过几个很长的电话,声音有些沙哑,有些特别,有时感觉像是从缺水的水管中发出来的声音一样。但是那是我绝对不会把他跟“曾志伟”联系起来。

昨天在派出所,老远就伸出了双手,跟我打招呼,我一愣,“曾志伟”!

“曾志伟”姓周,江苏人,在北京开了两间手机专卖店。

老周不仅长的像极“曾志伟”,快人快语的性格,连说话的声音,语气都别无二致。

并且,跟他交谈的时间越长,越觉得像。

在派出所的大厅里聊了会儿,办案民警出来叫他进去,他似乎很兴奋地回答说,“我的律师来了,让他跟你说!”这场景,让我再次想起了《无间道》。不过警官很干脆很不客气地说,我们不接待律师!(待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邓玉娇

杂谈

  邓玉娇的行为是正当防卫还是故意杀人,舆论上似乎模糊起来了,更有人批评“人人都来做法官”实则是法治的倒退,案件的处理应该回到司法的途径上去。
  我们是有法律的国家,我们也是有法院的国家,对于一起案件最终交由法官来审判,本来是无可争辩的。笔者作为法律人,为法治的早日实现计,也万分痛恨完全意义上的法律案件过多地受到不正当的干涉,不管是媒体也好,个人、组织也好。不过就邓玉娇案来说,除了罪与非罪的司法判决外,更有一层除暴安良的道德评判,而正是在后一方面,笔者认为,人人都可做“法官”!
  黄德智,邓贵大,身为公务人员,公然到声色场所寻花问柳,并向民女强索“特殊服务”,遭到拒绝后,仍如高衙内般极尽羞辱之能事,最终被玉娇手刃身亡。这一基本事实是谁也否认不了了。不管邓贵大当时是否有强奸的故意(不知办案机关如何推断本案死人的主观状态?),还是仅有“教训”玉娇的故意,是否罪极致死,也不管邓玉娇是否防卫过当,甚至假想防卫,也不管办案机关嚷嚷案件尚处“秘密侦查阶段”,“关键”事实尚无定论,都不会影响大家对当事人作出的道德判断。
  君不见,“烈女”、“大侠”,成了人们内心里送给玉娇的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邓玉娇

杂谈

分类: 随笔杂感
一边是政府部门两个案情通告:从黄德智要求邓玉娇提供“特殊服务”以及邓贵大将邓玉娇“摁到”沙发上,改变为黄要求邓玉娇提供“异性洗浴服务”和邓贵大将邓玉娇“推坐”在沙发上,而黄与邓玉娇在水疗区包厢内的冲突,为双方未达成服务合意而“发生口角”。
一边是律师会见邓玉娇后公布的邓玉娇供述(http://news.qq.com/a/20090526/000166.htm):黄曾在水疗区试图强奸,并已暴力扯下邓玉娇的内裤,邓反抗得以挣脱,后邓贵大登场,邓玉娇苦苦哀求仍遭邓贵大用钱扇脸,“邓玉娇欲离开,被拖回”,“邓玉娇再次试图离开,又被拉回,随后就从包中拿出水果刀,双手背在身后。邓贵大推邓玉娇胸前,将其推倒在沙发上。邓玉娇起不来了,遂双脚乱踢。黄邓二人扑上来,邓玉娇就拿刀向前乱刺”。
&#5885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拾金罪:路不拾遗的启示——评深圳机场女清洁工“捡”金案
“路不拾遗”这个成语,以前一直理解为对良好社会秩序和人们高尚道德的描述,自从出了深圳机场女清洁工梁丽“捡”金被捕并有可能以盗窃罪起诉的案件后,我对“路不拾遗”一下子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原来人们之所以不拾遗,不是因为素质高,而主要是不敢拾遗,否则,看到路边一个东西捡回家,如果只是垃圾废品则罢,万一要是金子又或珠宝,极有可能变成了小偷,将面临终生的牢狱之灾,就太不值当了。
这样看来,“路不拾遗”并不是什么好现象。如果哪个社会真的达到了这种状态,大概也是跟“刑弃灰于道”的严刑峻法相联系的。而现在要对梁丽定盗窃罪的深圳公安部门,是否正是想让深圳街头达到这样一种“路不拾遗”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由于在政务网站上列出16名县委常委和12名正副县长名单,湖南石门县受到网友们的质疑。近日,常德市委组织部门向外界做出解释,称石门县党政领导班子的配备没有违反职数配备的原则,增配的6名人员系因政策性安排和挂职等因素造成。其中,一名为军转安置干部,一名为援藏安置干部,根据有关规定,这两名副县长都不占职数,而另外还有四名挂职干部云云。(参见http://news.sina.com.cn/c/2009-04-26/105917690873.shtml)
笔者在看到解释之前,确实难以想象领导干部任命的这些“内情”,不过,看了之后,作为官场外的人,仍仿佛觉得自己如同“卖拐”小品里面的范伟,被忽悠的一愣一愣的,有一种云里雾里的感觉,也很是晕眩和迷茫了一阵。
我确实不知道领导干部“职数配备的原则”是什么,也难以理解两个堂堂的副县长竟然可以“不占职数”或“暂时不占职数”。为了领会“有关规定”的精神,我勉强找到了一个相类似的现象,就是机关单位的公务员编制和事业编制人员,这些人虽然在机关做着同样的事情,领着同样的工资,享受相似的福利,但却是截然不同的身份。那么,我们超编的几位副县长是不是如同事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北京因奥运而采取的机动车“临时”限行措施注定要继续施行下去了。前几天媒体上还在讨论是否要召开听证会,或者走其他一些法律程序以使限行合法化,但很快就被市政府的一纸通告取代了:从2009年4月11日至2010年4月10日北京市继续实行机动车限行措施!
记得稍早前还有媒体报道(http://news.sina.com.cn/c/2009-04-03/020815410209s.shtml),关于限行措施,“民调”显示,80%以上的有车族和93%以上的无车族表示赞同。笔者不想揣测这个“民调”的来源(毕竟,中国式的“民调”常常更像是“官调”,又或者是政策发布前的“吹风调”,“通气调”,让人分不清政策为民意服务,还是“民意”为政策服务),也不是要反对限行。鉴于北京市的交通状况,生活在这个城市里的人,除了极少数能够在任何时段纵意驰骋于长安街、二环路之外,99%的普通市民是深受其害而苦不堪言的,因此,限行能得到大多数民众支持也不足为怪。
报道也提到,限行期间,市内机动车的行驶速度提高了20%以上,很多的拥堵段也见消失,空气质量得以大大改善等等。其实,限行的好处是不必说的。机动车过多造成的交通拥堵和空气污染人所共见,限制机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3-22 21:27)
今天看一个帖子,回复里有一个网友起了“商女不知腐败恨”的名字,令我忽然有些感触。
“商女”因生活所迫(也许小部分“商女”不尽如此)不知亡国之恨是很正常的,不知腐败恨则更是如此。如果没有许多人的“腐败”,“商女”们的生计可能更是要打个折扣的吧。并且,即使“商女”知道亡国之恨,又能如何?我们难道期望她们个个成为巾帼英雄?反过来,“隔江犹唱后庭花”的商女也未必不知亡国恨啊,而仍不得不献身卖唱,这才是更悲哀之处。
想到此,又看到这个网友篡改的诗句,忽然觉得,我们又何尚不与“商女”们一样!大唐垂暮,杜牧曲笔讽权贵,但诗人虽然“知国之恨”,也只能夜泊秦淮,自己的悲哀也许更比“商女”为甚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民告官

败诉

杂谈

分类: 法律实务

当事人打电话跟我说,二审判决已经下来了,维持原判!
这颇有点出乎意料,但一想,又在“情理”之中。
意料之外的是,判决下得如此之快。我们上周刚递交提请法院调查收集证据的申请,法院尚未答复;我们本期待着开庭审理,或至少有一次法庭谈话的机会,但得到的却是一纸判决。“情理”之中的是,这个判决结果符合许多人的利益需求。
据统计,在我国的行政诉讼案件中,原告(老百姓)的胜诉率不足三成(参见:http: // theory .people .com .cn / GB / 49150 / 49153 / 8271264 .html ),显然,这并非意味着中国的老百姓喜欢无理滥诉,“无赖”、“刺头”居多,事实是,自古以来,中华大地上,盛产最多的是被逼上梁山的好汉。
感叹之余,想起我们在上诉状中提出的诸多问题,特别是对一审认定的被告证据存在“硬伤”以及适用法律错误的质疑,二审如何回应呢?我不由再仔细地看了一遍二审判决,仍只能归于失望。这份判决,说理部分,不过百字,而对上诉人上诉状洋洋5千余言的质疑,仅以“于法无据”四字一笔带过!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认定事实一致”,被上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开发商不能把责任和风险转嫁给业主——致某小区维权业主的信

   很多人(特别是媒体、开发商,也许还包括一部分业主)认为,业主退房或维权的增多,源于房价的下降,源于大环境的影响。但这种说法其实掩盖了这类案件的法律本质,是将经济问题与法律责任混为一谈,有转移视线之嫌。
   从法律上来说,生效的合同,就是当事人之间的法律,双方均应全面履行。对于期房买卖合同,开发商对房屋的品质既然有了切实的允诺,那么不管在交房时房价是涨是落,开发商都应保证这些承诺的实现,这也是他必须要履行的义务,否则即构成违约。如果开发商造出的房子达不到初始合同约定的条件,那么,即使房价涨了很多,业主同样有权追究开发商的违约责任,如对于面积超出3%的部分可以拒付房款,对于墙壁地板的裂缝要求其修补等等。
    至于在房价上涨时,很多业主没有提出索赔,并不表示开发商不存在违约,也不表示开发商不应承担法律责任。从法律上来说,只是业主放弃了自己的权利,自愿承担了开发商本应承担的房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