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石头
石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262
  • 关注人气:2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那年冬天,叠浪奔袭的濑户内海,我的圣地巡礼第一站——直岛。“石头,你一定要去一个叫做直岛的艺术之地。”我的好友,空姐summer曾甜甜对我说。直岛大概在哪里呢?意思意思的截了一张图,在离大阪比较近的那个湾湾旁边,香川县…最有名的是乌冬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takuya

分类: 吐槽生活

最清醒的早晨跑去看《谜米机器》,一脑子的meme theory。我们之所以为人的意识和自我,在谜米的理论里并不存在。所有的选择与其说是作为独一无二的自主的“我”的决定,实质则为体内占据优势的基因获胜的结果。明天清晨想要吃面包还是粽子,是“要吃面包”的谜米,和“要吃粽子”的谜米的一场(在我体内的)战役。

偶尔(只是偶尔)担忧着“传承至我的优质文本不再被世人所喜爱了那该怎么办?”的忧思,也释然无存。按照谜米的逻辑,这套文化优胜劣汰的理论背后,并没有一个作为主体存在着的蓝图或者未来,一切只是某种冥冥之中的竞争。责任、担当、义务与担当,都只是关于不可抗拒的如同基因一般的谜米的决定了,这么一想,反正也做不了什么,就摊手了。

可能再也没有比现在更惧怕朋友圈这种媒体的存在,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游记就像稿债,没有截稿日期,永远也吐不出来。望天一想,京都的石板路,已经踏过三回。整理照片的时候,望着每个文件夹都过千的照片,心情如同期末看到学生试卷。还是一点点写起来吧。再这么整天做只看不写的真貔貅,别说论文,大概连日记也写不出了。之前有人问我(当然也只是随便问问),去了日本有什么好玩的,额,那就从一些有的没的开始写吧。


京都去了三回。暴雨,暴晒和暴雪。终于在第三次奔赴了“国际漫画博物馆”(Kyoto International Manga Museum)。记得看浦泽直树的《20世纪少年》时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5-17 01:18)

校园里飘起棉花般的柳絮。重新开始奔跑,呼吸一大口傍晚时分塑胶跑道上的空气。耳朵里塞着蒋勋关于唐诗的讲座。仿佛在二外操场看着橄榄球队🏈夕阳下奔跑的日子,像被打开的脑海中的某个文件夹,涓涓缠绕。

操场和图书馆,是我心中认定的学校的符号。再不济的学校,似乎在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光影纵逝

一人时容易补剧。《四重奏》的题目让人想起《晚期四重奏》。(有点困了。。以后再写吧)

成年人的爱恋 是如何?笨拙的,简单的,平静的。那段关于婚姻的描述,不断被年轻女孩所质问。地毯上静静躺着的一双袜子,拨弄着。某种未知的恐惧。成长大概是,知道何时应该住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15 21:45)
虾米的评论:请回答1990 - 石头 - 拉布拉多的冥想盆
 
  熊猫赴京前的晚上,我们大概会在一起聊聊天,喝喝茶,咋咋烟。

  我不由得想起蒋勋先生曾说过,这个世间人与人的交往,不过生离或者死别。很奇怪,每每将要面对一个人的生活时,我的脑海中会浮现出这句话。摇着头觉得何必如此矫情,但不舍,失落,寂寞和接下来的自由,惬意和某种程度的出离共同伴随而来。孤独和自由,总是如影随形。

  点开虾米的推荐,主页出现标题为“请回答1990”的精选集。喇叭里传出颇具年代感的《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我是一只小小鸟》《李香兰》《光辉岁月》《失恋阵线联盟》天了噜,这些好歌居然都是在同一年诞生!……有一种看到1996年,汇聚着《阿甘正传》《燃情岁月》《肖申克的救赎》《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吐槽生活


【DAY1. 央美。 正好赶上2014年优秀毕业生展】

 

    自2003年本科开始,北上历已超10年。很多地方,平时擦肩而过不以为然,不得已做地陪才真正有机会半强迫的走进去看一下,哎哟,还不错哦~ 这种感觉的吧。既然要走了,就好好的在帝都逛逛吧。那么第一站就是(因为熊猫君毫无兴趣的)央美自由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许久不见的泛宅航空如放暑假一般停运了两个月呀,不知米那桑们的夏日过的如何?在“和邪社”上依然一片和谐景色,各地的活动真是不少,软萌湿身的妹子们仿佛不在一个次元……(特别是魔都呀!来篇repo呀!)帝都自然有各种神奇的活动,在中日关系冰点的当下,日本大使馆也顶着头皮举办了“中日友好夏日庆典in北京”在幅员辽阔可以航行天鹅船的朝阳公园波折上演(帝都可能大雨的消息使活动在是否取消之间摇摆不停……)那么,用龟速上传的海量图片repo奉上……


夏の祭活动一:动漫节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学术备份

浩瀚书海中寻求专业方向,不知和珍爱网中琳琅一寸照中寻求伴侣是否同样诡异。

就像选择新浪博客、时光网、豆瓣还是传说中的人人网,或许还有QQ空间,作为电子记录自己人生方式的“各种小本子”让人无从选择,这个挑选的过程本身就精力耗尽。

下面大概梳理一下作为博士第一学年嗖的过去的自己在学术上经历的大致六个阶段。

 

第一阶段:法律的放弃。研究生的时期曾经认真考虑过“这个社会不能这样”带着‘HERO’中久利生公平的正义感,是某种理想化社会的延续。现在已经可以断然的看着美剧和LEGAL HIGH中的律师大战YY,彻底放弃在中国作为律师的未来的生活。

第二阶段:哲学的怀疑。

孔德的社会学中提到的“三阶段”,每个人的成长过程分为“童年-虔诚信仰,青年-批判式形而上学,成年-自然哲学家”。硕士的论文写到的柏拉图,文艺审查的起源,追根溯源鲁迅先生“言必称希腊”时期。想到之前曾经在满屋子耐克的袜子和球鞋中,手持一本红色封皮商务印书馆的《西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feminist

杂谈

分类: 吐槽生活

这北京好热。“媒介与女性—中加学术论坛”落下帷幕。烈日当空的校园中,国交吃完烤鸭的加拿大教授们一路从餐厅炙烤着奔向论坛会场,充分体会了北京烤鸭的感受。论坛题目是feminist,女权主义。那么整场论坛完毕,我真切感受到,国人女性们对“女权主义”其实,什么都不想要。

 

备战前夕,网上遇到前同事,听到论坛题目直接问我:“你是女权主义者么”,正兢兢业业码字的我忽然被问住。我陡然意识到,按照保卫纽约的平民英雄蜘蛛侠所言“力量越大责任越大”。某些权力/权益的拥有,以为着对此的付出和责任。在认真看完“女性主义电影批评理论”的论文集,我想,我可以回答那个问题了。是否是女权主义者,和任何一个的政治党派、学术流派、意识形态或者兴趣小组一样。是否归属的判定标准只有,你是否衷心的获得和热爱,以及真正的气愤与捍卫。

 

“只是觉得如果这样能够更好……”抱着这样的心态和想法,这样微微的“如果能有甜点就更好”的不满程度是远远不足以将自己许身于其中。经过三波女权主义浪潮到今,参政权,平等权,多方发展的各项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