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Katharine
Katharine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75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牛津大学

足球

体育

分类: 牛津生活

最近复习, 无聊之极开始上学校的那个学生报纸网站OxfordStudent上去看看有啥新鲜事, 意外发现了2009年的一场重量级赛事, 第129届牛津剑桥足球对抗赛(The Oxford Cambridge Football Varsity Match), 结果是我们以实用的1-0小胜剑桥, 一扫三年连败的晦气, 重新站上冠军领奖台, 同时, 我们在历史数据统计上, 夺冠次数超过了剑桥~~~ 同时, 双方总进球数也分别达到了197个, 挺和谐的, 不过, 这也可以看出两所大学势均力敌. 不过, 我特地注意了一下, 只要是平局出现点球大战的话, 牛津基本上就没赢, 唉......心理啊~~~最神奇的是前年, 牛津的守门员扑出了对方三个点球, 还竟然被翻盘了......恐怕职业足球史上很难出现这种事情.

今年的比赛是在中立场地Fulham俱乐部的主场Craven Cottage举行的, 是比赛自1873年创建以来的第129次对抗. 可能这项赛事是世界足球史上第二古老的杯赛了, 仅仅比足总杯晚了两年, 中途曾因为两次世界大战停办. 大家都知道牛津剑桥之间的划船比赛, 不大知道这项赛事, 可事实上, The Varsity Match有辉煌的历史--直到1988年, 这项赛事曾连续在温布利球场举行了好几十年, 可见其重要程度. 而且, 当年那个很牛X的英格兰的主教练罗布森, 曾经是牛津的教练, 带领牛津大学取得了两次胜利. 不过, Varsity Match也随着职业足球兴起而逐渐衰落......

牛津大学足球俱乐部1872年成立, 在19世纪70年代可以说是英国足坛的巨人, 曾四次打入足总杯决赛, 捧杯一次, 还贡献了二十多名国脚.....当然, 那也是很久以前. 除了足球国脚, 还有现任英国内阁秘书长Gus O'Donnell. 我们的主场球衣是蓝衣蓝裤白袜, 当然, 这个蓝当然是学校的标志色Oxford Blue, 客场球衣是白衣白裤白袜, 如果不明白咋回事, 想想皇家马德里的客场球衣, 再想想皇马的主场球衣. 顺便说一下, 剑桥的主场球衣是天蓝色的上衣白裤白袜(恩, 很慕尼黑1860), 客场是黄衣绿裤黄袜(这是啥?澳大利亚队?), 嘿嘿, 双方的实力当然分别是皇马和1860的实力.(开玩笑罢了, Cambridge的人不要殴我~~~)

先考证这么多好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2-06 07:29)
标签:

校园

分类: 诺大生活
    回顾一下上周......拿成绩莫过于大学期间最恐怖的经历, 关键不是说成绩本身很恐怖, 自己考出来的, 有啥呀, 关键是, 你得到导师那里拿 -- 这就是英国大学的问题所在了.
     拿到成绩单的第一个想法, 就是想给Dr Magdalinos一个熊抱, 95%! 对于economics的考试来讲, 拿到这个近乎变态的分数的可能性实在是太低了, 我倒没觉的我写的多么的好, 可能因为是他觉得我不象很多人照搬笔记, 而是用自己的逻辑和方法证明出来的, 证明了我对他所讲内容理解透彻, 所以他给了我的"原创"很高的分, 我给同学说, 看来熊喜欢原创, 不喜欢转贴. 然后我其他的分数..... 除了Operations Research很不错, 其他的真是悲惨哪! 多亏了熊, 要不然我的平均分会很惨的.
     我导师倒没有如我所预料的那么郁闷,但他还是很严肃地说,以后多拿点像Econometric Theory和OR这样的高分…… 然后他看我的表情很沉重,便说,你擅长technical,mathematical方面的东西,这是Graduate School最喜欢的。唉,如他所说,我得在那些descriptive的科目上努把力了,记性再糟糕,也得笨鸟先飞啊。
     Hallward Library果然从这学期开始24小时开放了,看来我的日子不好过,要加把劲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1-31 07:03)
标签:

杂谈

分类: 诺大生活
最近心里总是发毛, 一想到可怕的周五, 唉, 觉都睡不好......
我的大脑里反复地想象这2月1日下午3点在我导师办公室的情景:
我进去, 导师把成绩单递给我, 一脸黑线地坐在那里, 虽然脸上依旧挂着他的笑容, 可掩饰不了他心中的郁闷, 估计他比我还郁闷, 他一定在想, 我给你写了那么好的reference, 把你的一只脚给写进了LSE, 居然考成这样, reference算白写了......
唉, 我真是一点托词都没有啦, 7天5门不是最好的借口...... 我肯定傻坐在那里,一副苦瓜脸.
 
Extended Essays我也是一点头绪也没有, 写俩econometrics的论文会要了我的小命, 可能写的也恐怕只有这个了......连教课的老师都觉得同时写这俩太疯狂. Micro是万万写不得的, 以前的得分那么低...... Experimental? 更不好写, 何况我大二没上过这课.
 
昨天晚上又被一张纸划破了手指, 心突然沉了下来, 在我考Topics 1之前, 也是如此...... 看来我真的很难熬过猪年的最后一个月了. 想起老爸给我念的香港风水大师李居明做的八卦测算, 牛人在08年1月有大凶, 莫非就是考试...... 我虽不是迷信之人, 可我历来都很相信<易经>之道的.
 
这两天唯一开心一点的消息就是多特蒙德在德国杯上力克不莱梅了, 这对我们这支大神经刀队来讲确实不容易, 尤其是Kehl在比赛中还贡献了一次关键性助攻, 让我对他的信心又一下高涨了起来. 真希望他能在欧洲杯上和Metze一起并肩作战. Amedick突然被Doll赏识了, 让我觉得好意外, 这个号称Mertesacker II的金发GG在面对真正的Mertesacker时, 表现也丝毫不逊色, 不过他在禁区里的犯规很让我无语...... 还有Kehli, 幸好俩点球只进了一个, 要玩点球BVB必死无疑......
拜仁不出意料地干掉了Regionalliga还是Oberliga的球队Wuppertal, 也没啥好值得大书特书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娱乐

分类: 音乐
周四晚上,我和朋友们一起去Nottingham Arena看LP的演唱会。在Arena旁边吃了晚饭后,我们于7点40走到Arena门口。一进门,发现一大群人在排队接受搜包检查,还好,我们运气不错,看我们都是学生样,检票的大叔没查我们就放我们进去了。接着,就看见又是一大群人排队买LP的Merch,我们绕过他们,进入场内。此时正是某英国乐队做暖场表演。到了8点10分左右,他们结束了表演,舞台四周放下了白色的幕布,不过这布还是挺透的…… 我们只听到里面传出了一些老掉牙的歌,比如Michael Jackson七八十年代的歌,还有LP的成员在里面测试mic,乐器什么的。我能清楚地听到Mike在练习rap,却始终没听到Chester的声音。
我们和大约1万多人一起耐心地等LP开唱,LP的确大牌,我们一直等到了9点10分(离票上的开场时间晚了100分钟!),才听到了幕布里传来了熟悉的前奏,里面灯火闪耀,我们能看到乐队成员的影子晃动,歌迷们开始尖叫,在What I've Done的前奏中,幕布落下,我们几个一下亢奋了,也随着人群一齐咆哮和尖叫。乐队亮相,我们随着Chester一起唱。没唱两句,Chester就朝我们这个方向走来,向我们挥手,哇,他离我真的很近,他穿的是白色T-shirt,黑色外套,黑色紧身裤和褐色的Nike鞋,他比电视上或者网络上看起来好看多了~~~
第二首歌是Faint, 所有人似乎都疯狂了,LP把这首歌的前后做了延长,没有停顿,他们就转到了新专辑中的No More Sorrow。让人感到眼前一亮的是,几乎不用麦克支架的Chester突然拿了把支架,随着劲爆的前奏疯狂地前后摇晃它,我们一下惊呆了,他真的是一个天生的摇滚音乐家,一个很有表演天赋的主音。我们一下子站了起来,并一直坚持到了演唱会结束,最爽莫过于和全场歌迷一起随着Chester嚎叫“Thieves and hypocrites”!
嚎过以后,便是Meteora中我最喜欢的歌Somewhere I belong了,他们紧接着表演了这张专辑中的Lying from you, From the inside. 一鼓作气唱下三首歌,Mike要求我们多制造点噪音,呵呵,开始煽动观众了,估计是要回到他们愤青时代的Hybrid Theory了。随着Points of Authority中的rap,全场欢呼。他们做了一点remix,和Reanimation上的remix不同。这首歌快结束的时候,Chester耍宝似地冲上了鼓手Rob那儿,两人对视着完成了这首歌。
显然,Chester对于我们Nottingham的酒吧印象深刻,他亢奋地表示Nottingham拥有全英国最好的酒吧,人群一片欢呼。接着,Chester退到Mike后面,为Mike做绿叶啦,在Mike低沉的“Hands Held High”的rap声和Chester提高两个八度的、天籁般的"Amen"声中,全场一片安宁,这声音非常具有穿透力,让我想起了Mike对Chester的高度评价:“他是我们这一代摇滚主音中最好的一个。”
跟着Chester又唱又叫的,我们都感到又聋又哑的,正好"Wake"给了我们喘息的机会,紧接着就是Minutes to Midnight的开篇曲目Given Up。这个阶段,我着重拍照和用手机摄影。最激动人心的莫过于Chester和Mike跳下舞台,进入站席,和Chester被歌迷高高抬起,疯狂的歌迷伸手出来摸他,而一些女歌迷甚至有不良企图,想趁乱亲他一把,嘿嘿。不过,他们很快就回到了舞台,Chester也平静了一点,开始唱Valentine's Day. 这是新专辑上我最喜欢的歌之一,Chester的歌声有些凄凉,但很感人。不过,唱完后,Chester不改顽皮本色,大喊:"You guys are f***ing great crowd!"哈哈~~~
接下来就是我们大家都喜欢的Numb,当然,我们都很激动啦,我的一个同学几乎跳离座位。大家也跟着唱,呵呵。接着,我们看到Mike抬出一电子琴,看样子他们要唱有非常规摇滚乐器伴奏的歌了,不出所料,接下来他们以一个短短的The Cure的钢琴cover,Just like Heaven, 揭开了下一首歌,Shadow of the Day, 然后是Reanimation版的Crawling,以及我最爱的LP的歌,In the End! Mike的精神状态似乎没有达到最高点,他没有Chester兴奋,这大概是他为什么要求大家只能跟着Chester唱,而不是跟着他rap的原因了.
在半场休息前,他们唱了Bleed It Out.乐队刚刚离开舞台没几分钟,全场都在有节奏地呼喊"Linkin Park",Chester和Mike跑了出来.Mike坐在电子琴前,而Chester站在mic前,大家不知道这俩要干什么,于是接着喊"Linkin Park",只见Chester开始整理衣装,他脱掉了外套,露出了白色T-shirt,手臂上的文身清晰可见,大家一片尖叫.接着,My December的钢琴前奏响起,非常意外,这可是LP唯一听上去比较像成人当代流行的歌,而且现在是一月,orz……不过我很喜欢这歌,Chester的声音很优美,感人,舒缓,哀伤,颓废。场内观众纷纷举起亮屏的手机,随着节奏摇摆,宛如黑夜中的点点星光,场面非常祥和宁静,却又十分震撼,这也是整晚我印象最深的一幕了。
然后,乐队成员全部出来了,开始演唱Meteora的最后一支单曲Breaking the Habit。奇怪的是,这首歌完了后,Chester向我们道晚安,致谢,乐队又向后台走去,把我们搞得很沮丧,以为这么快演唱会就结束了,可现场工作人员告诉我们还有两首歌,于是,全场又高呼Linkin Park。我非常希望他们能唱Leave out all the Rest或者Pushing me away,可传出来的是强烈的金属乐,6人又跑了出来,莫非他们要把最劲爆的放在末尾?果然,随着Mike的快速rap,出来的节奏是A place for my head,全场歌迷开始有节奏地鼓掌,Chester拿出招牌式的嘶吼和愤怒之音,高潮莫过于"You try to take the best of me - go away!",全场跟他一起宣泄,很有rock 'n roll的感觉,同样,在压轴曲目"One Step Closer"里,全场也跟Chester一起高呼"Shut up, when I'm talking to you." 摇滚的力量是无穷的!
告别的时刻终究是难免的,晚上10点半过后,乐队开始有组织地向观众致谢,并把鼓槌、毛巾什么的扔向观众。Rob的某只鼓槌只差半米就飞到了我这里,丫的力气要再大一点点,那个就是我的了,呜呜呜……最惊艳的场面莫过于Chester脱衣的那一瞬间了,他的确很性感,那一身的文身很酷,赤裸上身的Chester走到我们这一侧,向我们挥手致谢,甚至朝我们深深地鞠了一躬,还有大胡子叔叔Brad也不停地朝我们这边挥手,差点把我们感动地热泪盈眶,我们都在感叹,他们对歌迷真有礼貌。
离场过后,我们排了很久的队,一人花了20英镑买了一件T-shirt,前面是Minutes to Midnight的封面,背面是2008年上半年他们在欧洲和美洲的巡演时间地点,从德国的汉诺威开始,我们Nottingham是英国首站,欧洲第7站,24/01, Nottingham UK. 最能让人感觉到他们的细致是,欧洲站的日期他们都是按欧洲人的习惯,日在前,月在后,而美洲站的日期,他们用的当然是美国人的习惯,月前日后。以前有人说过,LP是为歌迷考虑最周全的乐队,我现在终于体会到了这一点……
LP演唱会的确很疯狂,却也难忘,美好。这是我在Nottingham三年生活中最高兴的日子之一了,而这一天也绝对值得我铭记,因为这是我7年LP死忠日子里唯一的gig experience!我已经等不及去他们下一场演唱会了,前提是这个地方我能去,呵呵,会是哪儿呢?北京,香港还是伦敦?
List of songs played @ Nottingham Arena, 24/01/08
1. What I've Done
2. Faint
3. No More Sorrow
4. Somewhere I Belong
5. Lying from You
6. From the Inside
7. Points of Authority
8. Hands Held High
9. Wake
10. Given up
11. Valentine's Day
12. Numb
13. Shadow of the Day
14. Crawling
15. In the End
16. Bleed It Out
17. My December
18. Breaking the Habit
19. A Place for My Head
20. One Step Closer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1-19 09:31)
标签:

杂谈

分类: 诺大生活
一个月没写, 全对付考试了. 可惜, 辛苦了一学期, 所做的努力在最后那一刻变成了无用功, 没有比这个更让人难过了.
我的考试时间表的确很让人恼怒, 7天5门, 一门2小时, 记models, 记proofs, 记functional forms, 记图...... 现在的我已经不是几年前的我了, 是记忆力的衰退, 还是力不从心?
收到了LSE的offer, 可我丝毫没法高兴起来......
从下周一起, 一切从零开始, Hallward Library is my home......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2-06 04:00)
分类: 胡思乱想

好吧,鉴于现在被Extended Essays折磨得思维混乱,除了union wage gap就是basic feasible solution. 那我也玩一下分割线的艺术吧……

======================================================

重温了一次Hot Fuzz,越来越觉得Simon PeggNick Frost是对黄金搭档,两人搞笑才能确实强大。

Nick Frost: Is it true that there's a point on a man's head where if you shoot it, it will blow up?

======================================================

Cambridge的申请不是一般的麻烦,还要打4course syllabus, 光一份就要十几页,难道他们连一点环保意识都没有?

======================================================

今天去找Dr Harveyreference, 他一乐自报才出生的儿子的名字,Benjamin/Ben, 突然想起了前两天和Mandy同学拿他的儿子和FriendsRoss的女儿做对比,我们戏言Dr Harvey的儿子会说话后肯定第一个会说“OLS”,然后Dr Harvey就像Ross那样大呼:“Oh, he's gonna be an econometrician!”不过Dr Harvey的儿子毕竟也和Ross的儿子叫一个名字,然后,我们想起了Ross的儿子用一个硬币在他老爹的脸上……

======================================================

最近没有足球的消息,有点无聊……

======================================================

昨天看到了Cornelius, 蛮高兴的,想起了以前在Ancy的多彩生活,很久没去看了,应该没啥变化吧?

======================================================

1214日交Extended Essays, 好了,打算这几天不上博客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1-30 07:59)
分类: 诺大生活
 一个星期以来, 新浪网始终处于抽风的状态......我很无语.
今天终于正常了, 不过没空写博客, 快被两篇算最终成绩的毕业论文搞疯了......
好在终于拿到了第一个offer, 虽然是本校的offer, 但也是个offer嘛, 何况我们是经济学排前五的学校. 有了好的开始, 不知道以后会不会有更大的成功呢? 申请是个痛苦的过程啊, 为了几封推荐信, 我都豁出去了, 我容易么我? 唉, 不提也罢, 最合适的教授连我的导师也鄙视了, 更何况我呢, 郁闷啊郁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足球
今天开sopcast看了德国对塞浦路斯。打开的时候,德国就已经1-0领先了,Clemens进球了,错过了……
今天意外的莫过于Poldi的爆发了,两次助攻,一个进球,看来他真是绝处逢生啊,他和Miro, Mario Gomes, Lahmy的前场配合十分漂亮。虽说他踢的是左中场,不过表现好,管他踢啥位置呢……以后这也为德国队的中场提供了更多的选择。
Miro的进球已经成为了习惯,也没什么好说的了,真希望他能把这个状态一直保持下去。
我所关注的后防线上,莱叔依旧神勇,而Arne今天有点点失常,可能是好久不打边后卫的缘故吧,他成为对手断球突破的一个重点,把莱叔忙得够呛。我所欣赏的2004-05年的Arne已经不在了,看着一脸胡子拉碴的Arne,我不得不感叹,帅哥易老啊~~~ 这不是外表上的评价,更是进攻水平严重退化的一个象征。
Per和Chrissy今天表现中规中矩,防守上倒没什么问题,所以呢,两人上镜很少,即便上镜,都是参与进攻时得到的镜头。Per的头球擦门而出实在可惜,而Christoph也上演了边路突破传中的漂亮镜头,好久都没看见他这样“不务正业”了,真的很怀念他在多特的边后卫时光......
贴一张Christoph的照片,唉,帅哥日益稀少的头发啊~~~~~
顺便说一句:德国队的新球衣不怎么好看啊,胸前一大陀黑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1-17 12:09)
这是我们学院一年级学生上微观经济学时照下的^_^
要我怎么评价呢?
套用最流行的,那就是——
很好,很强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1-17 08:16)
分类: 经济.时事
  
今天无聊中看导师的CV,看看他有没有在什么牛的期刊上发文,结果发现他在The Potato Review上发过文, PhD的论文也是和土豆有关, 当时就和Mandy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原来我可爱的导师是个土豆专家啊~~~~
晚上回来翻刚买回来的The Economist: World in 2008看, 又是一篇和土豆有关的文章, 叫The year of the spud, 顿时无语了. 我定睛一看, 世界上还有国际土豆年这一回事, 这是联合国发起的, 目的在于"提高土豆的重要性". 作为一种粮食,它能有效地缓解世界的饥荒问题. 国际土豆年的想法来自于土豆的故乡秘鲁.
土豆由西班牙人传入欧洲,进而传入亚洲等地.到了今天,土豆成了欧洲人必不可少的食物(尤其是英国人),去年在Ancaster Hall吃了N多土豆,现在想起来都恶心,Jacket Potato, Chips, Fries等等等等.......
不过, 让我最惊讶的是, 世界土豆每日人均消费最高的国家居然不是英国, 而是白俄罗斯. 世界人民的平均水平是每人每日104克土豆, 我们中国人民刚好在平均水平线上, 每人每天110克, 让我没怎么想明白的是, 肯德基麦当劳汉堡王的故乡美国人均也只有150克, 英国人的水准是310克, 还不及非洲的卢旺达. 白俄罗斯人非常厉害, 人均消费926克土豆!!! 天哪, 一天吃了差不多两斤土豆, 还能吃其他东西吗??? 这个数据会不会有问题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