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向日葵
向日葵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532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校园栀子花开

老虎不吃人

交大同学周的博客

孤山闲云的BLOG

张大姐的博,同学们顶啊

轩泽

朱班长的BLOG,班长现在好忙啊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转载

    夏季午間冗長,無意讀到道家陳摶老祖《心相篇》,驚喜道家亦有如此文理俱佳之勸世文,窃以為有助於个人進德修業,大有功於社會人心安稳,兹將全文謹錄如下:

【心相篇全文】

心者貌之根,審心而善惡自見;

行者心之發,觀行而禍福可知。

出納不公平,難得兒孫長育;

語言多反復,應知心腹無依。

消沮閉藏,必是好貪之輩;

披肝露膽,決為英傑之人。

心和氣平,可卜孫榮兼子貴;

才偏性執,不遭大禍必奇窮。

轉眼無情,貧寒夭促;

時談念舊,富貴期頤。

重富欺貧,焉可托妻寄子;

敬老慈幼,必然裕後光前。

輕口出違言,壽元短折;

忘恩思小怨,科第難成。

小富小貴易盈,刑災准有;

大富大貴不動,厚福無疆。

欺蔽陰私,縱有榮華兒不享;

公平正直,雖無子息死為神。

開口說輕生,臨大節決然規避;

逢人稱知己,即深交究竟平常。

處大事不辭勞怨,堪為橋樑之材;

遇小故輒避嫌疑,豈是腹心之寄。

與物難堪,不測亡身還害子;

待人有地,無端得福更延年。

迷花戀酒,閫中妻妾參商;

利己損人,膝下兒孫悖逆。

賤買田園,決生敗子;

尊崇師傅,定產賢郎。

愚魯人,說話尖酸刻薄,既貧窮,必損壽元;

聰明子,語言木訥優容,享安康,且膺封誥。

患難中能守者,若讀書,可作朝廷柱石之臣;

安樂中若忘者,縱低才,豈非金榜青雲之客。

鄙吝勤勞,亦有大富小康之別,宜觀其量;

奢侈靡麗,寧無奇人浪子之分,必視其才。

弗以見小為守成,惹禍破家難免;

莫認惜福為慳吝,輕財仗義盡多。

處事遲而不急,大器晚成;

已機決而能藏,高才早發。

有能吝教,己無成子亦無成;

見過隱規,身可托家亦可托。

知足與自滿不同,一則矜而受災,一則謙而獲福;

大才與見才自別,一則誕而多敗,一則實而有成。

忮求念勝,圖名利,到底遜人;

惻隱心多,遇艱難,中途獲救。

不分德怨,料難至乎遐年;

較量錙銖,豈足期乎大受。

過剛者圖忠拙停瑸膫M保全元;

太柔者作事難成,平福亦能安受。

樂處生悲,一生辛苦;

怒時反笑,至老奸邪。

好矜己善,弗再望乎功名;

樂摘人非,最足傷乎性命。

責人重而責己輕,弗與同止彩拢

功歸人而過歸己,侭堪救患扶災。

處家孝弟無虧,簪纓奕世;

與世吉凶同患,血食千年。

曲意周全知有後;

任情激搏必凶亡。

易變臉,薄福之人奚較;

耐久朋,能容之士可宗。

好與人爭,滋培湺俺逃邢蓿

必求自反,蓄積厚而事業能伸。

少年飛揚浮動,顏子之限難過;

壯歲冒昧昏迷,不惑之期怎免。

喜怒不擇輕重,一事無成;

笑駡不審是非,知交斷絕。

濟急拯危,亦有時乎貧乏,福自天來;

解紛排難,恐亦涉乎囹圄,名揚海內。

餓死豈在紋描,拋衣撒飯;

瘟亡不由邤担R地咒天。

甘受人欺,有子忽然大發;

常思退步,一身終得安閒。

舉止不失其常,非貴亦須大富,壽可知矣;

喜怒不形于色,成名還立大功,奸亦有之。

無事失措倉皇,光如閃電;

有難怡然不動,安若泰山。

積功累仁,百年必報;

大出小人,數世其昌。

人事可憑;

天道不爽。

如何餐刀飲劍?君子剛愎自用;小人行險僥倖。
如何投河自縊?男人才短蹈危;女子氣盛見逼。
如何短折亡身?出薄言,做薄事,存薄心,種種皆薄。
如何凶災惡死?多陰毒,積陰私,有陰行,事事皆陰。
如何暴疾而歿?色欲空虛。
如何毒瘡而終?肥甘凝膩。
如何老後無嗣?性情孤潔。
如何盛年喪子?心地欺瞞。
如何多遭火盜?刻剝民財。
如何時犯官府?調停失當。
何知端揆首輔?常懷濟物之心。
何知拜將封侯?獨挾蓋世之氣。
何知玉堂金馬?動容清麗。
何知建牙擁節?氣概淩霄。
何知丞簿下吏?量平膽薄。
何知明經教職?志近行拘。
何知苗而不秀?非惟愚蠢更荒唐。
何知秀而不實?蓋謂自賢兼短行。
若論婦人,先須靜默;

從來淑女,不貴才能。
有威嚴,當膺一品之封;

少修飾,准掌萬金之重。
多言好勝,縱然有嗣必傷身;

盡孝廉慈,不特助夫還旺子。
貧苦中毫無怨詈,兩國褒封;

富貴時常惜衣糧,滿堂榮慶。
奴婢成群,定是寬宏待下;

資財盈筐,決然勤儉持家。
悍婦多因性妒,老後無歸;

奚婆定是情乖,少年浪走。
為甚欺夫?顯然淫行。
緣何無子?暗裏傷人。
合觀前論,曆試無差;

勉教後來,猶期善變。
信乎骨格步位,相輔而行。
允矣血氣精神,由之而顯。
知其善而守之,迳咸砘ǎ

知其惡而弗為,禍轉為福!

 

 

【陳希夷簡介】

名摶,五代,宋初的道家隱士。號圖南、扶搖子。安徽亳縣人。少年舉進士不第,後有出塵之志,其歸隱詩曰:
“十年蹤跡走紅塵,回首青山入夢頻。紫綬縱榮怎及睡,朱門雖貴不如貧。愁看劍戟扶危主,悶聽笙歌聒醉人。
攜取舊書歸舊隱,野花啼鳥一般春。”遂隱居武當山,服氣辟谷,廿餘年,後居華山。精研《周易》,著有《無極圖》、《先天圖》。其學為周敦頤、邵康節所繼承發展,對宋代理學頗具影響。宋太宗極為禮重,賜號 “希夷先生”。《心相篇》是他的不朽之作,本書以“心者貌之根,審心而善惡自見;行者心之發,觀行而禍福可知”為綱,闡明“心相”的理論與實踐,列舉吉凶禍福之徵兆,壽夭貴賤之標誌;均處世待人之格言,實千古不易之定論;末後勸人“知其善而守之,迳咸砘ǎ恢鋹憾椋溵D為福。”讀者既可用以對照修心,防非止惡;又可用於擇交觀人,親賢遠佞。是修心,積德、造命之有益讀物。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修行环境浅说作者:法门寺佛学院


                    修行环境浅说

                                                       2011级学僧:照如 

我们每个人都在选择环境,也在努力适应环境。虽然经过努力可以改变环境,但是大多情况下,我们都是在随顺着外面的环境。本来我以为自己是个很独立的人,但是一次一次的事实证明了,面对环境,我经常是个失败者。我几次三番的以为自己可以一个人管好自己,好好学习经论,但是后来都被琐事和自己的烦恼打败了,我最终还是选择了到佛学院学习。

环境是指周围所存在的条件,总是相对于某一中心事物而言的。通常所说的环境是指围绕着人类的外部世界,环境是人类赖以生存和发展的物质条件的综合体。环境为人类的社会生产和生活提供了广泛的空间,丰富的资源和必要的条件,包括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两种。不管是哪种环境,在当今物质和信息高度发展的社会,我们每天都要面对太多的人和事物。所以我们的生活和修行在很大程度上,都在受外在环境的制约和影响。

尤其对我们凡夫来说,环境对我们的修行还是有很大影响的。如果在一个积极向上的环境里,受到周围的人感染,他也会积极勤奋起来但如果在一个懒惰散漫的群体,同样也会变成一个懒汉。一般情况下,一个人如果不能改变这个环境,那么就很容易被这个群体给同化。出淤泥而不染的人毕竟是少数,大多数是有惰性的,当周围的人都不思进取,得过且过,他也会变得消极度日;别人都没有目标和计划没有良好的执行力在这种环境感染下,本来是一个勤快的人也会变成一个庸碌懒散的人。因为我们很多人心中都没有放下对环境的执著,对五欲六尘的贪恋就会受到环境的影响。

对于没有空性见的我们时刻都在受外面境界影响利、衰、毁、誉、称、讥、苦、乐的八风,随便哪个风吹一下,很多人都会受不了。别人赞叹我们,我们就欢喜;别人毁谤我们,我们就生气,受影响。六根总是跟着六尘转。根境识三和合就产生触,就会产生受,就会去分别执著很多东西。在我们不能很好把握自己的身口意时,那我们就要学会去选择环境。《瑜伽师地论》云:谓由如是所修善法。无倒修治初业地已。远离一切卧具贪着。住阿练若。树下空室。山谷峯穴。草藉逈露。冢间林薮。虚旷平野。边际卧具。是名乐远离。经论中经常这样教我们要乐远离,寂静处住。一个清净环境,就会避免干扰,减少对外境的贪染,避免受外面不好的环境影响如果有善知识的摄持,就会更好的让我们身心安住。华智仁波切《自我言教》云:“不可去处有三种:怨仇争处不可去,众人聚处不可去,玩乐之处不可去。”孟母三迁的故事大家都耳熟能详。都是要我们学会选择环境。我们修行佛法的人,如果经常会受到外面的环境影响,最好还是选择适合自己修行的环境。

在寻找合适环境的同时,还必须要学会适应环境,努力给自己创造环境用佛法的智慧,观照诸法空相,学会观人空、法空,以至于心不随境转本来我们凡夫就业障较重,要不断的调整自己的身心要知道我们的违缘障碍,都是自己制造出来的。如果自己做的不好,没有一定的修行功夫那么深山里也不会安,在禅堂里也修不成禅,一样会有很多的障碍与违缘,阻碍我们的修行。

同样,也有的人主张我们修行就是要历事炼心。在逆境中更好修行,要在最困苦、最不好的环境修行,越是能修忍辱,越有境界折磨,才是修行最佳的环境。温室里的花朵经不起大风大雨,离开了自己习惯的环境,境界现前时又会让人烦恼不断。在平时就要时刻提起正念,烦恼即菩提,不去分别执著在自他缘起的观待上好好的观照诸法的实相,把心缘在善法上的时间越多,造作烦恼恶业的机会就越少。虽然唯识说“万法唯心,识外无境”,又有的说“心净则国土净”,这种境界不是我们凡夫之人一天两天能修得到的。我们必须如此经过长时间的努力,善法的种子才会早日发芽,不断壮大,最终开花结果。

   如今,在佛学院,有一个很好的修学环境,虽然偶尔也会有些烦恼的现行。不过,大家都在进步,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特别提示:本文是上师嘎玛仁波切答问,转载于微信圈。

 

 

【问题】

    我向一个朋友介绍佛法,告诉他要相信因果轮回。他说:“我今世行善,下世如何受益,又没有办法知道。所以,相信因果又如何呢?”很多不信因果的人就认为,今世无法知道前世的因,就算知道前世的因,对于今世也没有什么意义。我想请教上师该如何说服他们。

 

【嘎玛仁波切答】

    看因果不用等到下一世。如果下一秒钟你还活着,就可以看到之前所做事情的结果。


    你今天工作,老板就会给你发薪水。你今天不工作,就没有薪水,后面就没有钱可以用。做了就得到,没有做就得不到,这就是因果;农民今年播种和耕耘,明年就有收获,如果没有播种和耕耘,明年就没有收成,这就叫因果。这是很简单的道理,不需要解释太多。


    不相信轮回没有关系,但要相信重复。你今天在重复,明天还在重复。如果你今天在重复当中对别人不好,在明天的重复当中,别人就会对你不好。所以没有必要解释太远,轮回就是重复。我对你不好,下次轮到你对我不好了;当我对你不好的时候,就不要指望你会对我好;如果我对你好,我可以指望你对我好,但你也不一定就会对我好,这就是轮回中的因果。

 

    其实,相信轮回、相信因果很简单,只需要知道一点,那就是自己做任何事情都要负责任。前世因今世果,是要告诉你,之前不好的行为千万不要再继续,不然会尝到苦果,这是提醒。前世做的、昨天做的、上一分钟、上一秒钟做的都已经变成了梦,有什么用,只有提醒的作用。

 

    不用一直说服别人。很多人,向他们讲因果轮回,他们就说,如果有你就表演给我看看。为什么要把轮回表演给你看?你能把你的思想表演给我看看么?既然你不能把你的思想表演给我看,我为什么要把轮回表演给你看。我说佛教有用,你说没有用。就好像我说西藏的奶茶好喝,但是你根本不想喝奶茶,我告诉你好喝也没有用。我说奶茶好是因为我喜欢喝,你想体会奶茶的滋味,得自己买来喝一喝才知道。

 

    我们最早喝可乐,是在一九八几年。美国来的师兄带来了两瓶可乐。我们都没有见过可乐,一直围着他问:“师兄,什么时候出去野餐?”因为出去野餐就可以打开那两瓶可乐。师兄说:“师父放假时就可以去野餐”。

 

    等了二十几天,师父终于说要出去,给我们放了一天假。大家特别高兴,跑到河边开满野花的地方,把可乐打开,准备野餐。大家心想,可乐会是什么味道呢,像牛奶?还是像糖果?师兄就开了一瓶。没想到我们是骑马去的,在马上这么一颠,开瓶的时候,可乐里的气泡都涌出来了。我们觉得很奇怪,就问师兄这是什么东西,怎么会自己喷出来,还有一半喷到了地上。我们十几个人拿碗把剩下的半瓶可乐分了,想尝试一下它的味道。


    大家先闻了闻,发现这味道从来没有闻到过,有点像中草药。大家想,肯定是很甜的东西。哪知道却是汽水,气一下冲到鼻孔。大家就觉得这个味道怎么这么怪,就像夏天藏区熬给猪喝的那种草的味道,心里想天底下怎么还有这么难喝的东西,可怜我们盼了二十几天。后来心里想剩下的那一瓶怎么办,是不是不喝了还给他。后来那个美国师兄说,不是这样喝的,倒好后要先把气泡慢慢沉下来,再慢慢喝。


    此后,他每次回来都要带好几瓶,慢慢喝着喝着我就上瘾了,后来出国的时候冰箱里面装的都是可乐,看不到其他的饮料。我甚至被医生警告说你不能再多喝了。医生把生锈的铁钉泡在可乐里面说,你如果再喝,就像这颗钉子上面的锈一样,全没了,如果你的肚子也像这样怎么办。


    佛法也是一样,尝试是很重要的,没有接触前,你觉得它可能不适合你,慢慢尝试后,知道了里面的好处,就会慢慢上瘾。修行也是一样,会慢慢上瘾。毛主席说过没有调查过就没有发言权,佛法也是如此,要调查调查,先进来学一学,再说它好不好。

 

 

推荐阅读:

如何影响身边的人亲近佛法?

现身说法:贫穷的佛弟子如何弃贫转富

如何让钱喜欢你

悄悄告诉您一个妙招:保证让您不信佛的亲属信佛!

如何善巧度化他人学佛

畜生修练成仙了可化成人身,这样能学佛修行吗?

如何检验学佛者是否真信、深信?

学佛的机缘说来神奇

我的学佛经历,真的神奇!

学佛人是以后比现在好,后世比今生好

李连杰学佛的真实原因

夏坝仁波切告诉中石油官员:学佛就是两件事

一无神论者交叉验证自己前世是喇嘛,毅然出家学佛

学佛路上如何看待家庭?找一个伴侣是否会影响修行?

一位与30个男人有染的女孩学佛后的泣血回眸

圣明法师:莫做“小资”学佛

三界六道及六道轮回的真相揭秘

受了的学佛人用不着怕鬼

师兄向我借钱,我不借是不是犯菩萨了?

淫令一个女生重生

不要以佛法助长烦恼和贪心

信佛有六种层次,您在第几层?

问:我的婚姻很不幸,收入也很低,虽学佛亦感悲伤……

如何分辨魔障与业障:现象、起因及对治详解

学佛过程中常见的错误观念

修行人必须要过的五关

今生你想往生净土还是即身成佛?

为什么要念多种咒语佛号,怎么念才最好?

不可不知——世间的真相

你可以不信佛,但不可以不信因果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每天要早上3:00点起,原来是上早课,从今天开始是去开水房烧开水。

 

看着噼噼啪啪的火苗,那种可以为别人付出的快乐真是难以言表。

 

其实越简单的生活越接近本源,快乐来自于最基础的东西。就如太阳照在大树上,我们在树下静坐。

 

若我们不被欲望所牵,生命是可以逆回的,我们的心灵可以穿越,重新回归出发时霞光满天的生命的树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比丘记事(之三十五)

35、

    比丘外出一般都要排班,平时几个人外出,或者做一些佛事活动,都需要按照出家受戒的年头长短排好队,有序出行。

    排班就是排队,现在已经养成习惯了。不排班觉得不合适。

    刚出家的时候,很不喜欢排队,觉得别扭。很奇怪,小的时候上幼儿园是要排队的,上学时也是要排队的,但进入社会就不排队了。干什么都是乱哄哄地挤。

    出家前,曾有个中国留学生跟我讲,他在国外的时候就排队,有一次几个人一起回国,挤公交车,他按习惯排队,就上不去,先上去的同学就在车上冲他喊,这不是在国外。他才意识到,赶紧往上挤。

    寺院里不仅是出家人要排班,居士也要排班,一切都需要在有序的状态里进行,否则,几百人、上千人一起修道,没有秩序绝对是搞不定的,而且,外在的秩序直接反映的是人内心的状态,人的心平静,就有很大的力量,能用功办道,所营造的修道环境就能让很多人受益。

    而且,对社会产生很大的积极作用。

    春节时,一个居士告诉我,他们有一次大家一起外出看音乐会。进场的时候,按照习惯排班入场。这让别人感到很陌生,但是觉得很正面。有一个音乐学院的教授,觉得很好奇,这些人怎么会这么有礼貌,这么文明。哪里来的,听说是学佛的居士,就非常感动。不久,也成居士了。

    受过高等教育并且见多识广的教授觉得,能够让人这样自觉而自然地出现在公共场所,他们的素质就错不了。

    听完这个事,让我也很意外,没想到,排个队,有这么大的力量。

    以前不太注意自己讲话,一般都是随着性情讲,后来持戒,对这个就开始警觉,而且师父不让我们讲大话。师父讲,修道分三个阶段,从感性到理性到悟性,感性阶段往往人都会比较情绪化,就容易讲一些口号性的语言。

    话不能说大,事情也要从小坐起。我们一出家的时候就是干活,扫地,扫厕所,端茶倒水,不论学历、生活背景,都这样,渐渐地,做小事情的习惯就养成了。寺院以及周围的环境都因为出家人和居士比较用心地做小事而格外地有序和整洁。

    我们前面有法师去美国弘法,带着美国的居士们在唐人街的大街上一点点地铲吐在地上的口香糖,据说,那些口香糖被吐在地上,脚踩和汽车碾压,很难铲掉,在美国,不整洁,脏和乱,是唐人街的特色。

    法师从美国回来,跟我们讲,在西方弘扬中国的传统文化有一个障碍,就是西方人很现实,他们会疑惑,如果你们的文化真的很好的话,那为什么你们的生活环境不够整洁。

    因为历史原因,我们向西方展示的并不是真正的传统文化。或者说,大部分不是。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跟着师父有些年头了,亲眼目睹了他做事情的风格,他亲自指导运作了一个慈善基金会,都是做小事,把小事情做好,做长远。基金会有个奉粥项目,几年里发展的很快,在大街上给行人免费送粥,一年365天,风雨无阻,非常多的义工没有任何报酬却投入了巨大的热情积极参与,上到七十多的老人,下到读小学的孩子,不论学历、身份,国籍和成长背景。早晨三、四点钟起来熬粥,再用小推车推出去,一杯杯地送到路人手里,他们组织的一些活动也非常感人。

    听基金会的志愿者讲,他们在北京的西客站有个点,曾经有外地旅客在当地有些想不通过不去的事情,乘车来京上访,准备闹点事情出来,下出站后,遇到志愿者向他免费赠送粥,顿时令他感动不已,就跟志愿者把他的委屈倾诉了一番,志愿者宽慰了他一番,人家就想开了,就打道回府了。

    这真的是个奇迹,但我能理解,因为我自己就是这样,在我最艰难的时候,最想不开,最委屈的时候,可能就是一点点的温暖就能让我从内心的绝境中走出来,反过来,假使谁再给我一点批评、指责、挖苦或者抱怨,可能就会让我彻底崩溃和爆发。

    这样的奇迹,常常在这些点滴的小事情中酝酿和发生着。

    在清华大学附近、在北京亦庄开发区的一个地铁口也有一个点,每天乘坐地铁的人都会见到向路人鞠躬赠送免费粥的志愿者,广州、深圳、四川都已经有了。有心人真的值得记录和传播一下这个奉送爱心粥的成长经历,探索一下他们的精神世界和内心动力。

    很多人都承许,社会和每个人都是息息相关的,世界是一个网,谁也脱不了干系。对社会、国家、生活中的种种不如意、不圆满,通过谴责、抱怨、放弃、挖苦、冷漠都不是最妥当的,用极端的方式更是不可取,最好的方式是从小事做起,从改变自己做起,我在寺院里受到的教育就是这样的,刚出家的时候,不是先学佛教教理,而是先学习传统文化,背诵儒家经典,应该也算是接受过比较严格的中国传统文化的教育。

    这种教育以及内涵,我觉得真的很高级。

    出家几年来,对修道的理解也渐渐在这些耳闻目睹中发生潜移默化的改变,记得以前,美国万佛城的恒实法师来寺里讲座时,就说,在他们万佛城,只讲改习气,改毛病。

    这一点,跟师父和我们讲的一样,也是改毛病、改习气,做小事情。但是要发大愿,走大乘道。

    有个信众问我,一个人如果遇到总是要做的小事情,但是自己又不太想做的情况下,应该怎么办。

    我自己还是个小和尚,其实也不知道怎么办。大概就是耐下心来,慢慢干。自己先做到了,自然就能默默地影响他人。干多了,自然就会有非常好的结果出来。

    这样的人生就比较实在,比较靠的住。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比丘记事(之三十九)

 


39、

    婆媳关系仿佛是天敌一般。

    有个婆婆来寺里就家务事问道,这个婆婆非同寻常,没有闷在家里自己纠结,而是到寺院里来找办法,也不是烧香拜佛,不绕弯子,单刀直入,问应该怎么办。

    婆婆受过非常好的教育,没有经济压力,儿媳妇在国外,常常去国外看望孩子们,刚开始大家一团和气,渐渐地就有些小麻烦,因为有一天儿子很婉转地跟母亲讲,以后要是再来,就别住在一起了。

    因为儿媳妇感觉到有压力。

    这让婆婆不太容易释怀,自己一心为了孩子们好,怎么忽然间就这样了呢,被拒绝是轻松的说法,严重的就是被抛弃的感受。

    这个婆婆不一般,之前学禅,看了很多书,有一个命门被她看进去了,这一点真的是非常非常得了不起,真的,很多人,搞了半辈子乃至更长的时间都没有搞通这一点,因为她领悟到,自己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

    尽管对方似乎也有很多的问题,但是,这个婆婆决定从改变自己下手。来解决自己、家庭、亲人的问题。

    这真的是高人。

    让我感慨,学佛真的不在外相,真的是在悟性。悟到这一点,后面的就好办了,悟不到的就很难讲会学到什么地方去,要么就迷信,总之是不妙。

    这是我见过的都受过很好教育的婆媳,双方之间的矛盾大概就是彼此的世界观有差异,生存的时代不同,脾气、性格不通,在一起久了,就对对方的言行和习惯产生了一些看法,都想改变对方,就完蛋了。

    这个世界,没有特殊因缘,谁也休想改变谁。

    婆婆在伦理上有优势,就去教育和改变媳妇,媳妇确实也有不少的缺点,比如没有信仰,贪吃零食、语无遮拦、因为没吃过什么苦就不太懂得惜福。等等。

    说老实话,这个婆婆是我见过的最讲理的婆婆了。谁家摊上这样一个,得有大福报。这么大岁数,说话、思维,条理清晰,看问题透彻,可能一方面宿世有这样的善根,另一方面可能和她长期学习佛法有关系,她很喜欢禅宗的风格。给她当儿媳妇,真的可以学习到非常多的人生经验乃至深刻的领悟。

    听婆婆的表达,这个儿媳妇也是个非常了不起的儿媳妇,孝顺,懂得照顾人,对老人也是体贴入微,只是一些小毛病让自己心里过不去。也是,这个年代的年轻人普遍没有受过传统文化的熏陶,也没有信仰,能跟一个老想教育和改变别人的婆婆相处这么久没出什么大格就已经很不错了。

    真的,几十年的人生经历,让我有一个很无奈的深刻经验,那就是,一个年轻人,通常不愿意听过来人的话,等他到了一定年龄的时候,吃尽人间苦头之后,忽然有一天一拍大腿,对自己说,早知道听过来人的话就对了。但,也晚了,一辈子的苦就这么白吃了。

    我就是这样,悔之晚矣。

    世界上都是这样,年轻时能参透这样一个道理的人,实在是凤毛麟角,所以,基本上都是苦熬多年的媳妇有一天终于成了婆婆,跟她的儿媳妇作战时,忽然有所领悟,然后一拍大腿。但是,晚了。

    婆媳关系处不好,乃至人与人相爱容易、相处太难,都是因为普通人都不会变化,我的意思不是说孙悟空的那个变化,而是我们都有对自己身份的一种执着。

    婆婆和媳妇,这个都是相对而言的,是人类为了生活规则的需要,安立的一个名分、关系,是假的。就好比我们有很多很多的身份,从小到大,幼儿园的班长、一直到火化时被火化厂临时编了一个编号一样。

    身份不是我。

    我这么表达不知道是不是表达清楚了,唉,没办法,我也是费了老大的劲,搞了很久,才搞明白一点点,才发现过去吃的苦都是自找的,都白吃了,因为自己执着嘛。就认为那个身份是我。

    身份怎么能是我呢?身份是别人捏造出来的。

    人活在世界上,都是喜欢教育别人,都认为自己很有道理,要讲给别人听,大家都要讲给别人听,那谁来当听众呢?都当老师,谁来当学生呢?婆婆要教育儿媳妇,这个就麻烦了。现在的儿媳妇,谁吃这个,不直接翻脸就很不错了。

    那教育是怎么回事呢?不教育、那人不就更糟糕了吗?

    从我师父那里,我观察,真正高级的教育要靠神通变化,不能靠一本正经。我师父的弟子,包括我在内,刚出家也都是不怎么服管的人,不是省油的灯,我们中有数学天才,也有木匠,有博士也有果农,有退役的特种兵也有大夫,能把大家搞定,没有真功夫绝对没戏。

    得靠神通变化,我指的神通不是说,有一天早上师父忽然像多啦爱梦那样在寺院上空盘旋一圈,然后背着双手轻松降落下来、让弟子目瞪口呆那样的神通。

    我想说的神通是不执着,是一种对自己身份随时可以拿的起、放的下的自在与变化,比如说曾有一个师兄说,师父是我的哥们。

    师父的回答,那好,我就是你的哥们。

    这个小公案让我很震撼,之间,师父摄受我们的时候,都是穿着大红的袈裟,威仪十足,对我们这些小和尚来说,那肯定就服气了,但是,久了,就不灵了。我见过师父和僧团里的小和尚们谈笑聊天,虽然,心里知道他还是我的师父,但那一刻,他更像一个孩子。

    师父可以和官员谈笑风生,可以和演员、歌唱家聊的很开心,可以和工人、农民、知识分子等种种人,乃至其他宗教信仰者都谈的来。

    给他当弟子,这样的情景见多了,确实让自己很受益。

    最让我服气的一次是,有一个师兄博士毕业来出家,他的长期从事司法工作的老爸急眼了,找师父来论理。据我的师兄事后描述,当时,他父亲很激动,开门见山,跟师父讲,我是律师,你是法师,今天我们俩要好好地谈一谈。

    当然,现在这个父亲已经想通了,比较支持儿子出家了。但当时的气氛肯定让人很有压力。因为我不在场,很难想象师父是怎么化解这样的矛盾的。

    这场谈话当然是没有什么结果的啦,但他们谈完后,我师父从会议室出来,跟我的那个师兄说,我和你父亲很谈得来。

    顿时让我的这个师兄如释重负。也让我的内心一亮。

    我的意思是,我的师父没有被他的身份套牢,他可以随时改变自己,来利益别人,让别人没有压力,让别人轻松快乐,让别人获得更宽阔的成长空间。

    他不和任何人对立,他内心里没有自我,没有固定不变的自我的观念,如果说有什么的话,应时应景会有一个可以随时变化的假我,这个假我可以去帮助别人,关怀和爱别人。而不是教育别人。

    我想,如果,我师父想教育我们的话,他可能剩不下几个弟子了,因为,我们受过的教育已经太多了,懂得道理一个比一个多。所以,当我内心里有什么问题的时候,我也不会刻意要去找师父问个什么答案,而是在他身边待一会,互相闲扯几句。

    就可以了。

    现在的佛教知识也非常多,教理上的问题的我就通过电子藏经查一下,要么通过百度搜一下。就知道了。但是,具体怎么做人、做事,要有人教,耳提面命,言传身教。

    我把上面的话跟那个婆婆表达了一下,不知道她是否有所领悟。我问她有没有主动尝试努力改善婆媳关系。她说,有过。通过写邮件,但是,效果一般。

    因为她收到一份儿媳妇的邮件,很官方的那种,意思是,我会慢慢如您希望的那样成熟起来。

    其实,我的意思是,倘若以一个大学同学的身份和感觉轻松交流就更容易解决问题,而不是以一个婆婆在努力尝试改变儿媳妇的状态来处理。那只能让彼此隔阂更深。

    所以,矛盾和痛苦就在于,一个四、五十年代的婆婆希望八零后的儿媳妇成熟一点。

    当我们对别人有要求的时候,对这个世界有要求的时候,痛苦就来了。因此,我的师父对我们没有要求,但是他有办法,他的办法不是通过改变他的弟子来完成的,他是通过无我来完成的。

    师父对我,是一种引导和点拨的方式,对每一个弟子都是不同的方式,呈现的面目就不同,有的很威严,有的很轻松,有的很哥们,有的很天真,等等。我相信,他这辈子有多少弟子,他就要变化出多少种师父的样子来。

    只有这样,他才搞得定,否则,弟子们早跑光光了。

    这个领悟,可能不仅仅适用于佛门的教育,我觉得更适合于各种平常的人际关系,就是不执着,不被自己的身份套住,领悟到身份不是我,这样一来,就能领悟到,人生就是一出戏,从小到大要扮演不同的角色,有上场的时候就有下场的时候,要能变化,否则就死球了。

    上面的人的就能理解下面的人,互相不妨碍。能和睦。能相互帮助。

    那个婆婆问了我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对儿媳妇的种种问题、缺点和毛病真的不需要管了吗?

    这个其实也是我的困惑,当然,按照我现在所受的佛门教育,只能说,先别管了,管不了非要硬管是会出事的。反而适得其反,当下能做的就是改变自己。

    那我们真的什么都做不了吗?

    这个婆婆实在是有悟性,让我服气到底了。她竟然说,我会好好改变自己,好好跟儿媳妇沟通交流,就从今天和一个出家法师的交流心得开始,我把我们的对话分享给她,这样一来,儿媳妇更有可能接受。

    大致的意思是,有些心里话,通过一个出家法师说出来,可能更能入心,对立很久的心灵再次交流需要一个介质,来缓冲一下。给彼此一个空间和距离。待双方调整好了,再努力寻找彼此可能的改变和变化。

    这个婆婆实在是了不起,让我认识到,佛教还有这样的用途。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比丘记事(之三十八)



38、
    寺院里的访客中,经济状况不好的人,会说,很苦,因为没有钱,赚钱很难,欠债很不好过,被逼迫,有压力。
    好像债务问题挺严重挺普遍的,很多人的生活就是还债。
    经济状况好的,乃至于大富大贵的老板们,也竟然跟我说,很苦,压力大。
    曾经有一个老板悄悄对我说,对未来充满恐惧怎么办?
    很感激这些信众对一个比丘发自内心的信任,因为我相信这些话,轻易不会跟别人讲,人们大多都生活在面具之下,貌似坚强,貌似无所畏惧,貌似快乐和充满自信。但内心深处都有着种种的忧虑和不安。
    有一个富人跟我讲,他每天锻炼身体,锻炼身体,锻炼身体。以前喜欢花几万块钱买件衣服什么的,后来也觉得没意思了,然后只好再锻炼身体。吃喝玩乐也觉得没什么意思。所以就只能锻炼身体,身体很好,能一口气做很多运动项目。
    就这样,他每天坚持锻炼身体。他问我,可不可以作他的朋友。
    我说,可以。我知道最后他想表达的是,他很无聊,很无聊。尽管,很久很久我再也没有见到他。我想,他可能还在某处努力地锻炼他的肉体。感恩他的示现,让我深深地懂得了如下这个真理。
    金钱并不能给我们带来真正的快乐。
    比丘戒里有一条手不能碰金钱的戒律。学习时,我们讨论过这条戒,信用卡算不算?有价证券乃至超市的购物卡算不算?出车时加油怎么办?出差时买车船票飞机票怎么办?吃饭怎么办?等等。
    佛世的时候指金银,包括一些高价值的宝物等等。比丘都不可以碰,碰了就犯戒。
    现代社会已不是农业社会。经济社会中,手不碰金钱确实很难做到,但是,在僧团里就可以做到,如果不承担职务的话。但是这条戒律到底能给一个比丘带来什么觉悟呢?
    有一次,佛堂的供桌上不知谁放了一块石头,那块石头真的很漂亮,太漂亮了,真的 是让人感慨大自然竟然可以创造出这么漂亮的物质来。那个,应该就是所谓的宝石。
     我经常想起那块宝石,因为它作为一种美丽的物质给我带来的震撼真的很大。之前,我一直都是所谓的宝石吗,不过是矿石而已。当真正的宝石在我面前的时候。情况就不一样了。
    我就理解了过去为什么历史上会有人为了一块宝石而发动战争。
    宝石没有过错,错在我们内心的贪欲。那块供奉在供桌上的宝石有着很好的纹理,很好的质感和色彩,很巧妙的光泽。我们可以一眼就确认它不是人造的,而是天然的,它的美丽让我忍不住就想把玩一下。
     我不是想否定宝石的美丽,问题是,它的美丽激发了我内心的贪欲。我内心的贪欲怎么能够满足的了呢,如果我想把玩它,就会想拥有它,然后。。。。。。。
    不捉金钱宝物这条戒拯救了我的心,在我牵挂那块宝石的时候,戒律像伟大的战神一样干净利索地斩断了我内心的贪欲烦恼。
    因为,我连碰都不能碰它,何况去拥有它。
    这世界没有任何东西是可以为我们拥有的,当我们喜欢什么并想占有什么的时候,痛苦就已经如绳索一样牢牢地套在了我们的心头。让我们无法解脱。
    金钱就是这样一根绳索,如果我们不能搞定它,它就搞定我们。但是,我们的生活以及整个社会运作秩序又不能没有金钱。
     在僧团里,僧众都很惜福,袜子补了又补,鞋子不穿到烂的没法见人了,不敢轻易丢掉。外面的大褂是新的,内衣基本都是破旧的,我见过当家师的内衣,跟叫花子没什么区别,大洞套小洞。
    僧袜本来就厚,补丁摞补丁,就更厚了,再穿上鞋,不透气,一上午,脚就捂的不行。
    我观察我师父的袜子就没补丁,虽然他也穿旧衣服,只是在丈室的时候,内衣有一件是参加公益活动时人家发的广告衫。他常穿。
    师父的母亲说师父有一件衣服穿了二十多年,她说她认的出来。
    不过,我观察师父很注意衣服的整洁,不穿有补丁的衣服。而且,有一次,他看见一个师兄穿着补丁摞补丁的袜子,就问,你的袜子怎么有这么多补丁?
    师父没有肯定穿成这个样子,但也没有否定。他没表态。
    这个细节,在后来画见行堂语的时候,找到了答案,师父的那句话是:真正的精神强者,并不排斥物质享用,但是也不执着于此,而是超越了对物质的好恶。
    这个结论真的是很光明,很温暖,因为它解决了我内心一直以来的一个盲点,要么左,要么右,要么是,要么非。
    原来,我们是可以超越的。佛教不是排斥金钱,不是否定经济发展,而是让我们在努力创造和享用物质财富的时候,不要执着它。从而不被它系缚住,在享受物质文明的同时更能够获得生命真正的自由和解脱。
     但是,似乎是有一个次第的问题,先要能够通过严格的持戒能够让内心不去贪着它,再去驾驭它。
    社会对佛教有误解,就认为佛教让人消极,学佛了就不积极了没有进取心了。从我师父这里学习到的恰恰相反,佛法的实践者,更有进取心,更有创意,更有创造力,更有执行力,更慈悲,而且不执着。
    重要的是不执着。
    一执着就完蛋了,有钱的,钱丢了就痛苦的不行;没钱的,就人穷志短。大家全都赢的起,输不起。只能赚,不能赔,只能索取,不能回报,付出有回报能接受,没回报就不干,怨天尤人,吃不起亏。
    我见过的没钱的年轻人,被几张信用卡倒来倒去,做做头发,换个手机,买件新衣服,吃几顿快餐和美国咖啡,欠下了很多债务,宝贵的时光和青春被金融工作者把玩在股掌之间;僧团里也有过金融工作者来给我们讲过课,一个操作过上亿资金的老师跟我们讲述他是如何被自己的职业把玩在股掌之间而痛苦不堪,难以解脱。包括回忆起出家前亲眼目睹并身历的金钱摧枯拉朽般地扫荡蹂躏伦理、亲情、友谊、理智的往事,都让我清晰地体认到,有钱人和没有钱的人面对的不是钱的问题,而是自己内心的烦恼。
    我们都是在追逐财富的时候迷路的孩子。
    寺院是社会的一部分,生存发展以及弘扬佛法,自然会有一些事业,有一次,师父让我办些事情,把一些有形和无形的名利落在我的名下。当时正在学戒律,就有了困惑,因为戒律里有不捉金钱戒,还有不许蓄钱宝的戒。
    这样我不是犯戒了吗。好在出家后训练的都比较听师父的话。就老老实实的照办了,后来还要签合同什么的。也用的我的名字。
    这和我出家前想象的不太一样,出家前我就觉得出家就是关起来打坐。现在觉得这些想法很可笑。
    好像就是书上说的,不离世间觉吧,放的下才能拿的起。出家人要服务社会就要融入世俗社会,但又不同于世俗社会。
    谁知道呢,慢慢经历吧,师父说过,想不通的都要放下。所以,我确定这一切都是为了觉悟而做的施设和安排。
    不管怎么样,持戒也好,承担也好,开也好,遮也好,还是要靠老老实实地看住自己的心,在内心上下功夫。而不是外在。
    让金钱服务我们的世界,却不为之所累,不为之系缚。无论贫穷和富贵都能够超越 它。
    希望来自比丘的浅浅的感悟能够帮助到那些饱受金钱系缚之苦的人们得到些许的喘息乃至深刻的觉醒。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比丘记事(之三十七)

37、

    来寺里参访的很多企业家,他们把员工都带来,先是一部分,然后各部门的都陆续带来,由老板带队,在寺院里住几天,和僧俗大众一起,过集体生活。

    刚来寺院,一定会觉得挺辛苦的,光是上早晚课,可能就会让大家感觉到比较累,有的时候要站一个多小时,但是他们依然有很高的热情。

    在和他们交流的时候,一方面能感觉大家对佛教的神秘感和敬畏感,另一方面也能感受到内心潜在的苦闷和种种压力。

    大家喜欢寺院,可能很大一部分是冲着这一点来的。因为这里的人与人互相关怀,互相承让,互相配合。新来的人可能不知道用斋要适量,要多了,寺院的规定是不能剩饭,这时候就有居士帮他们吃掉。

    在这样的氛围里,人的心就会柔软起来,不再如刺猬般地随时准备着保护和攻击别人。

    我还是比较理解世间的这份苦,出家前,我生活的大家庭里,兄弟姐妹之间小的时候还比较和睦,互相牵挂、礼让。大了以后就麻烦了,我记忆里就是互相批评,然后指责,抱怨。

    父母也是这样。妯娌之间,也一样。

    老家的远房亲戚来了,刚开始很亲,过了几件事情之后,就开始互相批评。然后就掰了。

    出家后,才知道,批评别人真的是一个很坏很坏的习惯。

    我师父的见行堂语里有这样一段:不批评别人,不挖苦别人,不找别人的麻烦。

    我是亲自一笔一笔地给这句话配上了图之后,才有所意识,我,是不是也该反省一下,改一改呢?

    过去,就是因为批评别人,导致了很多的麻烦和痛苦。恰恰是和我师父说的反过来。

    出家前的生活,就是批评别人,挖苦别人,找别人的麻烦。

    我这样子生活,反过来,所得到的回馈,自然也离不开这个,所以,我总是被别人批评,被别人挖苦,被别人找麻烦。

    所以,一度活的很苦恼,很尴尬。即使是出家后,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也是恶习难改,随着习性来。

    其实,一个企业,大家慢慢改了这个习惯,肯定各方面就慢慢好起来了。人的心一变,外境就变了。很多制度啊,管理方法啊,手段啊,都是外在的,不能说没有用,但真正有用的,治根的,还是人的心。

    到寺院里来参访的人多少都会领悟到一点,不要批评别人,不制造矛盾,就会有利于自己的企业和团体。乃至有利于国家和社会。

    否则,大家都带着恶意的烦恼心去批评国家和社会,再有人去追捧、跟风,那岂不是很麻烦。

    人的烦恼还有个很狡猾的特征,它会以帮助别人的借口去批评别人。我就是这样,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就会给自己找个借口,我是在帮助他。

    其实就是自己在糊弄自己。调伏不了自己,而已。

    我记得有一个全球顶尖的大企业家,说,他童年的时候被别人狠狠地批评过,他一生都难以忘怀。所以,他成为企业家之后,就极少批评别人。

    有一个性格很温和的信众告诉我,没怎么工作过,找到一份工作后,她老板批评她,什么话都骂,她一开始忍,忍啊忍,忍到后来实在忍不住了,翻了。她告诉我,实在是忍不下,把半辈子的委屈都受够了。她问我一个很心碎的问题,这个世界上都是这样的吗?我给了她一个同样心碎的回答,如果不修行的话,都差不多。

    我师父常常会批评一些师兄,但都是批评出家年头久的师兄,这些师兄有定力,批评会成为一种重要的悟道的动力和机缘。出家年头少的,师父都是鼓励和赞扬。

    我理解,就好比是大夫,给病人开刀,肚子拉的开,缝的上。能帮助别人解决问题。

    开刀谁都会,把别人的肚子拉开,谁不会,有把刀,谁都做的到,关键是,是不是知道别人什么病,肚子拉开了,治不治得好,治好了,最后还缝不缝得上。

    有一个师兄多次告诫我,人,在有些地位和条件的时候,很容易把自己当成善知识。

    过去,我带人,这样的蠢事真是没少干。一般都是自己发作一下,后面的事就不管了,对自己的烦恼一点都不了解,对别人的感受也不了解。现在知道,被别人批评,如果没有调心的功夫,那真的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

    不批评别人,不挖苦别人,不找别人的麻烦的另一面就是鼓励和赞扬别人乃至帮助别人。

    想一想,都很难过,过去,在家里,我以为孝顺我妈妈就是带她去饭店吃饭。我从来没有想过赞扬她做的饭好吃,从小到大都是抱怨她做的饭菜不好吃,批评她老人家,批评哥哥姐姐,胡乱批评同事以及晚辈等等。现在一想起来,就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的后悔。

    我想我已经没有机会了,懂得的太晚,如果生活真的再有一次机会,我一定不会愚蠢地以为母亲需要我赚多少钱,开什么样的车,买多大的房子,而是坐下来真诚地、认真地、仔细地吃她为我做的一顿饭,赞扬她做得好吃。

    她一定很开心。真的。可惜的是,记忆中,我从来没有这样做过。

    如果再有机会,我一定会真诚地赞扬我的同事我的每一个亲人和朋友,他们一定会很开心,因为,当别人赞扬我的时候,我就很开心。你都不知道我有多开心,有的时候,人付出很多很多的努力,就是为了一个赞扬。

    但是,我们就做不到,也得不到。

    其实,人的幸福并不难。作为一个出家人,真诚地和这篇文章的读者分享这样一个心得,从今天起,真诚地去赞扬你身边的人,欣赏你身边的人,父母,亲友、员工、老板、国家、社会等等。

    生活就好起来了。企业就好起来了。

    我出家了,没机会了,对母亲的愧疚,永远也没有办法弥补了;对过往同事、朋友以及合作伙伴的愧疚成为永远的遗憾。都怪自己愚痴,没办法。认命了。

    我师父他会善待身边的每一个人,并且曾经很郑重地教过我,不要给自己树敌。

    有一个师兄的母亲跟我讲,一个人一年得罪一个人,几十年下来,就好几十个敌人,那还怎么生活呢?

    她说,可是,你不知道哪句话就得罪人了。

    现在我知道了。就是别批评别人。与人为善。当然,批评也是一种帮助别人好手段,但一定要十拿九稳,先看好自己的心。是不是嗔心,是不是对别人不满意,看不惯,看不上,看不顺眼,等等。

    一般很难做到。普通凡夫甚至在教育自己最爱的孩子时,都会越批越生气,怒火中烧,不顾后果。

    出家人通过持戒、观心等手段用功,慢慢就能做到调伏自心。在家人先懂得道理,信佛,学佛,长期熏陶也是能做到的。

    那些来寺院体验的企业家和员工,我真的很羡慕他们,能够有机会提前懂得这样一个这么简单的真理。

    来改善自己的事业和生活。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比丘记事(之三十六)

36、

 

    前面的比丘记事没看没什么,这一篇不看就比较可惜。

    有信众带来一些不好的消息,要打官司了。之前,她们认识,很快就成为很好的朋友,好的不得了,于是,一个就成了另一个的工作助手。

    两个人一起努力工作,学习,相互帮助。每次带来的似乎都是好消息,但作为一个出家人,却感受到背后的痛苦的暗流,因为,她们没有获得调伏自己烦恼的能力。

    两个对自己内心的烦恼没有一点认识的女人,在一起工作,最后能怎么样?肯定。。。。。。

    出家前,我的一个前辈老板跟我讲,到了发年终奖的时候,起床时,决定了给某人十万,下床时变了,决定给五万,后来又一想,算了,三万吧,再一想,这个家伙以前还出过不少错,给公司造成过损失,两万吧,想啊想,最后到了办公室,就决定,不给了。

    在这方面,我自己更是格外地弱智,非常抠门,也是想的好,到了较真的时候,手就软了。现在才知道,实际上是内心的一种叫“贪”的烦恼,它障蔽了我们的真诚和智慧,乃至基本的判断和理智都会腐蚀掉,表现出来就是吝啬和悭贪。

    还有,总觉得别人都不如自己,用自己所谓的长处去和别人的短处比。结果自己的长处越来越被自己离谱地夸大,自己的短处一点也看不到,看到的都是别人的短,看到的都是自己对,别人都不对。别人有一点过失就会一直放在心上,完全忘记了这个人的长处,这个人的好处,心里的傲慢不断地在增长,只有计较,没有包容,这些烦恼一旦被引发,别人再不顺着自己,立马就会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除之而后快。

所以,我出家前,做企业做的很失败。那都不算是做企业,一个烦恼如此之重的人,能干出什么名堂了,过去不好意思承认,现在彻底认了,服气了。

再之前,给老板打工的时候,只记得老板对不起我的地方,很少去想老板对我好的时候。知遇之恩,栽培之恩,老板对自己的大恩大德,根本不知道,全都没有那个概念,一有一点不满意,心里就开锅了,再被老板说几句,更完了,当面自然不敢怎么样,心里就腹诽。再遇到一些觉得对不起自己的地方。那就更没法收拾了。

就这样一个心态去生活和工作。

还常常口无遮拦地说老板的不是。现在想起来,都悔死了,羞愧难当,如果今生嘴巴里得了什么病,绝对不会再怨天尤人,那肯定是自己遭报了。老实认命。好好忏悔。

所以,当信众告诉我,她们要一起工作的时候,我就说,不能只看现在关系好,要看好自己的心,认识烦恼,要小心将来不要反目成仇。

反目成仇是正常的,因为,内心有烦恼。

两个人闹矛盾的焦点就是一个工作上出了点差错,另一个不肯原谅,关系最后就掰了,最后算薪水的时候,为了几千块钱就彻底完蛋。

最后要对簿公堂。

一方说,不仅要索要回自己的应得,更要对方赔偿,赔偿来的钱也不要,就捐出去。

当然,另一方肯定也有一套义正言辞的说法。

如果,我不出家,不懂得调伏烦恼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我会毫无悬念地也成为其中的一方。无时无刻不是在这样的烦恼斗争中生活。

在家的那些日子里,基本上都是这样的状态。前几天,来了一个企业家,他说,他最头痛的事就是企业内部的斗争。可是到了庙里就觉得清净,所以,想让员工们都来庙里清净清净。

真的是一个有智慧的老板。

这几年,几乎每周都有各种各样的团体来寺里参访,我们总是设法把平息内心烦恼的道理和方法告诉大家,大家多少都会有些获益。

遗憾的是,这两个信众好像还没有这样的机缘来寺院里获得解决困境的办法,打这样的官司,最后一般是两败俱伤。

最不靠谱的是,据说,她们两个在公司里还念经,每天都念,当然。念经是有好处,但是,念的对自己的生活、习性一点改变都没有,那就很遗憾了。

当然,我在家时也念经,一样,也都是念的文字,还增长了我执,我觉得我会念经,所以我跟别人不一样,反而更加傲慢,更加执着。

现在,才理解师父跟我讲的要学以致用,以及学佛要到庙里学,自己在家里学不知道会学成什么样。

经论里常说,人要布施,老板对员工要有一些布施的心态,就好过了。这么多年过来,能够走的长远的老板都是那些乐善好施的老板。看起来眼下吃点小亏,但实际上是给自己积了大德。

员工要是有布施的心也会比较好过,给老板做事情,时间、精力、才华也是布施。布施就不求回报,一图回报,得不到,就苦。

烦恼覆心的时候,所以才会讲我要把打官司赢来的钱捐出去。其实,你直接放下,就当时捐给你老板不就可以了吗?

不就解脱了吗?不就自由的了吗?不就放下了吗?

可是,烦恼覆心的众生,哪里那么容易就从牛角尖里脱身而出呢?我劝慰她们,想想对方的对你好的地方。回答是,对方没有好的地方。

想想对方的优点。回答是,对方没有优点。

问,能不能忍一忍,就过去了。回答是,不忍。

我不知道这个事情讲清楚了没有,是不是把两个人描绘的很没有水平,其实两个人都很优秀,都受过很好很好的教育,都心地善良,初相识的时候都是怀着一颗真诚的要帮助对方的心,爱对方的心。

两个人都很有能力。在各自的领域里都是佼佼者。

但是,为什么最后要搞到这个地步呢?因为,内心有烦恼,这跟受过多少教育没关系,跟掌握多少技术和知识没什么关系,跟拥有多少财富没有关系,跟拥有多高的地位没有关系。

感谢她们的示现,让我如同照镜子一样看清楚自己,看清楚自己的过去,看清楚自己的现在,看清楚,如果一个人不调伏自己的烦恼,就绝对没有好日子过,看清楚,如果我要是不出家,会给自己和他人带来多少灾难和痛苦。

只能是耗尽一生的精力来斗争,会死的很惨,最后稀里糊涂地斗进恶道里。

一想到,我竟然无比幸运地知道了烦恼和我执这回事,知道了缘起性空这回事,知道了无我,就忍不住地感动和庆幸,内心里就感恩佛陀,感恩自己的师父,感恩教法还在这个世界上存在,感恩所有成就我出家修道的人和事。

当然,大家都有机会,只要还有善知识,还有出家人,还有经典,还有寺院,还有佛像。

在我喋喋不休地劝慰别人的时候,别人也说了一句非常有水准和见地的话,她说,你是出家人,你跳出去了,但是站在一边说风凉话。

多么高的一句话啊,这个世界,很难讲谁先悟道。

这是一句多么精辟的话啊,多么直指人心的话啊。不仅让我羞愧,更让我充满了修行的动力。要从语言和文字、理论上跳脱出来,把领悟到的一切想方设法在实践上中善巧使用,脚踏实地的做事情,帮助更多的人从烦恼和痛苦当中解脱出来。

我们如此珍贵的生命,自由的生命,自在的生命,怎么可以让几千、几万块钱系缚住呢?怎么可以让一些莫名其妙的念头系缚住呢?让一些所谓的我的观念系缚住呢?让一些所谓想不开过去的纠结住呢?

    我师父有一句很温暖的话,他说,天地这么宽广,可是,我们的心里只有一个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分享:法国梅村作者:一滴


法国梅村:佛教对21世纪的响应:西方弘法经验谈



法国 梅村国际坐禅中心

禅根与梅村法印
一行禅师是临济禅师第四十二代的传人,我们是一行禅师的徒弟,便是临济禅师的第四十三
代传人了。临济禅师的第三十五代传人了观 (Lieu Quan) 禅师,在越南发展了新的法系,
这样算来,师父又属于新法系的第八代传人,而我们则是第九代。越南大多数出家人均属了
观 (Lieu Quan) 禅师这个法系。

在梅村,我们的行持有很多禅宗的元素。我们特别强调日常生活中的修习,以获得正念、定
力和洞察作为解脱之道。我们的传承植根于临济禅师的教导,尤以他倡导的“地行神通”为
本。师父和梅村僧人一直奉行临济禅师的教导,将之视为新的法印,但它又是佛陀所教导的
“安住于当下”的延续。梅村所有的教导都带着这个法印的标记,强调“我已到了,已到家
了”。

这个法印告诉我们,就在此时此地,就在当下,我们已能触到涅?、踏足净
土,无须到遥远
的时空去寻觅。净土是每天二十四小时皆可得,问题反倒是:我们是否有空间给净土?我们
相信:“苦难无可避免,但内心是否痛苦则是可以选择的。”

这种理解对社会大众的行动很有帮助。日常生活中,人们会碰上很多困难,但是一旦返回内
在的修持,觉观呼吸,便能进入清新、幽凉的涅?境界。涅?给人足够的空间,让折磨身心
的火焰冷却、熄灭。一旦我们回归自己的呼吸,当下一刻便已深入了涅?。


我们本着菩萨的慈心,为转化社会而努力,但实际上,我们并不希望踏足一个没有痛苦的地
方。痛苦必须存在,它是原材料,是菩萨施行转化的对象。没有痛苦,就没有净土。梅村对
净土作了新的定义:哪里有了解和慈悲,哪里就有净土。本着禅宗这种参透苦乐的洞见,我
们鼓励大家在日常生活的每一刻,进行修持,不要间断。无论是坐着、站着、睡着、或身处
任何活动,净土都触手可及。当我们觉察地修习行禅、坐禅,静听佛钟的起落,或配合不同
活动,默念合适的偈诵,我们便接触到净土。梅村提出了“手提净土”的概念,就像我们有
手提电话一样;而既然有即冲的咖啡,也就有即达的净土。无论到哪里,我们都能找到净土
,就在一瞬间!

我们修习思行合一时,皆以平稳、清明和慈悲为依归。这样,我们的言行都会是正确的言行
。我们有的在兴建佛寺,有的在照顾伤病,有的要开创事业,但不管俗务多繁忙、压力多沉
重,我们都不会失去稳固、清明与慈悲。

建立寺院团体

梅村相信,要使佛教在西方国家扎根,必须要有一个非常强大的寺院团体做后盾。但是,西
方的佛教并不着重建立寺院团体,乃因西方的出家文化低落之故。在西方,无论是信奉基督
教或其他宗教的,大都未把寺院团体视作心灵庇护之所。因此,佛教最初传入西方,是由在
家众而非出家众达成的。梅村相信,要使俗家佛教有长足的发展,必须要有寺院文化并存,
作为修炼行持的中心,和佛教进入社会的基石。
过去30年,我们把寺院团体建基于手足之情之上。一行禅师观察所得,寺院团体若不是建
构如一个家庭,是没办法维持得长久的。我们回顾历史,会发现亚洲大多数的寺院团体都建
构得像一个血缘家庭,年长的僧人俨如父亲,年长的女尼就如母亲,膝下有共修的兄姐弟妹
,女儿和儿子。
我们的寺院团体并不修习太多的礼拜,也不鼓吹在家众祈求佛陀替其解决问题。我们致力增
进理解、修习智慧,禅修和社会服务便是我们寺院生活的精髓。我们的修习仍有宗教的内涵
,但所占比例很少。我们不举行太多的仪式。日常生活中,我们有很多的禅修——坐禅、行
禅、游戏禅和工作禅等。所有生命层面都被视为禅修,当中我们学习停顿和深观。

20年来,我们尽了最大的努力,希望把传诵了两千多年的《戒本经》修订,使其切合今日社
会的需要。我们在2003年的韩国之旅中,发表了《戒本经》修订版的初稿,以帮助出家人在
现代社会中修习。我们得到很多不同承传的出家人提供意见,及后,便出版了《戒本经》修
订版的定稿。大家可在梅村的网址www.plumvillage.org中找到这本书。我们根据法藏部(D
harmagupta school)的传承,保存了传统《戒本经》的结构,但重写了其中很多条戒条,
希望出家人面对21世纪的挑战时,此部经书会为其提供护庇。例如,我们加入了新的条文,
教导出家人如何技巧地驾驶车辆,适当地运用手提电话、互联网、电邮等等。
我们的僧团里,资深的僧人备受尊敬,但同时,我们亦将彼此间的阶级成分减至最低;为此
,我们采用民主的羯磨作法程序(Sanghakarman Procedure),由集体决定僧团内各种事务
。这方法其实更贴近原始僧团的传统。住院的住持负责照料整个僧团成员的灵性生活,不会
消耗精神于行政工作上。僧团内划分了不同的委员会:日常事务委员会(caretaking counc
il)负责僧团的日常运作,由较年轻的成员组成;佛法导师委员会(dharma teacher counc
il)负责带领团体中的修行事务;比丘僧或比丘尼委员会(bhikshu or bhikshuni council
)负责对所有事务作最后决定,这些受具足戒的僧人,是僧团最重要的管治单位。

  在我们的大家庭里,僧团是一个整体,整个僧团一同转化。我们并不强调个别僧尼的功
业或进境,僧团生活最重要的,是能培养出真挚的手足之情。一行禅师说过,他为僧六十多
年来,没有见过一个比手足之情更高尚的原则或理念;名声也好,任何形式的功业也好,都
不值得为之而捐弃手足之情。
  我们便是以这种精神,来修习光照(shining light)的。光照是一个非常诚恳的分
享过程,每一位成员会获得团体所有的成员的指点,了解自己在修行上的优点和缺点。每年
的冬季,我们都有三个月雨季安居禅修。传统的光照是在雨季安居禅修结束时,在自恣仪式
(Pavarana ceremony)中举行,当中只是一对一的给予对方意见。在梅村,每一位成员都
会得到其他成员的光照,所以需要花一定的时间来完成整个过程。之后,在自恣仪式中,会
宣读一封光照信,总结整个僧团在过程中分享的洞察。我们以整个僧团之慧眼,光照出深邃
的智慧;接受这种智慧,是十分深入的修习。在佛教的传统,有佛眼和法眼之说,但没有僧
团眼之说。梅村却发见僧团眼,让它发挥作用,僧团眼包含了佛眼和法眼。
目前,各寺院内佛法导师的人数,并不足以应付现代社会所需,我们因此致力训练寺院佛法
导师和俗家佛法导师。过去20年来,我们为近200位出家和俗家的佛法导师传了慧灯。训
练的目的,不是要准备导师带领各种佛教的仪式,而是要帮助导师彻悟佛法、深入修行,让
他们有能力帮助众生,转化众生的痛苦。在很多国家,都有我们的俗家佛法导师,现在,全
球各地大约有七百个本地僧团,但大部分的僧团都没有佛法导师带领,可见世界各地对佛法
导师的需求有多大。

服务社会:农村发展和善终服务

我们参加各项农村发展计划时学会了一个原则,那就是不能把城市的知识,强加于农民身上
。即使我们是工程师或医生,都需要细心观察、深入聆听,看农民怎样才能帮自己痊愈、把
农村搞好。然后,我们会配合当地的情况,调整我们既有的知识和经验,务求在村民既有的
基础上,提供合适的建议。我们的宗旨,是助人自助,不是只向农民掷钱,说:“来,拿这
些钱去建个医疗中心吧。”我们来到农村是要学习当地农民的优点,以这些优点为建树的基
础。我们要问:“如何可以善用村内一众长老和专家的知识,帮助村民建立自己的学校和诊
所?”如果村民在某方面遇到障碍,我们便向村民提出建议,让他们讨论。当村民说需要钱
时,我们会问:“我们能就地取材,在村内找到所需的物资吗?就建一间竹棚学校如何?”
我们要将财政资助放到最后,这样,村民会感到这是自己的计划而加以珍惜。这才是专家与
本土居民间真正的合作。

我们无论是自己进行善终服务,或指导别人提供善终服务,都不鼓励向临终者说,他们将要
到什么天堂,反而是提醒他们,走过的一生有何美妙之处。佛陀说,我们离开此身时,会把
诸行的果报带走。如果临终者还能够说话,我们便请临终者告诉我们,一生中最美好的事情
是什么。我们能为临终者灌溉美好种子,让他们离开此生时带走。我们跟临终者一起重历过
去的美好时光,例如拯救另一个生命的经验。我们又跟临终者说,他们在生命中曾彰显的才
能此刻并没有失去;在他们的儿女当中,这才能已经以另一种形式重了。这样,临终者便明
白,自己不用死后才能重生;也就是这样,很多人都能够平和、轻安地死去。

把修习和净土带给所有人
在过去30年, 梅村举办了很多个禅营, 把这个 “手提净土”带到社会每一角落。我们
的基础来自原始佛教的静修法门、大乘佛教普度众生的宏愿,以及禅宗具体明确的修习方法
。我们正在编著一本有关佛教入世工作的新书,内容概要如下。

夏令禅营及其他经常性禅营
梅村每年都举办一个为期四个星期的夏令禅营, 吸引到来自40多个国家的男女老少、夫
妇或大小家庭与我们一同习禅。 我们要求参加者最少留在梅村一星期,好让他们可以真正
停止平常俗务,完全平静下来,这样才有可能转化。每星期,师父与不同的佛法导师合作,
二人隔天轮流开示,并轮流以英语,法语或越南语开示,夏令禅营更提供德语、荷兰语、意
大利语、西班牙语及葡萄牙语实时传译。我们教导参加者坐禅、聆听钟声、行禅、观呼吸、
彻底放松休息、接触大地(即五顶礼)、聆听开示、灌溉正面种子、觉察及转化负面习气、与
爱人慈爱沟通并修习“重新开始”的练习,技巧地让对方明白彼此间的问题,此外,参加者
还会学习停下来,作深入觉察练习。

在梅村修习,其中一个重点是开示时互相讨论,在家众会组成小组,向僧众分享乐事和困难
。经验告诉我们,僧众参与其中、全心全意聆听各人分享内心世界,能够为参加禅营的朋友
带来很大的治疗和很深的转化。每星期我们都有一个节日,让大家表达自己所想所感,享受
当下,觉察自己和他人身上的快乐种子,好好地培养这些种子成长。

大部分初次参加禅营的朋友都会要求参加正式的五种觉醒修习传授仪式,他们还承诺回家后
会继续修习,我们会鼓励禅修者定期相聚,一起念诵戒律,好能持之以恒。很多人心内的菩
萨种子因此而开花,他们主动参加僧团活动,又或自组新的僧团继续修习。

在梅村我们让在家众多接触僧众,并从他们身上学习。我们没有雇用任何人为我们干活,所
有比丘、比丘尼和在家众会分成工作小组,令禅营顺利运作。与僧众一起工作,一起修习行
禅、工作禅,深入聆听,慈心说话,在家众就在不知不觉间、自然而然地接受了佛法的灌溉
。僧侣亦会为有特别需要的在家众作个别指导,协助他们面对生活中的困难时刻,例如离婚
、家庭冲突、身体受虐、受性骚扰、亲友去世、过度悲伤,又或严重抑郁。

梅村上下均认为佛法简明易懂,即使小孩子也会明白。今年夏令禅营,师父每次开示都先花
20分钟介绍适合小孩修习的法门,师父柔声开示,用简单明了的说话,孩童都能听懂。小
孩子全坐在禅堂的最前排,好让师父容易看到他们的直接反应,从而作最合适的开示。我们
看到孩子较成人更能自然地接受佛法,成年人通常受自己的知识和生活经验影响,一时间无
法完全接受佛陀的教导。

开示后我们透过不同活动与孩子分享如何实践早上的教导。我们会鼓励小孩子培养包容的心
、建立手足的情谊。我们挑选一班已在梅村修习数年的孩子为核心小组,让他们以大哥哥大
姐姐的身份帮助带领小弟弟小妹妹。这样安排可令小孩之间的关系更密切,让他们看到别人

长处和才能。每个孩子都有机会表达自己,其他人会细心聆听,西方国家很多孩子无法融入
社会,在梅村,他们可以重拾这种归属感。向小孩开示的时候,我们多采用说故事、玩游戏
的方式,好让他们更容易掌握修习精要。

我们常向孩子介绍一种非常有效的修习——卵石禅。我们和小孩一起去散步,每个小孩要寻
找四颗美丽的卵石。这四颗卵石代表了花朵、山、水和空间。每一种元素象征一种禅坐特
质,坐禅因而变得生动有趣。禅修时,我们好像花一般清新,好像高山迄立不移,好像水映
照着事物的本性,我们感到心灵深处空间满溢,经验着禅修中的自由自在。

我们也会教授孩子“两种承诺”,培养他们的慈悲心,令他们学会体谅他人、其他动植物,
甚或矿石,不再予以伤害。在成年人接受五种觉醒修习的那个星期初,小孩子会在父母、朋
友及僧团面前正式皈依三宝及受持“两种承诺”。

唱歌的修习是我们团体中既重要又开心的一环,孩子很容易把歌唱带进修习中,透过歌曲,
大家一起吸气,呼气,想象自己是一朵花,一座山和一池水等等。

我们尝试制造机会让爸爸妈妈和孩子一起修习,这样可以播下种子,让他们回到家中继续共
修。敲磬请声,聆听磬声,行禅,禅食,重新开始 (灌溉心田的花朵)等修习能令家庭更和
谐,彼此更信任。事实上,家长多加参与是很重要的。

孩子到达梅村的第一个星期,尤其是第一次到梅村的孩子,发现身处一个没有电视, 没有
游戏机的地方,通常会很惊讶和失望。但过了一个星期,大部分孩子都不想离开梅村,并希
望可以再回来。回家后,他们还会帮助爸妈重拾禅修,例如家庭遇到困难或紧张时刻,他们
便会敲磬请声。

我们鼓励青少年来梅村前及到达梅村后反思一下他们来梅村的目的,梅村有什么东西与他们
的生活或修行有关连和有意义。我们尽力令他们感到舒适自在,例如安排他们住在一个大房
间,为他们设立特别营地。我们邀请他们参与僧团的工作,晚饭后他们组成小组,为小树木
灌木及花朵浇水。这工作有助建立手足情、责任感和团结力量,让他们感到彼此好像一家人
一样,各人都关爱这一个家。在我们与青少年接触中,我们留意到他们很渴望肩负责任和得
到别人信任。青年人很开心能参与小组的决定,例如他们喜欢一起决定禅营的时间表。

每天早上第一节的开示结束后,青少年便会组成一组玩游戏,分享开示的内容,或行禅。下
午和傍晚,各人回到自己所属的小组。我们会一起做手工艺、唱歌或在大自然中漫步,我们
努力培养觉察力,增添快乐。周末时,艺术活动特别合适,我们鼓励青年人透过手工艺品去
表达他们在梅村所得的经验和感受。我们邀请对美术、 戏剧、舞蹈、音乐有经验的成年禅
修者到来,跟青少年分享他们的才艺。我们也会分享实用的修习方法,令青少年和父母建立
良好关系,改善大家相处之道。

“种子青少年”一直是我们的好助手,他们在修习上已很巩固,希望像工作人员般参与活动
。他们不单是梅村僧团和各地年轻人的重要桥梁,而且在小组中能促进组员的沟通。由于他
们本身是年轻人,又是禅修者,他们就好像胶水一样,联系着各禅友。

语言不通是小组最大的障碍挑战。说相同语言的青少年很自然走在一组,但不代表不同组别
就没有交流机会。故此,安排全体参与的活动时间尤为重要,例如讨论时间和用餐时间,大
家可以互相认识。翻译服务也是必须的,因为这有助组员之间的联系。

除了大型的夏令禅营外,梅村全年都开放给在家众到来共修。我们每两年举办一次为期21
天的禅营,师父每天会以英语开示,深入讨论某一个修习法门,经验丰富的禅修者、佛法老
师及相即共修团的成员都爱参加这类禅修。今年6月,师父与僧团会举办21天的禅营,主题
是“佛陀的呼吸”。

美国及其他地区
一行禅师及其僧团经常在美国及其他国家带领禅营,有:澳大利亚、比利时、巴西、加拿大
、中国(包括香港、澳门、台湾)、捷克、丹麦、英国、德国、荷兰、印度、爱尔兰、以色列
、意大利、日本、韩国、挪威、波兰、前苏联、苏格兰、瑞典、瑞士、泰国及越南。我们带
领的禅营通常是5至7天,参加人数有400至1200人,而公开讲座的参加人数则由一千人至一
万人不等。在禅营结束前,我们通常有个五种觉醒修习的受戒仪式;每一夏季禅营有数百名
新禅修者,他们都会正式接受五种觉醒修习,并且加入一个僧团或组成新的僧团,以便回到
家乡后可继续修习。

特别安排的禅营
在1985年,师父第一次为特定组别举办禅营,这次的参加者全是环保人士。
师父开示《金刚经》的要义,我们当舍弃四种执取:别执取自我为实有;别执取人比其他生
物高等;别执取生物的概念,别执取寿命的概念。师父开示,人并不比树木、植物及矿物高
等,因此我们应和它们融洽共处。师父更指出《金刚经》乃最早的环保宣言。

第二个特别安排的禅营是在1987年为艺术家而设。参加者包括音乐家、雕塑家、画家、
作家等。师父深信艺术是非常有效的沟通方法,比语言更有力传达讯息。他教导艺术家们要
学习停下来,放松休息及深入观察,才可有负责任的艺术创作。艺术可以很有建设性,也可
以具破坏力,例如一件可怕的事情的发生了,艺术家可以创作出启发大众去做改变的作品,
让大家为事情负上责任。师父还开示了《子肉经》(Samyukta Agama 373) 的教法,并认为
经中开示对21世纪非常重要。在2003年,在一个专为好莱坞电影业人士而举办的禅营中,师
父也讨论了这些主题。

约在1987年,师父开办儿童禅营。参加者共100人,我们还送上机票邀请了多名懂禅修的“
种子孩子”来协助其他孩子习禅。当然,我们也欢迎父母一起到来,他们可以和孩子一起学
习如何共修。禅营完结时,大家练习拥抱禅,孩子纷纷问爸妈为什么这么快就要离开禅营呢

1989年的禅营是为推动和平的积极分子而设。师父教导大家如何给总统和法律制订者写
“情信”,而不是向他们呼喝。事实上,我们积极表达意见时,也能体现出和平与慈悲,如
此,我们才能触动他人心中的和平与慈悲,不会激发对方的愤怒。

师父一生以缔造和平、宣扬人权为业;我们也努力不懈,为世界谋求公义。师父说,想改变
一个人,先要和这个人交朋友;如果别人把你当作敌人,即使你位高权重,别人也是迫不得
已才来顺从你,但始终会想尽办法避开你。

谈到推动和平与人权的工作,我们有很多经验可和大家分享,在这次研讨会,我们无法一一
尽述,希望大家将来有机会,读一读我们这方面的书籍,例如一行禅师的《爱就要行动》(
Love in Action),还有释真空法师的Learning True Love(意即“学习真爱”;此书暂未
有中文译本)。

翌年,我们带领了一个跨宗教的禅营,参加者包括犹太教、基督教、天主教、佛教等多个宗
教的修行者。我们一起庆祝逾越节和复活节,遵从基督教的传统,享用复活蛋,奉行领圣体
、洗脚礼等仪式。我们强调,大家不必多费唇舌,告诉对方某某传统如何美妙,倒不如一起
实行各个传统,亲尝个中美妙。奉行天主教和犹太教的圣祭时,我们用葡萄汁代替葡萄酒。

师父及僧团也为心理治疗师举办了禅营。头四天,大家必须完全禁语。有参加者一心以为禅
营跟一般的专业会议大同小异,对于静默的规则,起初颇有微言。其实,禁语的目的,是要
让参加者平息思绪,内心复归静止澄明,这样便可理出一片虚空,聆听案主,了解案主的苦
难,从而洞察问题的症结,对症下药,提供治疗的良方。师父鼓励参加者放弃门户之见,发
现哪些工具是合适的,都可挪用,不必执著于个别心理学派的规条。禅营结束时, 各位心
理治疗师都经验了深层的转化,明白到自己内在的“佛性”,可以用来帮助案主。师父也反
对利用打枕头作为“发泄”怒气的工具,而现在已有更多的心理学家同意,“发泄”只会灌
溉暴力的种子,为负面的思维提供预习,结果更可能诱发出暴力行为。

师父在美国多次带领为越战退伍军人而设的禅营。我们第一次举办这类禅营时,真是挑战重
重。师父以一根燃点中的蜡烛为喻,说军人便是烛芯烧得最炽热的一点;但是,越战的发生
,是集体意识的结果,集体应负上责任,而不单是退伍军人。师父邀请每位参加禅营的军人
找一棵树,在树旁坐下来,好好写下自己的经验,光照心中的慈悲或愤怒,然后把所写的交
给师父,让师父可以贴近他们的经历,进行开示。师父和真空法师阅读这些信件时,心里都
很痛苦,因为有几封信描述了越南人受到的暴行,受害者还包括小孩。一位军人讲述他从直
升机向地面扫射,达3天之久,之后看到地面的尸体,像砍下的木材撒满一地,感到万分震
惊,因为在直升机上时候,从未想象过情况会是如此。禅营中,他看到一个很年轻的姑娘,
觉得就和他杀害过的越南人一模一样。另一位军人透露,自己一直不能和僧团一起练习行禅
,因为每次看到越南僧人,总害怕会受到偷击。

师父告诉退伍军人说,当他们受戒五种觉醒修习、发誓不再杀害时,便可转化。师父说:“
也许你以前杀害了一个孩子, 但此后每一天,在每一个当下,你可以拯救5个孩子,令他们
免于死亡;去做和从前相反的事吧!”

师父要求他们把痛苦的经验记下, 然后把记录烧掉,以示重新做人,从此得到自由。师父
用一枝花向每一个人洒水,为他们洁净,然后请军人和越南人修习拥抱禅。所有住在附近的
越籍美国人都获邀参加,与军人共修拥抱禅,目的是让军人感到被越南人谅解和宽恕,大家
现在是朋友了。我们共带领了三个专为退伍军人而设的禅营,现在,为军人而设的项目已纳
入到规模更大的一般禅营,成为其中的一部分。

在梅村,我们也为商业界的领导人举办了一个禅营;营中,师父讲述了一个真实而有力的故
事。话说有位商人,常常跟太太和家人说,再多等一会吧,很快他就可以和他们一起了,因
为他服务的企业正处关键时刻,没了他实在不行。商人老是说,再过两三年吧,到时便有多
些时间共叙天伦了。但结果,商人英年早逝,他口中的时刻永远没出现,而不消几小时,公
司就找到人顶替了他的位置。师父分享这故事,是希望警醒大家,在日常生活里确认无常的
真实性,至为重要。

师父教导修行者要生活在融洽中,大家可先从身边最亲密的几个人做起, 然后把关爱扩展
到5位,20位甚至1000位员工身上。他呼吁商界领导人,要给予员工多一些时间用餐,还
要和员工一起用餐,甚至考虑在工作的地点,安排员工作深层放松的练习;雇主和上司,要
视员工为伙伴,关心员工的生活和员工的家人。师父最近遇到一位对下属漠不关心的中国医
师,其中一位下属对医师很是不满,终于对医师一家下毒,结果只有医师一人生还。禅营结
束后三个月,很多参加者说,自己与员工和与其他人的关系,都有很正面的改变。一行禅师
在这次禅营的开示已被辑录成书,书名为 Power (意即“力量”;未有中文译本),在韩国
已售出20万本。

多年前, 师父到美国玛利兰州的一所高度设防的监狱,为囚犯举行了一天的觉醒修习。我
们要经过16道门,每经过一道门,就听到它在身后重重锁上。一众囚犯听过师父介绍禅食
后,便开始进食,他们狼吞虎咽,食物一下就吃光了,这才看见僧人仍然在吃,觉察地吃;
也许,比起言教,这场身教更能在他们的心里,留下深刻的印象。很多人都好像被转化了,
纷纷问道:“我真的可以改变自己的生命吗?”就在那一刻,就在监狱里,他们已经开始做
好事了。

我们探访监狱时,很多东西都不可以带进去,被禁的包括摄录音材,像我们通常用来拍摄师
父教学的摄录机,就不准带。于是,我们请狱警用他们的器材为我们拍下整个过程,也请求
准许师父带备自己的微型录音机,作后备之用。本来他们是不愿意的,幸好后来还是批准了
,因为结果监狱里的器材坏了,而我们自己录得的讲话,已编辑成书,名为Be Free Where 
You Are (意即“自由从你所在开始”),已被译成数种语文出版了,暂未有中文译本。

2003年,师父在美国展开禅修之旅,在全国多个地区带领禅营。其中一个禅营,本来只
为警察、狱警和其他执法人员举办,后来对象扩阔到其他公共服务行业,还特别包括了教师
。进行开示时,师父提醒执法人员,要修习和平,日常可作行禅练习,以觉察又轻松的步伐
,让自己平静下来;还要好好照顾家人,不要把家人当作下属看待。师父提议的放松步行法
,执法人员并不认同,因为他们在城市的危险地区执勤时,子弹可能从任何方向射来。师父
于是建议,他们每次回家前,在居所附近修习行禅,修习完毕,才回家与家人见面;要知道
,家人是心灵平安的基石。

我们得悉一项惊人的统计数字,警察吞枪自尽的个案,数目远比中弹殉职的个案为多,而工
作压力也迫使很多警察酗酒。我们建议他们在工作地点组织一个禅修之家,一起诵读和讨论
五种觉醒修习,令生活变得更有中心、更有意义。如此,同事间便能保持新鲜感,建立深厚
的友谊和联系,好像一家人那样互相支持。为了让这些公仆可以不涉宗教成分的方式,实行
以上的建议(同时又考虑到美国的宪法规定,教会要和管治机关清楚划分),我们举办了一
个特别大会,传授五种觉醒修习,在讲授有关戒条时,完全没有采用佛教的词汇。

师父在这个和其他禅营中告诉教师,对于来自破碎家庭的孩子来说,学校是获得滋养的第二
个机会。教师要修习聆听孩子,不但传授知识,还要慈悲对待每一个孩子,切合其不同的需
要给予教导,师父鼓励教师技巧地在课堂上介绍觉醒修习,例如每天指派一个孩子,每隔十
五分钟拍掌一次,提醒大家暂停手边的活动,专注呼吸。
在2003年的讲学旅程中, 师父也特别为美国国会成员举办了禅营。师父向他们说,我
们关注别人,可由自己的核心家庭开始,然后把圈子扩大,把同事视作另一个家庭看待,以
此类推。国会议员公务繁忙,常常穿梭于家乡和华盛顿之间,当他们回到办公室,又有数不
尽的文件要批阅和处理。很多参加这次禅营的议员认为,由办公室以行禅的方式步行到投票
地点,对他们最有帮助。

在不同的禅营中,师父都谈到家长关注的各项问题。他说,很多单亲妈妈会认为,有必要找
一个男人来支持自己和孩子。但很多时,这样的追求,比起一个人身兼父职母职更为复杂。
师父教单亲妈妈,要集中于自己的修习,令自己坚强、充实,心境保持快乐、平和;这样,
要是伴侣自然出现,就会很美妙。师父也对所有父母说:孩子是父母将来的延续,而父母则
是孩子过去的延伸,事实上,我们没有一个分割的自我,社会给予这一代的孩子,和过去给
予孩子父母的,很是不同。所以,即使父母的弱点在孩子身上体现出来,也未必可轻易察觉
,因为孩子的弱点看来是多么的不同,它是以另一种形式展示出来的。当你能深入观看, 
你只能说:“你跟我很像”。

几年前,在德国奥登堡的一个禅营,师父谈到,要及早与闹翻的家人重修旧好,以免为时已
晚。在禅营的第五天,师父鼓励参加者在当晚午夜前与家人修和。与家人一起参加禅营的朋
友,可以当面修和。至于大部分家人在远方的参加者, 师父准许他们用手提电话致电家人
修补关系。翌日,四位男士向师父报告,他们在前一天晚上用手机与父亲修和了——参加禅
营之前,他们根本无法相信这是有可能的事。他们说,一切多得禅营教懂他们深入聆听的技
巧,又给他们练习的机会。我们肯定还有很多参加者与家人修和,但因害羞而不敢向师父报
告罢了,这情况在我们每个禅营都会发生,形式不同而已。

在2005年1月至4月期间,师父过了40年的流放生活,终于可以回到自己的家乡越南
,作了一次历史性的回归之旅。师父的代表团,包括了百位出家人和百位在家众。越南政府
内有很多人,对师父和他的代表团心存畏惧,深恐他们会组织游行和集会,引起骚乱。师父
的第一个公开讲座在河内举行,资深僧侣释真法印老师在讲座开始前一小时到达会场,看见
到处都是守卫,很明显是因为当局担心会爆发暴乱。出乎师父和代表团的意料之外,只有18
人获准进入会场,但师父如常对他们演讲,跟对着300人甚至3000人说话,没有分别。

代表团探访过不同地点、举办过几轮演讲后,由于代表团面对有关当局表现了很大的忍耐和
慈悲,当局的恐惧明显地减少了。师父获准在西贡市举行第二场公开讲座,这次有600人参
加,而政府官员和警察也被邀出席。在我们的要求下,会场外安置了扬声器,接近一千人听
到师父的演说。在顺化也有另一场公开讲座,六百人到场参加,而场外几千人,则透过扬声
器,聆听师父的演讲。当代表团回到河内时,师父在政治机构演讲,接着又在一间大酒店内
,安排了另一场演讲,主讲厅容纳了一千位获邀出席的宾客,另有六百人在讲厅外聆听。

在越南期间,师父向政府提出了七点建议,希望越南的佛教团体可逐步恢复元气,并协助越
南人解除因贩毒等种种社会病态带来的痛苦。师父倡议,越南两个不同阵营的佛教团体,从
此互相接纳、彼此修和,要如兄弟般亲切讨论,不要如仇敌般互相呼喝。有一位过去在这事
情上总是愤怒说话的高僧,现在也能友善地谈论问题了。越南政府的态度也有很大改变,对
师父的倡议表达了真挚的尊重和关注,也较以前尊重佛教、承认佛教对越南社会是有所贡献
的。政府也容许以前不获政府批准的佛教民间团体重新组织起来。

奥顿堡和其他禅营的参加者都发现,深入聆听在家庭中发挥很大的作用;在越南,我们发现
深入聆听在广泛的社会层面,也是非常有效的。

总 结

以上,我们提供了一些方法,把佛法用于今日世界的日常生活里。佛法的应用仍有很多尚待
发掘的地方,在更新佛陀的教导方面,还有很多工夫要下。今日社会大众的心理和理解,跟
佛陀时代的很是不同。科学、科技、医疗各方面都迅速发展,让我们对大自然有了更深入的
了解。要让佛学和现代生活息息相关、要把佛学具体地应用于生活中,我们对佛陀的教导要
有更深的了解,还要将之不断更新。今日所有佛教徒,都要担起这样的责任,既要忠于自己
的传统,也要把传统的教导,以巧妙的方式传递,使大家可以接受、从中得益。

过去二千六百年,佛教的传统已发展了很多修习的技巧。我们仅以有限的能力和卑微的努力
,尝试更新佛教,把佛法带到现代世界里;我们看到,这是可行的。我们祈望所有佛教徒都
可负起这重任。我们至今只是触及表面,眼前仍有很漫长的路要走。在梅村,我们把我们的
社区看作一个佛教的“实验室”, 在这里我们为各种新“药”做试验, 当某一种药物在实
验室证实有效,我们便和世界分享。在这篇文章,我们分享了梅村的一些实验和我们觉得有
用的技巧。我们诚邀其他传统的兄弟姊妹参与,帮助佛陀在21世纪的西方国家里,再转法^^轮

文章出处:http://www.ncfz.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49527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