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woshenc
woshenc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963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晓晓的幸福回味

韩晓的博客

文泽尔的个人blog

推理恐怖研究

猫酷音乐地带

猫酷音乐地带

韩寒

韩寒的博客

摔角图书馆

超世代军

塔希里亚世界

吴淼的博客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分类: 蝶梦

话说天气转热后,每晚的跑步减肥运动又开始了,作为一个魔法师,当初选择职业时加点全加在智力和精神上了,导致体力先天不足,没办法,只好靠后天补完了。
我的跑步每天有固定路线,公路跑2公里,徐家汇花园内圈800米*8,公路跑1.2公里,基本10公里上下一小时左右吧,一周五次,不知道是我体质特异还是方法有问题,一个月下来,半两肉没减反而重了1公斤;拜托,我三餐吃得已经很少了,外加严重的失眠症...这可真是要命。
不过既然能成为魔法师,韧性和耐力一定是非常强悍的,尽管很辛苦,但我依然麻痹自己说,付出就会有所得,你现在没看到成效只是因为付出的还不够,坚持下去坚持下去坚持...渐渐的,跑步变成了一种催眠,借用李宁的一句广告词,我在动中求静——到我这,改一个字:我在动中求眠。

我选择徐家汇花园作为跑步主场有很多原因,这里空气还行,没有红绿灯的阻挠,也不会突然蹿量汽车出来,不过最重要的是这里有足够多的情侣,正常的妙龄男女,散步的中年夫妻,相扶的老年伉俪,以及大量的外国鬼子,当然,男男组合和女女团队在这里也很常见;总之一句话,在这里你可以充分感受到爱的存在,这对于魔法师加资深团员的我来说是无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小心翼翼的折起红纸,将崭新的百元人民币一张张的放进去,随后做成一个小小的红包,在上面写下祝福的话,夹进了书本中间。好朋友的女儿差不多半岁了,虽然我不喜欢小孩子,但多少也要表示一下,这次在单独为我而设的小小酒席上,送上一份薄礼,算是完成了人情上的义务,以后见面的机会,会越来越少了吧。

 

又一个生日在今天到来了,又老了一岁,又向着死亡踏进了一步?我不再年轻,可真理的路途却依然迷茫,前方满是浓雾,我不知道命运是否在躲在那雾后嘲笑我的愚蠢,但我不在乎,我一个人,一步一步向前走。

然而还有两个背影无法被忽视,我不忍心抛下他们,他们已经老朽,互相支撑着游离在我周围,忽前忽后,任凭大不孝的我独自踏上不归路却无法劝阻,即使在开朗及开明的外表下,又有多少无奈和期盼,期盼一个小小的奇迹——或许我会回心转意?

我无法想象失去他们的生活,不过迟早有一天会这样吧?我不在乎孤独,但我在乎他们,我小心翼翼的让生活变得快乐和有活力,可那样也无法改变什么,你这混帐的不孝子!

 

昨天下班的时候,上海某条狭小的街道上,一个男子快速而近乎灵巧充斥的人流中前行,突然他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6-26 21:00)
标签:

杂谈

今天一早就在外面忙,连续跑了好几个地方,回到公司已是中午;打开电脑刚上qq就看到迈克尔杰克逊逝世的消息跳出来,当时就有一种巨星在身边坠落的感觉。

哀悼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5-22 23:47)
标签:

杂谈

今天下班时心血来潮,跑到汇金去败了一条LEE的牛仔裤,花了860元,真是破天荒...

回家后,母亲猜200元...我败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曾经开发了很多无聊的法术,最常用的却是被称为“绝望光环”被动技能,那是在复杂的社会中,孤独者聊以自保的武器,任凭信息充斥着钢铁般的神经;有时候我觉得很疲劳,喘不过气来,每每都被追逐似的,却总也未被追上;也有些时候似乎是我在追逐着什么,可总也抓不到手,于是时光便在这一追一逐的日常中消磨了、退散了、暗淡了,只留下寂寞的影子和渐渐苍老的容颜。
啊,还是要先介绍下“绝望光环”,免得别人看得一头雾水,大概呢,我是这样描述它的:
这是一个孤独的生物,粗看起来和一般的人类没什么区别,但仔细观察后会发现他几乎容不下任何异性和同性,一种淡淡的绝望感感染着周围的一切;与他有天生血缘关系的生物能在很大程度上抵抗和免疫这种绝望感染;这个法术是为了在任何时刻都可以保持修行不被干扰而开发的,他是将钢铁意志外在化,然后将梦境中世界末日的绝望感通过钢铁意志散发出去,一般来说,周围60公分是绝对领域,生人侵入后受到绝望吞噬,感到恐惧以及孤独而自动退开。
这是一个很好用的法术,经常帮助我在公交车接近满座时身边依然无人邻近,然而它也有缺点,问题就出在血亲抗拒这一点上,每逢年节,都有无数嘈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4-07 23:03)
标签:

杂谈

早晨醒来的时候,看到镜中自己的样子,不禁笑出了声,那是一头蓬勃挺立着的乱发,好似是对懒惰到了某种程度的(自称)洁癖者嘲讽一般;有些时候我算得上不修边幅,常常将所有的无力感都抛到了这可怜的头发上,然而今早在一夜失眠之后,那头发却依旧生机盎然,对比镜外疲惫的我,无言的诉说着,自然者的胜利。

不得不去公司,即使已经递交了辞呈,但还有大量的收尾工作;我努力的抗衡这阵阵倦意,并祭出最有力的武器——冷水洗脸,果然两拨清水过后,镜中的面容渐渐舒展开来,除去那双眼通红依旧。我擦干了脸,却又不自觉地笑了,原来那头乱发开始变形,慢慢的松弛下来,宛如一个蹩脚的鸟巢,无奈之下,我只好用手沾了些清水在鸟巢上,胡乱梳了几下,便算应付过去了。

我的头发天生有些自然卷,但并不明显,只有当头发留到一定长度时,才会在前额处弯起一道波浪;我不在意发型,常常随心所欲任其自然,只有当太过凌乱之时,才会摆弄几下,算是对得起公司的员工仪表准则了。究其根源,大概是我小时候看过的关于真武大帝的传说——话说真武在凡俗修炼,一日醒来时觉得头发乃无用之物,任其飘散,便得了道,成了仙。我算不算有些道气是很难说,但就对头发的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3-30 12:19)
标签:

杂谈

昨晚从学校出来的时候,天气有点微寒,一阵阵风吹过,让只穿了两件单衣的我也冷了起来;我站在806路车站,等着坐车回家,然而不知什么原因,车竟然误点了,等了好久才姗姗来迟。我一上车,便惊觉有些不对,一种黯淡的美丽从车厢内散发,我定了下神,眼睛快速的搜索了一圈,最终定格在了驾驶员后两排的座位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3-13 22:27)
标签:

杂谈

没想到那个女孩的父亲过世了,就在过年期间,无声无息的便走了。我见过老人家一面,在她女儿结婚的那天,当时他刚动完手术,病情稍有稳定,然而即使是看到女儿出嫁,痛苦也决不会减轻半分吧,后来的一年半,我不知道他是怎么熬过来的,或许是为了看外孙一面才强忍着?奥运会前他终于看到了下一代的诞生,又过了半年,他死了,无声无息间便走了。

我好久没和那女孩联络了呢,在她结婚以后;现在想起来,她是少数几个能够接近我的女性之一呢,不过我对她始终只是抱着敬爱的态度,即使她曾经半开玩笑的把520香烟给我看,我却依然只能让她坐在我的对面。
也算是得到了自己的幸福呢,她的丈夫很爱她,我看得出来;并且夫家殷实的家境可以让以后的生活安稳了吧,突然间,我又有点怅然,或许我的青春,真的从我指缝间溜走了,一去不再复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3-11 00:46)
标签:

杂谈

洗澡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一个过世的同学,15年前在我读高中的时候因为煤气中毒死了,我和他并不熟,到现在连他的样貌也都忘了,但就当时而言,一个鲜活的生命突然从身边永远消失——不是如同老年人那样,而是毫无征兆的离开,还是带来了很大的感触;大概也就是从那时起,我考虑死这个命题也多了起来,但毕竟那是从未经历过的,到头来还只是臆想罢了。

死是无可避免的终结?还是另一个新生的开始?或者只是南柯梦醒时?我不知道。排除掉所谓意外或者世界毁灭之类的事件外,我所想到的是未来最有可能的死因,无非是以下几种,随便罗列下:

1.心脏病
初中毕业时第一次参加全身体检,我是全班唯一一个所有指标合格的,当时还高兴了好一阵子,不过大概也就是在那几年,我明确了解了自己身体里的隐患——心脏。强大的身体似乎会给心脏带来更大的负担,好多运动员也死于心脏疾病,我虽然没有那样的体魄,但是心脏的负担却能实实在在的感受到,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心跳超速,有时候却又慢得离谱,有个藏医说我是肝火过剩所致,然而病因还是想得太多,操心太多。

2.偏头痛
这个大概是遗传,因为我母亲也有偏头痛,定期或不定期的发作,至于病因,我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霜寒刺骨 永冻蚀心

 

这企业其实已经完了吧。我这样告诉自己,因职务的关系,没有了比我更清楚这个事实了;整个厂区安静的可怕,只有寒风自空旷处穿过时,发出呜呜作响的声音,而就人员而言,除去门卫之外,大概也只有我部门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