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新浪微博
个人资料
陶然水天
陶然水天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028
  • 关注人气: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我的音乐
暂无内容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9-10-08 09:41)
分类: 行程风物

   陕北的黄土塬,缺水的泥壁,看上去很细、很绵,却如刀削剑劈的屹立了上百年。稀落的雨水在它身上印了一道道如泪的痕。穆穆的等待;干干的坚守,兴许,先是期雨,后是度年,再后来就什么也没了,只是那般冷峻的站。风沙一点点贴上又刮了去,草籽一季季生青,又一簇簇枯灭。就这样:生在死里轮回,死在生中往复。让此塬为彼塬感慨;彼塬为此塬兴叹。记得铁钱大叶树枝桠的怪异;记得僵尸还魂草浆藤的美艳。鹿的蹄迹翻过苞谷岭;狼的歌喉哑了后岩坡。云重重的摔打、尘粘粘的衬托。造就了那幅寂寥画。这是一种静。

   我在那种静静的土塬上,看到了许许多多。农民把长长的弯刀绑在弓似的扁担上,不弯腰,一旋一回的转身,刀,便在草丛中划掠,草的挣扎都画成了横绿的铺排。一张刻划着深深痕迹的脸,看都不看我,仿佛没这份存在。后来,他累了,把刀扔下,走了。我坐在那土垄上,四望孤独。几株小树张起了遮闷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10-04 09:07)
分类: 行程风物

   何时学得古人悠?  
  七月流火,暑当时下,燥在心头。寻一处微山谷,听那曲小放牛。此岭是否?高可望远处山城层迭,低了青屋,小了群楼。九曲川江绕山岳,也见嘉陵、也见沙洲、也见浊涛推进,也见滩前横舟。难得雾都骄阳烈,白肤遮伞,草帽盖头。由不得总思前度岭,风气清流。  
  “峨嵋阴岭秀,......”  
   好一个荫岭!此间读透!荫生盛绿,荫了石阶、荫了暑气、荫了心忧,树荫如盖搭成青而清的隧长通道;山阶生苔彻就石而实的曲径通幽。挑夫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9-25 09:35)
分类: 短道诗行
身心渐远尘土,言行自成一章。
无它无我沉默,有情有爱张扬。
天缘随缘相顾,陌路岐路何妨。
潭深波微平稳,梦旧释缓悠长,
生之程式无解, 取舍已有思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9-23 10:06)
分类: 短道诗行
阔朗大画图,八极位高瞻。
目纵可以远,胸开无限宽。
怨因水渺小,暑随云散淡。
夙来或有愿,籍此且一还。

2019081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9-17 10:54)
分类: 短道诗行
半生甚至算悠闲,未愁柴米未愁盐。
贫窘尚有粮隔夜,困顿偏爱面朝天。
弱冠江山陈世事,童心海天呛风烟。
仄路长途水穷处,瘦骨凡心空且坚

2019091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正月初一又到早期就业的岔河小镇走了走。弯弯的老街,俨然清静。老街两边的房子,按照旅游业的装修思路,有的完工,有的还在等待。那些从尘封中挖掘翻捡出来的老字号,陆续露脸。好像唯一的小店铺,在暗淡的色调中,温润着逝去的时光。沿街间隔挂起红旗。缓释着双重的喜庆。慢慢易容的模样,还是能看得出曾经熟悉的布局。不知打何时起,内心茧化了一种认知,对于故地故人,无论是怎么样的怀旧眷恋,千般不舍。变化、变迁、兴起、衰退,总是一种躲避不了的世相格局。越发僵硬的心态,在旧地重游时,还会生出起怎般感受?听任步履到达!一步步走近身临,一缕缕乡风扑面。惯看秋月春风似的老于世故。波澜不惊。然而,还是被一阵阵喧喧嚷嚷龙舞驴行旱花船的鼓点,激越了,撩拨了,活泛了,眼眶湿湿、情绪怯怯的体验一把昨日重现。
       青春朦胧究可亲,皮鼓金锣返曾经,岁月蹉跎声未变,直教行者泪沾襟。
       是啊!三三两两稀疏游人,从面孔话语中略知,有的本地乡人久别故土,有的是在此工作生活过。隔着那么多那么多的岁月门坎,又一个来年,蓦然重归。总有唏嘘。当年的公社大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25 09:40)
标签:

文化

历史

感受

自知

分类: 思想驿站

 

秋雨连绵,岁月在安静中沾着潮湿,还有一丝丝清凉。那种平易的舒缓,空阔的漫长,悠悠地浮于渐远尘嚣的小我感觉之上。怕是想酝酿点波澜也都淡了豪情散了激越。时而泛些猜想、预测,又会悄然的撤了去。经世经年,处事阅人。似乎都归了那句“人算不如天算”。于是点头,于是微笑,于是无言。

黄叶落尽,清秋就沦入寒冬;父母故去,儿女便成了老人。一次次步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4-13 15:13)


Tallman的悟性,总会让人感到意外。因为对于他的年龄而言有些超前。比如他说“心情糟糕透了”。那肯定是有些小麻烦的让他感到沮丧。

好动的本能其实就是一种天赋,然而,这种天赋在孩童幼小蒙昧的年龄段就开始承受来自长辈尤其是母系长辈的狙击,早期的游走和攀爬一旦超出她们的心理界限,就会遭来各种各样的劝止,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18 09:52)
标签:

废墟

闯入

拾荒

收藏

分类: 行程风物
      野狐似的穿行于那些经久空置的楼宇间,曾经金贵不堪的不动产,寂寂的伫立着。颓败、陈荒,损破,脏乱,洞开或者封死的门,摇晃或者散架的窗。肢离淡漠的路面,满是尘埃的楼道。偶有从楼上缓缓滴落的水,印渍着黑斑霉痕。散发着一种潮湿的声音。许多家俬以你意想不到的姿态,倾倒、歪斜,翻转,横陈,无一例外的都带着伤痛。棚户区,居民楼,游乐场,甚至整座山庄、整个厂矿。人去楼空。它们或者有着太多的不解、太多的疑问。曾经的主人,怎么就这样摒弃了自己?废墟,废墟。废墟!有的等待不了太久风吹雨淋,或有重机入驻。有的任凭时光渍染,已经荒草丛生。墟!指曾有人聚居现在已经荒废的地方。在人类学会建造居所之后,它便跟随而来。而我这个迟到的闯入者。时常会有点儿茫然失措,不知应该用什么样的情态来面对它。以至许久许久地有个阴影藏于心灵的某个角落。仿佛未曾际遇,偏偏挥之不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12 12:48)
标签:

漂流

老三河

文化

分类: 行程风物
清晨的天色。总会给我一种画面混沌的感觉,因为我极少恰到好处的打开它。际遇不多反而记忆深刻。与那种从黑夜到黎明的渐次明亮,截然不同。体验过凌晨漫游到西安,探看空空的城墙;经历过通霄徒步回淮安,倘佯幽幽的环道。而这个中秋的早晨,要去浮游淮河,亲近水波起伏的感受。
淮河,其实在汇入洪泽湖就画上了完美的句号了。但依然有喜爱淮河的人士,尤其是水利专家,执着的认为:从三河闸开始的入江水道,仍然是淮河的身段。属于淮河下游。直到汇入长江,才算终结。称之淮河也好,称之入江水道也罢。而当地人总是习惯称之老三河。洪泽湖70%的水量,要从三河闸那63孔闸门中奔流而下,700米宽的闸口,放出水龙,白浪翻滚、气势恢宏。这就是老三河的源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