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告知各位朋友

我的手机号就是我的微信号,13835259097,近来多在微信中,有意者可加。

勉励名言
不要努力成为一个成功者,要努力成为一个有价值的人。
个人资料
韩众城
韩众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83,453
  • 关注人气:27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公告
谢谢光临。本博客上的文字均为我的原创作品。未征得本人同意,请不要转载或是用于商业用途。
博文

  本书以浑源近代史实为主,但所叙历史并不局限于浑源一地,有些延伸于山西及至中央,以毕其全貌。所撰不仅为历史纵向的单纯叙述,也有与同时代其他地方人事之横向对比,可谓纵横交织,读者细揣默思,当体会到作者之用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结 语

  掩卷沉思,各大家族迁徙浑邑的时间总在脑际萦绕。据各姓族谱及行述记载:东河总督栗毓美家族先祖于清朝初期由繁峙迁浑,道光进士常山凤家族先祖于清朝初期迁浑,民国众议员耿臻显家族先祖于明永乐年间由洪洞迁浑,民国众议员穆郇家族先祖于明朝初期由介休迁浑,光绪举人麻席珍家族先祖于明正德初年由洪洞迁浑,光绪进士孙秉衡家族先祖于明崇祯年间由繁峙迁浑,笔者韩姓先祖于清乾隆年间由繁峙迁浑。
  各家族先祖迁徙浑邑的时间不尽相同,以灾荒、战乱等离难时期居多,这是先民们另谋生路、择居定所的主要原因。“孙夏”家族三百余年来迁浑居住,瓜瓞绵绵,繁衍不绝,与各个历史时期紧密相连,是浑源众多家族迁徙史中的一个缩影。

  感谢孙守吴先生、孙学勇先生、梁艳萍女士提供相关资料。
             韩众城作于2018年4月14日,修改于4月24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七、“孙夏”后人孙守吴

  斗转星移,时光流逝。经过百余年的历史变迁,健在的孙秉衡直系后代在祖、父辈时就远走他乡,浑源成为长辈口中魂牵梦萦又欲说还休的乡愁。在浑源,孙秉衡和“孙夏”家族虽然已经模糊成一个远去的影子,但还有一些人在孜孜不息地追寻着他们那弥足珍贵的吉光片羽。
  花疃村位于浑源县城西,孙姓是村中的大户。2017年的一天,有两位孙姓年轻人边喝酒边夸口,一位督促道:“痛快点儿,爷爷又一杯也干了。”另一位不服气地反驳:“你给谁当爷爷哩,你有我辈份大?”旁边的人起哄着说:“今天就好好攀攀,把三哥叫来!”顷刻间,一位面容清癯的光头老者就被叫到跟前。这位老者年过七旬,又大又深的眼睛极富热情,他笑吟吟地了解清原委后,淌淌地盘算了一通孙氏的谱系传承,认真地说:“叫爷爷不对,应该叫叔叔。”后一位年轻人马上起劲地向前一位叫嚣道:“你不是给当爷爷哩?就是个叔叔呗!”前一位讪笑着说:“要不是三哥来,你还得继续当孙子。”他们所说的这个三哥,就是给人们分析孙氏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六、麻家大院易手探考

  孙家巷最好的院落是“麻家大院”,究竟是谁将这样一座气势不凡的老宅院卖给麻家大院主人麻席珍的?这成为笔者一直以来思索不解的谜团。
  很幸运的,笔者间接地听到孙德荣先生说孙家巷的“麻家大院”是他家祖产,后来家道中落,卖给了麻席珍。孙德荣,浑源蔡村人,曾任官王铺公社管委会主任、浑源县水泥厂厂长等职。孙德荣是“孙夏(八世)”家族的后人,他是十九世,孙秉衡是十七世,他们的十二世是共同的祖先孙鹤。孙鹤至孙德荣的直系传承关系如下:十二世孙鹤——十三世孙三台——十四世孙惠——十五世孙善继——十六世孙璋——十七世孙国桢(1864—1939)——十八世孙秉功(1888—1951)——十九世孙德荣(1925—)。
  据孙德荣讲,他家祖上家境殷实,但从他的十四世祖孙惠就开始踢达光景了。十五世祖孙善继自幼锦衣玉食,过惯了豪华奢侈的生活,他娶妻后所生尽女无儿,更是挥金如土。一日,孙善继心血来潮,决意遍游名山大川,于是让车夫赶着自家的畜力轿车游玩了七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五、孙秉衡分支的遗踪

  “孙夏”家族是拥有一大批文化程度较高族人的族群,光绪二十一年(1895),十七世孙秉衡中光绪乙未科进士,成为“孙夏”家族的文魁。不过,孙秉衡本人并没有住在孙家巷,死后也没有葬在“孙夏”老坟。

      

          孙秉衡进士故居,石牌楼南巷2号

  孙家巷是“孙夏”家族聚居之地,随着繁衍的后代越来越多,不可避免地进行过几次分家,一部分族人留了下来,一部分族人离开了,孙秉衡的近祖就是在某一次分家后搬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姚举人院的调查报告(技术篇)

  浑源古城有数百座古民居,每一座院子都有它自己的特点,每一座院子都有一个属于它自己的故事。在小城待得越久,越会关注这些古色斑驳的老宅院。因此,每每流连于大街小巷,看着那些自具特色的老院子,分外亲切,如同见到了一个个阅历丰富且风烛残年的老人。
  浑源的老宅院太多了,几乎每条小巷都是鳞次栉比的古民居,因此无数次从大石头巷经过,对同样古风犹存的8号院熟视无睹。直到有一天,再一次路过那里,不经意间被临街一条砖柱上部精美的墀头所吸引。按照传统建筑规制,这种墀头决不会是单独的一条,应该还有一条与之相对称。刻意寻找之下,从保存尚完整的大门楼的另一侧,很快找到对称的另一条砖柱,上部同样有精美的墀头。墀头一般位于外山墙的边柱,像房屋昂扬的颈部,像这样竖立两条饰有墀头的砖柱实不多见,这让人感觉到这座老宅院的不同寻常。经一番询问得知,这所院子曾住过一个姓姚的举人,人称姚举人院。从那时起,就对这座院子留了心,想着以后进去好好看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三、“孙夏”家族的优秀族人群体
 
  从清同治年间所修《孙氏家谱》看,“孙夏”的后代人丁兴旺,具有举人、贡生、庠生、太学生等出身的后人指不胜屈。计有举人1名、贡生2名、增生1名、庠生8名、武生1名、太学生4名,共17人。举人有孙万年(十六世),贡生有孙占元(十三世)、孙瑞年(十六世),增生有孙廷栋(十三世),庠生有孙蕙(十四世)、孙步瀛(十四世)、孙步云(十四世)、孙国桢(十四世)、孙景星(十四世)、孙企芳(十四世)、孙企秀(十四世)、孙善品(十五世),武生有孙步蝉(十四世),太学生有孙一元(十三世)、孙四维(十三世)、孙五伦(十三世)、孙善治(十五世)。
     
  光绪初期,居住在浑源州花疃村的十五世孙学成(约1845—?)热心族事,编有以孙夏为一世祖的简约谱系图(简称“花疃支谱”)。《花疃支谱》以花疃村的“孙夏”后人为核心,对本支系族人排列详细,对支系外的“孙夏”族亲则至为疏略,可视为对《孙氏家谱》的补充。有功名的族人是一个家族的骨干,也是家族兴旺发达的象征。《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二、孙夏迁徙浑源

  崇祯十六年(1643),八世祖孙夏迁居于浑源州。孙蕳芝至孙夏的直系传承关系为:一世孙蕳芝——二世孙全——三世孙文理——四世孙达——五世孙景和——六世孙荣——七世孙邦臣——八世孙夏。从一世至八世的世谱传承中,有的辈份是单传,有的辈份有三四人,八世这一辈共十一人,分别以春、夏、秋、冬、官、秀、举、节、嗣昌、忠、国等字来命名。
  八世中其他弟兄分迁于繁峙县洪水村、灵丘县前所村两地,仅孙夏一人迁居于浑源州武里又五甲。这样,孙夏就成为这一支孙氏家族的浑源始祖,建立了一个庞大的“孙夏”家族。
  明末清初时期,浑源州共编十四个“里”,分别为迎翠厢里(位于西门外)、忠义坊里(位于东门外)、武村里、蔡村里、韩村里、毕村里、西留村里、寇家寨里(现义寨)、中威毛里、荆家庄里、王家庄里(现王庄堡)、金峰里(现金峰店村)、黎园里、水磨疃里。孙夏迁徙至“武里又五甲”,其户籍隶属于武村里。明万历版《浑源州志》载:“州土旷人稀,生齿销耗,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浑源“孙夏”家族初探

  满清入关近三百年,随着政权的巩固,造就了浑源州不少的名门旺族,比如教育世家常山凤家族、东河总督栗毓美家族、一门双进士的张清元家族等。
  据浑源文化名宿祁治先生讲:民国期间,浑源有“八大家”和“新四家”的传言,“八大家”为“孙、陈、姚、杨;郭、栗、耿、黄”,“新四家”为“薛、李、穆、田”。这些家族一来有钱有地,二来有权有势,是浑源的名门大户。但是,无论“八大家”还是“新四家”,均没有包括显赫的常(山凤)家和张(清元)家。因此,笔者认为,上述十二家族并不能完全代表浑源的鼎盛家族,那种传言仅限于道听途说而已。但是,即便如此,这十二家族还是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的。
  “八大家”中,排名第一的是孙家。孙家族人中名气最著者当为“孙夏”家族的光绪乙未科进士孙秉衡。“孙夏”家族在浑源的主要聚居地是城内孙家巷,巷内有一处闻名遐迩的“麻家大院”,据说就是由孙家族人卖给“麻家大院”主人麻席珍(1872—1943,光绪举人,民国时曾任山西多地县长)的。“孙夏”家族究竟是
阅读  ┆ 转载 ┆ 收藏 
    五、皈依淨土

  民国5年6月,袁世凯去世,黎元洪继任大总统,宣布恢复约法,重新召集国会。8月1日,第一届国会在北京复会,贺国昌作为第一届国会参议员应招而归。他除了在国会上讨论国家大政,就是念佛写诗,交际颇广。
  贵州旧交周素园那几年落魂不堪,他在上年6月写给贺国昌的《复贺菶师》函中称:“培艺(原名)蜷伏此间,日读《庄子》,间及司马迁之史、王介甫之文,埋头钻索,颇多乐趣。”本年9月初,他得知贺国昌重返国会任参议员,便去造访,希望贺国昌引见政界要人为其谋一份职业。
  贺国昌与大总统黎元洪有旧谊,便携周去大总统黎元洪府上拜访,为之关说,黎元洪答允为周安排工作。黎元洪感慨于贺国昌数年来的遭遇,便欲委任其为福建省省长,贺国昌此时志在实业,不愿再深入政界,坚辞未就。
  萍乡县小西路上朱岭地方原有一个铁矿,铁矿原有业主钟文恢涉讼,办矿资格被收回。12月,贺国昌便联合乡绅李盛铎、赵惟熙,决定接过原有铁矿,重新兴办。12月21日,贺国昌领衔向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四、人生低潮
    
  “二次革命”失败后,袁世凯悬赏万元重金缉捕贺国昌。贺国昌潜至湖南南岳衡山的某小庵中,改字为“衡樵”,发愿皈依净土,每日持念准“提神咒”、“楞严咒”等诸咒语,每日以念佛三万声为常课,有一年之久没有下山。
  尽管贺国昌隐姓埋名,但袁世凯并没有放过他。袁世凯在全国各地的党羽众多,当他得到贺国昌隐身于衡山寺庙的情报后,严饬湖南都督汤芗铭派兵搜捕。起初,汤芗铭密遣团长赵某率兵潜赴衡山,逐庵搜查,徒劳无功。随后汤芗铭侦得国昌就在某小庵,再次督队围之。国昌事先已得到消息,但他经过修行已彻悟生死,因此并不逃走,而是端坐于楼上的一个角落,跏趺念佛。赵团长率队进入小庵,遍搜不见,于是取梯登楼,未上数级,忽由平空堕地,就像有人一掌把他推了下来。赵指挥兵卒再上,均登梯数级而堕落下来,十分惊异。赵便询问住庵老僧曰:“是人操何术,能遣鬼神?”老僧曰:“吾亦不知,只见其日夕念佛耳。”赵团长听后,如有所悟,知道佛力不可思议,遂也向老僧皈依。老僧取出国昌平日所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