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启事

1、近期雪藏散文、随笔、诗歌、杂谈有:《二妞》、《大倌》、《我在夕阳中穿过峡谷》、《穹窿山下》、《春天在哪里》、《珠泉怀想》、《懒汉双福》、《那只流浪猫》、《秋叶如花》、《天堑变通途》、《楼下有棵石榴树》、《秋天是个梦》、《古城墙上的爬山虎》、《国庆和他的媳妇》、《好人一生平安》、《一罐炭烧咖啡》、《难忘的苏绣》、《秋的颜色》、《粉浆坨子》、《我也有一个姑姑》、《老去的院子》、《吴侬软语》、《消失的边城》、《一个山西女子》、《江南的油纸伞》、《愈久弥香的酒酿》、《永远的稻草人》、《布满青苔的石阶》、《记忆中的雕花木床》、《柿子妹妹》、《初识蜗皇宫》、《大理三月好风光》、《关于旅游业建立“超市”经营模式的探讨》,欢迎相关媒体刊用。

2、《天道轮回》,一个家族的变迁,几代人的经历,从发家到败落,从毁灭到再生,有说得清的奋斗和社会变迁,有说不清的天命和变数,浓缩近代一方民众生活史实,小说《天道轮回》已完稿,全篇6万余字,本博已刊发部分章节,欢迎相关媒体采用。

3、真实的事件,虚拟的故事,《真凶》给大家带来一段扑朔迷离的往事。究竟谁是真正的凶手?每一个人都可以做出自己的判断。小说全文15000余字,部分章节已在本博登出。

4、《财杀》,老话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世间这样的事还真有一些个。民国三十四年,在卫北平原上就发生过这么一档子因为分家而引起的亲兄弟之间的杀戮。

     5、《活》,这是一个源于梦的故事,在浓郁的异国情调中,探索人的灵魂本质。美丽的温德米尔湖风光,绅士和美女的相会,所有这些,让这篇小说充满了无限的罗曼蒂克。全文2万余字,欢迎欣赏!

个人资料
过程
过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0,593
  • 关注人气:2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敬告

        

      欢迎各类媒体约稿,采用本博原创文字、图片和影像作品,请与博主联系,谢谢合作!

      邮箱:qshr@sina.com

           

不忘妈妈

    亲爱的妈妈已经永远离开我们了,但我在内心还依然无法接受这样一个现实,总觉得妈妈是出远门了,她很快就会回来的。这么多天来,也一直想为妈妈写些文字,感到胸中有千言万语要对妈妈讲,可是每每提起笔来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除了我年轻时在外求学和工作过几年外,这么多年,我始终和爸爸、妈妈生活在一起,我习惯每天下班后,和妈妈说说话;我习惯做事时,妈妈在一旁帮我的忙;我习惯在节假日时,和爸爸、妈妈一同外出游玩;我习惯晚上应酬回来,聆听她老人家充满痛爱的嗔怪。时至今日,每当我闭上眼睛,妈妈就站在我的面前,妈妈的音容笑貌一刻也不曾离开我。

   妈妈聪慧、贤淑、节俭、心灵手巧,很会过日子。她不但会缝缝补补这一类普通的针线活,而且还能自己裁衣剪裤,在过去的年代,经常有邻居阿姨请妈妈帮忙裁剪衣服。妈妈还会绣花,她绣出的那些个枕套、门帘等用品跟从商店里买回的工艺品没有两样。反正不管什么样的家庭活计,只要她看上一看,准能学会自己去做,而且做的更加漂亮。

   妈妈对待工作非常认真,当年她在苏州一家工厂上班的时候,天天都是早去晚归,年底评选先进工作者,总有妈妈的份。后来妈妈还担任了车间的班组长,她所负责的班组又连年成为厂子里的先进班组。妈妈和同事们的关系非常好,彼此都像亲姐妹一样。当妈妈随父亲转业要离开工厂的时候,厂里从领导到工友谁也舍不得她走。

   妈妈是一个充满同情心和爱心的人,无论是亲戚朋友,还是邻居同事,就是素不相识的人需要帮助,她也会毫不犹豫地伸出援助的手。我小时候正处于生活紧张的年代,一天的粮食定量还不够我一顿吃,妈妈经常把从食堂打回来的她的那份饭让我也吃了,而自己甘愿受饿。妈妈还时常不忘生活在农村的亲人,只要听说谁有困难了,不是寄钱就是寄物。

   妈妈一生中帮助过许多人,但她自己却最不愿意麻烦别人。在她的晚年,即使我们做子女的,她老人家也不愿意多打扰,有什么事情,她总是想方设法自己做,如果我们帮她做了一点什么,她就会觉得有些过意不去,反而让我们做子女的感到于心不忍。不过,这实际上是体现了妈妈只讲贡献、不图回报的高贵品质,值得我们学习和传承。

   妈妈,我们都不会忘记你,希望您在那面过得开心愉快!有什么需要我们办的事情,就托梦给我们,我们一定会按照您老人家的意思办好!

   谨以此文纪念亲爱的妈妈!

桃花源记—陶渊明

       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缘溪行,忘路之远近。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渔人甚异之。复前行,欲穷其林。 

      林尽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便舍船,从口入。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鸡犬相闻。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着,悉如外人。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 

      见渔人,乃木惊,问所从来。具答之。便要还家,设酒杀鸡作食。村中闻有此人,咸来问讯。自云先世避秦时乱,率妻子邑人来此绝境,不复出焉,遂与外人间隔。问今是何世,乃不知有汉,无论魏晋。此人一一为具言所闻,皆叹惋。余人各复延至其家,皆出酒食。停数日,辞去。此中人语云:“不足为外人道也。” 

      既出,得其船,便扶向路,处处志之。及郡下,诣太守,说如此。太守即遣人随其往,寻向所志遂迷。不复得路。 

      南阳刘子骥,高尚士也,闻之,欣然规往。未果,寻病终。后遂无问津者。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鱼儿
计算器
 
图片播放器
博文
(2016-12-16 09:00)
标签:

历史

文化

故事

分类: 小说故事

时光的脚步好像也会顽皮,你越是希望它走得快点,它越是慢慢腾腾。这一星期,心里有事的陆文婷着实感觉有点漫长,她盼着星期天能和薛岚见上一面。总算到了周末,早上上班路过传达室的时候,陆文婷给薛岚打了个电话,但对方接电话的人却没有找到薛岚,陆文婷也没多问什么,她把自己的工作单位和姓名告诉那人,请他给薛岚传个话,就说自己明天要去找她。

通讯社的一些工作往往具有即时性和时效性,下午刚上班,吴主任就急匆匆地跑过来,他对陆文婷说,市里明、后两天有个重要活动,社里安排她和罗大明一起去完成相关的采编任务,并且,一会就要去设在北京饭店的筹备组报到。陆文婷看了看吴主任,张张口想说什么,但又没出声。吴主任紧接着问道,有什么困难吗?陆文婷很自然地回答,没有。我这就去通知大明。那是一个火热的年代,新生的共和国百废待举,无论哪个行业,哪个单位,都是一派干事创业的气氛,而且每个人都有一股子主人翁精神,很少有人会因为自己的私事而影响工作的。

参加完市里的活动回社里,陆文婷和罗大明还没有整理完采集的信息,吴主任又抱着一摞子材料来找陆文婷,他说,文婷啊,总编室赶着要一份情况汇报,我把资料都给你找来了,再加加班吧,必须尽快交上去啊。陆文婷说,好的,我这就动手。随后,吴主任简单问了问市里组织活动的情况,并叮嘱陆文婷有关这次活动的信息就这一半天也要抓紧报审。陆文婷虽然年轻,走上工作岗位时间也不长,平时话语也不多,但她处事沉稳,肯吃苦,尤其她的文思敏捷周到、文笔清晰潇洒,所以吴主任常常把一些重要工作交给她。

在工作的忙碌中,陆文婷会感到自己在精神上得到很大解脱,她会暂时忘记那些埋藏在内心的苦恼。不过,一旦有了空闲,她却又不由自主地陷入有些偏执的思想旋涡,特别是在夜深人静的晚上,当她一个人独处的时候,她简直无法控制自己的思绪,越是自己不想去想的事情越是想的更多。这些日子,她一直努力让自己在大脑里抹去对张悦城的记忆,但无论如何也做不到,反而对张悦城的牵挂更深。在当前这样一种形势下,她不知道张悦城会是怎样的状况,但她坚信,如果张悦城还在北平的话,他一定也会加入到和平起义的队伍中来。可是他却一个招呼也不打,突然就没了人影,这真成了陆文婷心中痛苦不堪的一个不解之谜。

陆文婷曾连着给绍兴老家去过两封信,在信中专门询问是否有张悦城的信息,但不知道什么原因,家中至今也未回信,她猜想也许是当时的战局造成了南北通邮不畅。  

除了对张悦城的种种担心,陆文婷也对自己的前途感到忧虑,尽管社里相识的领导和吴主任一直都对她很器重,但下意识里,她总有一种不被人信任的感觉。而且最近一段时间,每次遇到李曼琳,她都觉得她的话里有话,言语之间充满了异常得意的味道。

还有一件事,也让陆文婷感到有些委屈和别扭,那就是前不久,社里让每人填写一张个人情况登记表,其中社会关系一栏,陆文婷只填写了自己的几个主要亲属,但交上去后却给退了回来,并被告知说她还有重要社会关系没有写清楚,一时间她也弄不清都有那些关系需要填写,便拿着登记表去社里人事部门询问,等到了那她才知道李曼琳此时已经成了办公室负责人事工作的专职干事了。李曼琳直截了当地对陆文婷说,你未婚夫的情况应该向组织说清楚,陆文婷有些生气地看着李曼琳说,你胡说什么,我们就是同乡关系,而且你也知道他早就不知踪影了。李曼琳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那好吧,你把表格先放在这,我请示领导后再说。不过,其后,李曼琳也没再找陆文婷来说填表的什么事。

星期六,上午社里开了一个配合市里开展全城社会大整治工作的动员会,下午社会部又开了半天的编审会,陆文婷晚上加班快到十二点才把手头上几份需要马上发去出的文稿修改完。忙活一整天,她也没有顾上再给薛岚打个电话。不过,她知道薛岚也住在单位宿舍,明天一大早赶过去,一定会找到她。   

心里有事,陆文婷睡也睡不踏实,清晨,也才五点多一点,她就起来了。简单洗漱后,她便出了通讯社的大门,她想乘早班公交车过去早点见到薛岚。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历史

随笔

分类: 随笔杂谈

在过去的日子里,冬天取暖常常是生活中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因此,留在记忆里的东西也很多,如今回想起来,有些事情似乎又很有趣。

江浙一带的冬天虽然没有北方那么冷,但气温也很低,并且,湿度普遍比较大,所以常常给人一种非常不舒服的冰冷感觉。尤其,晚上钻被窝的时候更是让人受不了,如果不放一个热水袋先暖一暖,有时甚至躺在被窝里老半天了还冻得打哆嗦。小时候我怕冷,一到冬天,就找了好几个空输液瓶子,全部装上热水,把它们分放到被窝内不同位置,这样到睡觉时里面都是热烘烘的了。上世纪七十年代后期,有了电吹风,晚上睡觉前就先用它把被窝吹一吹,即吹即热,效果很不错,比用热水瓶子取暖省事多了。

那年,我大概十来岁,春节三十晚上,跟着父亲一起去他们单位值班,值班室里有个大火盆,里面烧着红红的木炭,很暖和很舒适,可是还不到半夜光景,我就感到一阵阵头疼恶心,正好父亲从外面回来,赶紧打开所有的窗子,并让我在外面坐了好大一会才恢复过来。还有一次中煤毒的经历,那是到了北方以后,不愿意到公共浴池去洗澡,就买了一个简易的冷热水自动混合喷头装置,自己在家洗。那个装置一根管子接到水龙头上,一根管子放到热水锅里,打开自来水开关喷头就出温水了。一天下午,为了保证有足够的热水,我把烧水的煤炉也掂到了卫生间,然后关闭门窗开始洗,但洗着洗着就不行了,头昏眼花,浑身瘫软,好在最后坚持着打开门走了出来,在床上躺了大半天脑子才清醒。

孩童的时候,还有一些事情很好玩。一件就是制作小火炉,找一个洋铁皮的圆筒空罐头盒,仿照家用煤球炉的样子,在中下部穿几个洞,插几根粗铁丝做炉箅,接着再在底部开一个四方形小口用于通风和出灰,一个微型小火炉便做成了。随手找一些废木头什么的放进炉子,用废纸点燃,拿块硬纸板拼命地煽,折腾好大一会才能把火生着。可是,不是因为燃烧空间小,达不到燃烧温度,无法陆续引燃木柴,就是因为里面的东西很快烧完了,往往坚持不了多长时间。还有一件事很危险,那就是在放学回家的路上,几个孩子搜罗一大堆枯枝烂叶,然后点着,瞬间一堆大火就熊熊燃烧起来,围站在火堆边,脸、手和身子前面都被烤的热腾腾的,令人十分兴奋,但这事让大人们看见了,自然少不了挨一顿呵斥。

总体来说,南方人还是比较耐冻的,有不少人冬天也不穿棉衣。我有一个亲戚是上海人,他就应该属于那种不怕冷的。有年冬天下大雪,他到我们家来玩,一身西装革履的打扮,上身里面只套了件薄毛衣,下身里面只穿了条秋裤,让人看了都替他冷。他在屋里待着时很少坐下来,时常是站在边搓手边活动腿脚,我就问他是不是冷,他说习惯了,不冷。上海人做任何事情都喜欢讲面子,真不知道那个亲戚是不是为了好看而硬撑着。

北方的冬天确实很冷,刚到现在所住的小城的时候,特别不适应。那时,一套百十来平方的单元房里只生着一个铁制的煤炉子,实际上也提高不了多少温度。为了充分利用炉子的热量,我还让烟筒在屋子里拐好几个弯,尽可能把炉子产生的热都散到房子里。即使这样,平时在家里,也还是需要穿着棉衣棉裤。晚上睡觉的时候,我还把棉袄盖在头上,不然的话,鼻子耳朵都冻得生疼。后来,开始流行土暖气,我到一个家里已经装上了的朋友那儿认真学习研究了一番,然后又到卖暖气炉子的商店咨询了两回,便开始自己动手安装土暖气,叮叮当当干了将近半个多月,终于在1990年冬天来临之前完成了安装和调试。那年冬天,一家人没有受冷。不过,后来由于楼上楼下的邻居陆续搬迁,房子一直没人住,土暖气的效力也就达不到了。要知道,一个土暖气炉子一天也就是烧十来块蜂窝煤,怎么能温暖得了四周都是冷呵呵的空间啊。

已经搬到有集中供暖的房子好几年了,冬天再也不用受冻了,但心里一直有个结解不开。我总想,如果能早点买一套有暖气的房子,母亲应该不会这么早就故去,她老人家也怕冷,每到冬天就穿得厚厚敦敦,即使这样,她还经常感冒咳嗽,老太太一冬天要喝不少治疗气管发炎的药,而且那个叫什么枇杷膏的药喝的最多,我有时咳嗽,母亲也让我喝,她说这个药很管用,但现在我对这种药是否有严重副作用心存有疑。我觉得自己很对不起母亲,没有本事创造更好的生活条件让她健康长寿,我将会终生自责。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10-19 09:58)
标签:

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散文

村头那条小河边

有一座美丽的梨园

沿着草丛中踏出的弯弯小路

走进硕果累累的秋天

 

满眼黄澄澄的梨

每一棵树都是沉甸甸

不需要摘下一个去品尝

清香就把肺腑灌满

 

多么神奇的自然

居然可以让一朵朵娇羞的花

经历过嬗变

都化为了果实的甘甜

 

穿行在一行行梨树中间

分享收获的沉醉

好想把心情

一直迷失在这片梨园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9-28 08:56)
标签:

文化

分类: 诗歌散文

从遥远的北方

吹来

晚秋的风

虽然凉意渐浓

但它

依然弥漫着

淡淡的

草香

花香

果香

谷物的清香

 

任性地采撷

红的

黄的

紫的

还绿着的

一片片

落叶

在大地上

诗意地编织

一幅幅

立体的图画

 

谁说它

无情

每年都

不舍地送走

一行行

南飞的大雁

每年都

不忘提醒

你和我

还有他

增换衣衫

 

它的脚步

总是那样地

匆匆

却不会遗忘

走过

河流

山川

平原

城市

乡村

每一个角落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9-08 10:46)
标签:

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散文

淅淅沥沥下着

没有打伞

悠悠地

行走在雨中

好久不曾这样

不曾这样的放松

 

雨水

打湿了头顶

我却想起了那过去的

童年情景

那时的孩子

最喜欢在雨中狂奔

全然不顾大人们的呵斥

淋得像落汤鸡一样

还十分高兴

 

有一个小小的插曲

现在想起来

就令人发笑

大雨滂沱

去给上班的妈妈送伞

妈妈问

怎么就拿了一把伞

尴尬地用手抓抓脑袋

一转身

冲进了风雨中

 

在红旗下长大的孩子

都对风雨

别有一番理解和深情

那个年代

谁也不愿意做温室的花朵

人人渴望

像高尔基笔下的

勇敢海燕

充满大无畏的激情

 

我多么希望在雨中

一直走下去

走回从前

走回魂牵梦绕的曾经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9-08 09:25)
标签:

文化

诗歌

分类: 诗歌散文

时光的列车

再一次把我们带到了秋天

这是一个缤纷的季节

到处都是绮丽的画卷

 

秋天的天空

那么湛蓝

秋天的溪水

那么清澈

秋天的山峦

那么多彩

秋天的田野

那么丰盛

 

喜欢看

高天上的流云

喜欢看

绿草萋萋的莽原

喜欢看

钱塘江的涌潮

喜欢看

八月十五的圆月

喜欢看

红的和黄的叶子

喜欢看

挂满枝头的硕果

喜欢看

压弯了腰的金黄谷穗

喜欢看

满山怒放的野菊

 

在秋天

就是这样

如此风光无限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9-01 17:37)
标签:

故事

小说

文化

分类: 小说故事

充满缠绵的夜总是短暂的,当布谷鸟闹钟按照预定时刻发出晨鸣叫声的时候,布莱兹教授和朱斯蒂娜才刚刚入睡。昨晚两人几度销魂,实在是太疯狂了。布莱兹教授属于慢热型的人,朱斯蒂娜经常说他是一块坚硬的冰,并说自己是一团温柔的火,她要让冰化成解渴的泉水。尽管在性生活上,布莱兹教授有些古板,但他不惜力气,具有持久的耐力,而朱斯蒂娜则风情万种,她那惺忪迷离的眼神,她那蜿蜒蠕动的绝好身躯,她那挺拔翘起的凝脂般乳房,她那含糊不清的微声轻呻,以及她每每在进行中对他的百般爱抚,都让布莱兹教授情不自禁地一次一次奋起。

两人起床已经是8点多钟了,朱斯蒂娜要赶10点的火车去曼彻斯特,而位于温德米尔镇的湖区火车站离湖心岛有一段不短的路程,布莱兹教授决定亲自开车去送朱斯蒂娜。

灿烂的阳光像金子一般抛洒在湖区的水面、草地和树冠上,蓝天白云下,远处一幢幢掩映在绿植丛中的古朴建筑宛如童话世界里的美丽城堡。坐在轿车后座的朱斯蒂娜依然兴奋不已,她已经是第三次来湖区了,她喜欢这里,她喜欢布莱兹教授的在湖心岛的那栋房子,她觉得英国最美的地方就是温德米尔湖了。看着车窗外不断闪过的一幕幕风景,朱斯蒂娜用流利的英语缓缓朗诵道“我孤独地游荡,像一朵白云在山丘和谷地上飘荡,忽然间我看见一群金色的水仙花迎春开放…….”。布莱兹教授回过头,朝朱斯蒂娜挤了挤眼睛,大声地说,这是诗人威廉·华兹华斯所说的话。

送走朱斯蒂娜,布莱兹教授又回到了湖心岛别墅。他走进书房,先为自己冲了一杯浓浓的咖啡,然后点燃一只雪茄烟坐在书桌后的皮质转椅上默默沉思起来。布莱兹教授对朱斯蒂娜昨天的猜测还是有些疑惑,并不是他不承认有这样的超常感应,而是他不能确认朱斯蒂娜是否真有这样的超常能力。实际上,布莱兹教授越来越确信宇宙间一定充斥着“无形存在”这样一种形态,这里“无形”的概念所表述的是人类无法感知,而“存在”的定义是“广域联系”。布莱兹教授认为,“广域联系”必须是微量级同体质或粘连质之间的联系,这种联系导致了许多人类还无法认知的现象,“量子纠缠”就很好地说明了这个问题,这也毫无疑问应该就是超常感应的科学基础。

屋子里出奇的安静,布莱兹教授像一尊凝固的雕像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终于,燃烧的烟蒂烧疼了布莱兹教授的手指,他迅速将它掐灭在烟灰缸中,随后从椅子上一跃而起,他准备收拾行李,下午就返回格拉斯哥。

随着“活”研究的不断进展,布莱兹教授之更倾向于坚持“灵质论”的观点,他觉得,现在人们能够认识到的所有科学理论和可以想象出来的学术假设,都无法从本质上解释生命所具有的智慧和情感这两种神奇的灵动,而只有承认“活”作为一种伴生灵体的存在,很多问题才会得到比较合理的解释。当然,其中也有一些无法回避的悖论,那就是“活”究竟是一种未知形态的基本单位?还是具有完整灵性的独立成分?这两种形式是相互否定的。布莱兹教授还曾这样设想过,人类的肌体反应和行为也许就是物理意义上的“生物磁场”效应,而智慧和情感则是一种复杂的生物质化学反应,它们才是构成完整生命的根本。

布莱兹教授就是这样一个人,随时随刻他都可以沉浸在自己的思想世界里。不过,作为一名神经外科医生,在手术室中,他从不允许自己有丝毫分心,事实上,他也从没有发生过这样的情况,他的头脑非常清醒,他有着常人所不及的克制能力。

在温德米尔湖区的三天时间里,布莱兹教授既感到了充实,也得到了放松,他提前完成了自己出席会议所需要的论文,而且朱迪丝小姐还给他带来了新的研究线索,尤其,意想不到的跟朱斯蒂娜的亲密相会,这一切都让他十分满足

就要进入夏天了,温德米尔湖区比任何时候都更加迷人,湖面上一群天鹅正在翩翩起舞,但是布莱兹教授必须离开这里去做更多的事情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6-03 17:46)
标签:

小说

故事

历史

文化

分类: 小说故事

从登上“海星号”开始,章以哲以他自己的职业敏感,直觉上就感到张副舰长应该也是保密局的人,保密局在军中和许多领域的关键部门都安插有双重身份的工作人员,有的是公开的,但也有一些是秘密的,他们在暗中担负监视、提供情报,以及协助保密局特工完成特定任务的工作。

晴空万里,天海一色,茫茫的大海上其实看不到多少景致。“海星号”只顾开足了马力在一望无际的水面上疾速行驶着,只见一股股厚重的浪涛拼命地地阻击着前行的钢铁舰体,不时有飞溅的浪花冲到甲板上。

张副舰长前脚刚走,贺明怀就进来了。他对章以哲说,他在船上走了一圈,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他问有没有什么具体事情要他做。章以哲告诉他要写好值班记录,有情况即刻向岳副处长报告。

章以哲从贺明怀的口音里听出来他应该也是江浙一带人,果然,在聊天中,贺明怀说他老家就是浙江奉化的,虽然和总裁是一个地方的人,但他和总裁没有半点关系。贺明怀比章以哲小两岁,衔级也比他低一档,不过,由于两人攀上了老乡,所以彼此说话亲近了许多。贺明怀在督查室已经呆了好几年,在局本部工作,了解情况比较多,他对时局十分关心,并且他还想也不掩饰自己内心想法。他悄悄地对章以哲说,出发之前,他们廖主任曾隐约透露过一些信息,这次来台湾实际上是打前站,后面很快还会有一些骨干人员要过来。另外,还许诺到台后给他晋升一级。章以哲只是静静地听贺明怀讲,并不怎么插话,当贺明怀问他对形势的看法时,他说,国军的实力还在,也许事情没有那么严重,咱们踏踏实实按上峰的指示办事就是了。

从上海到基隆,海上的行程需要大约60来个钟头。等到对大海的新奇劲头一过,章以哲感到了船上生活的沉寂和乏味。虽然贺明怀很喜欢跟他聊天,但他对贺明怀那些常常口无遮拦的话一点也不感兴趣。白天,他大部分时间都是站在甲板上看海看云,只是偶尔去四处溜达溜达。一到夜间,船似乎也会疲劳,“海星号”的速度明显放慢了下来。但章以哲躺在舱房的铺位上却很难入睡,他的思绪宛如涌动不息的波浪,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他想了很多东西,从前的,现在的,未来的,有回忆,有思索,有想象,虚拟和现实在他的脑海里幻化在一起,混搅得使他有点弄不清自己此时此刻究竟身在何方。

在熬过了两天三夜的长途颠簸之后,台湾基隆终于近在眼前。基隆港地处三面环山、一面临水的一个狭长海湾内,它的入口宽仅两百多米,而其纵却深达三公里之多,真是一个山环水绕、风平浪静的天然良港。由于基隆港的形状有些像鸡笼子,所以这里也有“鸡笼港”之称。

清晨的基隆港静悄悄的,没有任何船只进出,有些阴沉的墨蓝天幕下,一切都仿佛凝固在那里。“海星号”沿着海湾偏东的航道一直驶向港湾深处,然后转了一个弧形的弯,徐徐停靠在西岸的二号码头泊位上。这是一处陆海联运的军用码头,十几辆蒙着黄绿色大帆布的重型卡车已经等候在那里,并且有大批军警在四周警戒。

“海星号”上的舰艇人员和一些随船押运的宪兵早已列队在甲板上,岳志鹏和章以哲他们也站在一旁。这时,张副舰长快步走过来,他把一封电报递给了岳志鹏,岳志鹏看完电报后转过身对章以哲他们说,一会咱们走自己的,有人来接,今天上午就赶到台北去。果然舷梯刚一放下,就有保密局台湾站的人上船来接他们,岳志鹏拉着章以哲上了停在码头上的一辆黑色道奇轿车,贺明怀和另外一个人上了后面的一辆军用吉普。

基隆到台北的距离并不算远,大概也就三十多公里,但途中路况似乎并不是太好,而且老式的道奇轿车也开不快,因此咣咣当当地将近中午时分才到达台北地界。不过,章以哲他们没有进入台北市区,而是到了台北阳明山下的芝山岩,那里有一所原来隶属于军统的情报训练学校,内部通常称这一带为山竹营区。

芝山岩在台北东北部,是临近阳明山的一座海拔不高的独立小山丘,四周森林茂密,秀竹滴翠,环境极其清幽。两辆车沿着曲里拐弯的林荫道又走了一二十分钟,才到了座落在芝山岩西侧的训练基地。这是一个十分硕大的场院,里面各种高高低低的植被生长地非常旺盛,除了院子深处有一座颇具山地风格的二层小楼外,其他分散着的都是一排排有些破旧的平房,日本人占领时期,这里曾是一处日军的宪兵营地。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