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余世存
余世存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24,422
  • 关注人气:1,46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我的音乐
暂无内容
朋友的链接
暂无内容
我最近的文章
暂无内容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在原创性生活方式的现代转化中,没有比春节更能让中国人骄傲的了。我们中国人作为个体或合群生活,在没有突破或对突破的反思里,只是已写好的历史剧本,在文明的眼里已经或正在展开,并非新鲜的创造。我们的吃穿住行,我们的交往方式,治理方式,或迟或早地融入主流文明,跟世界其他民族大同小异可以沟通。只有春节,近一个月的时间把握方式,是我们有别于他人的。

讨论春节的现代意义需要长长的篇幅。我们只需要记住,当下中国人仍如先民一样是重视这一节日的。敬灶神,吃年饭,贴春联,放鞭炮,出天方,拜跑年,闹元宵;为了完成这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2-14 22:57)

 

我不知道我们今天的中国人能对年关有多少感觉。我自己是相当惭愧的,中国的旧书读得少,儿时的年节习俗不曾学得习来,现在到了欲说还休的年龄,面对年关,发幽情而不得,道感慨而无语。我唯一知道的是,年关是一道槛,它周期性地横在中国人心头,但当代中国人交不出答案,中国人因此无法登堂入室窥奥,从数九寒冬到小阳春,如此长时间里的休整,中国人多只能失语。真的,面对年关,我们能说出些什么呢,我们能给出些什么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1-09 08:38)

 

抱歉这么长时间没有给你回信。收到你的信后我一直在想怎么跟你说,奈何我自己当时有几件事忙着,要是匆匆忙忙地答复你也可以,但那样太不认真了。所以这事就拖了下来。六月下旬的时候,我还一再跟自己说,给你写信不能超过六月底啊,但结果还是超了,真是对不住啊。

拖这么久,很明显,我也不知道怎么回应你们的处境了。你的处境不算离奇,但我不知道如何让你明白这种人生爱境的本质;何况,我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0-24 10:25)

 

有幸跟气质美女在北京的街头漫步。我们出东方广场,看见长安街车水马龙,灯红酒绿,美女说:这里是繁荣的,是强大的,它也确实是有钱的,可是它是狗屁,鬼才相信它的话。我翻译一下美女的话是,中国如此,人何以堪?

随后我到了广东的一个小县城里,一呆就是十多天,与外界隔绝。我看到山水、城市的时候,禁不住了想到了美女的话,我在心里吟出一首小词送给她:小岛红衫泛蓝绿,大陆鬼使神差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9-11 09:21)

 

时间过得真快,“九一一”已经两年了。正如很多人说的,那场景、事件、人物似乎就在昨天上演,这种生命记忆之深刻有何为何,前路如何之,却也不是一两句话可以说清楚的。对“九一一”,我和我的同胞们也掺和得极深,世界大事在我们身外展开,它真的是一意孤行、坚定不移,旁观者的我们却因为努力介入而相互扭作一团,就像我们自己排队表态或购物一样。

自“九一一”发生,三四个月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8-18 08:13)

——给金燕:我们时代的圣女

 

圣人之后执拗地从南方跑来

一不小心感染了西伯利亚的风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8-14 08:13)

 

  我的老乡到北京来打工,他的父母孤零零地在农村过日子。他常常会跟我提起他的父母,老了,做不动了,日子过得单调没意思。前两年有孙子要照顾,每天还有点儿事做,现在孙儿也长大了,读书了,他们就完全没什么寄托了。我的老乡用了“寄托”、“归宿”等字眼,让我很是惊奇。他父母见到他时,除了让他在外面讨生活不要做坏,不要贪心外,已经没有别的话可以规劝,而且他们也知道,自己已经决定不了孩子的生活,他们在现代生活面前不仅不平等,而且尊卑自信等心态完全颠倒过来了。但我也因此知道,在这些最卑微的底层民众身上,有着正义的种子。不要贪心,不要做坏,这是一种人生态度,更是一种信仰情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7-27 22:33)

718楚望台诗——

神农尝百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即使西方人冲破中世纪的黑暗,要进城生活,'城市空气使人自由。'那种幸福仍然是投入效用式的。

  但城市生活很快被政权接手、规定,人们在围城里生活,城里的一切都可以看见,可以想见,人们的生老病死都成为档案上的一个符号。收入、成就等等成为硬指标,决定了人们的喜怒哀乐。个人的投入也好、内心生活的惊心动魄的斗争也好,都不在大众的视野之内。

  在当代,被量化的生命,一个重要的特点在于,他用于解决马斯洛所说的生存、安全等基本需要的时间大大延长。一个人在农耕社会里,十来岁时即可以形成的坚定实在的生命感受,在今天需要几乎一生的时间。被量化的生命跟生活的关系几乎永远处于紧张状态,不得松驰,一直处于虚拟而不确定的状态里。这也就是为什么投入效用在今天不得不被置换为收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对幸福感的研究,经济学家和心理学家的争论永无休止,他们各自想确立的权威标准也似乎无济于事,缺乏足够的解释力。不过,总的说来,随着调查统计的日益细密,经济学家们有了越来越多的发言权。像心理学家马斯洛的人生五大需要,只是一种方便说法,远不够精确。而经济学家们关于国民收入效用的研究有着更大的说服力,城市生活公布的各类调查数据、消费指数、居民关心的问题及其满意度等等直接构成了现代人的'幸福感'。既然我们时代的特点在于将生命档案化、量化,那么,人们的幸福感也被量化有什么奇怪的呢?

  在专家学者的研究视野里,个人的特立独行是可以忽略不计的,重要的在于,大多数人的福祉是可以预测、可以支配、可以影响的。经济政策的改变、汇率的一个小数点的变动、油价、房价、股价的波动,都可以让千万人成为一部交响乐中的一个音符,悲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