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冰香tina
冰香tina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160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神使我喜笑
听见的必与我一同喜笑。
          ——《旧约》
图片播放器
博文
标签:

博客七周年

我的博客今天6309天了,我领取了徽章.  

  • 2005.11.07,我在新浪博客安家。
  • 2005.11.07,我写下了第一篇博文:《因为偶然》。
  • 2006.08.29,我上传了第一张图片到相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奇幻

文化

分类: 随笔

 

信仰来源于对未知的恐惧。

黑与夜皆是恐惧的最佳代言,而我对恐惧的初次认知,应该是来源于幼时的一场老电影——《画皮》,这部八十年代上映的国产恐怖片,因其恐怖指数过高,已在国内禁映多年,或者至今还有许多同龄人仍能记忆犹新。但对我来说,影片情节的印象已不甚深刻,只依稀记得黑暗中的影院在惊悚的电影音效里无比空旷,能给予温暖的人们气息遥远,似乎连椅子的尺寸也会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8-29 00:40)

我心头一直搁着的一个上海,是传说中的“十里洋场”。

如《金锁记》里:“敝旧的太阳弥漫在空气里像金的灰尘,微微呛人的金灰,揉进眼睛里去,昏昏的。街上小贩遥遥摇着拨浪鼓,……里面有着无数老去的孩子们的回忆。包车叮叮地跑过,偶尔也有一辆汽车叭叭叫两声……”印象里的这上海是清顺而练达,且不温不火的,虽有时有些取巧趋炎地奉承,却绝不谄媚地彬彬有礼。外滩旁的轨道电车;弄堂、舞厅和上流社会等,这些标志过旧上海的特征,都曾在爱玲笔下生动无垠。只是,彼时早已定格在她书中的文字间独自炎凉。

然而今时今日的上海滩大都会,在那些弥漫在夜色里的灯红酒绿与风花雪月间,我还能寻得出几分旧时的气息残留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5-15 22:32)
标签:

地震

分类: 随笔

 

想为汶川地震写些什么。

 

但千头万绪,总理不出一个起始。因为太重,所以语言散碎如瓦砾堆积,扼止我咽喉,压制我呼吸,及至食道、胃部、心脏和所有器官。那些依山傍水的熟悉道路,映秀小镇还有都江堰夜晚河边的种种影像……一幕幕,时时总在脑中电闪如影片回放。

 

现今都湮灭于那天崩地陷的一刹,残留成我记忆间微末的点滴。何况还有那么多从此相阻于阴阳殊途的鲜活生命,彻底瓦解掉那些我曾经引以为傲的无动于衷和冷漠,使我动容至冲动。

 

08这个多事之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4-10 23:10)
标签:

杂谈

陪一位依道家的朋友去观里见师父,天晚落雨,清冷的天气适合去到那样安静的地方。朋友看我平时喜欢这些精神上的,与现实不符的好高骛远的东西,说她师父那里可能会找到适合我的。思想起来,也觉得最近有些不宁,所以我去了。
那观紧临大街,铁门在身后一关,就把车水马龙隔断在红尘之外。顺着黑暗的通道转上木质的阁楼,那里有清茶一杯,根根绿针悬垂,袅袅地茶香与氤氲的檀香混合,一个破旧的小放音机里悠悠地放着唱经的仙纶,我在恍惚中渐渐安定下来,静静的坐着不发一言。
 
师父过来与我们交谈,因为朋友介绍我喜欢这些,所以他可能是想探寻我是否和“道”有没有冥冥之中的善缘。
 
问:为什么喜欢这些?为什么有些人却不喜欢?
答:需求不同。有人需要那些实际的,可以真实拥有触及的东西才可满足;我或许更喜欢探求和了解在思想上,那些在不断变化里可以找出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4-03 12:52)
标签:

杂谈

又是四月。懵懂一年的思维有些轻浮,摒弃了自身的重力与地心引力,上扬,悬停于无疆无界之地,那里春阳温润,空气稀薄。
 
同学自家乡出差来看我,席间甚欢,饮酒吃饭,酒是家乡酒,我努力用乡音交流,他却用普通话,我有些恼,纠正他,要求他用家乡话,他别扭起来,或者是我酒后神经过敏——现在常常如此,在我因循某些生活中的机缘巧合试图捡拾过往时,那些我所依赖的线索都会不配合的主动脱节和隐匿,只在我的搜寻视野边缘外偶尔若隐若现。
 
有时会象个孩子,留连静夜迟迟不肯轻易睡去。因每想起东坡的诗句:“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便觉得良宵瞬息,春短夏长。关了所有的灯,只留显示器的微光照烟头明灭,那时深刻地知道自己醒着,从每个毛孔到每个神经末梢都通透地警醒着,捕捉得到思维最细致的脉络,最微小的情绪起伏。
 
比如听人讲述他的成长故事,一些或长或短的片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4-25 19:26)
分类: 随笔
  四月维夏。清明才过,春就消瘦了。
  时间这个久荷的旅者,沿途行来,沿途轻抛,所有陈旧的、过季的和重负的。
  如我生命前三十年间日月。
  寒暑不常,近来每多感怀,却不是伤春。回首,似揭一本久藏的线装书,弥散着积年的霉湿,有心于空白处,为逝水流年做个细致些的批注,又恐文字激扬,惊起故墨尘土中,潜藏于字里行间蠢蠢欲动的书蠹,缓缓爬行,痕迹斑斑,零落着呈现的,不知是晕开的陈墨,还是旧年花事遗下的点点残红。
  发现开始逐渐喜欢独自回忆和感怀,而怀旧,据说是衰老者的征兆


一、童年
  1.三岁,有只迷途的小麻雀张惶闯入家中。我预谋抓捕,对即将来到的危险它浑然不觉,停在一隅小幅转动着脑袋,远远通过黑豆似的小眼观察我,丈量测算我与它在距离上的安全比例系数。没有练就古墓派的武功“天罗地网式”,但除“四害”的疲劳战术却无师自通,我悄悄关紧门窗,把它幽闭在一个狭小的空间,然后来回跑动着驱赶,不给片刻落地小憩的机会——透见阳光的窗户干净而明亮,却不是自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3-12 00:53)
标签:

文学/原创

金缕曲

(丁亥三月答友)

 

等闲流年度。

叹十年,多少旧游,音尘陌路。

水遥山远役梦还,锦江畔芙蓉树。
为谁翻、故墨尘土?

更哪堪离歌一阙。

黯消魂、归念弹指误。

 

云锦书、从头诉。关山万重凭风渡!

正逢这、寞寞轻寒,低入楚天暮。

浩渺烟波拦江雾,遮不住、枝上露。

对此景,应进杯酒。

素笺展墨描离绪。

休辞醉、漫道别来语。
金缕曲,共凝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旅者

五、   

    凤凰附近的山江苗寨到是个好去处,算得上我湘西旅程中的第三个意外。打听路径时听说苗寨不通汽车,于是我们几个久未徒步的家伙,嘿咻嘿咻的远涉了约几里的田间小路,迅速报销完带的几瓶矿泉之后,终于看到不远处的山崖上刻着“苗人谷”三个大字,可是不要高兴得太早,这里离真正的入口还差得远了,又走了好一大段,到了一处因两山斜交构成的类似山洞形状的山体之前,才算正式摸着了苗寨的入口。  

    

    木栏栅做成的寨门旁拉着一条红色幅布,上有一大一小两行汉字,大的是苗语发音;下面小的字是汉语,写着:欢迎到苗家来做客。苗语音节很怪异,与汉语没有丝毫可以揣测的共通之处。对有着自己语言的民族我历来心存敬意,因为语言是民族文化内涵的象征之一,而语言形成的历史乃是个极有渊源而漫长的过程。  

    

    我们是自驾游客,没有随团,也没有导游,只好自己上前和门口卖票的一个大叔讨价还价(后来知道是村长),村长开价80元/人,中间僵持阶段还曾以回程要挟,几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旅者

    一、

     “凤凰”确是个好名字,即便没有沈先生的《边城》,也足够一听之下即可衍生出诸多想像。《诗经'大雅》有云:“凤凰鸣矣,于彼高冈。梧桐生矣,于彼朝阳。”还有“种得梧桐栖凤凰”,可见“凤凰”与“梧桐”这两种事物总是息息相关的,大概就因为这个关系,于是《边城》中的小姑娘沈先生也给她起名为“翠翠”,翠的是梧桐,只在湘西边棰的这处小山城里,合受烟霞供养,从容来去在没有机心的清山绿水间自在长成,种种情形无不安静详和。

    二、

    生动而分明的色彩可以用来代言四季:轻柔的浅草绿色是春;坚硬的灰白色是冬;热烈的橙是夏;而象征收获的土黄色则是秋。    

    闻说湘西春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