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姚峥华
姚峥华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507
  • 关注人气:2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7-03-27 11:59)
一个闻所未闻的名字,记住了——林旭东。
原来很孤陋寡闻。
他语出惊人。又言之有理。昨晚看三人行,王朔说:灵魂是什么,是携信息的原子。哈。
说说林旭东的语录:
一、看和自己成长的背景更相仿的第五代的片子,我好比是在看别人的传奇,看侯孝贤的电影,倒像是在读自己的故事,甚至你生命过程中很多未曾解开的结,在那些从容的叙述中,都被不知不觉地解开了。
二、八九之后,我不得不对八十年代那种文人式的议事,那种大而化之的所谓书生意气有所警惕——往往自觉不自觉地好对现实问题进行过度审美化处理。
三、虽然从个人看倒是越来越老练了,但这未必能和艺术的表达成正比。看来这可能不是个人的才能问题,个人的释放肯定要有一定的历史条件,你说当年第五代要是碰上没完没了的文革那也肯定没戏。一个人的文化表达肯定跟他特定的历史境遇有关——他所能获得的教育背景,他的知识积累必然地影响到他的诉求表达方式。
四、一个关键性的意象,在这样的形象转换中,主题调了个个儿——王朔的意思是,这世界上谁也甭太牛逼。一到姜文这里就成了,咱牛逼呵,太牛逼了!其实不在于他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会应该倒过来开。最后半天,才是最精彩。
两个人的发言,让空荡荡的会场有了存在的意义。
蒋子丹,几次哽咽。她说她内心足够坚强,所以,把绝望化为写书的动力。当人越关注自然,越关注动物生存,就越不可避免地绝望。下蛋母鸡因没有站立空间爪子长进了铁栏里,活熊戴着铁马甲一次次地被取胆汁,还有,羊面对屠刀向人跪下求饶……这是人类的罪恶,机械化或是现代化的发展,让人与动物间与自然间有了根本的对立。而从生命的层面上,所有的生灵,是平等的。
再去家乐福,我无法在活的鱼虾面前驻足。就是冷冻的鸡禽,我还是能从冻僵的睁开的眼睛里看到仇视和憎恨。太矛盾了。我们是食肉的动物,但又如何能对其他生灵下手呢?蒋子丹的版上了,稿子是她发言的基本框架,语言离开了现场的语境,显得不是那么鲜活和有力量。但我还是能体味到人的残酷和作家竭力压抑的悲愤。领导却说,观点相当不对,撤!我极力地辩解——作家讲的是人与动物的关系……领导说,她处于半疯状态。
晕!那么,我也处于半半疯状态了。
版最后没有全部撤下,却是删了一半的稿子,填了半版的广告。在权力前面,惟有服从。但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8-31 22:22)
不是史学家的人,推崇之致。像我们,我。
治史的人,却非常冷静。
应该怎么看。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1982年,会很轰动,就像八十年代的报告文学,因为少,因为别出心裁,所以震憾人心。
而在二十一世纪,很多文体,很多文本,进入了视野,正如互联网,大量的信息在眼皮下跳动,没有报纸没有电视也能知天下事。这时候,它的出现,又是什么样的影响力?哪怕是美仑美奂的纪念版。廉颇老矣?
做的初衷,很兴奋。
做的过程,开始沮丧。
也许,开始的时候以为是1982年的初版,忘了现在是2006年。
想象着初版的冲动,而忘了三十年后的冷静,还有见多识广。
当路走着走着,开始有点不对劲时,该怎么办?
而句号,又会是什么样的。
也许,就应该留着省略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8-26 22:09)
非常奇怪,也非常巧合,高尔泰的《寻找家园》初稿是由徐晓从美国带回来的,当她在飞机上阅读时,不由得一遍又一遍地叹到,这是她迄今为止编辑生涯中遇到的最有价值的作品。
之前,我难以把高尔泰和徐晓联系起来。世上怎么可能好好一起呢,或是强强联手呢。现在一发现,却又觉得很合理,因为他们之间有一种看不见的必然联系之纽带——极其相似的历史和时代背景,极其相近的思想根源,极其契合的价值取向和目标追求,极其相通的精神信仰和人生基点……这些相通和共鸣,让他们互相发现,互相信任。不需要时间,也不需要过程。
徐晓说,“静夜读高尔泰,觉得血管胀得鼓鼓的,血液被激荡起来,仿佛能听到撞击心脏的声音。但是,眼睛却是干的。”“他原本不应该是默默无闻的,与另一些声名远播的、此落而彼起的知识分子不同,高尔泰的辉煌是货真价实的……”
2001年,徐晓到美国时,房东阮太说,高尔泰是她的邻居。此前,对徐晓,高是如雷贯耳的名字,他在大陆有两度昙花一现:五十年代的论美,八十年代关于人道主义和异化的文章,开启了一代青年和学人。房东电话过去,高竟然愿意见徐晓。他已是一位老者,非常瘦,听力不好,要妻子小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以前,最喜欢林徽因,怎么看怎么喜欢,很甜美。
也一度,喜欢章含之,年轻时的照片真是单纯得可爱。
后来,关于林的文章太多太多,梁思成,以及金岳霖。关系复杂微妙,那个太太客厅,女主人,还有徐志摩,甚至到陆小曼……最后,看病榻上的林,怎么也找不回少女时代的聪颖和性灵,如,泰戈尔身旁的倩影。
而,当年轻的章含之老去,一本又一本关于乔老爷的回忆不断出现在读者面前,还有,在福州书市首见真人时,简直欣喜若狂;几年之隔,深圳读书月再见并采访时,眼前涂脂抹粉的人,却让我难以想象。当时的感受——便是后悔。早知道,只停留在早期,乔老爷时代的章。就好。
曾经又一度,觉得胡风的妻子梅志挺好看的。但,残酷的岁月磨灭了她的柔软。再怎么五官端正,无可挑剔,却还是干枯了,成了没有呼吸的雕塑。只能深深地遗憾。
也曾经一度左看右看郁风,有活力,外向,开朗,但却怎么也谈不上漂亮。年轻的郁风斗不过上述的美女们,但,年迈的郁风,却怎么看都有一种韵味,持久,又无敌。那是一种慧气,智性。
今天,看了《另一种乡愁》,马教授的文字淡至无痕,但照片上的宁祖,却过目难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个富有良知的人,应该能够勇敢地直面记忆。不屑以麻木、冷漠逃避和自欺欺人来回避记忆。如果记忆中充满涂抹痕迹、出现空白或断裂,某些事件被列入活语禁忌,一段鲜血淋漓的记忆不翼而飞,这一切只能表明:这段记忆所对应的历史事实有羞耻和阴暗之处,而且记忆者的心理,也必定隐藏着阴暗可耻、不可告人的目的。   ——唐达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