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分类: 我的黄河之旅

 

        宋儒喜欢读史,所以陈寅恪才说'中国史学,莫盛于宋'。儒家做学问讲究经世致用,读史当然也不例外.书生们谈古论今并非出于一己之私,而是要从故纸堆里找到治国安邦的灵药.更何况南宋军力羸弱,宋儒们虽偏安江南一隅却又心有不甘,自然希望能从前辈那里习得些反败为胜的道道,所以相对于<诗经>里的闲情逸致,谈古论今的<春秋>显然更合宋儒们的胃口.<春秋>原本是鲁国史官撰写的编年史,后经孔子之手才得以进入儒家经典.司马迁评价此书'上明三王之道,下辨人事之纪。。。王道之大者也',就是说这书看似在谈历史,其实说的是王者之道,所以特别适合那些胸怀天下的有为青年阅读.作为编年史,<春秋>记录了244年间的沧桑巨变,却只用了不到两万字,合下来每年连100字都不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黄河

关羽

关林

分类: 我的黄河之旅

 

 

 

 

图1--3 洛阳关

        神真的存在吗? 这实在是个让人挠头的问题.小时候老师说神是迷信的产物,因为全能的上帝根本造不出一块连他自己也推不动的石头,而这也证明了神并非万能.老师的话总是对的,更何况这理由听上去蛮有道理,所以我一直坚信无神论才是最高明的选择.不过现在想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19 18:37)
分类: 社会杂评
       人身上最高贵的地方是头,最不招待见的地方是脚.头之所以高贵是因为可以俯视一切,而脚则正好相反.想当年韩信落魄时被几个泼皮逼着从胯下钻过,胯下之辱的典故由此名闻天下.之所以叫'辱',说穿了就是要被逼迫着低头,而且一定要低到连裤裆都不如的地步。只不过这里的'辱'是为了烘托后来的成功,是励志,所以这样的'辱'也只有成功人士才能享受. 其实泼皮们本可以玩的更高级一些,倘若不是让韩信从胯下钻过,而是直接把淮阴侯的脑袋踩在脚下,这个故事的励志程度怕会更上一个台阶了吧.不过被脚踩倒也未必不能接受,钻谁的裆被谁的脚踩才是整个故事的关键.人既然分三六九等,脚自然也有高低贵贱,被泼皮踩固然是种可怕的羞辱,但若能匍匐在王者脚下却无疑是种莫大的荣幸. 人类在四千年前就明白了这个道理,所以才早早发明了'吻脚礼',做王上的只要把脚微微伸出,臣子们便会诚惶诚恐的趴在地上亲吻王上的足尖,当然舌头的力度也要恰到好处,万不能激动过度让唾沫星子弄湿了王上的鞋子,否则挨一顿臭骂被踢上两脚算是轻的,万一赶上老人家心情不爽,保不齐就落得个身首异处满门抄斩的下场. 所以宫廷礼仪的关键在于适度,既要让自己的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娘炮的历史

       圣天使堡位于罗马城西部的台伯河畔,离著名的圣彼得大教堂不过几百米远.这座始建于公元二世纪的古堡原本是哈德良皇帝为自己和未来诸王兴建的陵墓,只可惜洋天子们皇权永固的梦想只维持了不到三个世纪,便在日耳曼蛮族的刀锋箭簇中灰飞烟灭,昔日的皇家陵寝则成了饥荒与战乱中人们的藏身之所.公元6世纪,一场可怕的瘟疫袭来,时任教皇格里高利一世挺身而出,带领教会和罗马市民与疾病展开苦斗.与此同时,一座象征胜利的天使雕像也在城堡上竖立起来,并给苦难中的罗马人带来了慰藉与希望.圣天使堡因此得名并流传至今,罗马教会的道德权威也随着宏伟的天使雕像一起高高耸立在罗马城的上空。随着影响力的日渐增长,罗马教会不再甘于做上帝之城孤独的守卫者,世俗权力的战场中从此多了一群身披僧袍的无畏战士。与国王们的勾心斗角固然把罗马教会送上了权力之巅,但也让教会四周布满了危险的敌人.此时的罗马教会终于明白:对于拯救人类灵魂的伟大事业来说,一座阴森可怖的监狱远比教皇的苦口婆心更加有效.没过多久,圣天使堡便成了离拉特兰宫最近的监狱.深居浅出的教皇只需在密道里走上二十分钟,便能亲眼目睹那些敢于挑战教会权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06 19:14)
分类: 社会杂评
       在中国历代老大的眼中, 宗教实在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只要不学张角洪秀全聚众谋反, 敬什么神拜什么佛大抵都是草民自己的事儿,官府也懒得过问,不过,对承天命以驭万民的天子来说,祭天地拜祖宗却是件一等一的大事.来不得半点马虎,除了必要的礼仪,一个能彰显皇家威仪的祭坛同样不可或缺。北京城里这样的'皇家道场'不在少数,最有名的要属前门外的天坛,它是王城中最宏伟的建筑之一。北京的古建筑虽多, 但在我看来或者千篇一律老态龙钟,或者如太和殿般喜欢虚张声势--皇上都没了,还整天摆出副不可一世的样子出来吓人.而能让我真心喜欢的似乎只有两处,一处是紫禁城城墙上的角楼,它那灵巧多变的造型让阴森肃杀的紫禁城多了一点生气,另一处便是天坛的祈年殿,它的鎏金宝顶如此宏伟壮丽,即使在皇权早已灰飞烟灭的今天依旧让人心生敬畏。只可惜“天”对我来说实在是个难以捉摸的东东,它似乎无所不在,却又不可言说,每每让我不得要领.

       天坛本身占地极广, 可除了汉白玉铺就的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娘炮的历史
       公元1503年,年仅12岁的英国王子亨利迎来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场婚礼,新娘则是比他大6岁的来自西班牙的凯瑟琳公主.其实凯瑟琳的新郎本是亨利15岁的哥哥阿瑟,但就在凯瑟琳抵达英国后不久阿瑟便意外死去,此时一同前来的西班牙大使已经回国复命,并带回了此次婚姻'木已成舟'的物证,凯瑟琳本人却坚持说自己尚且待嫁闺中,这让阿瑟的父亲亨利七世颇为头疼.与强大的西班牙结盟原本就是英格兰的既定策略,而凯瑟琳数额不菲的嫁妆更是让囊中羞涩的国王垂涎不已.百般权衡之下,亨利七世做出了一个惊人决定:让小王子亨利取代阿瑟成为凯瑟琳的新郎.这场颇有些乱伦嫌疑的婚姻给时任教皇尤里乌斯二世出了道难题.按教会法规,国王的婚姻需经教会批准才算正式生效,而<利未记>中分明写道:'人若娶弟兄之妻,这本是污秽的事....二人必无子女'.不过,对于和法兰西国王路易十二正势同水火的教皇来说,来自英格兰的支持自然是雪中送炭,而教会的博学鸿儒们也很快从<申命记>中找到了依据:'弟兄同居,若死的一个没有儿子,她丈夫的兄弟当尽其弟兄的本分娶她为妻'.于是,亨利七世的不情之请终获教会认可。凯瑟琳保住了公主的颜面,亨利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娘炮的历史
       始建于公元前5世纪的安科纳位于意大利东部,是一个可以俯览亚得里亚海的港口城市.1464年7月19日,这座古城迎来了又一位教皇的光临,紧随教皇脚步的则是一支由主教,农夫,商贩和雇佣兵拼凑而成的部队.据说这支军容不整纪律松弛的杂牌军将在安科纳和来自威尼斯的海军汇合,一同踏上夺取耶路撒冷的漫漫征途,而就在11年前,从未被异教徒攻破的君士坦丁堡刚刚成了土耳其苏丹默罕默德二世的囊中之物.延续近1500年的罗马帝国寿终正寝,令无数基督徒心驰神往的圣索菲亚大教堂也被改建为清真寺,而此时的耶路撒冷则仍在埃及马穆鲁克苏丹的权杖下瑟瑟发抖.面对如此危局,教皇庇护二世决意挺身而出,重启已停滞了近两个世纪的十字军东征。这位在文艺复兴的氛围中长大,年轻时曾以诗歌和散文名冠欧洲的杰出领袖,希望用自己理想主义的光辉再次照亮四分五裂的欧洲,并重新唤醒人们为基督而战的信念和勇气.为此,年过6旬的教皇不惜拖着病体翻过亚平宁山脉,在日以继夜的祈祷中等待着国王们的觉醒和正义之师的到来.不过,安科纳没能成为第二个克莱芒(法国东南部小城,第一次十字军东征的发祥地),国王们对领土和情妇的关心也早已超过了对收复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娘炮的历史
       1255年的一天,英格兰林肯郡一个名为休的9岁男童的尸体出现在犹太社区的污水池中,愤怒的基督徒立刻把怀疑的目光投向犹太人身上.这当然不是出于确凿的证据,而是因为犹太人用少年基督徒进行血祭的传闻早已传遍了英格兰的大街小巷.早在60年前,温切斯特市的犹太人就曾三次因谋杀基督徒儿童的传闻受到指控,而诺维奇的托马斯更是绘声绘色的描绘出基督徒儿童受难时的悲惨景象:'在复活节前,诺维奇的犹太人抓住一个基督徒儿童,先是鞭打,戴上荆棘冠,然后用长矛从左边刺入孩子的身体,对他实施我们的圣主曾经受过的所有酷刑后,在耶稣受难日怀着对圣主的仇恨把他钉上十字架,然后把他埋掉'.托马斯充满迷幻色彩的谎言为林肯郡法官提供了犹太人杀死休的关键证据,很快,一个名为科宾的犹太人便在酷刑下屈打成招,并被反绑在马尾巴上一路拖行到绞刑架前.当他血肉模糊的身体被高高吊起时,围观的人们欢呼雀跃,并为正义得到伸张流下了激动的泪水.随后,林肯郡的犹太人被集体抓捕并押解到伦敦,18人被绞死,余者则在康沃尔公爵理查的斡旋下得以释放.据说公爵对自己的仗义执言深感自豪,而他那由犹太人经营的奶牛场也因此继续日进斗金.重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娘炮的历史
       一个疯子拥有了国王的权力究竟会发生什么?埃及法蒂玛王朝的哈基姆用自己如行为艺术般的一生给出了答案,那就是--改变历史.作为法蒂玛王朝第六代哈里发,哈基姆登基不久就表现出了他的与众不同.在下令杀死埃及境内所有的狗狗后不久,可怜的猫咪们也不得不面对满门抄斩的厄运.这位爱宠人士的死敌同时决定将自己昼伏夜出的良好习惯传递给更多臣民,于是下令在白天关闭市场和商店,从此,开罗成了一座隐藏在黑夜中的王城.不过,看似疯癫的哈基姆在金银财宝面前却颇为冷静,而他的特立独行也没有改变他对信仰的极度虔诚.在看到基督徒朝圣者给耶路撒冷带来的巨大财富和由此导致的道德败坏后,愤怒的哈基姆于1009年下令拆毁圣墓大教堂,并强迫基督徒带上羞辱性的铁十字架,而犹太人则要带上铃铛以防和穆斯林相互混淆.或许是因此开罪了上帝,在接连杀死了自己的老师,法官和厨子后,国王的精神也来到了崩溃的边缘.1021年2月的一个深夜,哈基姆骑着心爱的毛驴独自走向开罗郊外的旷野,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几天后毛驴和他带血的衣服被人发现,年仅三十六岁的国王却再也没有回来.他的信徒们相信哈基姆并非凡人,而他的神秘消失一定有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娘炮的历史
       公元167年,维鲁斯麾下的罗马军团击溃了帕提亚王朝的军队,而战败的波斯人则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完成了对罗马人的复仇.就在维鲁斯和他的军团在罗马城享受着奢华的胜利庆典时,一种不知名的瘟疫也在这支胜利之师的护卫下,从遥远的东方悄然潜入了帝国境内,没过多久,一场史称'安东尼瘟疫'的灾难在帝国境内全面爆发,仅罗马城平均每天就有超过2000人死去。病毒恪守着人人平等的原则,奴隶,贵族甚至罗马皇帝都无从幸免.这场疾病大大削弱了帝国的防卫力量,而一场持续时间更长并最终改写了西方历史的'瘟疫'则在一年后从北方袭来。公元168年,源自波罗的海沿岸的日耳曼蛮族大举南下,并在多瑙河沿线与奥勒留皇帝率领的罗马军队展开激战.这位以<沉思录>一书留名青史的哲学皇帝战胜了强大的蛮族军队,却最终死于病毒之手,其在位期间曾允许一些日耳曼部落定居在多瑙河以南的帝国境内,这一政策也彻底改变了罗马帝国的命运.在随后的200年间,'北方佬'如洪水般涌入罗马人的世界,哥特人,阿兰人,汪达尔人,伦巴第人,勃艮第人,法兰克人,阿勒曼尼人,盎格鲁-撒克逊人...帝国西部的版图就像一块色彩斑斓的民族大拼盘,而奥勒留的胜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小龙
小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130
  • 关注人气: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搜博主文章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