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分类: 影音
多年以前礼平在《晚霞消失的时候》这篇小说中,借一位老僧之口分析科学、艺术和宗教对于人类之功用,令我至今记忆犹新。他的意见,科学志在求真,艺术着力于创造美,而宗教则是扬善。三者皆为人类自我完善所不可或缺。
《少年派》或者是集此三者为一体,即凭借先进的3D摄影科技、以唯美的叙事方式、试图阐明有关宗教的问题。
当然实际发生的是派所述的第二个故事,在现实世界里毫不稀奇。幸存到救生艇上的是斑马(佛教徒)、獵狗(厨子)、猩猩(母亲)和老虎(派) 。厨子杀害了佛教徒和母亲,最后被老虎派杀死了。吃人岛的情节暗示他们一定也曾以同伴的死尸为食。
那么第一个故事中的派又应该是谁呢? 是派分裂出来的人性和神性的化身,甚至可以说这一个派,就是上帝。
影片前段的铺垫极要紧。派是一个求知欲极旺盛的少年,又悟性极高。他同时接受了几个宗教,以致受到父亲的小小嘲讽,并训诫说“什么都信等于什么都不信”(关于这一点我有完全相反的看法,暂且放下)。派在发现基督教时反复问牧师,为什么上帝要把儿子献给并不爱他的众人受苦?牧师很程式地回答说是因为神爱世人。显然这个说法对派和对我们一样,并不具备说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8-12 20:40)
标签:

杂谈

分类: 风物
喻东岳的父亲去世,同学相约,替他奔丧,以其身在异国之故。
那副挽联写得是“极好的”,曰:
请命奋孤忠 上无愧于国 下有负于家 流寓异域 骨肉离析 伤心孤坟万里 生子如斯 公归泉台宜抱恨
犯颜铄众口 行不容于俗 运偏乖于时 招魂迷津 身心畸零 残阙孝悌一端 既契同怀 众到灵前代负荆
把东岳情事,个人感怀揉于一联中,又极合我等心情。喻家受东岳所累,20多年日子可想而知。父丧而不能奔,人子深憾。我侪同学代而赴吊,东岳之幸也。而事情的另一面是,东岳89年的所为,大勇大义,远超吾辈识见。其后以一身承担磨折苦痛,身心畸零,如基督赴难。如是则我侪有同学东岳,我侪之大幸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阅览

1927-1937这十年并不安宁,内有军阀和共产党,外有日本与东北事件,然而民国政府想方设法进行国家基础建设,以积累国力,故有“黄金十年”之谓,为后来全面抗战创造了一点条件。而此十年,在中共党史则被称为“土地革命时期”,概因红军初创于偏远的山区与农村,以“打土豪,分田地”开始以农村包围城市的历程。

我对“土地革命”的印象,来自小时候《闪闪的红星》之类的红色宣传,以及后来正统党史之有关叙述。然而打土豪如何进行,其具体细节当丰富得多。

在网络上看到这本“筹款手册”饶有趣味,虽不能辨真伪,然而很容易让人信其为真。

盖当年“打土豪”和“分田地”,为二个概念。前者为军队筹款,后者为赤化当地。

组成一支军队,粮饷是首要问题。即便早在井冈山就确立了官兵同等待遇,参军打仗不为钱这个的政治方针,军队的运作总之需要钱,生存需要粮。这本手册,即是教会基层官兵如何向土豪地主士绅“筹款”之用。有意思的是,当时红军高层政治部,把这事当成了一门“技术活”,花了大量篇幅说明筹款的技术手段。

一、为队伍如何布置。

要一网散开,以一个经济中心地为指挥部所在,连或排撒到周边乡镇,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4-21 15:34)
标签:

转载

《2666》我也跟时尚在看,同意博主的见解。文学既不当吃又不当喝,不是生活必需品,所以不用坐到高高在上的位置去。所谓“与有情人做快乐事”,我们与文学,即是如此。博主心底纯净而富于热情与才情,于文学一途所得快乐想必是很多的,时不时为之小小纠结下,亦属必要。
原文地址:杂想作者:王小木

 

 

常常有人说,你不要谈某某是搞文学的,这样会令人反感。似乎文学成了上不得台面的勾当;似乎文学成了夺人之爱的小三;似乎文学被刻上了红字,打上耻辱的烙印。而我却相反,文学是我的灵魂家园,是我终身值得为它坚守的事情。它纵然像块石头,能硌疼我的牙齿,能磨破我的脚板心,还能让我的腿上鲜血淋漓,但我从来没后悔过。

这几日心情郁闷。生意被人抢走,合作方屡屡推延,工程款也没收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阅览
“江南省是一个政治生态极其特殊的省份”,仅凭这一句话,足以使该书的一众湖南读者认定,这个“江南省”就是我们湖南省。前不久,《南方周末》即以“官员生猛”为题,综述了湖南近期“局长互殴”、“省纪委官员叫板长沙县委书记”等事件,这些事件在整个中国的官场上亦属于少见,出现在湖南这个娱乐业发达的省份,给全国的看官提供了与他省不同的戏码。我还记得早在1989年,湖南一次人代会上,仅因为传言副省长杨汇泉吃了一餐4000元的酒席,引起代表众怒,遭到罢官。可见湖南确实当得起这句话。
因此本省也很出产了几个以写官场出名的作家,如王跃文,他写了好几本官场小说,和我一起洗过两回脚,据我观察是个好人。如今又出了“二号首长”黄晓阳。
这先后两个官场作家,都对当今官场十分熟稔,观察精微,鞭辟入里,深谙个中奥秘。故能让好奇心盛的普通读者一窥我朝官场堂奥。
两人也有明显不同。
王的书生气更多些,他的视角多少有点拔高,把官场拎起来审视,之后的结论是,既然这样肮脏,我就不和你们玩了。
黄也有点书生气,但圆熟多了,他的态度是:我虽然看不习惯很多事,但是我们还是一条船上的人,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0-15 15:43)
标签:

杂谈

分类: 风物

王丕敏

 

长沙于1949年8月和平解放,南下干部王丕敏走马上任长沙市第一任公安局长,而到1952年,王丕敏即被公开枪决。其原因,据毛泽东亲自的批示为“与民争利,罪恶严重,不处决不足以平民愤,处以极刑”。“有些共产党员比国民党还坏。如长沙公安局长贪污廿亿,(国民党时期的)长沙警察局长都不敢搞这样多,因他们有宗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9-28 14:30)
标签:

文化

分类: 风物
在我身为文艺青年的美好时光,我总是说不好台词。准确地说是这样:我十分努力,去寻找某段台词不同的说法,自认为说得不错,一个语气词“啊”,我练习过二十多种说法。可导演还是觉得我说得很糟。这令我非常沮丧,直接影响了我的继续从事该行业的信心。
我的老师向我揭示了其中的奥秘:“说台词要说得和平常我们说话一样,但其实说台词与说话是完全不同的两样事情。我们交谈时,自己和对方下面会说些什么都未知,所以我们会表达自己的意见想法,会去倾听对方在说什么;而台词是事先写好,背熟,一般人就会想着把属于自己的台词说对说好,然后等着对方说完他的。这里面你没有那个心理缓冲的过程。”
这真是行家的眼光,想不服都不可以。后来我用这个标准去衡量很多影视表演,得出的结论是好的演员与差的演员的区别也就在这上面。差演员等着接词儿,好演员听对手说词儿。等的那个会抢半拍,听的那个却相反,往往拖半拍。葛优,吴秀波,自不必说,作风强势的如姜文,在说台词的时候一点儿也不会抢。
再把这个标准去关照生活中的说话,也有意思来的。一般心里没底儿,着急上火的一方,就会急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影音

对于生活于西非尼日尔的沃达贝人而言,久旱得雨为他们打开了一扇爱情的窗口。当雨势喜人时他们放下往常孤寂的生活,食物和雨水充足可以令几百个沃达贝人欢聚一堂。­

这是世界上最浪漫风流的聚会之一。­

迪奥参加了这场热闹的派对。他走了80公里来到这里,为的是参加一场名为格莱沃尔的求偶比赛。这是一场为情爱而举行的求偶舞蹈,如果获胜意味着他能得到一位新的情人。跳格莱沃尔就是为了赢得一位情人,哪怕这意味着抢别人的老婆。你可以娶她或只是云雨一番。­

今年意义非凡,因为这是6年大旱以后的首次求偶大会,因此大家的热情都空前高涨。­

迪奥已经成家,他的妻子笛波也来了。的确,这场盛会充满了已婚情侣。沃达贝族的文化允许丈夫和妻子在这几天里抛开结婚誓言,不必顾忌名声。­

笛波自己也准备调 情一番。她已经发现了三个中意的男人。但是她知道她的丈夫也是抢手货。迪奥又帅又高,唱一嗓子好歌,身段性感,“所以我才会选择他为夫”。­

但是在这场求偶大赛中,女性才有选择权。而令人诧异的是男性反而需要盛装打扮。迪奥的美貌、舞蹈和歌艺都会被仔细审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9-11 22:30)
标签:

文化

分类: 阅览

1

她的样子并不出众,只是干净。人如其名,在很多时候不是说人如其名的字面意思,而是说人如其名一般平常普通,譬如李娟。

她所写的便也是些平常普通之事、之人、之物,然而写出来的文字绝不平常不普通。

在我的阅读经验里,李娟的文字是当今之世的中文写作者中最好的,没有之一。

随便翻开一本,那一本就是好;看哪一篇,那一篇就是好;随便挑上一段,那一段也好;只看其中几句,那几句也是个好。仿佛任一寻常人物,只要经她的眼看了,经她的笔记了,就沾了灵气,光亮闪动。

其人的经历,大致如此:1979年生,父母离异,没受过太多正规教育,随母亲在新疆北部的阿勒泰地区,做裁缝,卖杂货,还去新疆最大的城市打过工。她的笔下所记,不外乎是与这些经历相关的点滴。故没有什么故事可言,就是她们家如何喂了一只兔子,她如何到河边洗衣服,和汉话都说不利索的哈萨克牧民如何交谈,如此这般,而已。

那么结论要出来了,这就是,好的文字与读了多少年的书无关,与学历无关,与职业无关,与写了什么无关,而与怎么样写有关,与抱持何种心情去看、去感受周遭的世界有关。不信,请读李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9-11 22:28)
标签:

杂谈

分类: 风物

我当学生的时候,学“现代文学”,老师姓康,说起五四新文化运动那些人好激进,记不清是钱玄同还是刘半农声言道:人过四十就该死,不死也该枪毙之。意指人年齿渐长,即暮气顿生,思想僵化而成为新时代的阻碍。康老师接着说,说话的此君,后来稳稳当当过了四十,丝毫没有要死的意思,我们就哄笑不已。

中国电视台的前主持人陈大惠,后来信奉了佛教,因为中国不许非宗教界人士直接宣教,故他曲线宣扬一种被叫做“传统文化”的东西。其做法,大致是通过对《弟子规》的诵读奉行,达到改变这个末法时代的世道人心的作用。他的这个思路,来自净空法师。他俩一起做过一个电视访谈片,起名很让有关部门放心,叫《和谐拯救危机》——到底是在中央电视台干过的。

我完整地看过这套访谈。同意其中的一部分,不同意其中的另一部分,还有一部分,我没弄清楚。

里面陈很虔诚地问净空:我们面临着如此深重的危机,该怎么办呢?

净空法师微笑而胸有成竹答:小孩子遇到了难题找谁?找父母,找长辈;国家遇到难题找谁?找那个国家德高望重的老人。

这个逻辑关系很清楚,推导到时代遇到了问题,就要向传统里找药方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