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赵卓平
赵卓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5,478
  • 关注人气:3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分类: 笔随

科学家的一帮高中同学来坡,指定要家宴接风。我勉强完成任务。席间,何同学说:“我们把你当成了诗与远方,原来你也在厨房。”

从来没想像过,自己在别人想像中的样子。

很多年前,我想像过钱钟书、杨绛的生活。想像杨绛给钱钟书理发的样子,所以相当长一段时间,我是家里的理发师。读到钱钟书写的《赠绛》:"卷袖围裙为口忙,朝朝洗手作羹汤。忧卿烟火熏颜色,欲觅仙人辟谷方。"便想,杨绛尚且亲自下厨,我也应该下厨。

但当烹煮成为理所当然的日常后,偶尔还是会发点牢骚:钱钟书尚且"忧卿烟火熏颜色",为什么你不担心烟火熏了我的颜色?"柴米油盐书案侧,巧妻难为酱油诗。""心在天外云外天,人在研究土豆丝"。

在牢骚被文学化书写后,烦恼也似乎因此具有了审美观照,烟火气中幽幽地冒出了一点平和。这份平和,基于一个自己对另一个自己的安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说闲

  

          (一)

       《水是枯竭》是一部需要你安静去看的戏剧。没有一点杂音。你安静地看,她安静地流。像深夜床头读一首关于生与死的意识流诗,字不多,烛光幽暗,风吹过,灭了烛光,你在黑暗里,流下眼泪。不是哀叹,不是同情,是悲悯。

       一个女人,没有一句台词。巨大的沉默就是台词。

       我不愿意将这剧里唯一的演员叫作演员。她是梁晓端,一个女人。她不是在演。她的舞台呈现是从身体里流出来的,真诚,克制,仿佛庄周梦蝶,分不清剧里剧外。

       舞台上,一个长木箱,上面放着一杯水。半空中挂着一件白衬衣。剧伊始,强光照在观众席上,舞台一片黑暗。表演开始了吗?开始了。寂静与黑暗是表演的开场。长长的寂静,时间流逝,时间归于黑暗,时间归于空白,就像中国画里常常出现的空白,苍茫,无底。终于,观众席的灯灭了。安静的舞台开始有灯光,一明一灭,频率先慢后快,再慢,慢似弥留。这是深夜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说闲

怀念写信的年代。

在写信的年代,想说的话是一条长长的线,要经过长长的等待,经过自行车、汽车、火车甚至飞机的运送,方能从线的这头抵达另外一头。信上的字体、每一个段落,带着写信时的情绪。因着前面的等待,读信时便是如愿以偿的欣喜。若是意外之信,等待被省略,也因着距离之美,仿佛遥远天边的一粒石子,飞落在眼前,惊喜,也许还有轻轻的诗意。

微信,让人与人之间的沟通,充满温暖,也充满歧义。它让联系变得迅捷,也让一切隽永成为奢侈。它能撕碎乌托邦,撕碎诗意和想象,撕碎期望和预设,当然,它也能成全。成全乌托邦,成全诗意和想象,成全期望和预设。它是随时随地的陪伴,也可能是随时随地的闯入或干扰。它让说出去的话失去了等待的弧线,因快而易足,因近而不逊、因远而怨。

怀念手写的信。微信太近。

(我在这里。对不起,请原谅。时间改变了所有人。谢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6-19 14:41)
标签:

杂谈

分类: 笔随

从剧情上说,《天冷就回来》不是一部“宏大叙事”的戏剧,故事情节很简单:男主角阿乐带着对故去恋人小静的怀念,离开新加坡去纽约,学音乐之余在成叔的餐馆打工,并认识了喜欢表演的Rose。旧人尚在心头,尚能接纳新人否?这是一条主线。另一条线是同在餐馆打工的阿强,与俊强是一对分手之后的同性恋人。俊强力图重回阿强身边,但阿强最终选择了离开。还有一条隐线,表现阿乐、阿强、成叔对音乐以及Rose对表演的追求,剧情试图演绎现实与理想之间的执着与妥协,但因剧情单薄而流于“传声筒”。

再说剧中音乐。可以说,是梁文福的新谣支撑了全剧,让单薄的剧情丰满起来。这几乎是一场新谣的“炫技式”演出。《一步一步来》、《麻雀衔竹枝》、《排排坐》、《新加坡派》……每一首都鲜活生动,烙印着新加坡作为“家”的内涵。那是一部分新加坡华人的共同语言,也是一部分新加坡华人的共同记忆。但全剧在整体结构安排上有一个问题:太满,太扬,抑得太少,留白太少。剧情需要跌宕顿挫,有抑,有扬,有留白,形成一种情绪起伏;与剧情一体的音乐在编排上也当考虑到受众的这种审美期待。固然大多数新谣都很好听,但每一首新谣都有自己的情绪。要让每一首带着情绪的新谣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6-19 14:18)
标签:

杂谈

分类: 笔随

在看彭魔剧团(Pangdemonium)推出的戏剧The Rise & Fall Of Little Voice之前,看过同名电影,所以剧情于我毫无悬念。我只对剧场呈现形式和对原作加入本地元素的改编充满期待。

故事讲述的是1974年的新加坡,一个失去了父亲的女孩,独守二楼卧室,每天听着父亲生前最爱的一些唱片,或者唱着这些经典老歌,在封闭的空间里尽可能与她粗俗功利、放荡空虚也渴慕被爱的母亲Mari保持语言和身体的距离,偶尔的语言交流也是很小的声音,所以母亲又给了她一个名字叫LV(Little Voice)。一次,母亲的新情人Ray偶然听到LV的歌声,立即惊为天人。Ray是一位明星经纪。在Ray的撺掇下,LV最终答应去Boo-gics Wonderland驻唱一次。LV能模仿很多女明星的声音,当下艳惊四座。但之后LV拒绝成为母亲和Ray的赚钱工具,再也不肯登台。Ray觉得Mari没有利用价值之后,也离开了她的家。之后,LV家发生火灾,幸得喜欢她的Billy赶到,LV获救。最后,Billy为LV设计了一个声光效果极其炫目的舞台——站在这个舞台,LV用自己的声音(而不是模仿Judy Garland)唱了一曲《绿野仙踪》主题曲Somewhere Over the Rainbow——导演在此时达成传声:不要禁锢自己,让内心的声音像蓝色的鸟儿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6-18 06:49)
标签:

杂谈


 

她在星星之岛醒来

辽阔的夜

卷不尽的海

万籁沉吟

像那高耸的桅杆

向着天上 撑着巨幅的帆

她要在帆上画一幅水墨

画一个自己 行走在万籁

她要在海上画一幅水墨

画一艘大船 装满万籁

空气是她最后的纸

她在纸上画了一个月亮 一碗粥

她坐在餐桌旁

就像白天在中峇鲁 那间潮州粥店

把粥喝光 把月亮吃光

现在她浑身充满月光

天也亮了

她惦记着厨房的烤箱

是烤面包 还是烤红薯

她要在起床之后

喂饱体内的月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笔随
秃笔一枝懒种花,沉将碌碌送芳华。窗下瘦燕追朝露,海上轻鸥戏晚霞。
人未醒,梦离家,珠峰雪里望天涯。谁人为我丹青引,两处沉吟各自发。

2014年2月6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2-04 14:48)
标签:

手机博客

文化

周日晚在艺术中心黑箱剧场看了话剧《大猪民》。

这是一部现实主义的戏剧:两个男人——实践剧场的刘晓义、十指帮剧场的钟达成,用生动的演技,向观众呈献了在租房过程中受骗、向警察求助却依然无助的经历。当弱势者之间的纠纷寻求强势的社会公义系统支持时,却面临复杂的申诉程序以及高昂的金钱成本与时间成本。在进行了“投入产出”的简单评估后,他们放弃法律层面的申诉——申诉成本太高,即使在法律层面赢了,也最终在金钱层面输了。不划算。此时,本应无价的正义其实已经被估价。正义之估价低于申诉成本,如此尴尬。

人们想用最少的时间和金钱找到正义,但在一个程序社会里,正义没有捷径,只有程序。

与其说这是一个关于欺诈的故事,不如说这是社会底层人物的生存方式之缩影。难而,这还不是真正的困境。可用有限的金钱计算的遭遇还远远构不成困境,真正的困境无法用金钱解决。真正的困境存于人的内心。

无论是房东中介或租客,他们都是这个“掌握资本即掌握资源”社会的弱势群体。他们欺诈着、被欺着,同时也被强大的资本游戏规则控制着。他们在道德挤压与生存挤压中寻找自己,就像舞台上仅有的30把椅子,每个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校园

分类: 我爱
学校假期从今天开始。
这一年里,最幸运的是,有一位好的老师——

昨日听说明年不教一介了,我竟伤感得坐在人群中湿了眼睛。
远远地看着她,偷拍了上面这张照片~~


拍这张照片的时候,心里感觉很复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8-30 12:57)
标签:

杂谈

分类: 笔随
(一)
静坐小窗忆旧时,每寻闲绪阅弹词。柴米油盐书案侧,巧妻难为酱油诗。

(二)
漫起轻风觅柳絮,翻遍灵思不成句。纵横彩笔失颜色,谁人偷我云梯去?

(三)
夜雨来时种芭蕉,拍遍栏杆静悄悄。端生道韫今安在?落花不肯泥水漂。

(四)
明月作灯天作纸,写上灯谜猜心事。心在天外云外天,人在研究土豆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