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烟漠
烟漠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57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6-02-27 21:17)
分类: 散文随笔
天还未明,窗外隐约听见淅沥,窗帘的厚度把雨滴从天而降的力度压缩到最小,梦里还依稀记得是雨蒙的春日,庸懒的打开遐想的门,任凭绵绵雾雨打湿着长发,惬意的伸开双手想拥抱整个潮湿的天空。。。懵懂睁开眼,打开窗,雨滴泼溅下的是整个秋。



      门外窗外都是湿的,怯缩着双脚,还是喜欢晴空多一点,于是倒杯咖啡,点支香烟,放首轻音乐,在一个人的晴空里自娱自乐,这个迟来的雨季,我不愿被它打湿。

      窗外传来滂沱声,一片沼泽,一片喧嚣,细细看去,果真有了秋的风貌,那行人的裤腿,那行使的车身,点点黄色,四楼到地面的距离毕竟是我不敢衡量的长度,所以那黄我看不清是秋的颜色还是一片泥泞。我不愿被它掩埋。

        
        浇灌着我的花草,百合要开了,虽然它并没有根,只要有茎可也开的鲜艳,还有阵阵花香,也许是遗留的香水味道,窗外的淅沥混淆着这里的一切,毕竟还有绿,还有花,这不是梦,却有梦里的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散文随笔


            站着,就是一种幸运
                                      


     68路公交车上纷纷嚷嚷,每次踏上总需要摇摇晃晃的站一路,总是很羡慕那些有座位的乘客,他们不必一只手拎着沉重的包裹,一只手死命的抓住扶手,也不用担心哪次急刹车后向前跌倒,甚至还可以悠然的趴在窗头沐浴着阳光的滋润美美的梦一回。

     所以他们是幸运的。

   最近一只在这班公交车上来回奔波着,平日住在单位宿舍里,久了才回家一次,可是这些天不同,家里多了一些烦心的事情,或者说是不幸的事情,必须要每天在家与单位间的这班列车上颠簸着。

   每天的劳累奔波使我更加羡慕那些有座位的乘客,想着什么时候我也可以从起点那么舒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2-27 21:16)
分类: 散文随笔

     屡有多次在梦中看到同一幅画面,却每每都被现实的嘈杂所唤醒,于是揉挤下睡眼,本是在享受欢娱的身躯,顿时感觉疲惫。飘渺的让我捉摸不到一丝真实。我却在房间里搜索,几乎把整个视神经聚焦,最后也只能叹口气让它覆灭。
   
      也许那就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一个美妙绝伦的世外桃源,却又是遥远而不可及的梦,我却一直把这个梦做的如此逼真,从牙牙学语,到写出长篇的乱文,从脑子的天真懵懂到思想满溢的沉沦迂腐。在我身边踏过无尽的或美或丑恶的罪行和想法,而它却一直粘贴在我脑海深处或者是依附在我的内心最底层,始终丢弃不了,摆脱不掉,它是忠实的奴仆,它又是相伴的爱人。


     我梦见自己生活在一片无垠的的草地上,那绿,让人垂青,那阔,让人憧憬,那祥和,让人不曾有疲惫,蔓延到肉眼无法视察的境地。在那最平旷的地方错落着几间精致的木屋,屋与屋之间用手腕大的圆木铺垫成条条小径环绕着,牵引着,那小径下是条横卧草地的溪流,那水清的可以看见深处的苔草,静的似乎听见鱼儿们嬉戏的笑声。旁边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2-27 21:15)
分类: 散文随笔
 

   静静的坐在都市的角落,任凭窗外是雨雪淅沥,还是车水马龙的浮躁,身边仿佛只是一湖水,一湖不会死寂,又不会沸腾的水,而我不是那湖里圣洁的白莲,只是一片从远处闹市里吹来的落叶。

     落叶找不到回家的路,甚至不清楚这里是不是最终的家,一片静谧的湖,是可以驱赶那些澎湃的回忆,还是埋葬那些浪漫色彩的爱情。

 

     从挣扎着不被湖水吞噬,不被其他的落叶覆盖,挣脱着不做鱼饵,到今天才真正的立足在这个平静的湖面做着平静的自己,这时的自己,已经疲倦。

      是平静的继续接受这样的平静,像个隐士一样过着非隐士的生活,还是在平淡里得到平淡最深的幸福,疲惫了,或许展望的视角也就平庸了。

       我在考虑是不是像父母说的那样该把自己嫁出去了,为了他们还是为了自己,就当是为了父母的不再唠叨,或者是为了给自己找个依靠的理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2-27 21:15)
分类: 散文随笔
 

凌晨五点钟,突然想来,好象睡梦里感觉不是自己的房间,自己的床,连梦也变的陌生而萧条.

     醒来才知,这不过是青岛海边的一个酒店,哪里会是自己的房间,哪里还有熟悉的梦,不过换种环境,也许会换种生活.

   昨夜的行车,疲惫还没有收缩,坐在电脑旁,想起点点滴滴,蛮有笑谈.

   深夜里摸索着视线里的路行车,有种茫然和期待,怕丢失方向感,怕突然冒出几个深坑,怕路的尽头没有路,当然也期盼着下一站就是终点.

   平生第一次在高速公路上逆行,想起,还是恐惧加新鲜.昨夜的路太黑,居然错过了出口,无奈片刻,居然调转车头往回走,我想那些身边过去的车辆,肯定在笑  在称.逆行了一公里左右,面对迎面飞驰而来的车辆,还真是捏把汗.

    曾经以为人生的路就像走高速公路,只可前进,不可逆行,错过了出口,那就只能错过,只是高速公路即使错过了也可以走到下一个出口,从另一个方向倒回走,而人生就没有机会了,可昨夜看来,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2-27 21:12)
分类: 散文随笔
这样的日子很久了,灰暗,阴森。这样的夜也很久, 静的可怕,音乐不停的笼罩着,把睡意都驱散了,坐到天亮,才知道,夜,原来可以如此的短暂。

 

烟抽的多了,咖啡成了依赖,酒也在慢慢的接受,音乐离不开了,房间里除了自己还是自己。

总是不忍把孤独寂寞的字眼加在自己的身上,怕是种颓废的开始。大把的自由和时间肆无忌惮的挥霍着,偶尔安慰自己,或许很多人正在向往这样的生活。

烟抽了很久了,戒是不容易的,咖啡也成了瘾,不打算违背自己去戒。以前是不喝酒的,在朋友面前这是我唯一值得炫耀的,但偶尔会在自己犯过错误后,或者钻入别人的错误后才去喝,只要拿起酒瓶,就注定伶仃大醉,这是对自己的惩罚和发泄。

晚上已经很久不出去了,我的夜生活就在这个房间 这个电脑上,今夜却主动约着朋友去酒吧,或许我又犯了自己不可饶恕的错误,究竟是什么,不愿去想,怕累。

一样的错误总会在不同时期轮回复演,也恨自己不长记性,可在那时,脑子是麻木的,愚蠢的,总想着前面会春光无限,最后却是一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2-26 10:46)
分类: 散文随笔
 

病房里死寂般的安静,睁开眼就是满目恐怖的白,这里陌生的一切,排斥着我的身体,我的思想也在日益增加的疼痛中疯狂挣扎.    

  

   医生又把针插到我手上了,这是清晨的针,我只能从朦胧里爬起来抱着这个唯一陪伴我的笔记本,一只手接受液体的侵蚀,任凭它慢慢冰封着我的全身,另只手在这里敲敲打打,其实我也在想一个可笑的可能,如果会有万一的话,这样的文字就能为我划上最后的句号了.  

 

    昨晚折腾了一夜,从九点打针一直到凌晨两点,其中那段时间血压低的厉害,把十几个医生足足吓了一身汗,来回在我的病床前溜达着,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就测了十几次血压,而我几乎一直处于昏迷里,一切就像一场梦般,丝毫没有了疼痛.   

   这次我很庆幸自己一直都很乐观,虽然检查时的结果让我落了一些眼泪,之后就一直保持着乐观,我早就不该怨天尤人了,老天要给我磨难,那我就接受任何一次的磨难,不是懦弱,是坦然.因为我坚信任何病痛不会是永远的,总有一天别人拥有的也一样会属于我,拨的云开见月明,我喜欢躺在病床上,从窗帘罅隙里看那远的看不清的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2-26 10:45)
分类: 散文随笔
 

   此刻,打开电脑,展开这一页空白,手指在旁笨拙的比划着,不知道该用怎样的心情,怎样的语言将这一页填满,填满新年的祈祷,还是这年末的伤悲.

     我的生命馈赠我这一刻的安宁与健康.

     我的生活馈赠我撒下这满页狼籍的权利.

    而我,需要给自己一个笑脸,一个久违的晴空.

 

    细数来至现在为止在这个病房里住了二十多日,这二十多日的伤与痛,病与折磨,从开始的期盼,到确诊后的茫然恐惧,一直到今日的渐渐康复,我的心,我的身体每一刻都在接受着不同往日生活的改变.

     不想去回忆那几日的痛是如何熬过来的,哭过,不代表懦弱,代表那是真实的疼痛,躺在手术台上的眼神,不知还有没人记得,在生与死之间徘徊时,人其实不是人,只不过是手术台上任人宰杀的一个暂时还活着的生命,至于活与死之间有多少距离,熬过来了那就是天堂,熬不过来只能进地狱.

     清晰的记得躺在病床上,疼痛在剧烈的撕扯着全身的神经,看着旁边走路的人,当时只有一个愿望,什么时候我才能像他们那样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2-26 10:43)
分类: 散文随笔
 

 

     一个月前就开始为这个年而愁,能不能找到一些真正的意义,或者是从心理到身外那种全然洒脱 喜悦的感觉,孩童时代已经消逝,那时的现在是在等着 盼着,是为口袋里鼓鼓的压岁钱,还是为纯真的愉悦,再也想不明白。


     岁月吞噬了我二十几个年头了,过了今夜又要多一个年头悄悄溜走,童年时只盼望着早日长大去了解懵懂的世界,是不计较时光的,那时候是太过富有了,肆意挥霍着时间也不曾感觉不安,只是如今,愁绪爬满眉头。

    家的感觉渐渐疏远,多年的独身生活,已然不再有被呵护和疼爱的温暖,更多的只是一个人呆在属于自己的空间,徘徊着屋里屋外自言自语,自嘲自疯,有时候像个圣人般独树一帜,又有时候像个被人遗弃的孩子,孤独而无依。


     回到家里是在前日,若不是父母的一再强求,我想是不准备回家过年的,对我来说年并非年,而是这一年愁绪的集合点而已,至于这个集合点在哪里度过,真的毫无意义。

   重新找回被宠的感觉,被呵护疼爱的感觉,才知道自己原来还是个孩子,起码在这个家里父母的宠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散文随笔
 

   梦想过金钱的奢侈,那种滋味激荡毫无遮拦,挥霍中自尊面子荣誉仿佛都堆满,铜臭中收获奢侈的恃财傲物,二十多个春秋过去了一直追逐不到这种感受,奢侈,最终却成了岁月的奢侈.

      小心经营着日子,碌碌无为,迈过童贞,踏过年少轻狂,只是梦想过的东西从懵懂到现在的理智还是根深缔结,画个圈作为目标往前奔走,这个圈是某个梦想的句号呢,还是某种东西的收获.

          如今的收获对于曾经的梦想来说只是杯水车薪,偶然间才发现生活出现了分岔口,很多人往左奔,又有很多人向右跑,分道扬镳.

          走了这么久,身边的朋友渐渐离去,肩上的负荷渐渐加深,当他们一个个的走入围城,钻进了他们曾经画的圈,挥霍着生活,挥霍着幸福和时光,茫然间才发现只有自由成了单身唯一的奢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