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Merovinga
Merovinga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0,509
  • 关注人气:3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To-all
Remembrance of things pastis not necessarily the remembrance of things as theywere.
原创长篇《密境》
博文
昆山反杀案的结论出来的时候出乎大多数的意料,澳门赌场开出的盘口说明了这种趋势。但是在这种奴化全民的时代,总还有那么一些人心存底线。感谢苏州的公检法。今天你们是真正的人民公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1-18 00:44)
标签:

情感

分类: 我要年轻

     连续两篇博文都是纪念离去的人,自己觉得很奇怪.但是还是要写一点.

     这一年,我换了工作,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重新开始.新的工作很忙,姚贝娜去世的时候,我都来不及伤感.

     知道她,是在选秀节目,当时并没有觉得她有多么不凡.

     只是听了那首 心火.我经常对朋友说,一个歌手如果要被人记住,演绎一定要有灵魂.

     姚贝娜这首 心火 就是一首有灵魂的歌.

     只要闪烁过,即便是流星,也会深深地刻在时空的墙壁之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户外

分类: 8201

    今天下午苏州下了今年第一场雪,阴冷异常。

    傍晚时分,抵达日隆镇的2位远方山友传来了一个非常糟糕的消息。当年带我登顶的向导杨二哥已经在一年前因车祸往生。

    其实只有短短的2天接触,仿佛那天清晨就在昨日,山还在,人却没了。

    心中有股说不出来的滋味。

    二哥,你一路走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1-29 11:15)
标签:

情感


    we have spilled much ink, you and i,in our discussion of human connection......

    and we're no closer to understanding than we were when the correspondence began.

    i often fell as if i'm standing on side of a wide chasm,shouting across,

    and wondering if the response i hear comes from you,

    or if it is my own voice echoing back to me.

    it seems to me,on my side of the canyon,that search for unity with another is the font of much of the world's unhappiness.

    i conduct myself as though i'm above matters of the heart,chiefly because i have seen them corrode peop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8-16 21:35)
标签:

杂谈

    N年没写影评了,昨天被雷到了。李维斯哥,你拍什么不好,拍这么个烂片。弱智的剧本仿佛 80年代的末流港片。比武大会哪怕是生死决斗,拍过的人多了去了,这么烂的打斗,不知道袁和平老师的节操都丢到哪里去了。
    拜托,这是太极,林虎除了起手是太极,还有一丝一毫太极吗?我以为是四两拨千斤.这什么玩意?杂派散手对轰吗?最后还有俗到极限的正邪总决战,李维斯哥那笨拙的动作把当年在matrix 2里那段经典的对战回忆完全抹杀。而最让人受不了的是影片最高潮竟然180度大转弯,从写实打斗一下变成了大气功师,霸气外放!!!!!
    mon due!!!!能不能更坑爹一点啊???我终于喷了,李维斯哥,你适合扮酷,但是编酷你真不行,求求你,别在侮辱你广大fans的底线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7-29 01:48)
标签:

户外

杂谈

     第一次跳票这么久,从那里回来以后,我一直在摇摆中,我不能确定用华丽的词藻还是平实的描写,哪种更能真实记忆这次非凡的经历。特别是最后一部份,每当想起的时候,都似乎无法描述。在山巅的那5分钟,是拒绝被描述的5分钟,那里就是地狱之后的天堂。只有去过的人才会明白,那是怎样一种狂喜。

     10月,我可能出征岗甲山,这座6540的山峰,距离梦想更近一步的感觉。永远都是幸福与煎熬,痛并快乐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7-28 23:02)
标签:

户外

杂谈

分类: 8201

      别试。做或者不做------Master 尤达

      3点30分,在星光之下,我跟随二哥快速穿过了传统登山大本营。营地没有人,一片寂静。这时原本似乎遥远的大峰似乎就在眼前了。我在二哥的示意下,停了下来。二哥将白马拴在在路边一块岩石上,自此之上,没有小白马帮助我分担重量了。携有2升水的millet冲顶包压上了我的双肩。我吃了一袋能量胶,开始继续向上。

    很多时候,我们动作只是机械的重复。这段路好长,我大口的喘着气,努力捕捉空气中稀薄的氧气。然后停下,再启动。前方的二哥似乎是个永远不能抵达的海市蜃楼。他总是在那里看着我,无论我快还是慢,走还是停,距离似乎没有改变,也许是只是原地踏步。

     我的身体被禁锢在这个痛苦的循环中,在第三包能量胶吞下的时候,我套着防冻套的饮水管被冻结了。我脱下背包,发现水袋中的水甚至还是温的。此时5点45分。我沮丧的再次测量了高度。此地4850米。这个数字已经超过了4807米的勃朗峰的高度,这是我人生达到的新高度。

     接下来的1小时20分钟内,我的大脑和身体一样机械了,因为我只在不停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1-31 01:12)
标签:

杂谈

户外

    我认为梦境才最为真切,它自然纯净、无法侵腐。---鲍勃·迪伦 

    苦难之后往往是更深的苦难,然而我是幸运的,此地此时。垭口之后的山脊,平缓而开阔。日隆镇把这条路修的很好,我走在高山草甸之中的土路上,右侧的视线中四姑娘山随着山势时隐时现。左侧是一条深深的峡谷,谷底正是我来时的公路,而公路那边则是高耸入云的鹰嘴岩,因为朝向的关系,山顶白雪皑皑。

    山坡上有很多动物,马群在草甸上来回奔跑嬉戏,或安静的吃着绿嫩的青草。而山羊则喜欢躲在陡峭的山坡上。行走间,几头憨态可掬的牦牛趴在路边晒着太阳,对于我的经过,甚至都懒得抬抬眼皮。

    照片是关于秘密的秘密,它揭示的越多,你知道的就越少。所以我选择用眼睛记录。平缓的路途,让我身体的压力小了很多,路程依然漫长,即便我每40分钟补充一支powerbar,寒冷和缺氧伴随着头疼,还是一点点消磨掉我的体能。正午的阳光强烈,即便隔着高山眼镜,依旧有些许刺目。走走停停中,远处忽然有一股炊烟升起.二哥微微向我点点头,“快到了。”

    这是一座镶嵌在山壁上3层楼房,当你走进的时候,发现整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1-10 11:05)
标签:

户外

杂谈

分类: 8201

    一切真相一旦被发现后都变得通俗易懂,关键在于发现它们的过程。----伽利略

    我眼前的手机依然是那页新闻,我的姿势似乎也没有任何更改,唯一的不同是窗外不再是一片黑暗,晨曦的光亮透射进来,我的头依旧疼痛,丝毫没有任何的减弱,但是折磨了我一天的疲劳感荡然无存。我抬手看了看表,8:10分。

    这似乎是一条燃起的导火索,时间的信息通过我的视网膜,在视神经处理以后,以量子纠缠的共振将信号瞬间传输至中枢神经。大脑的结论清晰和明确,我睡着了。而且睡得很踏实,这个判断迅速激发了多巴胺在神经系统中的分泌,幸福感,一种强烈的幸福感充斥着我的意念。睡一个好觉在某些时候是如此的珍贵。而头疼在幸福面前变得渺小而不堪一击。


    我轻快的起床,洗漱,把背包打好。不必要的物资我都留在了房间。期间老幺打过来了一趟,看到我的神情,微微一笑,只是告诉我向导已经快到了。


    Tfx10把12kg的重量最大限度分散的附着在我的身体上,我走下楼梯,高兴的和老幺的家人打着招呼。坐在炉火边,暖意似乎驱散了我的头痛,虽然理智告诉我,其实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1-10 10:34)
标签:

户外

杂谈

分类: 8201

    为了汲取人生中最重要的教训,人必须每天都战胜恐惧。------艾默生

    这一夜,我很快就睡着,但是睡的并不实,似乎做了很多梦,但又非常模糊,醒来的时候,只依稀记得,那勃朗之巅的风雪又一次出现在梦中。


    早上7点,我从梦中醒来,天色已就昏暗,睡袋外的空气冷的刺骨。觉得头颅微微眩晕,我穿上毛猴,打开气炉,用钛杯烧了一杯麦片,吃掉以后继续睡了。再次醒来已经是上午10点,天色已经完全放亮,碧蓝的天空让我似乎回到了波尔多,这样的蓝天,在中国东部任何一个城市都是极为罕见的。


    穿好衣服,我下楼,老幺和他的家人早就起来了,他们围坐在炉火旁用藏语聊着什么。看到我热情的跟我打着招呼,让我吃东西。为了防止意外的胃肠不适,我在来之前就已经决定登山结束之前,我只吃自己携带的能量食品和方便面,所以我婉言谢绝了老幺一家的好意。


    坐在炉火边,暖意驱散了寒气,老幺问起我的打算,我晃了晃依然发晕的头颅,跟老幺说,我打算今天修正适应一天,明早向bc出发,老幺点点头,说这样也好,随即拿起电话,不一会,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