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建中读书
建中读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19,568
  • 关注人气:94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这两个星期日程排得特别紧,不过也线上线下见了不少新老朋友,包括专程从上海来采访的媒体和音像资料馆的老师们,就像过去在内地当馆长时一样,赶场子都来不及。
不过我还是惦记着一杂志社关于智慧图书馆对话的事,想来想去,有两个问题似乎要先说清楚,一、智慧图书馆不是一个技术活,也就是说把智慧图书馆简单地看成是Smart Library的话,格局太小了。二、图书馆学科改名不是一个学科建设的问题,而是对“图书馆”认识的问题。也许,在智慧图书馆大规模建设时我们需要对图书馆有一个再认识的问题。
图书馆从来就不只是一个物理形态的存在,当博尔赫斯描述或想象图书馆的时候,透过一个个连着的六边形的小图书馆,他看到的是无限延展的宇宙,所以他认为,图书馆就是宇宙,宇宙就是图书馆。很多建筑设计师想表达他们对博尔赫斯的敬意做了一些有趣的设计和模型,包括我国的王树,说明人们仍然把图书馆看作是人类最美妙的存在。在这方面,从事图书馆或图书情报学的同仁们是应该有点愧疚感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1-11-22 09:08)
前两天参加了澳门吴氏宗亲会的成立仪式。在内地这类活动很少,但在港澳地区很普遍。宗亲会成立的意义,是通过会员的沟通和交流,挖掘家风家训,发扬守望相助的优秀传统。
吴氏宗亲会的理事长吴利勳先生是知名藏书家,给澳门大学和澳门科技大学捐赠了不少书籍和文物,还给上海图书馆捐赠过上图未收藏的一套家谱。成立大会还举办了《吴氏族谱》(5卷)首发仪式。我建议吴理事长捐赠一套给上海图书馆,没想到第二天就发快递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本月10日和17日,我们分别举行了两个葡语资源联盟的第一次工作会议,顺利签约以后,就要进入工作状态了。工作会议主要讨论今后工作会议的管理办法和明年全体会议及研讨会的情况。各成员馆参与热情很高,当我们提出希望成员馆派志愿者参与明年葡语教学论坛的筹备工作后,已经有成员馆主动来领任务了。
由于葡语系国家的法律和社会制度不同,两个联盟处于各自运作状态,但教学论坛是一个两个联盟成员馆都可以参与的平台,所以我们将以系列论坛的方式,明年3月开启首届国际葡语与汉语教学论坛。很期待,但以后更忙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刚才上海图书馆研究室主任马春给我传了几张照片,十年前,顾诵芬院士和师母江老师来馆访问的时候,我们请团委组织了一个新老传承座谈会,请顾院士、王鹤鸣书记等老专家与青年馆员交心。

顾院士与团员青年围绕社会责任感、忧患意识、事业追求、道德修养以及对图情工作的理解和实践等方面进行了热烈的讨论。团员青年一致体会:顾院士成就的取得,源于他对航空科技锲而不舍、孜孜以求的刻苦学习;源于他勇于攀登、敢为人先的科学钻研精神;更源于他要为祖国设计制造第一流飞机的远大志向。

当时团市委也对此作了专门报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天下午上海图书馆将举办《罗氏藏书》图录出版发布会,韩琦教授和李天纲教授都将视频出席,我也做了一个视频发言,发言大致内容如下:

罗氏藏书的引进意义重大,它填补了国内中国学系统收藏的空白。国内有不少图书馆或机构收藏西文汉学,但没有形成一个收藏体系,值得一提的是,这套罗氏藏书不仅具有版本价值,而且更重要的是其内容研究和考据的价值。罗氏藏书是一个值得挖掘的资料库,很多资料如果翻译或揭示出来,可能会有改写历史的意义。这套藏书再加上徐家汇藏书楼原有的西文资料,我们将国内外中国学研究资源和学者吸引了过来,当时就说好要以此为契机建立一个全国性的中国学研究或东西方学术交流基地,现在这一基地不仅形成,而且在黄显功、吴建明、王仁芳、徐锦华等同事的努力下,还完成了罗氏藏书这部图录的编辑出版,为全国各地的中国学研究学者提供了方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1-10-29 08:50)
昨天下午临时接受了两个视频发言,一个是上海《海派文化地图》出版读书会的,一个是内地大学图书馆研讨会的,除了邀请者以外,都是新面孔了。本来明天就要赶到上海出席世界城市日庆祝活动并作发言,但由于疫情去不了了,而且看了发言者的名单,几乎一个也不认识了。
我们那个时候运气好,出头的机会多,再加上自己敢挑战,有求必应,无论是即席翻译或电视直播,只要有空就上,再加上上海世博会这个大舞台,路就走出来了。现在的年轻人真不容易,舞台太少,需要多给他们机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开放获取这条路很艰难,走了十几年还看不到很明显的成效。真可谓,行百里路半九十,我想只有临近或到达终点的时候,才能真正享受到开放获取的好处吧。
我曾经提出大学图书馆失去的五十年,其实,指的是图书馆远离“大学的心脏”地位了。我们常常说大学是社会的学术中心,大学图书馆是大学的心脏,看一个大学有没有实力,从图书馆就看得出来。但在过去的五十年里,我们突然发现大学虽然在不断地生产知识和学术,但这些生产者的产权都转到商业机构或学协会手里了,大学师生要获得这些资源还必须花大钱买回来,而且还常常买不起。大学图书馆购书经费的八九十以上都用来买电子资源了,其馆藏也变得越来越支离破碎了。于是兴起了开放获取,并通过开放获取书刊和机构知识库,让大学及其图书馆再回到学术中心及心脏的地位。
当时哈佛和麻省理工学院首先举起了这面旗帜,不遗余力地推进着开放获取,虽然困难重重,但两校仍坚持到现在。我最近又看了两个大学图书馆的情况,这里特别介绍两点:第一是致力于建设全球知识共享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两天想起了在联合国实习的日子。1985年7月底八月初,利用美新署访问者计划结束和国际图联芝加哥年会之间的空档,我想到联合国总部图书馆实习。我先找了负责上海图书馆联合国托存资料室的美籍华人(名字记不起来了),她告诉我凡是要进联合国总部都要由本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推荐,后来在代表团领导的推荐下,进入总部图书馆实习了两周。
在十四天里,我走访了几乎每一个部门,参观了院内的统计分馆和法律分馆两个分馆,两次见了馆长。馆长是俄罗斯人,他很想到中国来考察。1986年也就是第二年在我方的邀请下,实现了他的愿望。
关于那次实习的业务活动,我通过情报资料工作杂志发表过题为“哈马舍尔德图书馆的信息管理与服务”(1986年第三期)的文章,当时给我印象最深刻的一是咨询研究服务,他们的参考咨询员每天都在图书馆入口处提供服务,他们告诉我这里的读者是一个都不能得罪的;二是文献管理系统。要知道那时我们连计算机都很少,更别提管理系统了,觉得很新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刚进办公室,看到柴俊勇先生发来微信,告诉我《上海海派文化地图丛书》出齐了,正在筹划发布会。听到这个消息,我不仅为丛书出齐而兴奋,更为柴先生的执着和定力而感动。
海派文化研究了这么多年,理论著作与实践案例也出版了不少,但缺乏一个全覆盖且接地气的系列作品集,海派文化地图丛书出齐不仅意义重大,而且对全国地方特色文化研究有示范作用。要出这样的东西需要的不仅是勇气和号召力,而且更需要领军者的远见和智慧。
柴先生是很有激情、很有感召力的人,我曾经跟他说过,你出面已经是成功的一半了,他笑得很爽朗,很自信,这就是柴先生,说到做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昨天看到中央34次集体学习主题是数字经济,联想到24次是量子科技,可见中央集体学习都是很前卫的。
对于图书馆来说,下一步就是智慧图书馆的建设了。简短地谈四点建议:
第一,尽快树立智慧图书馆这面大旗。
第二,广泛宣传数字转型作为推动图书馆新一轮发展的意义。
第三,尽快促成虚实融合形成的新业态。
第四,努力彰显图书馆数字管理的核心能力。
前几天,听到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图书馆的专家说,图书馆要推进研究数据管理难度很大,目前在大学还不占主导地位。这一步很关键,只有走通了这条路,图书馆才能再次理直气壮地说“图书馆是大学的中心”,努力一下,差不多失去的五十年该回来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