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叶明新
叶明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639
  • 关注人气: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今天的光,会像爱人那样扑进来

叶明新


一、早晨

我醒了
窗外的声响多了起来
空中有鸟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21 10:34)
可能是三十度斜角
也可能是四十五度
或者其他更为精确的度数
山坡倾斜着向上爬
并没有无休止地延伸
到了坡顶就停住了
我认为停得恰到好处
山坡上都是草甸
让你想不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51.诗歌创作置于语言秩序的支配之下。秩序是成见,是语言的威权,突破之举也司空见惯。诗的内容像通过窗户栅栏的光。

52.诗歌有两个方面的诉求。一是对人类生活和世界的静观,另一是对语言秩序的破坏和重建。

53.坚持自己在创作中获得的体会和感悟以及因此而形成的观点,它们是及物和有效的。观点以后发生变化,也不能说此时是错误的,沧海桑田,一时一地。

54.有的诗人想在诗中裁判世界,有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5-11 11:47)
1.不是因为写了诗成为诗人,而是因为是诗人才写诗,要厘清其间的因果关系。这不是先验论,只是诗之由来。

2.诗歌的写作具有有限的自由,边界的存在是确凿无疑的。但这种有限足够一千个诗人驰骋三十年。诗人可以在自己的创作中建立自己的节奏、叙事的习气及语言偏好。

3.诗的核心是节奏。节奏藏于诗人自身,规范词语秩序,结构诗歌形式。阅读者的节奏构成可以与诗人不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十四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晚上就是吃饭,会议没有别的安排。李东回房间后,一下涌进五个人。四男一女,都是小说作者,两个本地的,三个外地的。其中一个山东的小说作者李东是认识的。本地的做东,领大家去酒吧喝酒,大家兴致都很高,酒也喝了不少。李东一看时间,已近凌晨两点,就说,时间不早了,今天虽未尽兴,就饮到这里吧。大家发声喊,就都散了。

第二天的座谈会,李东环顾会场,前后左右,希望看到杨小沫,但却不见人影。是啊,小说创作谈,她又不写小说,怎么会来开会呢?她只是来采访的,任务结束了,人自然就消失不见。她是谁,叫什么,哪的,这些他都不知道,又都想知道,只是不好意思开口问,也不知道问哪个。
李东情绪明显很低,甚至有些沮丧。他以为人海茫茫,都是因缘际会,跟杨小沫惊鸿一瞥之后,可能要天各一方了。很意外的,事情发生了转机。第三天的活动是爬木齐山。一早,李东去宾馆的中餐厅用餐,惊喜地看到杨小沫。她长发束成一束,蹬旅游鞋,一身洗白牛仔,坐在桌边小口喝粥。李东来得算早的,餐厅里三三两两,人不算多,也没自己认识的。他捡了几样早点,倒了杯牛奶,端着站到杨小沫桌边。
你好,我能坐这吗?李东问。
杨小沫一抬头,看到李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副主编黄芸就是在他一脸笑意的时候进来的。
什么事这么开心?黄芸问。她手上拿着一个牛皮纸信封,扔到了李东的桌上。
啊,师姐,早。李东起身说。
黄芸和李东师出同门,但比李东大一轮。在杂志社,她是李东的顶头上司。李东研究生毕业后进入杂志社工作,黄芸算是引路人。在非正式的场合,李东会沿袭学校的称呼,称黄芸师姐。
李东赶忙将手上的稿子给黄芸看,并特别指出了自己刚看完的那段。
黄芸一目十行,瞥了几眼就看完了,嘴角往上牵了牵,说,呵呵。
李东见黄芸的反应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强烈,拿起她刚刚放下的信封问,师姐,这是什么?
有一个散文笔会,你去参加一下吧!黄芸说。
散文笔会啊?那蒋嫣红去不是更合适吗?她既是编辑,自己还写散文呢。李东一边说一边拆信封,看到信封上的落款是黄安市的,不由得手有点抖,心中一颤。
小蒋?她跟男朋友国外旅游还没回呢!黄芸眉头微微一皱说。李东赶紧说,好吧,那我去吧!
李东当然愿意去黄安市,他做梦都想去。如果一开始就知道邀请函来自黄安,他不仅不会推辞,说不定还会主动请缨呢!
因为黄安市有杨小沫。

去年开春,黄安市搞了一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几天天气好得不得了,一直晴着,让人想雨。

早上八点多一点,太阳就蛮大,眼睛看得到的地方都非常地亮。大约九点,李东来到编辑部。第一件事是开电脑。电脑运行的当儿,发出他熟悉的嗡嗡声。抬手从壁橱里取咖啡。旧街场的炭烧喝完了,再开一袋新加坡的猫头鹰。如果嫌浓,就加一勺蜂蜜。在椅子上坐下,左手搅着咖啡,右手手指连动,灵巧地输入开机密码。电脑一侧,办公桌的左上角,是一大摞稿件,高得能形成阴影。最上面的几叠,都是需要马上阅读的。

每一天的开始并没有多少变化。这些动作都是做熟了的,就像输入的程序,打进门的那一刻,程序就开始运转。

李东将咖啡端近嘴边,鼻中能嗅到香气,脸上能感觉到热气。他小啜一口,在嘴里抿着,品味着味道。一个文学编辑的日常工作,可能有点枯燥和机械。日子就像一潭没有细纹的水,风云永久地栖息在屋角,但心里是平静而温暖的。

 

马师傅进门的时候,李东头也不抬,大喊一声,小心脚下!

马师傅给每个办公室送新到的信件。他是高度近视眼,带很厚镜片的眼镜,每次进门,十有八九,都会踢翻他门口的塑料垃圾桶,让纸屑翻撒一地。后来李东就把垃圾桶放到进门左边的墙壁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5-14 19:50)
有一些事物
在时间里是固态的
有一些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榆树从来不屑于在天上飞
那是鸟儿和落叶
榆树长在地上
左边是桑树
右边是鸡翅木
天上何所有
历历种白榆

有攸往
利涉大川
从农村的村民手里
收了两块老门板
上面的污迹
似乎已经成为门板的一部分
显然
榆树苔衣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