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个人资料
亮红
亮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875
  • 关注人气: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异乡人
我抛弃了所有的悲伤和疑虑
去追逐那无家的潮水
因为那永恒的异乡人在召唤我
他正沿着这条路走来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2013-09-21 17:13)
标签:

杂谈

有十年的中秋没在国内过了。

十年的概念,就是你对这个地方,春、夏、秋、冬四季轮回的细节,就剩那么点朦胧的记忆了。

明明是生息相关的存在,隔了这些年的时空,仿佛成了不相干的念想。

曾经会相信西方的月亮比东方的圆,一个美丽的谎言。事实是在某个时间的节点,辟如中秋,西方的月亮没东方的圆,因为东方人对月圆有更美好的喻意。

最近总是频繁地问自己,要不要归去,不如归去,何时归去?

如果你没有在你最好的年华里,在这片土地上,笑过、哭过、爱过、离别过,你就不能说你热爱这片土地。 因为热爱就是要经历着它的经历。

终要归去,不久之后,踏踏实实地归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9-03 04:58)
标签:

杂谈

和自己谈谈,那些内心最顽固、最深刻、最浅薄、最幽暗的部分。然后接受,理解并握手言和。

她说,我有男人的部分,是说她可以担当自己,即便要一个人生活。但现实当然也不至于至此。

不过一个经济独立,精神独立的女性说这话,总是暗示着比较强的某种意识。

可惜在很多年后,也是在一次次摧毁再重建后,她才明白到这一点。

女人确实不需要自哀自怜,遇上爱,或遇不上爱,因为大多数男人能给予女人的最好部分也只不过是锦上添花。

在这世上,爱和尊重都可以获得,唯有懂得太难,最爱的往往最不懂得。世上夫妻,相敬如宾易得,情投意合难求。

好在懂得的自然懂得,不懂得的大多数也不相干。

她不喜欢借口,也不喜欢过多的解释。因为总觉得语言的作用仅限于事物的表述和情绪的宣泄,过多则流于言表,于内心没有成长。文字不同,好的文字有一针见血的力量。

她想过,如果要花半生的时间,活在对另一个人的解释里,那会要了她的命。

她常常矛盾,在传统和自我之间,间歇地体会那种拉锯式的嘶裂。这也许是七十年代生人的通病。

生活的本质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8-19 02:30)
标签:

杂谈

     有人说,在人的一生中,遇到爱和遇到性都不难,难的是遇上理解。

     遇上理解,不必只是爱情,同性间的友情也是一种。就像Nicole和我,我们曾经在彼此的心里驻扎过,即使只是极短暂的某一段。

     那一段黯淡的时光,幸亏有她的陪伴。

    "Sophie,我跟你讲噢...。' 多年后总也记得Nicole的那种语气,斯条慢理,不急不燥。她喜欢倾诉,也善于倾听。
      
      05年的秋天,我们在吉隆坡机场的一间小咖啡厅,喝完各自杯中的最后一口咖啡,起身,挥手告别,没有约好要再见面。

     八年后的今天,当Facebook和微信改变了这个世界的联系方式,我和Nicole也再一次在虚拟的空间里相见。她依然单身,更专注于信主和侍奉上帝的事,也意外见她烫了长发,多了一种温婉的雅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8-18 02:08)
3.
      在这世上,如果能拥有一种信仰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

      可惜我们中国人几代来受无神论的教育,有一种先入为主的固执,相信所谓一切来于尘,归于土,所以在精神上始终犹犹豫豫,缺乏那种永恒可靠的归宿感。

       Nicole是基督徒,信主十几年来,每日晨起必读圣经,凡事必祷告。但据她说,在灵里,她也只是个不成熟的孩子,经常的有怀疑,经常的有软弱。

      那一阵正是她信心很低的时期,所以总是带着我,频繁地参加教会的各类活动。藉此以疗伤和坚固内心,同时也希望上帝能打开我的灵,因为我总是似信非信。我愿意相信爱、自由和平等,相信善恶终有审判,但我真不能形而上学地认定上帝的存在。

     我们参加不同教会的祷告会,几乎大同小异。但有那么一次,至今回想,甚觉得诡异。

     那次在吉隆坡郊外的一幢民房里,一个二、三百人的大厅,人满为患。Nicole和我站在离主席台较远的后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8-13 05:13)
       2.
      人生在三十岁时最迷茫,似乎无限可能,又似乎无路可走,明明是年轻轻的身,而心已暗伤涌动。
      
      回看那一时期自己的照片,脸是紧绷的,仿佛大义凛然,不太有笑容。
      
       选择在工作后再出国留学,实在要冒很大的险,其意图是要找一种出路。但在读的过程中,根本看不到前途,反而还要时刻担心钱的问题,那种只出不进的恐慌。反正那一时期的心境一直是压抑和焦虑的。
    
       Nicole是虔诚的基督徒,这其实是我们密集交往的原因。大概从一开始,她就觉得我有被救赎的需要,而我一开始,则抱着较偏的功利心,就是想免费地练习英语口语和听力。
       
       那个时期,Nicole刚从新加坡搬回马来西亚,她已在吉隆坡买下一间小公寓,后又买了辆白色的二手车,所以一向来在用度上非常省,而这又恰好合了我的心意。好在马来到处是"妈妈档",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8-11 16:23)
标签:

杂谈

     女友Nicole,马来西亚华裔,槟城人,我们相识于2003年1月的吉隆坡。
      
     03年有几件骇人的大事,四月张国荣坠楼,整个华人世界震惊;七月SARS铺天盖地的袭来,全亚洲人心惶惶。
      
      03年的个人小事件,其一是我和Nicole同龄,正双双背负着大龄单身女青年的美名;其二是我们都处在各自人生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其次还有那年上海的房价每平四千多,出国前夕,有朋友极力劝说我,别出国了,不如把出国的钱弄个首付款,在莲花路站买个二室一厅。我当时是一条心要走呐,想想现在上海的房价,不免有点小后悔。
       
     说回Nicole,在03年之前,她是一名新加坡航空的空姐。有十年的时间,她过着飞一般的生活,脚不着地,黑白颠倒,极度无安全感。从空姐的职位上主动退下来,据她所说,因为年老色衰,这当然是熟了后朋友间的玩笑话。但做得不开心,或者年岁大了体力上有点吃不消,应该是真的。于是回到地面,刻意要找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     &nb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7-03 19:32)
     入夏了,精神却有些疲乏,但脑子还不肯歇着。
    
      夜寂静,听李宗盛「给自己的歌」,一点点的感伤,些许的无奈,感觉那个心结像个烙印,但已经不碍事了。
       
      这个世界,关于爱情,谁又能比谁更聪明,谁又能比谁更幸运呢?遇到当时认为对的人,之后却又错了,又如何是好?其实爱情最好的境界也只不过是在合适的时间地点爱上合适的人,之后在短期内就转入到婚姻,这样爱情至少是圆满的,至于之后的离合兜转,那是关于婚姻的事了。
       
      关于爱情,还记得十几年前传唱得很厉害的一首歌「爱你的和你爱的人」,有人说爱你的和你爱的人是同一个人,因为爱你的刚好你也爱,且不论爱得多少;也有人说爱你的和你爱的人分明是俩个人,因为爱你的你不爱,你爱的又不爱你,爱在交错的层面上,若定要选择,女子大多会选择爱她的人,男人则大多会选择他爱的人。在爱情里,男人毕竟掌握着更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6-14 03:40)
     蕾是上海女孩,长相甜美,身材高挑,穿一条牛仔背带裤,在九十年代初的校园,那是相当漂亮而时髦的。在穿衣打扮上,平心而论,外地女孩真不及上海女孩,上海向来是时尚之都,而上海女孩又从小耳濡目染的。
     据蕾的妈妈讲,蕾从小骄生惯养,因为是独生女,家境又不错,所以第一次离家住宿,父母很是担心她能否适应集体生活。
     其实蕾不难相处,脾气也不错,大家和和气气的,很快就融合起来。
     当然上海人多少还是有优越感的,上海同学之间也容易走得近些。蕾周末通常是回父母的家,周一回来总是带很多的吃食。
     平日里蕾有些依赖感,小鸟依人似的,上课、吃饭和自习一般都需要有人陪着。
     这或许是她单方面的印象,毕竟是近二十年的事了,但有件事她记得很清,是在入糸后没多久,一个周末大清早五、六点的样子,大伙还睡着呢,糸主任吴老师火急火燎地来敲门,问蕾在不在呢,说她父母没见着她,急得不行。但蕾的床铺是空的,问大伙,大伙谁也说不上她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6-12 01:26)
     等到室友们陆续到来,八舍301的格局框定下来,本班五位,另加自控糸二位,共七位,都是十八、二十正值青春年华的女孩。
       利睡她的下铺,来自云南,名字取得中性,短发,外貌打扮上也颇有男孩气。
       利是很爱干净的,她的床单靠床沿边永远铺着一条长毛巾,方便随时洗换;不管有人没人,床铺上的帐子始终是放下的状态。这样大家也慢慢养成一个好习惯,就是彼此都不随意地坐别人的床。
       利也是直爽的,笑容清澈,完全没有女孩子家的小心眼和扭捏作态。大学第一年,利与她走得很近,一起上课下课,一起去小树林边上的公共浴室洗澡。
      但不久,利恋爱了,变得很幸福也很忙碌,在俩人世界里,她的学业也依然抓得很紧。
      毕业时利有过困惑,因为支边的缘故,她必须回云南就业,相爱的俩人面临着分隔两地。好在有情人终成眷属,几年煎熬后她和他组建共同的家,也有了自己的孩子。
      她相信,现在的利是幸福的,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5-21 02:22)
五月,雨一直下,没有奇迹,也许这世上根本就不存在奇迹。

牛,我不得不记住,你在五月的一个凌晨如流星一样地逝去。

但在记忆里,你不会离去,就像贺蕾,永远不曾远去。

感谢生命,让我们这一群人,相识在彼此最青春美好的岁月里。

那时的你壮实如牛,憨厚如牛,你爽朗的笑,黑黝黝的肤色,你一直勤勤恳恳地履行着你牛的称号。

如果记忆不够完整,我们还有照片为证,照片中你意气奋发,英气逼人,自信满满。

不管之后的生活给了你怎样的磨难和不堪,所有的都已过去。

牛,我想以生命最初飞扬的姿态送你,以温暖永恒的记忆送你,愿你一路走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