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我看过的电影
个人资料
西风傲
西风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477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1-06-27 21:04)
标签:

体育

今天是劳尔的生日

毛小芽说我这里也荒的不像样子了

确实也该写点什么

想想

从十年前,2002年的那个五月

见证多特蒙德的夺冠和国际米兰痛失冠军

十年后

同样的冠军和同样的冠军失手

这是轮回还是足球世界的恩恩怨怨

今天早上

看到河床降级的消息

百余年的阿根廷霸主

居然沦落到降级的命运

看到悲痛欲绝的球迷

我知道

这是怎样的心痛

十年

我经历了太多的希望和失望

足球已经成了我生命的一部分

伴随着每一个赛季

每一个冠军的产生

每一届世界大赛

足球

在十年的时间里

记录着我的生活

也给我留下了无数清晰的回忆

世事变幻

一代代球员

出名 成长 巅峰 退役

就这样

十年我见证了百年足球史的一个横断面

也见证了自己生命的一个横断面

我知道

足球其实就是生活本身

当我和爸妈一起看球

当我和毛小芽一起看球

我知道

足球就是生活

它记载了我的生活的一部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2-11 23:58)

发现自己的记忆出现了一些问题,而且是很奇怪的问题,曾经记着《西西里的美丽传说》讲的是男孩子的同性恋,结果却是男孩子的性幻想;曾经又记着《末路狂花》是一对女同亡命天涯,结果亡命了,也天涯了,只是不关女同什么事情。 
于是就这样带着记忆看了一部片子,结果发现自己的记忆可以卷起来扔掉了。 
片子讲的是两个女人的故事,带着90年代初,人们对于现实生活的逃避和对于各自心中乌托邦的一种向往,其实往往,乌托邦并不是一个具体的地方,而只是人们想让自己成为的某一种人罢了。 
个人觉得影片结尾很赞,车子“纵身一跃”便没有了下文,就像是inception中没有了下文的陀螺一样。不过按照物理学定律,那车子多半是跃不过大峡谷的,但是我宁愿相信她们跃过了;就好像inception中,按照物理学定律和什么乱七八糟的轨迹之类的东西,那陀螺最后应该是停下了,不过我却固执的相信那还是在梦里一样。 
影片中,在一系列的事情之后,两个女人的性格发生了颠覆性的变化,尤其是Thelma,当她们一次次的拿起枪来,得到她们想要的东西时,我们不能不感慨情境对于性格的塑造作用。 
影片的基调是逃亡,影片的结尾是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2-11 23:47)
标签:

杂谈

这个博客似乎荒废的太久了,看了看时间,上一篇文章似乎是两个月以前的事情了。

博客多了,好像是为自己抒发的东西分好了类,却发现分好了类之后,写的勤快的越发勤快,而那些不定期的想法和感慨却就这样慢慢的搁下来,直到再也记不起自己曾经有过这样的想法了。

有时候好羡慕你流畅的文字,好羡慕你忽然告诉我,我去写一写新浪,因为对于我自己,似乎所谓创作的热情已经淡到不能再淡下去了。微博的存在更是让我的只言片语有了出口,于是,这里,似乎也就真的长草了。

于是觉得还是要留下一点什么的,于是看着访客栏流过的头像,觉得还是要让日志列表也要这般的流动起来才好。

写一点东西吧,不管是什么,不管是长还是短,写一点,让自己翻翻博客的时候,知道,自己曾经在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有过这样幼稚的想法,也就足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25 22:43)
标签:

杂谈

在标题党充斥眼球的资讯时代,有太多以90后开头的标题,绝大多数的负面新闻,久而久之,让我这个80后似乎都有些无法理解,90后究竟惹谁了。

不可否认的是,90后的极少数人的确做了一些匪夷所思的事;但更需看到的是,还有很多武断的标题,将本不属于90后的事情也归罪于他们。与此同时,我们曾经熟悉的关于80后的批评,如今都变本加厉的撒在90后的头上,更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之中,80后充当了极其重要的作用。

其实仔细看看,我们就不难发现,这种情况绝非孤例,我们尚且将其称为“媳妇熬成婆心理”,于是,我们就不难解释,为什么只要在有批判有迫害的情况,就会有那么多热血贲张的前赴后继者,而他们中的大多数,与受难者之间,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的距离。

这种心态着实非常可怕,在多年的隐忍之后,面对着与自己当年同样处境的人,我们惊奇的发现,人们表现出来的并不是理解与宽容,而恰恰相反,是无所顾忌的攻击,似乎只有这样,当年自己受到的不公正待遇才能得到补偿。这样一种求偿的赌徒心态,造成了很多人间的道德悲剧。

事情总不是向着我们所设想的方向发展,我们以为的道德乌托邦,很多时候,必须被残酷的事实击破,最后证明,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17 11:18)
标签:

杂谈

其实不想说太多关于这所学校的话

因为自己早就清楚

在这里的我,注定是一个过客

这和在苏州的那些想法似乎不大一样

 

然而有时候

当你的时间一回到这里

便被剪得很零碎时

你便无法熟视无睹了

 

如果说在苏州的我

也会有很多不快

是因为很多没头脑的想法的话

这里更多的不快也就不难解释

更多没头脑的想法和无处逃避

太小的这里

让你没有角落可藏

当然

还有一个重要而奇怪的因素

作为你导师的院长

或是说作为你院长的导师

 

因而

就这样

在这个地方

时间零零落落

早上九点到十点跳跳舞

中午也许也要抽时间来一下

晚上不知什么事情

好在

我还不需要用更多的会议来进一步撕碎我的时间

 

于是

在破碎的时间中

懒散也随之而来

直到自己找不到方向的不知所终

 

还好

还好

不至于孤立无援的我

还好

这些

你应该都懂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0-09 07:59)
标签:

杂谈

忽然想到这样一个问题,在一个群体中做好人是没有任何益处的,这个群体中存在的坏人越多,越是这样,当然这里的坏人是广义的,可以泛指一切希望破坏既有规则的人。

还记得高考前上课,有些同学已经耐不住性子,开始在课堂上肆无忌惮的吵起来了。有个脾气不大好的老师,结果总是一气之下就不上了。后来我实在气不过,便找老师谈谈,我说你不上课其实是在惩罚听课的人。老师若有所悟。

其实这个故事可以任意扩展。

任何既有规则的破坏者,其所希望的都是规则的破坏,因而对于他们来说,其实是没有什么顾忌的,在没有什么牵挂的情况下,很多事情便过于顺利了。而对于规则本身的维护者而言,利益受损便是不可避免的了。

所谓唯恐天下不乱,对于有意搅乱天下的人来说,天下大乱本来就是他们的目标,因而,目标的达成对于那些期望天下大治的人来说,便是最大的悲剧了。

至少在这个意义上,似乎群体中规则的捍卫者是很危险的。我们有时也把这些人叫做既得利益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9-27 09:07)
标签:

杂谈

对于城市原来本没有什么特别的喜恶

是因为去过的城市太少

从那个小小的身体里投射出来的目光

似乎不足以辨别一个城市的味道

只是傻傻的看看

同样的高楼

同样的街道

同样的游乐场

同样的动物园

 

这之后

去的地方多了

便变得挑剔起来了

就像见的人多了

会变得苛刻一样

只是

有很喜欢的地方

但是却难得有很讨厌的地方

 

只是

来到这座城市

很难说讨厌

确实有一种无边无际的感觉

自己像一个小石子

连个声都没有

便没了踪影

人流中再也找不到自己

更难以找到自己在乎的人

 

一个匆忙的城市

从那一座座手扶电梯就看得出来

狭小的台阶用台阶分成两半

右边是用来站立的

左边是用来追赶时间的

在我自己的城市里

看到上班时间奔忙的人

总会心中责怪他们怎么不早起一点

可是在这里

我知道

他们已经尽力了

如果再早起些

也许他们等不到我今天看到他们的时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8-10 10:39)
标签:

杂谈

新家是在一个小区里

有一个奇形怪状的院子

在楼与楼之间蜿蜒穿梭着

想想 有院子的家大概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

十多年间 在一个极其狭窄的楼前走道里

我却依然可以玩的很开心

 

现在

再大的院子似乎都与我无关了

有时候傍晚回来

看看院子里攒动的人群

发现没有一项活动与我有关

 

我再也不可能骑着自行车在院子里一圈一圈的飞驰

其实 连自行车都没有了 更不用说那种心境

我再也不可能拿着皮球在院子里疯跑乱踢了 假想自己进了球 还把衣服蒙在头上庆祝

我似乎也没有什么小伙伴可以坐在花坛边上说一些大人们永远也听不懂的东西

捉迷藏 替电报 扔沙包 甚至点火堆

这一切都离我太远了

我似乎也不能跟着老奶奶们跳舞 跟着老爷爷们打太极吧

这个似乎离我也很远

 

我就是处在这么一个尴尬的年龄

再大的院子对我来说

似乎都没有什么意义

有时 心情烦闷 还觉得这样的院子是徒增我走路的距离

而我似乎也没有那种大孩子对于小孩子的不屑

只是再也不可能融入他们中的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早上去一家小店吃牛肉面,坐定之后,旁边来了一对夫妻。

女的先坐下,端了一盘肉,后来男的也端着面坐过来。男人没有问一句,将盘子里所有的肉都倒在了自己的面碗里。这是我的第一重惊奇。之后不久,男人咕哝了一声,女人和我都没有听清,男人又说了一遍“纸拿出来”。语气生硬,用词更是硬的令人不舒服。这是第二重惊奇。第三重惊奇一直都在,就是女人始终如常的表情。

其实,我们身边的夫妻大抵如此,还谈着恋爱的我们觉得很大的矛盾,在他们看来都不算什么。生活将两个人互相打磨,总有至少一个人要被磨平,磨平之后,就是那样一副喜怒不行于色的样子。

其实,在我们看来,这样的态度是侮辱,那样的言语是挑衅,但是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生活已经足够辛苦,没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浪费在吵架拌嘴之上了。于是他们大多数人大抵对其他人与事也过于麻木,因为他们自己已然没有了更多的情绪。

环境可怕,时间更可怕,它能将我们之前认为不能接受的人和事,在一段或长或短的时间之后,让我们接受的如此心安理得。于是,我们便可以理解,为什么古今中外,揭竿而起者只是少数,而这之中又有太多是穷途末路之徒。

能跳出自己生活的重压和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14 21:40)
标签:

杂谈

那是世界杯决赛的前一晚

不敢有任何闪失的我十点就躺在了床上

于是听到了一些声音

非常熟悉的声音

尽管现在的家已经到了那么陌生的19楼

 

那是还没回家的孩子的吵闹声

在院子里追跑打闹

声音那么远 但是那么清晰

 

我曾经是这声音的制造者

只是现在回想起来

为什会那么陌生 那么遥远

我快乐童年的那些朋友 那些游戏 那些声音 那些情景

你们都在哪里

 

以前居住的楼房已经拆除

大院的格局也已经改变

想去怀旧变成了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只是以前我为什么从来没有去看看的想法

看看安放我全部童年的地方

 

就像是我的那些同学

现在再见已经太难

毕业了 工作了 出国了

散落在每个角落的你们我已很难再看到

只是为什么我以前不曾这样的珍惜你们

 

原来自己也不懂得珍惜

原来自己也是这样

每个人都有不懂得珍惜的东西

只是当忽然想起的时候会有深深的遗憾

最近在看的《SAW》

忽然就觉得老头的做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