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freex64
freex64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95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0-01-22 16:56)
标签:

杂谈

1)这些冥顽不灵的封建遗少,想当然的认为一夫一妻的社会里初次婚姻的双方,就该彼此享有对方肉体上的第一次——精神上的第一次他们几百年前就已经乖得不敢奢望。

 

2)再比如,瞎眼瘸腿的老头子,就想当然的认为那“残疾人优先”的“残疾人”也包括自己。全不管他自己有没有被登记在“残疾证”上。

3)任泽的老婆籍着新生的孩子...任启看不惯,说弟媳喊'妈'的时候只差在前面加上姓氏,就好比阔太太喊女佣人'李妈','吴妈'了

 

4)“听说 XX 有个高校老师‘劫美济丑’!”
“什么叫‘劫美济丑’?”
“美者富色,丑者色贫————劫美就是劫色呗!————漂亮女生除了正常完成学业,还得另外向他上缴点‘色’才能毕业拿学位。明白了吧?”
“那如何‘济丑’呢?”
“这个,大概全民统筹了吧。反正我相信丑女不会因此变得更漂亮!”
“可是,这种事除了当事人,别人怎么会知道呢?”
“据说是这老师收了人家的‘色’,却碰上个不合格没法毕业的。因此不能对现承诺,被人家揭发出来。”
“谣言止于智者。这种事你听了就得了,何必再告诉我呢?”
“我靠!我当你是朋友,下会甭想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片段

 

 

睡去何来爱恨深

哭醒方知梦也真

青春沧桑人间路

放眼尽是同命人

 

月上枊梢头
人约黄昏后(语出 宋 欧阳修)
三更云覆月
鸡鸣雨未休
细风轻纱落
花苞水珠流
折茎扶不起
入水春波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片段
大学四年,陈起阳见过最多的天津人就是老师和同学,其次是学校门口卖饭的小贩。这些小贩从头到脚的穿戴无不LA遢,就算衣服必须常和油泥沾边,人也不肯洗个澡。天津人里无论是外面卖饭的小贩还是学校里面的教授、学生,每逢冬天总对绿色的“军大衣”情有独钟,似乎再没什么比它更能缷寒。陈起阳所遇的其他天津人大概就只有在公交车上了,一次有个同乘的天津本地人问起他们都来自哪里。陈起自称是“河北人”,没有顾及和“天津河北区人”混淆的可能,但陈起阳的普通话口音明摆着就是藏不住的尾巴!自从那人替陈起阳纠正了这个不严慬的表达,陈起阳每次都改说自己是“河北省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片段
临近毕业的时候太阳有时热得比较残酷。那些爱幕虚荣的学生已经开始忙着租穿厚礼服,手持假文凭拍照留念了,真文凭要离校的当天才发,因为毕业学生不好控制。图书馆里依旧充斥了不务正业的莘莘学子,等接近吃饭的时间,呼啦一下子人都不见了,桌椅板凳上留下一处处书本报纸做为他们继续占领座位的标志记号。仿佛小猫小狗在自己的领地内遗撒气味所圈划的势力范围。高勇攀上午来找陈起阳,说一起去对面的市委党校从要毕业的哥们儿那搬点东西。陈起阳忍不住困惑“那种培养国家干部的地方怎么会有高勇攀的哥们儿学生”? “外国语学院的自考生!学校没他们地方,让他们在这里租房上课。”——高勇攀的解释里带得出所有正规大学生和其它各类自考、自费大学生的界线。陈起阳跟着高勇攀进了党校大门,在一个昏暗的楼道里高勇攀读着门牌确定了一间门缝虚掩的宿舍,试探着敲了两下房门,有脚步过来,开了门。高勇攀向开门人说找某某,那人将门开大一点就返回屋去了。陈起阳跟着高勇攀走进屋里,狹小昏暗的屋里几个人正在打牌,乱糟糟的地上有几个啤酒瓶。一个坐在床边的人一手拿着牌弯下身去,另一只手把一个箱子从床底下拉出一角示意这就是高勇攀要的东西,然后继续他的牌局。高勇攀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