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权蓉
权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7,034
  • 关注人气:69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蚯蚓九段

     权蓉,四川人。

   《文苑》副主编。

   《读者》签约作家。

   笔名:四叶重楼


 日子么,就要自得其乐。

 像蚯蚓给自个儿截成九段,

 凑两桌打麻将的,

 还有一个端茶倒水的。


邮编:010010 
地址:内蒙古呼和浩特市西护城河北街30号文苑报刊社 
 
 
我的微信号:


新浪微博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对弈荒野向晚钟
权蓉

教我们体育的老师总是不够硬气,不是被别的老师把课霸占了,就是在上课时被承包了学校小食堂的师娘叫去炒菜、打下手。被安排在上午和下午最后一节的体育课常常处于两个极端,要么圈禁,要么放养。
体育课地位不高,处于“失业”边缘的体育老师们便被德育处征去抓逃课的学生,一抓一个准。不是因为体育老师身手敏捷,而是学校所在的小镇很小,什么都只开一家,网吧、电影院、租书店……晚自习他们出去走一圈,守株待兔就行。
“待兔”的其他老师都很勇猛,收获颇丰,只有我们的体育老师总是漏洞百出,不是大声说话惊了人,就是大意地忘记了还有后门。几次之后,这种联查也不让他去了。
某个初夏的上午,一个回家探亲的奥运冠军顺便回校访问,校领导集体全程陪同,整个教学楼的阳台、窗户旁全是热血沸腾的围观学生。
等到热闹散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8-13 12:56)
蒟蒻蒟蒻
权蓉

1
《植物图鉴》上的植株我认识,别名也认识,“蒟蒻”这两个字却是连猜带蒙地认出来的。不过不得不承认,比起魔芋,蒟蒻作为名字的确看上去更有韵味。
蒟蒻,多年生草本。花淡黄色,外围紫色苞片。地下茎扁球状,有毒,可供药用。
读完让人有奇绝的想象,神秘得很。
可若说魔芋,立马就将其定到那些麻辣小串上了。
2
小时候有三样东西是大人明令禁止小孩子碰的。
一是漆树,一是黄麻,一是蒟蒻。
现在回想,可能因为它们的某种成分让人过敏或者叶子上的绒毛所致,碰了会红肿、长斑疹、发痒。但当时大人是不会讲这些的,全往妖魔鬼怪上靠。漆树上是蹲树上的痒痒妖精,黄麻是爬叶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7-23 17:18)
嘿,你叫什么名字
权蓉

1
说起来,九月曾一度是噩梦般的日子,原本开学高高兴兴地等着新书新本子,结果发下来,往上写自己的名字就被大人嫌弃。
因为我总是写不好“蓉”字,这个又长又胖的字怎么也不肯老老实实地待在一个格子里,一写就瘫软着手脚跑出去。所以他们指着那个我写得特别长的“蓉”字,说,这难道不是一个吊脚蜂?
我觉得这话说得真恶毒,却也不得不得承认很形象。
2
更糟的是,吊脚蜂这个说法后来让邻居家的小孩知道了,所以我的名字就变成了“权吊脚蜂”,还很是在班级里流行了一阵。
当时班里新转来一个女生,自我介绍,说现在叫什么名字,原来叫什么名字。
可以这么操作?原来人还可以改名字的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7-16 11:53)
对弈荒野向晚钟
权蓉

教我们体育的老师总是不够硬气,不是被别的老师把课霸占了,就是在上课时被承包了其中一个小食堂的师娘叫去炒菜打下手。往往被安排在上午和下午最后一节的体育课常常处于两个极端,要么圈禁,要么放养。
体育课地位落后,处于“失业”边缘的体育老师们便被德育处征去抓逃课违纪,一抓一个准,不是因为体育老师身手敏捷,而是学校所在的小镇很小,什么都只一家,网吧、电影院、租书店……晚自习他们去走一圈守株待兔就行。
待兔的其他老师们都很勇猛,收获颇丰,只我们体育老师总是四处漏洞,不是大声说话惊了人,就是大意地不知道还有后门。几次之后,这种联查也不让他去了。
某个初夏的上午,一个奥运冠军回家顺便回校访问,校领导集体地全程陪同,整个教学楼的阳台窗户上全是围观沸腾的学生。
等到热闹散去,班里的体育生说,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26 12:01)
父老
权蓉

1
我们爱口头上说自己“老了”,但是细究起来,是没有这回事的。骨子里都是青春盎然,活力四射,心里住着个小毛孩。在外和别人打交道时一副沉稳模样,回家招猫逗狗撒娇的抠脚的比比皆是。
而我们的父母,还陪着自己去演唱会、还在抖音上反串表演圈粉、还给我们零花钱,看那些煽情广告,父母老了怎么孤独等儿女的电话还来气,说这都没有朋友吗,自己没有社交?
这样的他们,怎么会老呢。
2
是在某一天,我们察觉到了原来父母是有老这回事的。
其实那天和平常一样,只不过你多看了一眼——
可能是染发剂,可能是某个药瓶,可能是换鞋角落里多出来的扶手,可能是锐减的菜量,可能是变软的米饭,可能是记了密码的小本子,可能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25 12:05)
路遇
权蓉

一个快递员,在公交口上骑快了,闪避人的时候撞到路边大槐树上。大家帮他扶起撞坏的车,让出公交站的长椅,递了纸,让他坐那收拾磨破出来的血迹,打理自己的狼狈。
幸好他已经送完一批东西,是个空车,损失减了些,但人还是沮丧。旁边老人安慰他:“小伙子,看开些,连孙悟空当年差点也谋你这差事呢。你今天这属于没有驾好云,下次注意就好了。”
有人不解,老人解释:“《西游记》里,祖师在三星洞前传孙悟空筋斗云,说一筋斗就有十万八千里路。大众都说孙悟空造化!若会这个,与人家当铺兵,送文书,递报单,不管哪里都寻得了饭吃。要不是被唐僧叫去取经遇难,这不就是孙悟空一大饭碗。”
人们点头直乐,伤员也跟着笑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06 17:04)
无衣
权蓉

易鱼把优衣库出的联名款T恤无差别扫荡了一圈回去,穿着拍了密密麻麻的照片发在朋友圈里。朋友们要么说她代言了要么说她土豪要么说她厉害,只有另两个女人在下面说的不同,一个说,你这是报复呗?还有一个说,这也太丑了吧!
说报复的,是妈妈;说太丑的,是姑姑。
对她俩的话,易鱼没有承认,自然,也没有否认。
听姑姑说,易鱼五岁的时候,就要自己选去上幼儿园的衣服,特喜欢一件蓬蓬的白纱连衣裙,有一天早上,死活都要穿那件去上学,不让穿就哭倒在地板上。故事讲到这里,姑姑就要停顿一下,然后将声音拉长拉高,强调她接下来的话:“那是冬天,零下十几度的冬天,你要穿一件夏天的裙子去幼儿园!”姑姑讲过太多次这件事,以至于易鱼对于反复出现在她口中的这些烂熟情节有些恶心,像一个厌食性患者面对满汉全席那样。
但所有故事不是都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29 12:02)
落词
权蓉

1.六月水
在六月水,六念成陆。
出去的人们再多,普通话说得再好,说起六月水三个字,还是陆月水。
没办法,家乡话是个无形的绳子,总会在人名和地名上把人拴得牢牢的,你要发另一个音,好像说的就不再是那个人那个地儿,而且自己说出来,还要往往吓自己一跳。
越是在外面混得久的人,回来越是满口家乡话,反倒是出去半年一年的小年轻,回来一张口,音调腔调都改了。
后者被人们视作二洋盘,拿作例子教育孩子,说你要出去回来像那谁谁谁,给我变得洋不洋道不道的,小心扒了你的皮。
如果小时候你叫二狗子,只要回了六月水,就还是有人叫你二狗子,粗枝大叶的,叫了就叫了,心思细密的,叫完才幡然悔悟地说,呀,都这么大了,还叫你这个。不过第二天见了,还是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六月水,是我最喜欢的水田
权蓉

在北方,遇着很多用方言的人。但那么多的词语里,最喜欢的一个词,是喜人。不同场景,不同的人说出来,我都喜欢。
喜人,在辞海里徜徉,始终找不到另外一个词语来代替这个词给我的幻想、场景、诗意和鲜活。
有年去采访,在转车到目的地去的路上,一个人问我,你是做什么营生的。
明明是满车的陌生人,却因这个句子有了熟悉感,因为问的那神态,和我的父老乡亲无异,只不过我回家时,他们问的是,你做什么活路的。
营生、活路,这是南北关于生活艰难的一种同又不同的讲述。各执一词的殊途同归,细小间的区别和连接让人们划分开又归整来。
以后我的孩子长大,她定然知道“工作”的意思,但“营生”和“活路”离她的距离,会比我远一些。这样的鲜活和丰富若就这么擦肩,或者让她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28 09:21)
离开时有雾送我
权蓉

1
钱穆先生说四川多雾,所以川人浪漫而爱冥想。他说的是司马相如,但挡不住我要往自己身上带一带。没办法,我这种地域虚荣,总在某些时候冒个小尖。
因为自己是真的从雾里穿梭长大的——那时雾只是雾,还没有和霾一起成双入对。去上学,在山路上,听到前面人声,却看不见人。若等着的话,就同路结伴去,如果前面的人不等着,就这样遥着听声一路对答着走到学校。
在现代通称,能见度低。若让秦观来形容,就叫雾失楼台。
2
那时最得我们欢心的是电视剧里随雾出场的那些大侠美女。每一个人物亮相,都是从浓雾里出来的,特别是精怪型的白素贞、小倩她们。
暑假的午后,我们披着毯子扮演古装人物出场,效果怎么也出不来,我们就归结到我们没有那出场时的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