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主资料
丛桦
中國作协会员。山东省十佳青年散文家。首届齐鲁散文奖获得者。著有散文集《山有木兮木有枝》《井上生旅葵》《日暮乡关》。主编《师生同题写作文》丛书。
个人资料
丛桦
丛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15,826
  • 关注人气:4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我的散文集
1、《山有木兮木有枝》

 《山有木兮木有枝》于2015年由百花文艺出版社出版。当当、卓越、京东、淘宝等有售。

----------------------

2、散文集《井上生旅葵》
  2016年10月出版。上海三联



-----------

3.散文集《日暮乡关》

2017年出版。文联出版社


以下书稿寻求出版



《小明写作文》
校园小说,四年级三班男生小明和他的同学在作文课上发生的各种趣事。8万字




《徒步母亲河》
该书为长篇纪实散文,兼具旅行、生态散文特点。25万字,100幅徒步现场图片。
只接受正规出版。接受以书顶版税。
题诗

俺村是破败的

还有

俺村的牛怀孕了

 

评论
加载中…
孩子们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9-08-21 20:17)

2019年已经过去了三个季度,我的身体真是一年不如一年了。今年春天,一直咳嗽,接着就是水痘频发。现在全身关节一动就脆响,牙齿也不结实了,不能受凉。

这几天肠胃感冒,腹泻腹痛。

一年中,健康的日子没几天……不吃药的日子没几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8-11 18:22)
标签:

杂谈

八月,是胶东半岛的雨季。这个季节有台风,雨季因此而来。

从前,雨雪风霜都很低调,不吆喝,不张扬,不忽悠,来便来,走便走,也没人在乎。仿佛那时的世界自有一根看不见的定海神针,任风雨肆虐,生活井然有序,人人气定神闲。现在不是了,不论多大的雨,多大的风,事先好几天就嚷嚷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人们对于天气的关注已经细化到几点几分哪块云彩在哪里都掌握了。如果是台风,更不得了,十分钟一播报。全城戒严。学校停课。超市关闭。景区清场。微信朋友圈,抖音。快手,所有的自媒体都在刷屏。这是人类对自然的敬畏,还是我们越来越脆弱?是生活太平淡无奇要人为地营造生离死别,每天都生活在世界末日主题大片里?

今天中雨,五六级风。县城街头却几乎看不到车辆,只有红绿灯泪眼婆娑。

这样的天气,以前不是很正常吗。怎么到了2019,就像是灾难来了一样?记得1991年,我21岁,在乡下一所学校任教,周一早晨,风雨大作,我穿着雨衣骑着自行车,顶风冒雨上了309国道。路边大树不是拦腰折断,就是连根拔起,横七竖八倒在路上,我骑行二十多公里,准时到校,上课铃响后,校长开始点名,看看有没有迟到的。

小时候,雨更大。下雨的时候,梧桐树苗开枝散叶,我总是掰个梧桐叶子擎着在雨里跑。梧桐树苗的叶子宽阔,像一把绿色的伞,叶面有绒毛,雨滴打在上面,怦怦然,像梧桐树的心跳。

很快乐。唯一不好的是,叶柄上有粘液,总是粘着很多小飞虫,手上也粘着虫,都是死的。

雨后,小孩子全部露头了。街上溪流潺湲,冲的沙子一堆堆,小孩子用沙子堵坝,个个都像治水的大禹。

八月,是农历七夕到来的日子,记忆中的七夕,家家户户似乎总是在雨天烙花饼,草总是阴湿,不好烧。小孩子冒雨跑来跑去借果模子,矮矮的房顶上氤氲着炊烟。

我们这里真好,干不着,涝不着。老辈人总是这样夸自己的家乡。谁能想到多少年后,雨没有了呢?一年比一年干呢?司空见惯的雨去哪了?

盼了一年,来了雨,人们如临大敌。没人敢出门了,哪哪也不能去了。

但我出门了。

大街上,只有穿着橙黄色雨衣的环卫工在清扫垃圾,此外,一个人也没有。风不大,雨一阵一阵的。也不大。就这样的天,大家都像躲空袭一样消失了。哈哈,至于吗。

我来到河边,河边居然有不少车。我是来看雨的,他们来干什么?好像来钓鱼。

什么台风,什么暴雨,什么预警,他们都当耳旁风。

还有燕子,很多燕子在飞。迎着风,在雨里飞,风越猛,雨越大,它们飞得越有劲,原来燕子真的喜欢搏击风浪。

大桥下面,有人。那是一个与我年龄相仿的流浪汉,胡子和头发连在一起,看不清模样。晚上,他在桥下就寝。台风要来了,他是否在桥下避雨?过去看看。

没有,桥下没有人。

流浪的脚步走遍天涯,没有一个家。

雨大了。我们不走。我们蹲在河边,看浮萍。

我们穿着绿衣服,像两只湿漉漉的青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8-02 21:20)
标签:

杂谈

这个夏天,我爱上了每天傍晚,太阳落山后,来杜营河纳凉。

这里视野开阔,人迹罕至,河中水草丰茂,两岸树木婆娑,又有花岗岩台阶,防腐木露台,凉亭,花廊,长椅,坐在河边,看落霞与孤鹜齐飞,听水鸟在水面飞鸣,真是消暑的绝好去处。

峰山路狭,熙熙攘攘,广场更是人山人海,而杜营河边如世外桃源。我们在这里或闲坐或散步,看着抽穗的香蒲,天边的暮霭,说童年趣事,久远又模糊的记忆。

河边没有灯,天上的星渐渐亮了。

我们下棋,对坐于长椅上,用石头画棋盘,画九个格子。摘几片树叶当棋子,认认真真的下,胜负就要见分晓,一阵晚风,把树叶吹乱了。

我们笑得天真烂漫无忧无虑像神仙。

今晚,又去河边,把吊床系起来,吊床慢慢摇着,我在吊床上,任时光匆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7-18 21:17)
那是一条通向快乐的路吗
那是路两边素雅的国槐小花吗
那是天上白云在温柔地拥抱着白云吗
那是山坡上一片小小的木槿树林吗
那是阳光照亮的泪水吗
夏天出生的人,用思念止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7-16 15:51)
分类: 有些观点
       偶然在一个朋友的车上听到男声合唱《长江之歌》,时而雄浑,时而婉转,声部丰富而立体,十分惊艳,朋友说这是中国武警男声合唱团的作品!
      第一次知道中国武警男声合唱团。再一了解,知道该合唱团是中国最好的专业男声合唱团。中央电视台第十四届青歌赛,第二轮比赛中,该合唱团暂居第二,第三轮比赛,该合唱团拿出了看家曲目《伏尔加船夫曲》,一举夺魁。
      急忙听中国武警的男声合唱《伏尔加船夫曲》,果然震撼。低声部尤其动人心弦,微弱到不敢呼吸,爆发时又如闻惊雷,撼山震岳,尾音的渐低渐弱如同大海在退潮。
      居然有这么好的男声合唱,让你有耳朵重生的感觉,让你庆幸自己拥有听觉。
      中国武警合唱团,除了吐字清晰,最棒的是能让你听到听到情感和心灵。
      我其实喜欢听合唱。听过维也纳童声合唱团的《圣歌》。听过歌剧《洪湖赤卫队》里面《没有眼泪没有悲伤》唱段,韩英与众队员的呼应,尤其喜欢男女合唱的那一句:“望断湖水不见路,望断云海思念长。”这一句旋律柔缓而抒情,有抚慰人心的力量。每次听《没有眼泪没有悲伤》,只为了听这段小合唱。
     86版《红楼梦》的《葬花吟》里面的男声合唱也特别好,没想到《葬花吟》这首凄美的诗,加入男声合唱的元素,能够放大悲剧感。
     合唱需要团队精神,需要声部之间的配合,配合到几十人就像一个人。和谐是合唱的灵魂。在这个崇尚个人主义,都想只表现自己的时代,选择合唱,就要把自己的光芒遮盖起来。中国武警男声合唱团的每个团员都是高等院校音乐专业毕业的,经过了那么多专业的训练,只能在合唱团当一个声部的一员,这是需要牺牲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26 08:39)
      本报讯 日前,中国作家协会2019年会员发展名单在中国作家网公示,我区作家丛桦榜上有名。
      丛桦,山东省散文学会会员。2014年,被评为山东省第二届十佳青年散文家,同年获得首届齐鲁散文奖。2018年获得威海文学艺术奖一等奖,同年获得文登学奖金奖。出版散文集《山有木兮木有枝》《井上生旅葵》《日暮乡关》。主编出版《师生同题写作文》丛书。多篇作品被《读者》《意林》《青年文摘》转载,并入选江苏等地中高考语文模拟考试阅读理解试题。
      据了解,中国作家协会2019年会员发展工作从2019年1月份开始,在征求团体会员意见和咨询各文学门类专家意见的基础上,中国作家协会书记处于6月25日进行审议并投票,拟发展会员618人,并于6月26日进行了公示。公示名单中,山东作家共有42人,丛桦是我区此次唯一入选的作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20 21:42)
标签:

杂谈

分类: 本地风光

 

我们这里的海边,有一种植物,它生在在盐碱地,每到五月,会开出一种紫色的小花。它虽然矮小,但是顽强。风吹浪打,依然灿烂,就像戈壁滩上的沙棘花。


我曾在三个地方见过它。一是十多年前在小观海边的沙滩上,人们说这种花不谢,我就采了几枝回家当干花,真的是不凋零,不褪色,经年如初。后来在北海的沙滩上也发现这种花,那时我知道了这种花叫烟台补血草,是山东省濒危植物。补血草科的很多花都适宜做干花,比如花店里买的紫色的勿忘我,就是补血草。


昨天在泽库的海边也发现了它。泽库海边的补血草长得最大、花开得最鲜艳。


谁知道,海边有一片勿忘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19 08:16)

父亲离开这个世界五年了。


五年来,“父亲”二字成为我的禁区,不能说,不能想。

父亲去世三年后,母亲去世。

这五年,是我痛不欲生的五年。这五年,我成了一个泪人。

母亲去世后,我一直想做一项公益事业——临终关怀。

主要做两件事情:1、普及临终关怀概念。让每个人在热爱生命的基础上,也积极面对“死亡”这件事。古话说,三十四十买房子置地,五十六十就要计划身后事。但现实生活中,绝大多数人没有这个意识,对自己的生命力充满了信心,或者是盲目乐观,以为可以活到一百岁。其实七十古来稀在现代也适用,能活过七十,并不容易。中国人的平均寿命76岁这个数字,仅仅是预期寿命,并不是实际寿命。

每个人都要面临死亡,因此每个人应该有立遗嘱的意识,普通人没有什么大产业,遗嘱无非是安排自己的遗产,安排自己的安葬方式等,甚至包括自己要穿的衣服等。也就是安排自己怎样离开。

临终关怀还包括,在面对亲人即将离世时,你应该做什么,说什么。除了积极为亲人治疗,避免过度医疗之外,最重要的是床前陪伴和语言关怀,与亲人回忆过去那些幸福的温馨的场景,对亲人表示感恩、挽留,问亲人有什么牵挂,使其安心,让生者与逝者,都少留一些遗憾。

2、为失去亲人者提供一个倾诉的、释放悲痛的场所。我的一些朋友、同学都到了失去双亲的年龄,没有经历生离死别的人,是不能理解那种撕心裂肺、长久地深陷在悲痛深渊中的人的心情的。

人们愿意分享笑容,却不愿意分担泪水,笑,很多人一起笑,哭,是一个人的哭。不是人心冷漠,是人心没有经历。

经历生离死别的人,才能够在一起未语泪先流,才能理解为什么一看到老家的房子就会嚎啕大哭,理解为什么一看到父母的邻居就会哽咽流泪。

不少人,因为过于思念,过于悲痛而产生心理问题,郁郁寡欢,最终危害自己的身体健康,所以我就特别希望有这样一个地方,有这样的人,去普及一些临终关怀的知识,让每个人从容的,有尊严地、不慌不忙地离开这个世界,让那些失去亲人的人,有地方可以流泪,有人心可以共情。

五年,从来没有分别这么久。而且永远也见不到了。

我最悲痛的是祭祀与焚香,对我都没有慰藉,因为我不相信父母去了另一个世界,没有另一个世界。父母也不相信,因为这个世界才是他们最爱的世界,因为这个世界上有他们最爱的人。他们都不要骨灰,也不要坟。他们永远消失了。

从此后的每一天,都是一场我自己和自己的决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14 13:54)
《徒步母亲河》一书终于签订合同,进入出版立项程序。
该书为小16开,近400页,200幅彩色照片。
整本书为四色全彩印刷,使用当下最好的70克纯质纸。
这可能是我写作史上的顶峰了。
计划十月份上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09 21:22)
标签:

杂谈

分类: 本地风光

 

      傍晚,下课时,下雨了。

      雨不小。

      我的心是一条河,常常沉积些枯枝败叶和泥沙,阻挡为死水,需要雨的注入,雨的冲洗。

      很久很久了,我渴望一场大雨,我奢望一场透雨。像童年时,让村庄的屋檐垂挂着溪水的雨,像少女时,我骑着单车在盛夏的公路上偶遇的那场雨,像浇灌我心田的每一场能够让地下水位上升的雨。

      现在下雨了。

      我们去看雨。

      雨打在车顶上,急切的鼓点合奏,声音里,能感觉到雨滴很饱满,有硬度,有速度,有密度。

雨刷不停摇摆,玻璃上的雨花开的缤纷,像一首欢乐颂。

     我们去看雨。在雨中的河边缓缓而行。仲夏只有一种色彩——绿。雨中的草木是翡翠一般的绿,释放着生命力,葳蕤,蓊郁,催人奋进的茂盛。

      河里的芦苇,香蒲修长柔软,拂子茅有婉兮清扬的姿态。

      我们在雨中看雨。杜宇声声,蒹葭青青,在雨中看雨的人,都会说这场雨,真的很美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