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8-12-11 12:51)
早晨
有三个鸟嘴尖状物
通过
一声滴翠的鸣叫背负
三个汉字偏旁
向我袭击过来
我的梦刚好被完整击碎
头和脚倒置回来

梦里我观察两个人
他们无一例外
是通过爱情走到
一个地方
可是卡在了这个地方
那里看起来像一片茂密的树木林子
那里有石头
有坑洼的水渠
只是水流声
已经听不甚清楚
2018.10.2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06 15:30)
不知是早晨还是夜晚
天体阴蒙混沌
人类新鲜,睡眠一开一合
产生雨水或雪花
覆盖大地
不知道是光荣还是耻辱
有时这里只剩下这对福建夫妻
店铺里陈设依旧
没有一个顾客
他们用固有的配方
泼洒着菜市场中走来走去的人
菜市场也由两条向上攀爬的道路
支架着
将人们持续引领而来
上午向上,下午向下
从市场棚顶投下来的光晕
将菜市场引领到另一个下坡路

菜市场的时间顺畅而干净
它波动的路径规律柔美
孤身一人坐在这碗福建馄饨店里
这生活的图腾和黑洞
在对面使劲地挥舞
仿若你随时会被吸入进去
2018.10.2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04 23:21)
一个少年在风噶冲鱼塘里
孤独地游泳
浮萍飘满水面
他在水中重复憋气练习扎猛子
犹如飞行在杂质天空上的
一只飞鸟

三个绕山而来的垂钓人
绕水三匝
将其垂钓上岸
2018.9.1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04 21:06)
我们走出景湾小区
品论这夜晚的风和温度
看见它上下忽闪,左右铺陈
在我们脚前
慢下来,再慢下来
归于平凡
犹如失去力气的大雁
收拢翅膀

坐在路边长凳上歇息的时候
我听到
来自她腹部的脚步声
越来越响
2018.8.1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04 21:03)
她划自己身体为界
躺在床上,坐在自己的身体里
感受着那如水稻般成熟的腹部
带给她的奥秘和恐惧
感到另一个生命嗦嗦嗦地
在肚中攀爬和长大
刚开始是一只蝴蝶在扇动翅膀
柔滑地,不痛不痒
接着是一只飞鸟,翅膀有力
扑棱棱地凿往肚皮
她感到一个梨子、一个柚子、一个西瓜
小生命咕噜咕噜喝着羊水
打着嗝,小手小脚胡乱划着
再后来就是蹬了
她的躯体犹如一间黑暗的牢狱
日渐成长的小生命在里面被束缚着
Ta说:别拦我了,我要自由
2018.7.31
2018.8.1修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7月30日,我们往小区东面走
过马路
一直走到环保学院的南门
两侧快速车匹没有带来一丝风动
朝里走 
两边茂蓬勃林木在路灯下列队森然
这时,我们才感觉到
生活的大幕
已经向我们笼罩了下来
零星的有几个孕妇坐在路边木板凳上歇息
犹如天上星星
 
再往里面继续走
塑胶跑道包裹着一块足球场
二者裸露在夏日夜色之中
像一个强壮的胃
消磨着黑压压
一大群逆向行走的
周边群众
2018.7.3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空气垂直我们
没有一丝波动
来自我体内的咳嗽
垂向我右边怀孕的妻子
大人垂直小孩
在黑夜中反复追索,此景
垂立于我们的一个未来
大地垂直天空
草木垂直着炎炎烈日
周末垂直着工作日
小贩们垂直翌日的菜市场

今夜,我们纷纷垂直头顶上的
一颗星两颗星和三颗星
来自其中的五角星光
垂直我们体内多年的隐疾
2018.7.14
2018.7.15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0-20 15:47)
每个早晨在手中
退化成
鸡蛋和牛奶,
“个”和“瓶”
在数量上攀升。

房间里其它的物件
都保持着
绝对的静止
这来自暗中的哑笑
令阴影深重

有时早晨来得晚
鸡蛋和牛奶
就在原地向时间发出
那种幻化出原型鸡和牛
咯咯,哞哞的
响音
2018.5.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相信你暗中的视线
还藏在某处荒僻的角落不曾离开
正如蛇皮的褪去
而新的你从某个洞穴
钻出来
显出新的生机
我相信我的归来正是你的归来
你稳住我身体里打着旋的水份
我恍惚的意识
正在这片作哑的土地上
汇合成新的图腾

这是多好的一次重逢
我在脑袋里仔仔细细想好了一遍
只需你扒开窗户或踢开房门
或者在落满灰尘的厅堂里
给我一声微弱的鸣叫
你向我扑跃而来
2018.2.1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4-20 07:56)
——写给村头一个叫“风噶冲”的地方

有这么一座森林酒店
它无法用手机导航,只在人们口中流转
它隐秘在树林之中
像一棵树一样无法目测
它就座落在我们村口那个无人烟
当风口的“风噶冲”
那里有坟墓,有一座不大不小的鱼塘
有一个山谷
山谷下流着一口清澈见底,清凉可口的泉水
路在这里呈100度转弯

它没有招牌,不接受提前预订
只接待那些开着空空大巴车,拖拉机
前来夜宿的司机以及
迷路的旅客
它点着辉煌的灯盏,泡着沸热的咖啡
留着干净的床单

森林酒店规模忽大忽小
有时床位很多有时又很少
店员永远不会告诉你为什么
老板永远远行,不会出来接待你
雇员们按照隐秘的法则区别
哪些是可以接待哪些是不可以接待的

那些不被接待的
当然就只能从森林酒店出来
来到空落落的大马路上
张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