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梦也
梦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332
  • 关注人气:9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链接
关于我

一个接近于虚无的真实者,一个追求真诚和诗意的人。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1-06-03 21:07)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我的诗歌

王强(红石): 午后四月的想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我的诗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03 22:30)
标签:

杂谈

分类: 我的诗歌

2007年新诗创作——

 

桃花

 

桃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03 22:24)
标签:

杂谈

分类: 我的散文

2010年随笔——

                                                        大峡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23 18:19)
标签:

杂谈

分类: 我的散文

梦也散文选

 

这一个我

 

我总是趋向于快乐,不是单纯意义上的快乐,事实上,它是包含了忘我和幸运在内的那种广义上的快乐,比如,感管的快慰、性爱、成就感以及潜入未知领域的窃喜等等。

其实,对快乐的追求,已使我在一定广度上幻化了自己,又在一定的深度上隐入了自己。

我接近于现实又消弥于现实之中。

我有时候就是一束光,在树梢上颤抖,或者说,像一条树根深深地扎入地下,我体验到大地深处的那种无限延伸的浓重的黑暗之潮。

某种声音从来没有停止过,我想,我就是一只单纯的耳朵,我为那种声音而存在。我还是一朵花,纯粹为喜悦而存在。我还是深邃的夜空中的一颗星,为引燃夜色而存在。

我如此谨慎地生活在大地之中,因为我知道我是仅有的,像一株草也是仅有的一样,并且是一次性的。当我感知到某种未名之物时我是欣喜的,当我沉浸在这个现实之中时我又是幸运的。有时,当我感觉到我还活着时,我又是如此惶恐不安,因为,我同时感觉到死亡。

太偶然了,我是说,我的存在太偶然了——我是通过什么与这个世界联系在一起的,又通过什么而存在?因为,我在我自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23 18:15)
标签:

杂谈

分类: 我的诗歌

梦也的诗

 

 

蓝色

 

我喜爱红色,黄色,还有绿色,

但能让我安静下来的只有蓝色。

祈祷声,还有钟声,

画下来肯定是蓝色的。

温柔和善意也是蓝色的。

天空的颜色和海水的颜色就是这样。

 

用斧子砍我,让我痛疼,更痛疼

以便接近……透明的蓝色。

 

从黑暗到光明,会经历必要的痛疼。

人也一样,从污秽到纯粹,

也得经历痛疼。

想一想就知道,

树木的内部是黑暗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18 17:01)
标签:

杂谈

分类: 我的散文

 

回忆及其他(随笔)

梦也

睡在果核里的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歌

杂谈

分类: 我的诗歌

像一只蜂那样轻叫(组诗)

我的写作是一个下降的过程,是从虚幻的高蹈落向实地,由此我才懂得了谦卑的表达。

——诗观

 

梦也

 

 

金星

 

当金星与弯月平齐

我恰好站在这样一个高度:

伸手能摸到树顶

但树还在长高……

 

这是十二月的寒夜

小小的金星比弯月明亮

恰好我在屋顶

以特殊的忧伤

怀念一个人

 

在这之前的十一月

融入星空

连同他的皮大衣

那一刻

夜空深蓝

金星毕现

成密密一片

 

前一夜

我独居的楼顶

金星啸叫

拖着光尾滑过

……

 

我听见过,有人轻轻

叩门

 

十二年过去

那熟悉的金星

独占穹苍

与弯月平齐

 

天风吹拂

时有猛禽在长空鸣叫

 

我残存人间

至少

慨叹过三回

2006年12月20日

 

天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5、弃婴

 

  大约是十多年前,有一次妻子住院,我在病房里陪着她。出去打开水时,碰见几个病人家属往住院部相毗邻的一处小厉院里跑,拦住一打问才听清,原来那里有一个被弃置的婴儿。

  出于好奇我也随着他们走进那个小院。小院里长满杂草和野花,看样子这里是很久没人收拾了。小院子靠近东面的墙壁那儿有几眼箍窑,后来才知道这里是早先停放死人用的,那是医院刚建成不久,还没有太平间。

  我看见有几个人站在眼箍窑的口,探着头向里面张望。我走过去,一看,箍窑的地面上,有一个婴儿坐在一堆干草上,手里垒着一牙西瓜在啃。看样子,他是一个男孩,一岁多一点的样子。尽管脸上有自个儿的手指抓挠上去的污垢,但模样并不丑。耍是有一个好妈妈耐心地收拾一番,甚至可以说是一个漂亮的男孩。再瞧,发现这男孩下嘴唇有一个豁豁,就是医学上说的兔唇。看来正是因为这一缺陷父母亲抛弃了他。

  站在窑门口的人纷纷慨叹了一番之后,都离开了。没人愿意接近这个男孩。

  剩下我一个人时,我也没做什么,我一直静静地注视着这个男孩。他没瞧我,事实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