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吴冬
吴冬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47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0-12-22 20:44)
标签:

小说

节日里,我回省城探望父亲。他直向我埋怨:“人老了,最难以忍受的就是孤单,没有个可以说知心话的人。”我问他:“你的老同学林教授呢?他不是始终和你保持着联系吗?”

“他和我已经中断联系三年了。”父亲淡淡地说。从他那里,我听到了关于林教授的一些传闻。

老伴儿过世不久,寂寞得发慌的林教授一个人在家实在住不下去了。在女儿的接应下,他搬到了B城,住进女儿闲置的一套高档住宅中。

四个月后,那住宅里多了一个女人,是外地人,比66岁的林教授整整小了30岁。这女人并不是林教授的女儿为父亲找的保姆,但林教授对外人是这样“交代”的。听者自然是心知肚明。

“这很好,省得我费心了。”林教授的女儿一边搓着麻将,一边跟脖子上挂着狗绳一样粗的黄金链条的麻友们聊着家常。

“你不怕那女人拐走你父亲的老本儿?”

“他那俩钱我才看不上呢。”女人嘴角透出一丝不屑。“不瞒你们,你们看那女人穿得多时髦似的,一天一身儿,不过都是从我箱底里淘汰出来的‘垃圾’!”

半年后,林教授的房子里又多出了一位年轻女子。林教授对女儿说,“小姨子”在南方老家混不成模样,不得已来投奔在北方“出息”了的姐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17 21:06)
标签:

小说

这则故事由我的开出租车的邻居王高孟说起。

那是一个风雪交加的夜晚。由于雪下得实在太大,每个站在街口等车的市民都恨不得有一辆出租车“刷”地在自己面前停下。在繁华的开发区路口,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第三个钻进王高孟的车里,此时,车里已经坐了两名男子,他们对这样一个夜晚这样一种拼车的方式表示了默许的理解。

回家的路比较长,三个男人开始谈天。

“我那个前妻简直不是个东西,仗着门第高,把我当猴耍了。”

“怎么耍啦?”另外两个男人对这个包裹着酒气的话题比较好奇。

“先是跟我要彩礼,10万块呀!说这还是看在双方感情的面子上,放低了好几个档次呢!后来,哄着我去她娘家住,说那房子比我住的地方要高级。好吧!谁知道住着住着,不让我回了。过年也不让。还说生下孩子要跟她姓王呢!这怎么回事?要拿我当倒插门呀!我不干,当初没结婚前你也没这么说呀!你也不是按倒插门的程序走的呀!这收了别人彩礼,还想糊弄别人倒插门,开什么玩笑?可那闺女不听我的,就是铁定了这条心。我是谁呀?我不过是一个长得比较帅,佩着俩不中用的肩衔,除此之外再挑不出一点长处的面子货罢了。这话是那个臭婆娘说的。真他妈没劲,本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5-14 22:59)
标签:

小说

情感

谁知道邮局会有这么些规矩呢?信封里就只许装信,就是写着字的纸。别的一概不许。比如一串槐花,一小枝青青的桑椹,还有两枚初生的柿果果苞,还有三朵漂亮的小黄花。哦,还有一束美好的蒲公英。这些东西遭到拒绝后,惨惨地被丢到邮局柜台下面毫无表情的地板上。

这样的归属一定让它们伤心无比。这些努着劲儿的小生命,原本打算展开一场浪漫之旅的。从J城到省城。

省城里住着在J城生活的冬女士的女友。一周后她将迎来她的生日。冬在给她的信中写了些什么呢?

 

她这样写道:

午饭后,我骑摩托来到了赵树理公园。我想在这里采撷一些自然的气息给你,用它们来传达对你的祝福:生日快乐!

我最先想到的是采一串槐花寄给你,但我还没看到。我把摩托车停放到路边的一个树坑里,但坑太深了,摩托停不稳,并且也出不来了。这时我左顾右盼,很快等到了一名路经的陌生男子。他看上去像来自附近的工地,应该可以信赖。我向他求助后,他一言不发,帮我把摩托拽出了树坑。停好摩托,我走上一处小山坡。那里有很多树。

我看到了柿树,我采了两枚刚刚长出来的小柿子果苞,它们还太嫩,我不忍多摘。我又蹲下身子,把脚边的小黄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4-16 22:55)
标签:

小说

意志是什么?这是多么大的一个人生命题。良音感觉自己现在就是一个没有意志的人。她需要探寻出这个命题的答案,一些能令她真正信服,从而重新又建立起意志的答案。

一个结了婚的小妇人,刚刚生完孩子,工作和生活暂时得到稳定,趋于一种常态,每天除了庸常的忙碌,全然找不到一点持久的快乐。快乐完了,马上又被投入巨大的茫然或者说麻木。“意志是什么?它是一种精神源动力。”这个有点哲学意味的答案不能让良音感到满意,她仍然只感到血管里充满了懒散的缓流,整个人静下来后大脑空白、只想睡觉、不想动弹。

那天下班,一个瘦削的身影映入了良音的眼帘。那是一个20出头的大孩子,很年轻,但背已经驼了,使他显得有些苍老。这个青年的背由于驼了,所以使他的上衣的下半部分悬了空,活像穿在一个衣架上面,底下兜着虚无的风。青年的父亲是良音的同事,很帅气的一个大男人,但却遭受着妻亡儿痴的命运。所幸的是,他为痴儿在他的单位谋了一份打扫厕所的差事,使他即使娶不上媳妇,没有社交,却也不至于饿死在这个社会上。

痴儿每天十分卖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3-24 18:22)
标签:

小说

“太可惜了!太可惜了!”贵芝女士坐在我对面,嘴里仅呷了一小口茶,就一气冒出一连串唏嘘感慨的话。她是我的一位朋友,每回一次乡下返城后必然要约我小坐一回,给我讲述那里发生的、广为流传的故事。

那些故事没有长腿,但却能做到满天飞,因为它们都太真实了,以至于让人以为那是梦。就像下面这个。

“东东是多么乖的一个孩子,而她的母亲就是我的小学同学大华。我这个人晚婚,到现在孩子才两三岁,而我的许多小学同学,像大华一样,孩子都长到十七八了,个个长得头高马大,一米八几的个子,还在蹭蹭往上蹿,跟白杨脖子似的。所以我很羡慕那些早婚的同学,早成家早立业,早早就能当上婆婆、妈妈。多么有意思!

“可我那可怜的大华,她那可怜的儿子东东……”说到这儿,贵芝女士已泣不成声。我赶紧给她递上几张面巾纸。她接着讲下去——

“大华是村长的女儿,有名的村花、校花。因为长得太漂亮了,自然学业就没什么大成。她嫁给了村里最富有的企业家的儿子,比我们高两个年级。后来他俩生下了东东,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0-25 01:11)
标签:

小说

婆媳之道永远是一个令人大伤脑筋的课题,即便在城市里的白领女性看来,也依然如此。在“地心引力”酒吧,一个圈子里的几位女士正就此做着相关的讨论。

教师雅萍是一位十分贤淑优雅的女士,她首先给大家讲了这样一段故事:“我初中时期的同学招娣毕业后没有再继续学业,而是呆在农村早早结了婚。当年,在学校里她可是一个非常胆怯、懦弱的小女生,别人当着她的面讥笑她满脸雀屎她都不会有一丝反击。可谁料到,多年后从她婆家所在的那个村庄却传出许多有关她如何‘厉害’的消息!她与自己的婆婆恶口叫骂、交手打架,有人亲眼见她手执一只厚鞋帮子在婆婆屁股后面追打,一直把那可怜的老妇人从院落里追打到村口!还有更恶劣的,听说招娣前一天晚上跟婆婆吵了架,第二天清晨起床,竟把尿盆里的尿倒进了院里的水井!让一大家子人全都吃不上干净水,说是要给他们一个教训:不能欺负人!”

“你们倒说说,到底是谁欺负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0-24 00:59)
标签:

小说

“爱情就像一场烟云,过去了,什么都不会留下。”这是我的摄影师朋友陆大涛说过的一句话,为了完成一套农村题材的作品,这些年他多次前往农村采风,也了解了那里许多鲜为人知的故事。其中,在郑村下乡的经历,使他产生了那样深深的感慨。在我们经常聚会的酒吧,他对我们这帮朋友讲述了一段发生在那里的,离奇的爱情故事:

“村支书的女儿前阵子死了,死得很惨,令人震惊。说起来她还是我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呢!可她却在过马路时不小心让飞驰的大货车夺去了性命。太令人心痛了。听到这个消息,我整个的心都碎了!听说,她被拦腰轧过,当场就没救了……

“她叫爱琴,一个美丽动听的名字。这点,他的前夫齐彦也是这么看的。齐彦在郑村的村边公路修路时,两个青年相爱了。两人都读过高中,而且又都生活在农村没有进城,他俩擦出火花也是顺其自然的事情。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不尽人意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0-11 22:12)
标签:

小说

我的一位久未谋面的朋友几天前与我邂逅,对我讲了这样一段故事。他这样讲道:“一个人的能力能有多大?其实没有想象的那么大。这句话在我的发小、乡村心理医生大鹏的身上得到了验证。

“10几年前,乡村女教师的儿子大鹏高中毕业了。他既不愿意考大学,又顽固地拒绝了接城里父亲班,端‘铁饭碗’这种美差。‘我要闯出不一般的世界,不依赖别人的扶持和祖辈的庇荫。’他这样想着,满怀信心地踏上了社会。

“这10几年中,他实际上没成什么事。身负‘德高才馨’盛名的乡村女教师亲自为自己的独生子取名‘大鹏’,实际上就是指望他成人能后象大鹏一样在高远的天空自由翱翔,睥睨云端。然而,这只鹏鸟却掉进了冰凉的海水里,羽毛被浸得湿漉漉的,难以再展翅了。他先是去当兵,后来因为吃不了部队的苦当了逃兵。回来后又跑到南方去打工。打工也挣不了多少钱,他又决定回老家发展。

“‘除了种田当老农民,进城当打工仔,我有更聪明的活法。我注定是与众不同的。’这是他现在的想法,他把这告诉了母亲。已经退休的母亲对他的话不以为然,她对他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0-10 16:24)
标签:

小说

在一间位于J城某社区的手工作坊里,王菊线大婶正同别的女工们一道做着活儿。做为消遣,她们经常一边工作,一边扯着家常。这是王菊线大婶给大家讲的一个真实的故事:

“在我们社区有个外来户叫做山杏。生活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这个来自大山沟儿里闺女的真的是快要瘫倒了!在城市里生存,虽然名声上听上去好听点,但只有她和老公二人才真正晓得其中的艰难。除掉每个月的房屋租金、生活开销,夫妻俩的收入加起来还不及一个公务员的水平,这当然想要过上好一点的生活就只能做梦了。

“说起做梦,山杏一天都没歇息过。她的梦想其实也不过分,只不过是当上一个普通城里人,衣食无忧,天天接送孩子上下学、牵着他的手过马路、逛公园而已。于是,她拼命地在自己的小理发铺里工作、工作,没日没夜。甚至完全忘却了怀在身子里的小骨肉。抛开至今还寄养在大山里的大女儿,这个骨肉可是她和丈夫现在全部的希望所在。但在这会儿,这个骨肉却成了山杏刻骨铭心的痛。

“婴儿在七月份降生了,是个男婴,眼神呆呆的,眼看着到了快一周岁的时候,居然还不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7-18 21:52)
标签:

小说

“狗猫这憨憨把地里种的茄子全白送人了!”这个消息一下在村子里炸开了。狗猫再次成为村里的新闻人物。

“狗猫老爹那天去城里办事,饿得实在抗不住了,就跨进一家饭馆吃了顿饭。点了盘烧茄子,人家管他要了18块!他不干。第二天一大早,就把自家地里种的大嫩茄子装了一大驴车,跑到城里,全卸到了那家饭馆门口。说是白送给老板,好让他长个记性:这天底下你谁都能坑就是不能坑农民!瞧瞧,这堂课上得!一大板车茄子得卖多少钱呀!白给人好处让人长记性,这等好事摊谁身上谁都乐得蹦高儿,简直天上掉馅饼嘛!”

这就是冥顽又古怪的狗猫老爹,关于他的故事,在河西乡间有着一大串。

“你说那架破驴车,破得不能再破了,他还照用不误。现在都什么年月了,居然还赶着往城里跑,怎么顶得住别人那一道道轻视的目光?”说这话的是狗猫的一个亲戚。

“狗猫老爹眼里根本没那些小人,凭什么看不起我这破驴车?就我这还知道往驴屁股后面系个塑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