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胡蜂55
胡蜂55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1,375
  • 关注人气:2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7-04-27 05:41)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歌

 

我揹着我的尸骸
怀抱一筐
泪花
在片石攒动的峡谷
穿行
一只大鸟抹布似的
从天上掷下
寻找
打着十字架的双唇
寻找
大象的眼泪

天空
被冷凝在
鬣狗的喉咙深处
整个大地
覆盖着
一块石头
滴水不入
我不能成为
我的掘墓人
命中注定
一生一世
背负
自己的尸骸
追随北上的风
奔走
在这通往坟地的路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07 12:00)
分类: 诗歌

流淌在高地的水
是黑水
但这并不妨碍
这些
湍急
冷冽的
奔流
清澈见底
起于青萍之末的风
绕着口令
在树叶与树叶的背面
起舞
一枚枯叶
落入
这黑黢黢的水面
立刻
在激流中复活
游鱼般的
穿流而去

多莉与她的孩子
在撑开的大树下
一起睡着了
有荒地
野花
树荫
草坡
这样的地方
一律浣漫着
绿茵茵的幸福

那些仿佛统统被打理过的
山坡
草场
放牧着
一群白色的鸥鸟
一群黑色的牛羊
那匹黑白双色的苏牧
在他的羊群后面
遥望
伯德家的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06 04:54)
分类: 诗歌


你说
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
这也是一个最好的时代
这是你的一声绝响
再没有人
给过这个世界
这么模棱两可
而又靠谱的注脚
黄蜂已经射出的
螯针
死了
但被蛰过的中指
依然隐隐作痛

你留下了
一个雾都
阴郁
潮湿
暗黑
空中张扬着烟火气
但我以一个过来人的名义
告诉你
其实你笔下的世界
没有彻头彻尾的恶棍
不可饶恕的恶行
你的文字
是一缕缕光
曾经照亮了
那个卑微的中国少年
一方灰色天空
以及静卧在蚕豆地里
密密麻麻的
兔子的眼睛
于是
此刻
被撞响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26 21:47)
分类: 诗歌

那些房前屋后
一堆堆
去年
乃至于大前年的麦草
被雨水和太阳
反复泅湿蒸煮
早已失去了锋芒和钢性
萎黄微软
一如落拓的流浪者的
毛发
在灰霉中塌陷
在昏睡中质疑自己的存在

那些阴柔的山峦
自浑沌中争先出世
坐拥砂石
搜刮
截留
那些过路的
浅薄的土尘
续万世
终将自己
化成一座座
能行云雨的山
从那以后
瞌睡朦胧地过上了半干半湿
半绿半黄的光阴

那些干涸的河滩
雨季开始前
与卵石和枯草
一起睡着了
一直待到浑黄的浊流
微微抬头蜿蜒游走
灌溉河滩大大小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25 23:45)
分类: 诗歌

即使
你还有张牙舞爪的气场
然而
你已经无法重生
你被这个世界剥离的
不仅仅是
那些生生勃起的芽苞
并且
还丧失了
连皮带叶的
廉耻
和发须丛林中
那一枝男根的
尊严
虽说
你还未朽烂
满是筋络
但你的心
已然板结
甚至
不会发出悲伤的声音
你被从这个世界的挂钩上
摘下
你不被这个世界所爱
你也不爱这个世界
你的生命
只是一些
枝枝杈杈
爬满天地的
树妖
乱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20 09:30)
分类: 诗歌


那么直白的迁徙
如同
落拓的
败兵似的角马
排成一线
在岭南荒野
通天河岸
跋涉
高高低低
遥远地延伸
终日
与蹒跚来去的哈熊
四目相对
或者
嗡嗡嘤嘤
面向八方
发出永远没有应答的
招呼

他们
一生一世
风霜雨雪
顶着雷暴
毒日头
还有
苍鹰秃鹫
各种鸟屎
土头灰脸的
向这个世界
传达
一个又一个
灰白的眼神
孤高
落寞
陪着两千年的蛮荒
老去
唯有大风
将他们的悲怆
像一领白帆
涨满天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2-21 10:32)
分类: 诗歌


小的时候
看到那只被遗弃的小猫
在高高的屋脊
踉踉跄跄
趔趔趄趄
举步维艰
一声接着一声
奶奶的低泣
我的心碎了
像个婴儿似的
哭个不停
后来
后来
长大了
因为她们叫春
因为她们痛失崽崽的呼唤
我嚎叫追击
打得她们尿了
我就是雄鹰展翅
我就是那只矫健的雪豹

小的时候
当灰姑娘还是灰姑娘
当芦柴棒们狗一样咳着喘着
被虐待被侮辱被损害
我愿意
愿意娶她们为妻
呵护她们
是她们一粥一饭的供养人
后来
后来
长大了

只喜欢美丽女人
那怕她妖媚得如同狐狸成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2-18 23:21)
分类: 诗歌


一波一波衰草
沙浪似的涌动
簇拥着那些恶形兀状的水洼
一起死了
那些游走的赤藻
将肮脏遍布大地
连同振翅鼓噪的老鸦
遮蔽了你我的天空
他们联手
一代一代复制
庄稼
坟头
畜群
还有孱弱的
粘满尘灰的林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2-14 16:06)
分类: 诗歌


那些空巢
浮在半空
摇摆在细密的枝条间
出落成维族姑娘的眸子
将灰白的赤裸着的孤寂
串联在天际线
从雾霾连着雾霾的远方
相互凝视
并用旗语召唤
那一双
游离的
羽翎散乱的翅膀
乘着钢蓝色的春汛
归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29 11:50)

飞机一升空,大老王自顾自地把舷窗窗帘划拉上了,他收手转脸时,才觉得后面座位上一位脸色难看的老头脸色越发难看了,同时也收到那人带着明显责怪意味地眼风,这令大老王稍觉不安。但他知道这老头是第一趟乘飞机,顿时又优越起来,那种不安倾刻间便消失了,还心生鄙夷地嘀咕一句:“黑天抺遢,有只卵个看头!”

大老王昂起精光滑塌的头,闭起了眼睛。

他又不怕的咯,要打就打要骂就骂,作为八三年“严打”那会差点进去的一个杀坯,他怕过啥人?

突然之间,大老王想到跟这老头不仅一个团,还是一个组的,从意大利到瑞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