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胡蜂55
胡蜂55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0,976
  • 关注人气: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7-03-25 23:45)
标签:

杂谈

 

即使
你还有张牙舞爪的气场
然而
你已经无法重生
你被这个世界剥离的
不仅仅是
那些生生勃起的芽苞
并且
还丧失了
连皮带叶的
廉耻
和发须丛林中
那一枝男根的
尊严
虽说
你还未朽烂
满是筋络
但你的心
已然板结
甚至
不会发出悲伤的声音
你被从这个世界的挂钩上
摘下
不被爱也不爱
你的生命
只是一些
枝枝杈杈
爬满天地的
树妖
乱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20 09:30)
分类: 诗歌


那么直白的迁徙
如同
矜持的长颈鹿
落拓的角马
排成一线
在岭南荒野
通天河岸
跋涉
高高低低
遥远地延伸
终日
与蹒跚来去的哈熊
四目相对
或者
嗡嗡嘤嘤
面向八方
发出永远没有应答的
招呼

他们
一生一世
风霜雨雪
顶着雷暴
毒日头
还有
苍鹰秃鹫
各种鸟屎
土头灰脸的
向这个世界
传达
一个又一个
灰白的眼神
孤高
落寞
陪着两千年的蛮荒
老去
唯有大风
将他们的悲怆
像一领白帆
涨满天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2-21 10:32)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歌


小的时候
看到那只被遗弃的小猫
在高高的屋脊
踉踉跄跄
趔趔趄趄
举步维艰
一声接着一声
奶奶的低泣
我的心碎了
像个婴儿似的
哭个不停
后来
后来
长大了
因为她们叫春
因为她们痛失崽崽的呼唤
我嚎叫追击
打得她们尿了
我就是雄鹰展翅
我就是那只矫健的雪豹

小的时候
当灰姑娘还是灰姑娘
当芦柴棒们狗一样咳着喘着
被虐待被侮辱被损害
我愿意
愿意娶她们为妻
呵护她们
是她们一粥一饭的供养人
后来
后来
长大了

只喜欢美丽女人
那怕她妖媚得如同狐狸成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2-18 23:21)
分类: 诗歌


一波一波衰草
沙浪似的涌动
簇拥着那些恶形兀状的水洼
一起死了
那些游走的赤藻
将肮脏遍布大地
连同振翅鼓噪的老鸦
遮蔽了你我的天空
他们联手
一代一代复制
庄稼
坟头
畜群
还有孱弱的
粘满尘灰的林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2-14 16:06)
分类: 诗歌


那些空巢
浮在半空
摇摆在细密的枝条间
出落成维族姑娘的眸子
将灰白的赤裸着的孤寂
串联在天际线
从雾霾连着雾霾的远方
相互凝视
并用旗语召唤
那一双
游离的
羽翎散乱的翅膀
乘着钢蓝色的春汛
归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29 11:50)

飞机一升空,大老王自顾自地把舷窗窗帘划拉上了,他收手转脸时,才觉得后面座位上一位脸色难看的老头脸色越发难看了,同时也收到那人带着明显责怪意味地眼风,这令大老王稍觉不安。但他知道这老头是第一趟乘飞机,顿时又优越起来,那种不安倾刻间便消失了,还心生鄙夷地嘀咕一句:“黑天抺遢,有只卵个看头!”

大老王昂起精光滑塌的头,闭起了眼睛。

他又不怕的咯,要打就打要骂就骂,作为八三年“严打”那会差点进去的一个杀坯,他怕过啥人?

突然之间,大老王想到跟这老头不仅一个团,还是一个组的,从意大利到瑞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29 10:54)

餐厅的风格很简约,从卡座桌凳到餐具都是不锈钢制品,那些白净干练的工作人员似乎也是不锈钢制品,不以物喜不以己悲,面对着好些个吃着自带食品和闲坐在餐厅的华人,不论大声喧哗还是沉默寡言的,一律视若无睹。只有三妹皮耶罗和徐娘夫妇在安安静静地进餐,有一部分女眷到二楼的商场转去了。

“安安,侬吃点好伐!”徐娘嗲嗲地招呼韦少安,“我一路上见啥吃啥,老放心咯!”

韦少安严肃地摆摆手,一路到底,坐下来继续想那个应当是“精分”的宋柏昌。

想想自己的父辈和形形色色的宋柏昌,这一辈子吃没吃的喝没喝的被洗脑被精神控制,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29 10:45)

隔着弄堂就能听到学校那儿传递过来的喧嚣,如同一早一晩的村头、路边和茅屋前后那一树一树的鸟,发出高高低低的声浪。

又长又窄的穿心弄,是宋柏昌梅力力到校和回家的必经之路。他和她偶尔也会因为谁谁打扫学校卫生早到校或者晚回家而落单,昨天是宋柏昌,今儿轮到梅力力。

但昨天打扫完卫生的宋柏昌没到弄口,就看到打弄口一侧向这探头探脑的梅力力。

她那两根从前扎得极紧的毛刷辫的地方,拖着两根细长的辫子,坐在竖起的半截砖上,胸口贴膝,两臂各自耷拉在一侧,小小心心地摇摆着屁股底下的半截砖,她的表情身姿和周边的空气都透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19 04:56)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歌

 

一夜之间
这世界
胖大
虚弱
疏离
屋面被麻醉了
覆盖厚厚的
轻薄的
晕眩
房前屋后
那些树
还有远方的森林
精神涣散
在昏睡中呻吟
撕扯
断臂
腰折
野鸽子的家
在这柔软的压迫下
房倒屋塌
一地的鸡毛和直肠

满世界肥肥的脚印
满世界咯吱咯吱的嚼舌根
房子土地树木各自独立
凌乱破碎
街路中的街路
歪斜
蹒跚
杂沓中带着遒劲
是出栏羊群的通途
也是河流中的河流
一个小尺寸的足印
俏皮出柜
惊喜游移
又尖叫着回头
足跟拖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按:也许有人对文革的话题有兴趣,所以在纪念文革五十的所有活动即将过去之际,转发几篇文章先在此借用倪少峰(艺术家、大学教师)先生的一段话开场,“文革五十年过去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记忆,特别是那些经历过这场灾难的人,必然会留下各种各样的记忆。而应该讲,我在童年时经历了文革时期的末期,我们是没有童年的一代。我们的童年就被各种各样的政治运动所冲击,所以文革对我们之后的发展影响深远。如今距离文革发动五十年了,我觉得自己作为艺术家,有必要为此做出反应。

 

《推动文革最终失败的力量,是人民的反抗》

 

毛最后掀起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说明他一意孤行,无视党心军心民心,以一己之妄念,对抗天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