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胡蜂55
胡蜂55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5,217
  • 关注人气:2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一辆一辆奥迪自棕榈公园鱼贯而入,车在礼堂的小广场上即停即走,忙碌而有序。

从来就是西装革履的笪建中到任不久,从省上到乡镇的干部便也西装革履了起来。

站在小礼堂大厅一侧的门外迎候的姜有道看到的是,一片深蓝西装,中规中矩的嘴脸和不紧不慢的步履,一个个仿如黑社会老大的马仔。

开会是他们的半世人生,整个白天,他们几乎天天抬着这样一张开会的脸,借用一句滥掉的流行语,那就是,他们不是在开会,就是在开会的路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6-11 09:44)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歌

 

 

我走了  我的爱人
从这个
六月的早晨
去寻找
那轮
传说中的
红月亮
寻找
葬在
末日风暴中的
那艘小船
寻找
我的前世

我不知道
我曾经见到的
那些带着沙漠的灼热
在一株光照里
挣扎的沙尘
去了哪里
那些楼板
墙壁
窗帘
有形
无形
永远凝视我的
眼睛
那些
藏匿在
高高的屋脊
处女墙
风火墙
马头墙
背后的
一声声
叫着
哥哥啊哥哥
的野鸽子
如今
去了哪里

我走了  我的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6-02 15:47)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歌

 

我从地球的这一极
潜到那一极
彻骨的冷
如同一块
蓝色的
冰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5-03 05:27)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歌

 

 

风来了
那些塬上草
没有一株
不在颤栗
每一片水域的浪
都战战兢兢
奔走在一个方向
天上云
不论什么颜色的
一律
争先恐后的
与风
相向而行

但是
我终究还是
在那些
卑贱的草
驯顺的浪花
随遇而安的云里
隐隐约约
看到
暗藏着的
一个又一个
吹不散的
毒毒的
眼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4-02 22:33)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歌

 

一百年了
虽然遥远
但还是一眼
就可以看到
你的来路
贯穿着
一串长长的红灯

一百年了
你自始至终
就是一缸来回梭巡的鱼
从原点
回到原点

一百年了
你走不出
你给你自己
划下的
那条首尾相接的双黄线

一百年了
你貌似
行驶在高高的快车线上
但你所有的奔走
一如蚁族
只是外出觅食
或者回巢

一百年了
与你相关的江河海湖
所有水波
翻译出一个又一个
白眼
因为
你终生徘徊在
满腹污秽而又血腥的
湿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21 14:41)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歌

 

寒潮
在白茫茫的海面上
留下了
一片片堆叠着的
因为上冻
而没有烟消云散的魂灵

这些冒着寒气的
没有声息的
没有锚地的
魂灵
一律睁大的眼睛里
有大大的雪花
悬浮
在这
没有大地的
没有天空的
静静的
混沌里

其实
在这没有天
没有地的
混沌里
那些同样堆叠的
一双双眼睛背后
还有
面向故国的
一路黯淡的
滴血
残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03 10:29)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歌

 


全世界的鸟飞行时
所有的腿脚都奋力地后撤
成了尾稍的一个部分
与腹平行
与大地平行
全世界的鸟都累极了
但它们还是以这种姿势
在天空飞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22 09:15)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歌

 


林中的天空
有蛛丝
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闪闪发光的
是蛛丝
从千里外传来的一声鸟叫
告诉我
没有霾的天空
都是你的天空

流经千古的大河
干涸了
那些固执坚守的卵石
那些汹涌澎湃的沙浪
永远用同一种姿容
闪烁
百鸟朝凤似的
华丽和灼热
但河床
还是以流传千古的姿势
一泻千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歌

 

 

我见证了
水面上的每一道皱褶
都是自生自灭的生灵
我还见证了
堤坝溃烂
那些岩石的根
生生断了
可是
没有一条曾经咆哮过的大河
没有一道凌厉的风
没有一道撕裂
天际线的闪电
告诉我
为什么
大地
鼾声如雷

我无法抹去
挂在月稍的飞蚊
那些长长细细的脚
我看不到
那些高傲的伫立
或者蛹动的
甲壳虫方阵
黑色的尽头
也看不到
蚁王和蜂王
所有的贪婪颟頇的尽头

我的世界是如此遥远
遥远得如同
一部收藏的历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