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胡蜂55
胡蜂55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3,379
  • 关注人气: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歌

 

 

我见证了
水面上的每一道皱褶
都是自生自灭的生灵
我还见证了
堤坝溃烂
那些岩石的根
生生断了
可是
没有一条曾经咆哮过的大河
没有一道凌厉的风
没有一道撕裂
天际线的闪电
告诉我
为什么
大地
鼾声如雷

我无法抹去
挂在月稍的飞蚊
那些长长细细的脚
我看不到
那些高傲的伫立
或者蛹动的
甲壳虫方阵
黑色的尽头
也看不到
蚁王和蜂王
所有的贪婪颟頇的尽头

我的世界是如此遥远
遥远得如同
一部收藏的历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南川在地理教科书上有西北重镇这一说,因为“重镇”一说,最近两年到此一游的人渐渐多了起来,于是这个重镇上的人从来没有听说过的“南川市区游览图”开始在报刊亭有售。图中,南川地标性建筑九眼泉明珠塔赫然在目,在这地标建筑旁边,有一处叫做棕榈公园,但南川人基本都知道,此公园非彼公园,棕榈公园“人民公园”的不是,省国宾馆,正正经经的省国宾馆!而知道棕榈公园是省国宾馆的人,还都知道当年的棕榈公园是专门为了毛主席要走遍祖国大地而建的行宫,但毛主席进京后一次都没有到过西北,有人说毛主席不跟西北革命人民心连心,所以不跟西北革命人民在一起,在一起……

棕榈公园开始半营业那是邓伯伯时代的事了,之前,棕榈公园主要是省领导用来开小会宴宾客和日常三餐及休息娱乐的地方,有时也用来接待中央领导外省领导和省领导的家人客人。所谓半营业,指的是棕榈公园一部分高规格装修和设施高配的小楼还是不面向社会开放,不对外营业,依然是省领导用来开小会宴宾客和日常三餐及休息娱乐的地方,同时也招待中央领导外省领导省领导家人和省领导私密客人。

此地广植松柏和各种花卉果木,这里应当是南川各种常绿乔木和灌木集结的地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那些波浪
亡魂般的
彻夜
游走
彼此冲撞
宣言
这是一个活着的湖泊

比这夜还要粘稠
还要沉重的湖面上
大鱼逆行
破水而出
用扭曲的鳍
宣言
这是一个活着的湖泊

一只只黑色的牛背鹭
隐身在
黑色的空气中
向十面阴霾
射出
古铜色的箭
宣言
这是一个活着的湖泊

那些风
长长短短
高高低低
召唤
世间所有的喧嚣
将自己化作
茫茫的凄厉
宣言
这是一个活着的湖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15 16:54)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歌

很久很久以来

始终
绷紧
每一寸肌肤
上下摇摆
尖叫
但无论
怎样
探寻天空
俯瞰大地
都找不到
一条
回家的路


累了
扯断了那根
操控他的
线
在天地间
游弋
流浪


累了
纠缠
在高高的树梢上
朽烂


累了
骗过
那些追风筝的人
在灌木丛中
眺望
天边
一大片
斑斓的
忧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15 16:39)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歌

 

我已经不能分辨
青色和蓝色
我每一分钟都会睡去
我每一分钟都要醒来
这是一个开满白花的大地
喧嚣而又沉寂

我看见
白色的子弹头
拨开人群
匆匆而去
我看见

向我向你
轻轻摇摆的翅翼
用金属的阳光
点亮了
途经的
每一道
有着金属质地的水流

那些炫目的
灿烂的
金属的阳光
同时
还点亮了
一天泛白的星斗
点亮了
那一道道
贯通天地的
枝状闪电

但是
我要拉黑
拉黑
这个世界
给天空留白
我只要
那只被囚禁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27 10:15)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歌


要收割了
收割
那株
仰望星空的麦穗
那株
满是苞浆的麦穗
全世界都知道
这株
还未老熟的穗子
在被连根拔起之前
已经血流成河

在这片浸血的麦田里
倒伏的麦草
四散而去
只剩下麦茬
和立在麦茬之间的
片片落叶
齐心协力
在血色黄昏里
挣扎

这麦田
这落日余晖下的麦田
这落日余晖下的麦田的上空
曾经有千万条赤炼蛇
如火树银花
如焰火般的
绽放
那是
一个嗜血者的盛宴
这麦田
从此
失去了
张开双翼的种子

这六月的麦田里
没有白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5-25 11:14)
分类: 诗歌


一粒种子
在五百万年的光阴里
挣扎
历经
山崩地裂
雪灾洪荒
陨石雨猛犸象
冷兵器时代的乱箭
火器时代的流弹
还有履带的碾压
但是
没有一样
能羁绊他
一路上扬
回到这个春天
绽开
在雨季

他从远古而来
毫发无损
给了这个族群
一个
从五百万年
传承至今的
不朽基因

他是
在国殇中
操吴戈披犀甲的楚雄
他是
田横的五百壮士
与西楚霸王一起
突破垓下之围
自刎乌江的江东子弟
他是
历朝历代
布满天地的
血光之灾中
屹立在昆仑关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九日连珠
没有暑热蒸腾
更没有说好的海市蜃楼
赤裸的大地
烤熟了
最后的
一粒种子
老屋里
剩下一堆
关上了门窗的脸
满囤满囤的粮仓
拉着铁蒺藜的墙外
有一炕一炕
肿胀的大大小小的
死尸

大元帅的爹爹
还在遥远的地方升帐
一个消息
走遍了四里八乡
那里还有
狗日的粮食
一双缠足
一双三岁的小脚丫
加入了
这群七大姑八大姨的行列
踉踉跄跄
丈量
这赤地千里

我的爷爷
看到
那两具
一高一低的
木乃伊
风火轮似的
滚动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雄文共赏

《共谋罪-犹太人大屠杀的旁观者》

在5月14日以色列建国69周年的前夕,一位犹太裔美国专家出版的新书“共谋罪-犹太人大屠杀的旁观者”(TheCrime of Complicity: The Bystander in theHolocaust)引起人们的重视和关注。该书对大屠杀中旁观者和受害人之间的关系以及旁观者的道德和法律责任进行了深入的探讨。

“水晶之夜”的旁观者

1938年11月9日,一名居住在德国的犹太青年在家人被纳粹德国下令迁到条件艰苦的难民营后,开枪打死了一名德国外交官。事发后,希特勒下令对在德国和奥地利的犹太人采取报复行动。当夜,91名犹太人被杀,3万名年龄在16岁到60岁的犹太男子被送往集中营,1000多座犹太教堂被焚烧或摧毁。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27 05:41)
分类: 诗歌


我揹着我的尸骸
跟随
满筐的血珠和泪花
在片石攒动的峡谷
穿行
一只大鸟抹布似的
从天上掷下
寻找
打着十字架的双唇
寻找
大象的眼泪

天空
被冷凝在
鬣狗的喉咙深处
整个大地
覆盖着
一块石头
我不能成为
我的掘墓人
命中注定
一生一世
背负
自己的尸骸
追随北上的风
奔走
在这通往坟地的路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