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胡蜂55
胡蜂55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7,348
  • 关注人气:2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9-02-15 15:21)
标签:

杂谈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
我的阿姨
投考故乡的乡村师范学堂
那个考区的头
明明白白告诉
这个明眸皓齿的女孩
你不嫁给我儿子
你就不能被录取
我的阿姨没有嫁人
她从此就无学可上
哭了很久很久的阿姨
随我舅舅进藏生活
一路西向
那位少言寡语的兄长
一直不告诉妹子
是否到了
他们要到的地方
每次
那辆
土头灰脸的大篷车
驶入他们投宿的地方
都被她看作是旅程的终点
这个可怜的妹子
如同那些
一路相连的戈壁大山
脑袋里满满的都是
沙砾和石块
当夕阳把大漠的远方
点燃
她就是断肠人在天涯
一腔的乡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10 20:28)
标签:

杂谈

 

 

雪霰在窗玻璃上
弄出了屑立颾落的声音
仿如静夜中的螃蟹出行
俯视街路
唯有
风雪夜归人
在一盏盏向上的灯光里
与雪花和凄厉的风
纠缠
记忆中
每一个冬日的风
都是这样凄厉地号叫

一九六八年
是个多雪的冬天
下雪天
妈妈
就得见缝插针
奋力铲掉那些杂沓的脚下
雪白的或者肮脏的雪
妈妈不时忙里偷闲地
抚平被折皱的臂章
亮出她黑色的大卫星
那些忙乱的脚
有时会碰到蹲着的我
有时也会踩到那只铲雪的手
他们有的会道歉
有的不会道歉
但无论道歉和不道歉的
他们的步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03 23:31)
标签:

杂谈

 


长颈鹿用他的榔头
叩问天空和大地
为什么
这个丛林
世世代代的
兔子
每一根毫毛
都在询问
哪里有
一块
可以让他们
不感到恐惧和不安的
芳草地
那些似乎每一根羽毛
闪耀着自由光辉的鸟类
其实都有飞行的图囊
从前
他们是怎样飞行的
现在依然是怎样飞行

他们
有着豺狗的牙齿和爪子
发出跟豺狗一样的嚎叫
可是
他们说他们
不是豺狗
其实
几千年来
从西方吹来的每一缕风
都在恳切地宣告
豺狗还是那只豺狗
狐狸还是那只狐狸
狮子还是那头狮子
每一处残垣断壁
都写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25 22:21)
标签:

杂谈

 


一片枯叶
仿佛被击中那样
小鸟似的坠落
在那赭红色的土地上
没有一双眼睛
看到
枯叶像小鼠样的游走
然后
用拢起的边
撑起
一方甲壳
探出叶柄
蛰伏成
穿山甲模样
等待复活
但是
好多好多日子过去了
枯叶
等来
一只泥泞的靴子
抬起
落下
于是
全世界都听到了
枯叶
最后
迸发出的那声
粉身碎骨的脆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21 18:16)
标签:

杂谈

 


你的祖国民俗文化里
有阎罗殿的故事
这个大殿案头
赫然摆着一本人的生死簿
你不知道
在不同的年月日里
你有三回投胎转世的记载
少小仓皇离家
妈妈没有告诉你的生日
你一直认定
那个被记录在案的
法律意义上的日子
是你出生的日子
在这个世界里
有许多人
常常轻描淡写
那个第一次探头看世界的日子
甚至没有停下来
喝一杯的兴致
但他们一刻也没有忘记
那个日子
因为
这是一个全世界的孩子
唯一会记住的日子
那是他们的
定海神针
二十年过去了
三十年过去了
当你重归你的故乡
妈妈老了
她疑疑惑惑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06 15:16)
标签:

杂谈

 


雨点
有轻有重
怯生生的
或者粗鲁的
打着你的脸颊
一只小鸟发出鸭鸣
如你在梦中那样
吃力的飞行
这雨天
就是一片
没有边界的

有时还会被一只大手
搅动
撕裂
天空疼了
尖叫着
哭了
于是
整个大地
常常开满了
大把大把的
泪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12 08:58)
标签:

杂谈

 

 

地中海的海面上
覆盖着犀甲
很安全
地中海还有
世界上
钻石般璀璨的阳光
暖和的风
于是
俯视海洋的伊比利亚
睡着了
整个地中海也睡着了
但是

没有
你这个
血管里复活着
古罗马铁血的
意大利佬
在造船航海称雄世界的
伊比利亚半岛
奔走呼号
直到西班牙女王交出了
这世界上每一个女人都有的
首饰
你从此与这盒首饰一起
牢牢绑定在桅杆上
永无休止地瞭望
犁开了大西洋的惊涛骇浪
将这世界上
第一个日不落帝国的名字
一次又一次地
刻进加勒比海海岸的
每一块岩石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0-16 22:06)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歌

 

 

那个叫尕海的地方
并不靠近那个叫尕海的湖
毛泽东用上帝的口吻说
那里应当有光
于是那里就有了光
冒烟和不冒烟的大烟囱
还有火光灼心的高炉
撕开
这片离星空最近的天幕
常常在半夜
叽里咕噜地对这天地大喊
我靠
我靠

我在那个叫尕海的地方
生活了十年
可我不知道
尕海是淡水湖
还是咸水湖
离尕海不远的地方
有两个一咸一淡的湖
叫褡褳湖
那里的牧民传说着
尼斯湖的传说
可我只吃到过
五十年代被空投到那里
二十年后才长大的鲤鱼

我也不知道
尕海是否荒凉到
只有荒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辆一辆奥迪自棕榈公园鱼贯而入,车在礼堂的小广场上即停即走,忙碌而有序。

从来就是西装革履的笪建中到任不久,从省上到乡镇的干部便也西装革履了起来。

站在小礼堂大厅一侧的门外迎候的姜有道看到的是,一片深蓝西装,中规中矩的嘴脸和不紧不慢的步履,一个个仿如黑社会老大的马仔。

开会是他们的半世人生,整个白天,他们几乎天天抬着这样一张开会的脸,借用一句滥掉的流行语,那就是,他们不是在开会,就是在开会的路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6-11 09:44)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歌

 

 

我走了  我的爱人
从这个
六月的早晨
去寻找
那轮
传说中的
红月亮
寻找
葬在
末日风暴中的
那艘小船
寻找
我的前世

我不知道
我曾经见到的
那些带着沙漠的灼热
在一株光照里
挣扎的沙尘
去了哪里
那些楼板
墙壁
窗帘
有形
无形
永远凝视我的
眼睛
那些
藏匿在
高高的屋脊
处女墙
风火墙
马头墙
背后的
一声声
叫着
哥哥啊哥哥
的野鸽子
如今
去了哪里

我走了  我的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