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胡蜂55
胡蜂55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0,605
  • 关注人气: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20-01-10 23:05)
分类: 诗歌

[图片]


很久以来
也许是三年或者五年
这对老夫妻
声称他们是邻居
这天晚上
他们又回到各自的房间
关上了各自的房门
门与门之间
弥散着淡淡的清冷
手机铃声响了
那是她的闺蜜
没去旅游啊
没有
他年轻的时候
不是对你说
等我们空了
我骑上摩托
带你去看世界吗
那个六十岁的老阿姨
用三十岁的糯暖的嗓音
慢悠悠抛出一句
玛拉戈壁的
都是骗子
这时
铮的一声
一粒水珠
苍蝇那样
迅速从窗玻璃上
滑下
老伯关掉手机
看看空出大半的床
隔空对躺在另一个房间
打电话的老阿姨说
滚你
玛拉戈壁的
窗玻璃上
一粒水珠
又一粒水珠
滴落
一帘烟雨
老阿姨老伯都放下手机
拉起窗帘
同时嘀咕一声
邋遢冬至干净年
他们面向雨声大作的窗外
静静守着被窝
慢慢睡去
各自做着各自的梦
火车快开了
但他们在站外
彼此再也找不到彼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1-10 23:00)
分类: 诗歌


一天开始的仪式
是泡第一杯茶的时刻
虽说这和昨天的茶
一模一样
可还是怀有期待
依旧欣欣然

有时候
茶还是那种茶
可是
这第一口茶
最后一口茶
都不是你期待的味道
但这一定
不是茶的问题

喝茶的时候
任何茶点
都是对茶的轻薄
喝纯粹的茶
那是茶的日子

茶苦了
多兑几次水
就可以接受了
生活的苦难
也只有靠时间勾兑
人生和人生的苦痛
一开始
都是头泡茶
第一回冲开之后
随即
一次比一次
淡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12-07 07:20)

如果说

我这一辈子

有值得庆幸的事

那就是逃离

逃离

我的所谓故乡

其实

在一个凡人

都可以是甲虫的国度里

哪有什么故乡和第二故乡

你不合他们的意

你的所谓故乡和第二故乡

就是你的地狱

那时

我一说到地狱

曾经真真切切听到过

从地壳的深处

有瓮声瓮气的声音

掀起盖头说

你那里不是

地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12-06 11:52)


那个红旗大海洋里的

所有日子

都是

一个一个

特别具体的

黑色日子

黑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11-29 11:23)
分类: 诗歌

在很小很小的时候

即便高烧

神智模糊不清

一听到

小馄饨来了

也会挣扎着

吃下那碗

只有生病

才能吃上的小馄饨

那时

总有一个画外音

叨叨

不能死掉

死掉了

没有肉吃没有蛋吃

没有娃娃鱼吃了

那时

小小脑筋里注满

对死亡的恐惧

恐惧

从此再也没有好东西吃了

到了可以踉踉跄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11-25 22:22)

一阵紧似一阵

裹着

急促的

慌张

在田野

逃难

长河

哗啦啦

飘扬

一面九曲十八弯的

大旗

向扑面而来的

高山

打出一通又一通

不能确定的旗语

在空空的大街上

奔走的鸡毛尘埃和枯叶

穿过

世间所有的

空门

带着拆天的冲动

杀出

一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11-22 06:23)
分类: 诗歌

但凡有爱的孩子

都愿意

自己的洋娃娃锡兵

在自己的眼前

复活

当他第一次远远的

见到一个稻草人

就像不肯落下来的小鸟那样

他也认定

在风中战栗的

这个稻草人

离活物

只有一步之遥

但是

这个稻草人

如果不是这么破烂邋遢

这么面目可憎

可以成为自己的兄弟

从那以后

他陆陆续续

见过很多

依然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11-21 11:06)
分类: 诗歌

我是夜行动物

常常摸黑

在河边走动

今天破例

在太阳升起的当儿

出动

第一回看见河的对岸

原以为一片阴影的地方

长着一片昂昂然的苇子

两只犟头犟脑的公猫

半夜

在一条弄堂口

狭路相逢

牠俩

微微的偏转脑袋

对峙

发出满含威胁的

呜呜声

直到

树上的鸟儿

在晨曦中醒来

才悻悻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11-15 13:54)

这面鼓荡的船帆

还没有驶离港湾

就跟那头逆戟鲸

慢慢入水的鳍一样

一点一点的

沉没了

风用满地奔腾的枯叶

宣泄愤怒

宣泄悲伤

森林用伸向天空的

枝枝杈杈

祈求

这个世界上

所有的司号手

一齐吹响

直达天庭的铜号

复活

那一座座

早已坍塌的神殿

祈求众神

让死去的晚霞

一起托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11-13 11:20)

那些水面上的漂浮物

接二连三的起飞了

才知道牠们是野鸭子

他清楚这不是眼镜的事

早上三四点钟

跟他一起醒来的

那些文字

也早已漫幻不定

没有欲望和能力

阅读纸质书了

即使读半天

有时完全不知所云

一放下

就是断线风筝

好些个电影

看第二遍的时候

才知道已经看过

待想起来

那杯沏下的茶

茶已经凉了

茶凉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