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河西的人
河西的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9,720
  • 关注人气: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8-11-10 20:16)

商州巴人洞随想

商州杨峪河镇有座山叫老虎崖,老虎崖不知经历了几万年的风雨,终于像是一艘游艇停泊在丹江和南秦河上。远古时代丹江和南秦河是行过船的,老虎崖就是汪洋中的一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11-10 20:16)

商州巴人洞随想

商州杨峪河镇有座山叫老虎崖,老虎崖不知经历了几万年的风雨,终于像是一艘游艇停泊在丹江和南秦河上。远古时代丹江和南秦河是行过船的,老虎崖就是汪洋中的一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文化荒漠与荒诞的精神世界
-------读范墩子的《天大的故事》    
 
2018年10月30日《商洛日报》文艺副刊头条以较大的篇幅刊登了青年作家范墩子的短篇小说《天大的故事》,对于一位域外作家,这在近年来的《商洛日报》是比较罕见的,刊登这篇小说对商洛文坛的意义主要在写作手法上的启迪,给商洛文坛带来一股清风,也给宣传管理部门带来警示。
范墩子1992年生人,是近年来陕西文坛一位表现十分突出的文学新秀。他先后在《人民文学》、《文艺报》、《青年作家》等重要刊物上发表大量文学作品,受到文坛关注。
范墩子的这篇小说属于荒诞派文学。主要讲述痴迷文学的天大把自己的诗写到门板上,整天背着到村子里给人念。这是一个荒诞的故事,现实生活中可以找到痴迷文学几乎发疯的恶人,但是一辈子背着门板去给村民读是,最后死在门板上的 人是没有的。他以荒诞的手法揭示了农村文化生活的荒凉,也暗喻农民文化阵地的沦丧。
荒诞派是西方二十世纪的后现代主义文学重要的流派之一,主要是指戏剧创作。它采用荒诞的手法,表现了世界与人类生存的荒诞性。五十年代初诞生于法国巴黎,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九问小说选刊:40部小说评选,为何遗漏了一位最重要的作家

日前由《小说选刊》杂志社评选推出了“改革开放40年最有影响力的40部小说”。其中长篇小说15部。作为一位痴爱文学的70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唐小林,让我带你读《山本》
----以《山本》为例贾平凹小说越写越好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8-27 12:32)
消息:被陕西评论家誉为陕西文坛重要收获的小说《群山绝响》已被停售。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我为什么要迷恋贾平凹?  
    美女县委书记(左二)陪贾平凹先生进入会场 

文友等待签名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8-02 06:33)
         文学正在成为加速社会变坏的帮凶
             ——兼与史飞翔先生商榷
      我曾经很自信地认为,在70年代以前的生人中,一致觉得文学是应该引导人心向善,是应该为民族进步,净化社会风气加油鼓劲的。然而今年以来,在我的阅读经历中,我的这个美好愿望被许多文学作品和文学评论家的作为击打的像是一枚鸡蛋摔在了石头上,蛋清和蛋黄横七竖八的流了一地。
     先是六月份读了作家方英文的小说《群山绝响》。书中低俗描写,亵渎英烈,调侃红歌,歪曲红军,侮辱毛主席语录和那个时代“广阔天地,大有作为”伟大号召,被认为是中国文坛的一部重要作品(陕西师大教授张志春语),麻队长心怀鬼胎想睡下乡女干部,看戏的工人想摸李铁梅的奶,这些明显的坏人却被评论家韩鲁华说“书里没有一个坏人”。而且写了9500字的评论为其唱赞歌,对书中的油滑,侮辱性写作只字不提。他们把书中污秽的一塌糊涂的文字定位为文学,为人性的恶开脱,似乎恶作剧,恶思想,恶眼神,恶图片都是人性的原生态的流露,似乎这样描写才是文学的本真。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7-27 07:58)

             我想踩死一只猫

      小时候,也就是70年代吧,在农村老家,我很喜欢猫。那时候,本来家里的粮食就不够吃,老鼠半夜还要出来人口夺食。进不了麦柜,面缸,吃不到粮食,就把纸箱子、木柜角咬的刺啦刺啦的,把我吓的心惊肉跳,连忙用被子把头捂的严严实实的。这时一只猫轻手轻脚的溜进屋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忽地一下扑过去把毫无提防的老鼠抓在手上,玩够之后连皮带骨头吃的干干净净,我从此就能睡个安稳觉了。

       90年代末期,我参加了工作,在监狱当警察,我开始有些不喜欢猫了。那时监狱里的伙食好的让我都羡慕,我那时一个月才吃一顿米饭肉,犯人一周要吃两顿米饭肉,哪怕监狱没钱在外边赊账,这一周两顿的米饭肉是雷打不动的。有位经常来我们监狱拉砖的柳家沟村的农民老柳,看到犯人吃的比他家吃的好,就给我们干部说,我家里一天三顿稀糊汤,吃的是两交子面馍(白面和麦麸子混合蒸的馍),啥时候能吃上犯人这伙食,我的日子就过成人了。我们就开玩笑说,那还不简单,你现在就到大街道上去,手上举块砖头,见到过来的人,让他把身上的钱拿出来给你买包烟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尿尿诗”的走红与扯蛋的教授
      据报道,近日,江西瑞金籍青年诗人刘傲夫的一首诗《与领导一起尿尿》在微信朋友圈、微信群、微信公众号迅速传播,搜狐网、环球网、人民日报海外版、中国报告文学网等网络媒体跟进报道,一时掀起了全民阅读的火热高潮。我读了这首诗,称之为“尿尿诗”。按说,诗坛的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出现“尿尿诗”也不值得大惊小怪,我奇怪的是北京大学文学博士,对外经贸大学中文学院教授胡少卿等多位教授、博士级高知对该诗给予评论,且多溢美之词。看来,文学界目前是得了“尿毒症”且病得不轻。     
      这首诗不长,我全文照录如下:
《与领导一起尿尿 》
          刘傲夫
 厕所里立便器只有两个
我正尿着领导进来了
与我并排站着开尿  
气氛有些沉默
我觉得这时候应该说点什么
我说,领导  你尿尿  
也尿得这么
好      
        温州大学瓯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