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努尔哈赤征讨大明朝的“七大恨”理由很牵强,甚至不能自圆其说。这七条罪状说的其实就三件事。一是说大明朝害死了他的祖、父;二是说大明朝破坏互不犯边的规矩;三是大明朝偏袒叶赫。

关于祖、父之死,努尔哈赤起兵之初扬言真正凶手是尼堪外兰,因此起兵报仇,杀死了尼堪外兰后,如今却又反过来说祖、父是被明朝害死的。无论真相如何,他的这种反复无常都让人觉得有“欲加之罪”的意思。关于大明朝背约越边一说,盟约之事的确有,但自从大明朝与女真之间修建边墙以来,虽然有严格的法令制度在,但双方军民偶有越边并不是什么稀奇事,明朝边民常进入建州山林盗掘人参,砍伐树木。女真人也常突入边墙劫掠汉人财物。这种事说大就大,说小就小,往往跟当时的时局密切相关。双边关系融洽时无人追究,双边关系紧张时就小题大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游客重回古勒山的时候,那里已是老绿葱荣,秋韵遍染。九月的山野红绿杂陈,金黄相间,呈现出成熟女人一般的艳丽和雍容。而努尔哈赤重回古勒城时他所能看到的却是另一番情景。山上破损的城郭还没被风雨腐蚀殆尽,被淹没在荒草丛中,久远的记忆依稀掩映在这荒芜的草木中间,时隐时现,令他心中升腾出无限的伤感来。古勒城在十年前被李成梁焚毁后就再没人居住,只有年复一年的荒草杂木繁衍生息,曾经的辉煌和惨烈都溶解在岁月无声的变迁中,但却怎么也不能抹去罩在心底的阴影。努尔哈赤觉得这座山上处处都散发着阴冷的气息,十年前死在这里的数千阴魂依旧盘踞在山上,包括他的玛法觉昌安、阿玛塔克世、外祖父王皋以及舅舅阿台。他们需要用一场胜利来解脱咒怨,得以超脱转世。努尔哈赤命人请来萨满祭司在山下摆上香案供桌,杀猪宰羊焚香祷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5-24 14:38)

四百年前的一年冬天,建州大地被冰雪覆盖着。虽然是冰天雪地,但因为天空晴朗平静无风,倒也不觉得特别寒冷。努尔哈赤带领随从策马来到佛阿拉城。这是座已经废弃了的王城,城墙、壕堑、房舍依然完整,城内依然住着为数不少的居民。这座城并没有因为遭到废弃而荒废掉,这是努尔哈赤所希望看到的。

雪是一样的雪,鸡鸣山顶上的太阳几百年也始终如一。游客踏着与几百年前一样洁白坚实的雪,迎着几百年前一样热烈刺眼的太阳,咯吱咯吱的朝着佛阿拉城走去。在同一条小路上,游客的足迹与努尔哈赤的足迹穿越时空重叠在一起。游客知道自己的力道与努尔哈赤的力道无法匹及。那时的努尔哈赤已经成为建州女真中最为显赫的大人物。此行游客与努尔哈赤的目的地虽然都是佛阿拉,但目的却有着天壤之别。努尔哈赤准备让这座已经废弃的古老王城重现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游客之所以没有在小说的一开头就把当时辽东的整个历史背景做个交代,是因为游客以为那样很容易让读者觉得像在读一本历史教科书,而且游客在写作时也很难进入情境。但是在进入下一步之前游客就必须对当时大的背景做一个介绍,避免各位读者面对这蚂蚁一般的文字一头雾水,特别是那些“城”。

当时的大明朝为了防御蒙古人和女真人的侵扰在关外修筑了一道边墙,称“辽东边墙”。这条边墙从绥中县李家乡的锥子山蓟镇长城起始一直延伸到辽宁丹东鸭绿江畔,宽甸虎山的南麓。全长一千余公里,沿线共设边堡九十八座,墩台八百四十九个,边堡驻军多者五、六百人,少的四、五十人不等。在这条千里防线上,十里一堡,五里一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3-06 13:03)

       看到一个小孩儿毫无顾忌地大声哭泣,你会觉得那是一种勇气吗?

       勇气是一种特权。小的时候我们想哭就哭,想笑就笑,想趴在地上打滚就趴在地上打滚。我们不用去考虑别人的感受,不用去顾虑他人对自己的评价,这是一种勇气,更是一种权利。长大后我们学会了把自己装进一个虚伪的壳子里。不轻易去表露自己的情绪和心思,我们怕受到批评,怕受到伤害。我们没有勇气去回绝别人的目光。我们顺从于别人的塑造,因此我们原本拥有的特权在丧失。

      我们懂得了“美丑”,便丧失了天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3-03 10:42)

       我小时候的理想是当一名画家,因为那是我被别人认可的能力,更重要的是那是我喜欢做的事。我很奇怪,现在很多孩子都没有理想,或者他们说出来的理想并不是理想,而是一种职业。我想是我们做父母的混淆了理想和职业的概念。理想是我们爱做和想做的事,而我们却把理想看成了孩子未来的生存手段。理想是一只展翅飞翔的小鸟,我们却在翅膀上捆扎上那么多沉重的东西。难怪孩子不谈理想,因为这种理想不是他们想要的。

      孩子天生有一对触角,那对触角上在茫茫世界中不停的寻找着一些东西。触角发现了一朵美丽的花,那么美丽的花成了孩子的方向。可大人却挡在前面告诉他,那不应该是他要的,因为那东西不能成为未来生存的资本。大人无情的将触角砍断,用对孩子一生负责任的心态掐断了孩子的理想。而那被砍断的触角却是孩子们最宝贵的天赋。

       因此,很多孩子的成长是一个割断理想的过程。什么是理想?我想,理想是自我的认知与实现。它可以不是生存的资本,甚至需要为她付出一切。

       现在的孩子成了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大山一万年生长一寸

跟不上挖掘的速度

被剥离下来的石头

死了

树呢

一百年后能撑起一座房屋

也死了

为房屋而死

我生活在尸体中间

山的心被我雕成一枚手镯

晶莹剔透

可它没有呼吸

树的身体被我大卸八块,重新组合

成木床

躺在上面

嗅不到温热的气息

它也死了

死的死着

活在死着的中间

跟死了近似

别把死看得那么不幸

大山一万年才能长一寸

死却在你我的手上,心里

每天都生根发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2-09 09:32)
       独处才会体察到自我。“过往的记忆”和“当下的感知”是我的两只手,在迷惘中摸索着寻找自我。这不是件容易的事,因为真实的那个我已经离我太远。在我被生下的那一刻,自我便开始一步步远离我。因为这个世界不断地在我身上贴上标签,总是会有人站出来告诉我,你是一个孩子,你是一个儿子,你是一个学生,你是一个男人,你是一个丈夫,你是一个父亲,你是……我的身上贴满了标签,我成了一个行走的标签架子,我像某种机器一样按照每个标签的指示去行动,但这并不是我希望做的,而是别人希望我做的。对于别人来说,我的本真是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是他们想要的那个样子。
       我想不出也不敢想,如果把我身上的标签全部撕掉,我会是个什么样子。恐怕连我自己都不会认识自己了。我像所有的人一样,已经习惯了为标签而活。我们相信标签所示就是我们来到这个世界的使命,不容怀疑。我们为标签所累,苦不堪言,但我们却 又沉迷于此。因为我们认定这样一个道理,当我们什么也不是的时候,我们就什么都没有了。我们努力证明我们的价值,我们要让自己有存在感。而这些标签就是“存在”。我们为了存在不得往自己的身上贴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2-06 12:42)

我希望我有一间书房

我的书桌前有一扇大窗

抬头便是春夏秋冬,山高水长

冬天飘雪的时候,我能感觉到温暖

春天花开的时候,我能嗅到花香

夏天,让风随意弄乱的我头发和书籍

秋天的残阳和虫鸣一起催促我进入梦乡

我把我的喜怒哀乐

关在右手边最底下的抽屉里

既便于打开又不引人注意

被我仍在纸篓里的文字

我不会倒掉它们,只是想告诉它们

我生了它们的气

一张小床,不够身长

让我的脚独自享受夜的清凉

我喜欢木头

因此,所有的东西都是木质的

我应该害怕啄木鸟

她像大灰狼一样敲门

我忍着不去想三只小猪的故事

清晨的太阳和莽撞的公鸡

合伙把我拎起来

这两个操蛋的家伙

我就不告诉他们,我喜欢他们这样!

没有牙刷和牙膏

没有脸盆和香皂

走出去到河边,噗噜噜,噗噜噜

把自己变成一只鸭子

仰着脸对着太阳

像小时候等着妈妈给擦脸

没有锅,也没有碗

没有炉,没有灶

上树摘取果子,下地刨出萝卜

如果非要牺牲一些东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流浪人的天涯
流浪人的天涯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496
  • 关注人气:4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告示

博中文字均属原创,未经本人许可请勿转帖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