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磐石
磐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780
  • 关注人气:2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2-09-21 17:56)
标签:

杂谈

3

 

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走到一起来了。驾校很大,宽阔的操场上,是一根根警示桩和一块块停车位构成的方阵,像一个庞大的迷宫。几乎所有的人、所有的车,都在重复着一个动作:小心翼翼地从桩位里钻出来,又小心翼翼地从桩位外退进去,似乎学车的全部含义和精髓就是一件事——倒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9-11 10:45)
标签:

杂谈

 

家里的电视上,一打开全是百年一遇的坏消息。这世界不太平,让人为之揪心,感觉此刻的存在简直就是一种侥幸。

以前不这样,以前的世界离我们很远,各自活各自的,谁也不用操心谁。电视是一位不速之客,带着整个世界,挤在了客厅的沙发面前。于是有了天灾,有了人祸,有了满世界的纷乱喧嚣,它们有声有色,有图有真相,它们近近地围坐在我们眼前,一遍遍对我们说:你看你看,这世界活得多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5-29 11:32)
标签:

杂谈

2

 

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照到了床面前。其实之前朦朦胧胧就听见了屋后的土路上,上学的伙伴们疏一阵、稠一阵的嬉戏声,华子应该还扯着嗓子喊了我一次。贪了一觉,屋背后已是静谧无声了,我疑心学校的上课铃早就打过了,不免一阵发慌。妈妈已在地里忙完了早工,偏又不紧不慢地篜饭,又不允许空着肚子上学,只能气急败坏地扒了几口。土路上,已没有了一个同伴,心下一凉,硬着头皮向学校赶去,遥遥地已听见远处的朝读声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5-23 16:01)
标签:

杂谈

2

 

科目一:理论考试;科目二:桩考、场考;科目三:路考。驾考的经历,仿佛就是现实版的网络游戏升级体验,个中滋味是不足与外人道的,只有游戏中人,才能体会其中的实现感和成就感。相比那些功成名就的驾驶玩家,我就是一个刚刚注册了ID的入戏者,背着一无所有的积分,从最低等级开始跋涉。在“驾校一点通”的虚拟理论考场上,一遍遍操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5-21 11:49)
标签:

杂谈

1

 

我的摩托车驾龄有了小二十年了,从乡里到县里,从县里到市里,跨下这匹小电驴,已经成了我延伸出来的两条腿。摩托车的准入门槛很低,无论是技术门槛还是价格门槛。另外,它蛮、随性,村里的土路、乡里的山路,还有城市里窄窄的非机动车道、挤挤的车流夹缝,摩托车多半是风里风里去、雨里雨里去,没有半点迟疑。看着坐骑的里程表上大几万风尘路,想想它卑微但忠诚的陪伴,我对我的破摩托充满了感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那些松树整整齐齐地在山坡上集合,短发精神、腰杆挺拔,心无旁骛地一直向上生长,像村子里一群永不解散的民兵。

天气渐凉,有大雁从村庄头上的天空飞过,由北向南,始终列着优雅的依仗。村里人景仰这些心存高远的飞鸟,便给蘑菇起了一个诗意的名字:雁来菌,或者雁南菌。这是有道理的,大雁南来的时节,山林的蘑菇便开始悄悄生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

那时候,每户人家的房前屋后,都种有一篷篷竹子。有婀娜的窝竹,有挺拔的楠竹,更多的,是撒豆为林、成阵成阵的黄竹。尽管也是雅致的,美的,但村庄里生长的东西,从来与欣赏无关,它们就是生活本身,就是小家小户的命。

 

我和弟弟一边睡一头,妈妈来给我们掖了掖被子,又去外屋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2-02 16:57)
标签:

杂谈

老婆打来电话,提醒我赶快看湖南台的《变形计》,她说这一期的主角是我们荆州实验中学的一个女生,末了,她补充说:“你对比一下,就知道你孩子该有多乖多听话了。”其实,不用对比,我也相信。孩子快十四岁了,除了偶尔的娇气外,她性格温和、学习认真、受商量,是个越来越懂事的小大人了。和孩子相比,她的妈妈反而像她身边一个贪玩的大姐姐。

一个人提前回荆州,我能想象电话那头,和妈妈一起窝在被窝里的孩子,一边喝着光明酸奶,一边摆着《知音漫客》,一边玩着IPAD,一边看着湖南台,享受寒假尾巴的幸福样子。只是,我清楚,孩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2-15 17:10)
标签:

杂谈

忽然想问一件事

 

常常忘记这件事,无意的或者是故意的,假装它并不存在。甚至想想这件事,就有点犯忌,有点罪过。可是,你越要忘记它,就越会想起它。仿佛你强迫自己忘记埋在院子里的那坛银子,却又忍不住连夜起身树一个“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告示。我不得不一边念着菩萨保佑,一边忍不住好奇地在这件事的面前立起一个告解牌,在上面悄悄写下一个字——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2-13 11:27)
标签:

杂谈

 

这些树们的籍贯不在这里,他们都出生在老老实实的乡下。本以为能在土地上颐养天年,却因为城市的一时兴起,被拐卖到水泥钢筋的宫殿里,成为了站在街道边的三千嫔妃。

树的年轮之间,有的疏,有的密,快或者慢,高还是矮,那是他们的时间秩序,他们从不因之感到焦虑。可是,城市等不及,听说是要申报卫生园林城市,他们必须在验收组到来之前,凭空制造一片森林。城市没有耐心,他急切、霸道,他是贪婪而无所不能的君王,他说,要有树!于是,城市的大街小巷,一夜之间便有了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