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三木斋笔记
三木斋笔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530
  • 关注人气: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我常去的论坛
公告
  • 敬告
       欢迎各位网友光临我的博客,欢迎对我的文章提出宝贵意见,让我们在交流同提高,让我们在碰撞中升华思想,让我们共同搭建友谊的桥梁。
      本博客所属文章,除标明“转帖”外,均为原创,欢迎编辑选稿,转帖请注明出处。联系信箱:
     QQ:895719282
                         个人简历
       路来森,中学语文高级教师,全国课堂教学研究会员,山东省中学语文研究协会会员。曾在《语文》、《语文报》(高中版、高考版、教师版)、《中学语文学习》、《山东科研》、《课堂内外》《作文报·高考版》、《现代导报》、《小天使报·高中版》、《潍坊教研》、《初中生作文》等报刊发表语文教学类文章数十篇。担任数家语文类报刊特约编辑。参加编书十二本,《新课标》实施后,首家主编推出“高中文言文完全解读”(苏教版、人教版、粤教版、鲁人版)。2007年暑假之后,始涉足散文随笔写作,发表大量散文,欢迎大家到我的散文博客做客,欢迎得到方家的点拨指导。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报刊链接

 

草根名博
加载中…
分类
精品博文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羊城晚报

分类: 书评

1、《羊城晚报》2018819日发《“书贩”浮生录——读陈晓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自然的边界上生存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0-07 21:33)

    近读胡洪侠的《书情书色》,此前,已读过《书情书色二集》,并写过一个评论性短文。。

    两书风格完全一致,笔记体,多记“书人书事”,俱是个人读书所得。内容,是“摘录”式的,在摘录的基础上,略加“点染”,悠游从容,闲散放达,文字亦好。是极好的“床头书”,睡觉之前,倚床阅读,最是惬人心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1-25 20:40)

1、今日,从“当当网'购得书籍:兰陵笑笑生《金瓶梅词话》(上下卷)、王小平《光复初期赴台知识分子初探》,购此书的目的,主要是为研究台静农的。

2、读完《逛书店》、《玲珑文抄》两书,并为之写出书评文字。

3、前,已读完《布衣:我的父亲孙犁》、《孙犁——陋巷里的弦歌》两书,并写出《孙犁的清简和朴素》、《诗情孙犁》两文,分别发在《检察日报》和《浔阳晚报》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注:该文已发6、12日的《深圳商报》)。

周作人的“抄书”

路来森

 

读周作人的文章,你会发现他的文章中,总会有大量的“引用”,一些篇章,简直是“连篇累牍”。“抄书”成文,似乎成为周氏文章的一大特色。所以,有一段时间,周作人就被戏为“文抄公”。

对此,周作人曾经在《苦竹杂记·后记》中解释道:“但是不佞之抄却亦不易,夫天下之书多矣,不能一一抄之,则自然只能选取其一二,又从而录取其一二而已,此乃其难事也。”说到底,抄书引用,终是为了自己表达的需要,所以,就必须有一个披沙拣金,甄别选择的过程,亦是大费周折。周氏的此番话,也见其阅读之广博。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喜欢读完一本书后,随手写下点东西,不求全,抓住一点,或几点写,有些意思就行。读完张爱玲的《倾城之恋》,随手写下的文字,发在今日的《锦州晚报》上。

“恋”到深处是悲凉

——读张爱玲的《倾城之恋》

路来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6-04 15:59)

1、今日有趣,报纸发稿,发了两个文化、读书稿,《甘肃日报》发了一个写钱钟书的文化稿;《中国石化报》发了写《老头儿汪曾祺》的书评稿。因为,书文笔简单,所以文字也写得比较简单。

2、读书:《负暄三话》和《夏日拯救》。前者,是计划中的阅读书目;后者,是朋友写的一部长篇小说,相邀为之写一个书评,所以,读得有点累。

3、附今日所发报刊的两个文字:

发在《甘肃日报》上的一个文字:《钱钟书的微笑与悲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6-03 08:38)

1、近日,复读张中行的“负暄系列”书,准备陆陆续续地写点文字。已写出一个。下一步,将张中行所有书籍读完,也算做点研究。这也是最近的一个读书计划:选定某一个作家,进行全面的阅读,在此基础上,写点文字,再深入些,可写较长的文化随笔。

2、委托儿子从“当当网”购买了一套周作人的书,是收藏用的“毛边书”:周作人自选集毛边本(瓜豆集、药味集、风雨谈、秉烛谈、秉烛后谈,共5本)。,

这几本集子,以前大都购买存有,只不是“毛边本”而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个博客荒废很长时间了,决定重新起来启用,很好发挥它的作用。与喜读书者交流,即使不写成文章,也每天记一点,读有所得,毕竟自己还是写了不少读书文字的。

先把报刊即将发表的杨评小洲《牡丹诗帖》的文字贴上,算作开业大吉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5-04 16:51)

“元神朗澈”

纪昀《阅微草堂笔记》,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

一老学究夜行,忽然遇到了他的亡友的鬼魂,学究胆大,于是人鬼同行。路遇一草屋,鬼魂指着草屋曰:“此文士庐也。”学究问其原因,鬼作了如下回答:“凡人白昼营营,性灵汩没。唯睡时一念不生,元神朗澈,胸中所读之书,字字皆吐光芒,自百窍而出,其状飘渺缤纷,灿如锦绣。”

鬼,也识得学问;人有俗气,学问便被遮蔽,但学问不死,终有灵光暴现的时候。可,这需是真学问,若只是功利之学,学问便会“化为黑烟”。“真学问”需是为修养而学,不仅要学到身,还要学到心。也只有如此,方能“元神朗澈”。

 

鬼的“寂寞”

鬼,应当有鬼的世界。人死而为鬼,黄泉之下,当有不少同伴。但有同伴未必有知己,所以,鬼也有寂寞的时候。

《阅微草堂笔记》记载了一“寂寞”之鬼。寂寞之时,出阴界,竟与人谈学问,且:“阐发程朱二气屈伸之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