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飘然
飘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38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姓名:飄然
职业:學生(21年級)
年龄:33(心理年齡25)
位置:日本,大字山下,琵琶湖邊
關於我的博客:
本乃搜狐住戶,昨夜懵懵懂懂地被朋友從狐狸窩裏揪出來,又在風口浪尖上給我建了第二個家,所以這裡的東西和本人在搜狐的《東瀛寫心錄》一般無二。雖然又開新博,不好雷同,但精力有限,只能一稿兩投,但請讀者諒解。如能由此結交更多新浪的朋友,倒也是一樁樂事。
(搜狐博客地址:http://dongyingxiexinlu.blog.sohu.com
本博主鄭重聲明,此處拙稿,皆爲原創,轉載請在此留言聯係本人)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友情链接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8-06-16 22:25)
     我敢於向世界宣佈,我的身高165cm,作爲男人,是標準的矮個子。

     老婆早已娶到家,孩子已經生了倆,現在的我,敢於承認悲哀的現實,直面慘淡的人生。

     當著矬人不說矮話,矬人自己當然可以說。一路拼殺,我抗爭著走過許多不堪回首的歲月,向上的力量沒有化作縱長,卻加寬加厚了本人本來渺小的身軀,多少有了一些存在感。

     諸君,且聼我說說一段溶合血淚的人生體驗,回家量量自己的個頭兒,慶幸父母賦予自己的資本,然後給世界上的弱者更多的同情和關注吧。

     矮腳虎王英乃是《水滸》裏的人物,矮腳是說他的身材矮小,虎則是形容其英勇過人。當然,他還有一惡癖:好色。知道他爲什麽好色嗎,那是因爲他要通過對女人的佔有來表示矮個子並不代表沒能力。我想。同樣是《水滸》裏的實業家武大的夫人潘金蓮之所以紅杏出墻又勾搭武二,其實也算情有可原,個子太矮——對於把自己當成鮮花的女人來說,男人的個子太矮就只能和牛糞划等號。

     關於拿破侖的身高,衆說紛紜,諸說大致在16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香煙

休闲

    香煙雖小,卻體現出不少有關宏旨的經濟要素和消費觀念。太平洋戰爭之後,日本被美國去勢,強行推行民主,雖不像德國那樣被大卸四塊分別管理,軍國主義也氣數盡失,日本國民至今對戰爭仍提不起興趣,把其好闘本性放到了職業棒球賽和打得血肉橫飛的自由搏擊上了。該國四面臨海,沒有什麽縱深,加之崇尚均平,各地貧富相差不大。人均收入最少的沖繩縣和最多的東京都相差僅爲二倍,與中國東西幾十倍的巨大差距不可同日而語。有人道:日本一億兩千万人口,一千萬窮,一千萬富,一億不貧不富算中產,這大約就是這個國家的現狀。體現在香煙價格上,八成香煙都在每盒300日元左右,200日元的香煙通常只能見到兩种,而達到400日元的也難能見到。上至總理大臣,下至流浪漢都可能從自動販賣機上買來同樣的香煙到角落裏過癮。比起國内一盒香煙從幾毛錢到上百元的巨大價格差距,日本似乎還算比較均富的國家。國内的煙民們喜歡互敬香煙,一盒昂貴的香煙掏出來道聲抽煙,對方怎還有臉掏出兜裏的便宜貨,自己受到損失的同時掙得的是面子。很多年前經常看到月薪幾百塊錢的傢伙居然拿著一包幾十塊的煙遞來遞去,便很爲他家裏的晚飯擔心。日本人則各抽各的,你的香煙值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4-21 04:48)
 一輪明月倚在鄰家的房頂上,正是陰曆三月十五,恍然閒半個多月過去,終於有一點閒心看看月圓月缺,判斷一下今天在我人生的坐標上的位置。我本是沒心沒肺的傢伙,火燒了眉毛也不會着急上火,可是這半個月卻令我大費神經。

    4月4日(媽說這天是陰曆2月28,日本的黃曆上寫著“大安”,結婚、上梁、會友、出門,事事皆宜,是個好日子),天朗氣清,惠風和暢,京都的櫻花開得正艷,只隔一座山的滋賀,花季剛剛開始。我的女兒小襄容來到了這個世界上,從此,我成了兩個孩子的父親。

    那天在宇治玩兒得意猶未盡,不出所料,酷愛聲樂的張小姐提出要去卡拉OK唱歌,在去京都三條的途中接到妻的電話,說陣痛已經開始,並且間隔很近,像是要生了。嚇得我立刻打道回府。路程太遠,用了一個多小時才回到家,將妻送到產院。那時,產院裏的醫生護士已經嚴陣以待地等了好久。醫生是個極爽快的人,罵過我來得太晚,就向我們徵求可否進行“帝王切開”(剖腹產)手術的意見。一周前小傢伙早早就要出來,打了一夜點滴勉強阻止了她過早降生,這一次雖然仍比預定還早了兩周,因爲胎位不正,已經不能等她自然出生,只能同意做手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3-24 06:09)
标签:

人在江湖

休闲

  

    京都是個人口百餘万、不大不小的城市,歷來多爲日本的都城而非權力中心。惟明治以後,首都正式東遷到江戶稱爲東京,這裡不改稱西京,依然沿襲了京都的舊稱,依然是習慣了天皇將軍二元構造的日本人心目中的都城。除了作爲傳統文化的中心而負有盛名之外,京都沒有成爲形形色色的中心,沒有被官廳和工廠的巨大混凝土建築所掩埋。春天四處櫻花絢爛,秋天城外紅葉艷美,夏天鴨川可納涼,冬天古刹可看雪。本來不過是一座仿照唐都長安設計的小城,千二百年過去,長安幾遷其址,八水盡涸,塵沙漲天,但留秦塚一堆,唐塔兩座,歷代碑石若干供後人憑吊,而同樣已不是都城的京都則寺社皆古,皇居猶存,山巒青翠,一條小河流淌過長長的歷史依然清澈,街市格局無甚改易,很多街頭小店已經招呼了數百年客人。當我們的歷史已經寫進了史書埋進了黃土時,他們的歷史則仍在這故都裏平常地生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3-17 09:56)
标签:

競爭者

收入

學位

 電車正通過連接滋賀與京都的長長隧道,驟增的氣壓令鼓膜脹痛。昨夜睡得太多,我居然沒有在電車的搖晃中產生倦意,睜大眼睛望著如穿入時空黑洞的車窗外面,忽然看到在窗玻璃上反射出的坐在對面的女人的臉,那張臉正對著我微笑。我以微笑回應,兩人又不約而同地破顏,笑得放肆些,視線更離開了玻璃,四目交投。

    這不是旅行中的艷遇——我的形象恐怕無法引起熱愛時尚男性的日本女人的興趣,坐在對面的是我的結髮妻子,她用手臂習慣性地護住孕育著我寶貝女兒的凸出腹部,滿臉母性的光彩。夫人正偕著我去大阪看她的博士作品公映。她就是這裡的被敍述體,我的“競爭對手”。

    上映會前,妻子的指導教授爲弟子吹牛,說他的這個學生在數十名學生中以總評分第二的成績獲得博士學位,原因在於論文和作品都很優秀。妻更是在臺上很驕傲地說她來日本的收穫可以用三個“二(兩)”去總結:即碩士博士兩個學位、兩部畢業作品,又指了指自己的便便大腹說還有兩個孩子,臺下哄笑。片子放完,正佩服著妻能夠將我們花費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3-17 09:55)
标签:

杂谈

 

這是隨意在餐巾紙上寫出的字。好多年沒有練習,見笑。

東瀛地氣暖而春來遲,滋賀早春更多雨雪。每見雪後的村橋原樹,就自然會想起生養自己的那片土地。

一夜驚風吹夢魘,出門白雪蔽平原

朝陽影沒層林外,晨霧寒凝敗草閒

溝水潺潺通遼海,鉛雲滾滾帶胡天

鄉心遠寄八千路,惆悵行吟瘴海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3-17 09:54)
标签:

局外人

 
    大學時代欲讀而未讀的書很多,其中有一本叫做《局外人》,圖書館裏沒有,書市上無售,標題也並不吸引人,所以儘管作者是赫赫有名的加繆,與他另外一本更有名的《西西弗的神話》一起沒有成爲書架中的藏品。

    來到日本,轉眼已經好多年,突然有一天領悟到,“局外人”這個詞彙所蘊含的意義非同一般,正是我許多年來隱在皮膚下面的一種深切感受。

    七年前東渡以來,學習語言適應環境參加考試讀大學院,還得拼命打工,真個忙煞人也。便假想自己是個苦行僧,默默忍受,苦苦修行。然而好景不長,當所求的目標大多已經實現,認爲痛苦的時候終于過去的時候,作爲一個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3-17 09:53)
标签:

杂谈

   

     活著,自然要考慮一些關於生活的問題。六七歲的時候,迷茫於我從哪裏來,我往何處去的論題。不是誇口我有多麽哲學,據説那個年齡正是人生的第一個哲學時期。上了學,就開始在各種課外書中尋找問題的答案。也許是因爲我們的教育太唯物,説世界不以個人的意識而存在,出生之前已有世界,死後太陽照樣升起,人生只不過是一個自然界的消費者來了又去,沒有靈魂存在,沒有末日審判,死掉了就還歸於塵土,一了百了。對於我而言幾乎是一切的我的存在,對於這個世界竟然微不足道如一粒塵埃。我像一個小老頭子一樣悲觀而絕望,對生命的幻滅感經常變作眼淚沾濕我的枕巾。

    忘了是從什麽時候起,這樣的問題不再困擾我了,我重新變作一個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3-17 09:52)
标签:

杂谈

 

    我的祖先生活在韓半島,是個喚作辰韓的邊遠小國的酋長,沒見過中原的大世面,似乎沒有什麽漢學修養,所以爲自己及後代起了一個用漢語讀起來很不中聽的姓氏。不妨直説,是一個“朴”字,字倒沒有什麽,普通話的讀音太怪,和漢語裏的一些字如瓢嫖瞟剽殍之類爲物或卑俗或不吉爲事或低賤或下劣的意義不雅或者很糟的字諧音,從小常被修養不好的小孩當成笑柄。就算是現在,某次我的臺灣同學將我介紹給向他的臺灣朋友,一聼到這個朴字,那些很有修養的博士生們居然笑得直不起腰來。我説:“朴正熙總聽説過吧,有什麽大驚小怪的。”他們説:“那是朴(音普)正熙吔。”於是我只能絮絮叨叨地向他們講述祖先朴赫居世從彩蛋中出世,蛋裂如瓢,故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在中國的某些地區,車上搶劫的現象時有發生。更不必說掏包之類的了。這些在日本則極爲罕見。換言之,在這個收入相對均平的社會裏,爲財富所作的爭奪遠不如大陸激烈。但這並不等於他們就很高尚。社會習俗有異、發展階段不同而已。

    日本的風俗(色情服務)業規模很大,東京圈我不清楚,大阪的梅田、難波、京橋,京都的河原町,神戶的西宮等地,是有名的繁華街,其實也是風俗店集中的色情場所。那裏的電話亭裏到處貼著幾乎不穿衣服的漂亮小姐的玉照,下面通常是某“風俗店”的電話號碼。人流洶湧之處,身著黑西裝、茶色頭髮無風而飛揚的帥男向過往女子頻送秋波。習慣了這樣的場景,自然對之也有了一定的理解。儘管與自己無關,這種東西世界性的存在一定是有價值的。

    然而,色情既然可以大大方方地買來賣去,脫離了正常的買賣關係,這種行爲就有點讓人費解了。電車上及電車站裏,存在著一種人,他們被稱爲“痴漢”,用我們的話來説,就是色情狂。但這種色情狂據説通常還並不是強姦犯,他們多在眾目睽睽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