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云南张伟锋
云南张伟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2,381
  • 关注人气:4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主简介

  者简介:张伟锋,笔名土木,佤族,系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八期少数民族文学创作班学员。1986年生于云南省临沧市,2003年开始文学创作,有大量作品在《文学》《诗刊》《民族文学》《大家》等刊物发表;有作品入选四川文艺出版社《2016年青年诗人作品选》(龚学敏主编)、长江文艺出版社《2016年诗歌精选》(作协创研部选编)、入选青年出版社《2017年天天诗历》(霍俊明主编)《2018年天天诗历》(霍俊明主编)等选本;先后创作微电影剧本《铁路遗梦》《河西村的秋天》,并拍成微电影;著有诗集《风吹过原野》《迁徙之辞》《山水引》《时光漂流》,其中诗集《迁徙之辞》《山水引》分别获2015年、2017年作家协会少数民族重点作品项目扶持。曾参加《文学》第二届“新浪潮”诗会,《诗刊》社一带一路诗歌之旅•云南青年诗人研讨会;曾入围第十一届全国少数民族骏马奖终评,荣获第三届“刘伯温诗歌奖”,2014年“滇西文学奖”,第六届高黎贡文学节提名作家。

 

  诗观:诗歌,就是内心深处的独自情感体验。


  微店:仓之北•茶之味

诗集1
  80后佤族诗人张伟锋的诗集《风吹过原野》已于2014年11月由云南出版社发行。
  目前,尚有少量库存,预购者请留言,省内40元包快递,省外45元包快递。
诗集2
  诗集《迁徙之辞》经鲁迅文学院扶持,已由作家出版社发行。该书收录2014年—2015年创作诗歌150多首,分为生活场、尘世间、漫游者、内心书四个部分,是作家协会2015年度少数民族文学重点作品扶持项目的成果集结。

因样书有限,故无法向朋友悉数赠送。如果,有喜欢的,可以到网上购买。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新浪微博
好友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大家点评2
  张伟锋的诗清澈透明,自然冲淡,颇有道家的美学风范。他的这些可以称之为物诗的作品,能“以物观物而两不相伤”。无论对被肢解的物还是破碎的现代人而言,他的诗都是一支现代性病症的解毒剂。
   ——云南大学博士后 陈林

  张伟锋有自觉的诗学追求,并已形成自己的风格。他的诗有云南的慢节奏,叙述干净洗练。他善于写物,喜欢“与植物和平共处”,这份“和平”保证了物性与人性的双重自足。诗作的纯粹给人带来宁静,但这显然是以复杂的现代世界作为潜文本,张伟锋在二者间为读者预留了精神空地。
   ——云南大学博士后 陈林
博文
他还能做些什么(组诗)
文/张伟锋

打盹

悬崖在身后,岩石上的画像在身后
一个中年的佤族男人
躲在一个角落里,避雨。有风吹来
乌云奔走,水珠飞溅,湿了他的头发
湿了他的衣襟
也湿了他行走的脚步。他翻山越岭
来到这里
不知道所为何事,但现在
他看上去很疲惫,斜靠着祖先生活的画面
睡着了,鼾声沉沉地飞起来
有鸟儿四五只在旁边的树林里
跳上跳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23 11:21)
黑色的十二月
文/张伟锋

一年和另一年没有什么不同
都是十二个时光片段组合。而今年
前面一帆风顺之后,第十二个月
骤然变得漆黑

他在茫茫无边的原野陷入疾病
陷入陌生的情绪表达。而她,从异地奔波而来
距离使人疲倦
起早晚睡的侍奉,啜饮着她的气息
她丢掉了许多命运给予的灵与肉。她想病
而且从此不醒;她想哭,而且流泪成河……

黑色的十二月,漫山遍野里生长的是黑色的石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他们是一座城市的记忆(街拍30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穿过茂密的树叶
阳光洒落下来。走过荆棘的人生
寒冷的句子开始转调

世间的万物都使人温暖
任何的命运都值得珍视

(张伟锋街拍摄影作品25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安静与谦逊之美
——谈谈张伟锋的诗
文/敬文东

  汉语原本是一种倡导谦逊(但不奴性和自卑)的语言,在更多的时候,它倾向于低音量,反对嘈杂和喧嚷。有人考证,华兹华斯在《序曲》中喜欢使用的“喧嚷”(hubbub)一词,正是弥尔顿在《失乐园》里专门用来描写地狱的词汇。有热情的文学观察家认为:华兹华斯偷师学艺于弥尔顿,就是想借用这个词,斥责现代文明生产的噪音对世道人心造成的伤害。在传统诗文中,我们圆润的汉语更信任安静带来的力量;或者,它更相信安静自有其力量,胜过了地狱中看似孔武有力的喧嚷。佤族诗人张伟锋对此似乎颇有感悟——
 
  高空蔚蓝,青山碧绿。我的灵魂
  宛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山水引》的美学诗意
文/海男

  在秋雨绵绵中读张伟锋诗集《山水引》,这是一部打开的诗集,如同诗人打开的滇西,敞亮幽暗中穿梭着山水村落、微小事件、辽阔宇宙的大事。在这个疾行于时间简史中的地球之隅,我看见了一个诗人用其语言所建构的世界了吗?
  诗歌之奥妙,并非用于俗世的目的,它在芸芸众生那里,犹如蝴蝶山雀只是一种掠空而逝的现象。而在诗人这里,它即是隐喻。许多人并非需要隐喻,因为隐喻是看不见的,触不到的。但并非如此,诗人却写出了置身处可能蜕变为火炬、化石、盐井、玉米、野菜、山溪的语词,它潜意识中漂移着如此纷繁复杂的时间,或许这就是隐喻。
  张伟锋的诗歌源于他生长的背景,这个问题的核心是诗人的老家,诗人之前一直朝前走,从童年开始就跟随牵引他的某种宿命,不舍昼夜的往前走,这是天命,人,乃至万物都是在往前走,以此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江水引(组诗,13首)
文/张伟锋

再见,春天

请折下那束花朵,请静静地离开
请不要再惊扰我。你们的故事
完满,或者残缺,都不要向我提及

再见了,春天。我将兀自向冬天走去
再也不见了,白白让人空欢喜,属于谁
请把枝干单独伸向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他们生活在这个时空,
  就像别人生活在那个时空。

(张伟锋街拍摄影作品50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19 22:04)
在佤山(组诗)
文/张伟锋

舞蹈中的佤族少女

晨昏里,坐在阁楼旁安静的佤族少女
轻轻站起身。一个人伴着从天际倾泻而来的光芒
舞蹈。她从前火热的步伐
慢了下来,她乌黑修长的头发
突然慢了下来,变成柔软的瀑布。翁丁村的姑娘
守着古老的神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大家点评1

这一期的“新浪潮”栏目推出了一位少数民族诗人——来自云南临沧的佤族诗人张伟锋。不知大家注意过没有,在《文学》刊发的作品,作者名后面是不标注民族的,这成为了我们的一个传统,在作者名后面标注民族,这本身就是一种歧视。再者,在《文学》上发的作品,跟作者的民族、性别、户籍、工作单位等等都无关,我们只看作品本身。

张伟锋参加了《文学》的第二次“新浪潮”诗会,作品早已得到了检验。这个小伙子平时话语不多,一开口,汉语明显不是很熟练,舌头与牙齿间,有点磕碰,但长得却不黑,光凭长相,看不出佤族的模样来。

我对佤族印象最深的一是人长得黑,二是女孩的甩发舞,三是男人敲的木鼓,还有就是那首流传大江南北的《阿佤唱新歌》了。读张伟锋的诗歌,可以确认的一点是,汉语已经深入他的骨髓,他的作品,是我至今为止读到的最优秀的佤族诗人的汉语诗歌。

张伟锋生活在中缅边境的一个小城,身边可交流的人并不多,这让他变得有点沉默寡语,日常只是读书写作,但并不妨碍他在暗中跟杜甫或者佩索阿较劲。其实我非常喜欢这样安静的生命个体,这样的人,人格是独立的,对这个世界的判断和分析,也不会人云亦云。士人历来有君子不党的传统。像张伟锋这样年轻的作者,如果再坚持十年二十年,不要受眼花缭乱的外界的影响,必能成大器,这何尝不是整个佤族文学之幸?

——《文学》2014年第3期编辑手记 朱零

 

张伟锋的《晚霞中的蜻蜓》等诗,书写天地与人之间的关系。《命运》令人印象深刻,诗人将命运比拟为刀子,“我们像两岸的芦苇和木棉/撤退了又撤退/试图留给河流足够的道场/但请相信命运的锋芒和野心”,诗人以自然寓意命运的无情与无常,在命运面前,谁也逃不过,自然像一面镜子,照出人的渺小。《晚霞中的蜻蜓》把晚霞、蜻蜓、人放到同一个场景内,惊叹美的奇迹,但也叹息美的迟暮,人活在其中,须放下悲伤继续前行,别无选择。诗人笔下的天地与人,并不是合一的状态,与天地相比,人是弱小的。关心弱小之人的生命力,这才是张伟锋的重点。诗人不乏激情,对自然的观察尤其仔细,但语言的灵气稍弱。

——对组诗《晚霞中的蜻蜓》的点评 胡传吉

 

佤族诗人张伟锋是临沧较有实力和代表性的青年作家,近年来,他的诗歌创作取得了长足的发展。张伟锋的诗歌有一个非常明显的特点,就是情感充沛強烈,真切可感,有较強地艺术感染力,诗人所要表达的主题非常清晰,并能用诗的语言准确地表达,意象清晰、扎实,这使他的诗句有着具体的着落点、支点,因而作品在表现上更显力量。同时,张伟锋的诗歌想象力丰富,一如诗人自己,年轻、热情而敏感,其主题多是对时间与故乡、生命与死亡、爱与永恒的感悟与思考。

——对诗集《风吹过原野》的推荐语 何松

 

张伟锋的组诗《风吹过原野》在用心地调节着“我”与世界之间的焦距,并努力寻找着属于自己的言说的方式与音高。

——作家 杨昭

 

张伟锋的诗结实、温润,像大河里的卵石。在他的写法里,他已经技艺娴熟。由此及彼,由近及远,从形而下到形而上,起承转合也得心应手。看得出,这是一个执著的诗人。我喜欢读他的诗,但却没有生出研究的好奇。这是因为张伟锋的诗给我的陌生感还在太少,甚至于,这些作品太像刊物上的大多数诗,是我们熟悉的那种诗。

——诗人 艾泥

 

张伟锋的诗歌,有着开阔的气象,有着某种“大”。但他总是着笔于“小”,皆能落到实处。比如,《晚霞中的蜻蜓》就是这样,那么浩大的事物,那么玄幻的想法,都让一只蜻蜓来承载,而这只晚霞中的蜻蜓,恰到好处地完成了它的使命。

——作家 徐兴正

 

张伟锋的诗歌,总有一组对比的词汇,比如“动”和“静”、“天黑”与“天明”,“沉默”和“声音”,乃至“噩梦”和“花瓣”。世界在他笔下这些“悖反”的词汇中,呈现出动人的身姿。

——作家 甫跃辉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