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潘小松
潘小松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6,583
  • 关注人气:2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搜博主文章
个人简介
《书梦依旧》《书国漫游》《晚清民国双语词典文献录》《莫斯科日记 柏林纪事》《地狱 神秘日记抄》《宇宙哲学的眼光》等书的作者、译者、辑录者
新浪微博
图片播放器
友情链接

书梦天涯

我的博客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2019-04-04 16:14)
标签:

转载

同名书出版了
原文地址:胭脂与焉支作者: 郑张尚芳


    电视正热播《胭脂》,这是写的抗战时隐蔽战线一位女杰,而不是《聊斋志异》名篇的改编。

 

    胭脂作为中国旧时妇女最习用的化妆品,被视为我国妇女美容的象征,并被许多我国女性用作名字,但它却不是汉语,而是现在可以确证的匈奴语。

 

    这个词据《史记·匈奴列传》最早的写法是“焉支”,张守节《正义》引《西河故事》匈奴歌作“失我焉支山,使我妇女无颜色”。也写作燕支,烟肢,同传司马贞《索隐》引《西河旧事》作“失我燕支山,使我嫁妇无颜色”。这应是以盛产焉支花而得名的山。《索隐》又在注同传“阏氏”时引习凿齿与燕王书:“山下有红蓝,足下先知不?北方人采取其花染绯黄,挼取其上英,鲜者作烟肢,妇人将用为颜色。吾少时再三过见烟肢,今日始视红蓝,后当为足下致其种。匈奴名妻作阏支,言其可爱如烟肢也。”同上,2909 都作支音,不作脂音,此也与《集韵》同。《集韵》支韵章移切:“ 垔~,面饰”。

   

    红蓝中医称之红花,晋崔豹《古今注》“燕支叶似蓟,花似蒲公,出西方,土人以染,名为燕支,中国亦谓为红蓝。以染粉为妇人色,谓之燕支粉。”

 

    虽然现在多写作“胭脂”,但古代上古至切韵,支脂都不同音,支读e韵,脂读i韵,焉支本音antje entje,支改写作脂tji,自是支脂两韵相混以后事。《本草纲目》卷十五草部“燕脂”条则说:“产于燕地,故名燕脂,……俗作‘ 肢,胭支’者并谬也。”这竟是据后来的俗写望义生义,反过来否定古写了。又这是全照汉语语义来说的,李时珍不知道它不是汉语,不应依汉语解。晋时习凿齿他们把焉支的原料红花译为汉语“红蓝”,说明是那花染的粉叫燕支,与燕“脂”也全无关系。

 

    温州“胭脂”照字面文读是[i1 tsz1],但口语都说[i1 tsei1],第二字音同“支”不同“脂”。

。温州话现在还保持古代脂支之分的活的语言证据。闽语也有不少方言保留“支脂”之别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在少女们身旁作者: 琥珀

肯定,有许多次,在美丽的少女从我面前经过时,我向自己许下诺言,一定要再与她们见面。一般来说,她们不再出现。这时,我们感到这是美妙的偶然。

——M·普鲁斯特《追忆似水年华》之Ⅱ《在少女们身旁》

 

秋日黄昏。有缠绵的阳光。

我夹着公文包走在下班的路上,然后上了回家的公交车。车上人不多,但也没有座位,我就站在一临窗而坐的少女旁边。少女漠然地望着车窗外,似有心事。公交车不紧不慢地行驶着,一站一站地停。

又到了一站。这时我注意到车窗外有一骑车的少年,是那种轻质漂亮的跑车,少年白皙略瘦黑T恤。少年就叉在跑车上,望着车内的女孩,并不说话,有淡淡的笑意写在脸上。女孩显然看到了少年,别过脸不再望着窗外。车子又开起来,少年落在了后面。

又到了一站,少年追了上来,依然是笑意地望着。女孩拉上了窗玻璃,仍不理睬少年的笑。

又到了一站,少年微喘着追了上来,诚诚的有点讨好的笑。女孩把头埋在膝上,淡黄的长发披撒开来。车行,我看到女孩低着头抿着嘴,溢满了脸的笑。斜进的秋阳笼在女孩淡黄的头发上,有着舒畅的美。

我猜测着他们可能的别扭下车了,也为女孩终于的笑而释然,一扫案牍劳形的轻松,又想,那男孩是否知道女孩谅解的笑了呢?

 

站在五楼阳台上,闲看几个少女在跳皮筋,这是一个周日阒寂的午后,但我依然听不清她们口中念念的词。

在我们居住的这幢楼的前面,是一排低平顶的车库,我看到一个男孩从外墙头爬上了车库的顶上,接着他从下面接上来一个书包,又接上来一个书包。这时,一个女孩的头艰难地冒出来,女孩有点害怕,费劲地往上爬着,但她总是上不来。男孩很着急,把背好的书包又放下来,用双手去拽女孩,看得出男孩费了好大的劲才把女孩拽上来。他们显得很兴奋,男孩就搀着女孩的手在平房顶上跑了起来。我看他们忘拿了书包,便喊那男孩,男孩又跑回来捡起书包仍搀起女孩的手一起跑远了。

我想他们定是约好一起去做作业的吧,低平顶的车库是自西向东的一溜排,我就担心他们下去时怎办呢,是不是也有一堵小矮墙好让他们攀缘而下呢?

 

也是一个周末的黄昏,携稚子去体育场散步。有李商隐的夕阳洒在体育场的草地上,一群男孩在踢足球,盎然的少年时光鲜活着久远的记忆,我站在一边看他们不知疲倦地跑来跑去。

偶然会有一两球跑过来,我也一试身手,把球踢还给他们,再有球过来时他们就向我高高地竖起手臂,等我把球踢还,也不谢,继续着他们的比赛。

后来我发现在守门员的位置上站着两个人,除了一个男孩外,还有一个女孩,全场唯一的女孩。那女孩只是快乐地蹦跳着,并不能真正扑到球,每次男孩扑到球后都把球交给那女孩,女孩再把球开出去。不一会儿,女孩的女伴骑车过来喊女孩走,女孩站在球场中对她的女伴大喊着说,我在这守门呢!

我不禁哑然失笑,搀着稚子继续欣赏着男孩女孩的守门以及球场上那些年少的不肯回家的影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小众”读物路在何方

(本文刊《粤海风》杂志2017年第四期)

 

                       潘小松

 

                        小引

 

“小众”读物的概念是对应“大众读物”产生的。这个概念的特点是出版物针对个性需求被生产,不迎合大众口味,不以量取胜。传统意义上的“大众读物”以“畅销书”为特征,以发行量论成败;不追求文本的传世效应,不理论“高眉”的品位评价。一纸风行,洛阳纸贵是对大众读物的评价目标。然而,天有不测风云,谁也没料到千年纸张印成的书籍会面临电子屏幕的挑战。电子读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左右了大众的阅读行为。纸张出版物式微至少在大众阅读的层面成为不争的事实。这一式微影响面广及纸张介质读物的生产者(出版者和作者)和消费者。传统意义上的书籍出版部门因此要另辟蹊径谋求生存与发展。讨论这个话题的业内人士很多,但话题倾向由纸媒而数字出版方向的主张居多,从纸媒自身特色优势发展主张的人少。笔者是一线的书籍生产者兼消费者,多年的购买书籍习惯延续至今,发现纸张印制的读物仍然有生产生存的独特空间;这个空间并不因为电子出版物的冲击而令人窒息。相反,假如选材与制作得当,后现代的市场仍然给纸张印刷的读物留有生存的空间。笔者有时甚至乐观地以为:纸张书刊和电子书刊根本就不是同一类产品。

 

.“小众”读物的界定

“小众”读物是针对一部分人而印制出版的读物。“小众”读物并不另辟话题,只要是书籍概念范围里的话题都可以成为“小众”读物的内容;不过,“小众”读物的工艺要求特别,它对文本和制作书籍的材料设计要求是区别“大众读物”与“小众”读物的根本之处。大众读物媚俗,“小众”读物媚雅。“小众”读物媚雅的特点决定此类出版物对文本的要求有一定的艺术标准。这也是此类读物与大众读物有别的一个重要方面。传统书籍式微,除了媒介变化因素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文本的粗制滥造。这种文本的粗制滥造已然到了不讲究语文表达的程度。人们购买书籍阅读,很大程度是心灵有精神食粮的需求,这种需求本身含有摆脱生活琐事里粗糙的一面的愿望。因此,书籍的消费者渴求的文本本来就应该是精神艺术升华的产物。工业的文明给纸张印刷带来极大的便利,书籍制作成本降低;书籍生产线因此迎合世俗即时的趣味而降低对文本的艺术要求,这是低俗读物泛滥的技术以及社会经济发展的背景。以笔者有限的书籍历史知识来看,书籍生产一开始是有“小众”的元素的。一部人衣食之外,有了精神层面的需求;耳濡目染,觉得人们口头传颂的一些文学作品和历史记录不错,有保存并且再次阅读的价值,于是想到制作书籍。在选择了纸张作为书籍的主要载体之后,发现以纸张和墨为主要材料制成的书籍成了一种准工艺品……这是纸张书籍延续千年的基础。人们有了电子读物而摈弃纸张书籍,拒绝的并不是纸张书籍的原初工艺,他们摈弃的是粗制滥造的纸张书籍,摒弃的是粗制滥造的文本和化学质地的工艺。笔者每年两万元的书籍消费,并非购买粗制滥造的化学纸张制成的烂文本,而是经过精良工艺制作的经过筛选的经典文本。笔者并不想以字典词条的方式来定义“小众”读物;只想在这里界定此类读物的基本要素:精良的制作工艺以及经典的文本。

 

二.精良的印制与经典的文本是书籍的生命线

 

什么是“精良的印制”?比如说中国印刷史上的典范——宋版书。首先是用纸精良(棉的质感)和墨色的精良(珠圆玉润);其次是文本字体安排的精良和外观设计的精良(天宽地阔落落大方)。西洋书的英语、法语、德语书籍印制都曾经有过优良的传统。我们至今津津乐道并且解囊掏腰包的对象都是模仿这些传统书籍的“今董”。接近这种中西书籍制作传统的,哪怕是今仿,消费的人群仍然趋之若鹜;说明书籍工艺精良对书籍消费者有多大的吸引力。海豚出版社的羊皮仿古西文书在网上是有古董的被人追捧的地位和经济价值的。

文本的经典决定书籍本身的基本价值。舍去文本,书籍只有图册和信息的功能;而这两个功能,电子媒介能做得更加精确并且更加迅捷。因此,既然我们在生产以文本为主要内容的书籍,就不得不选择最经典的文本。经典的文本为内容的书籍并不排斥精良工艺的重复制作。宋版可以有《陶渊明集》,明版也可以有,并且各有各的制作特色;消费者也不因为有宋陶而排斥明陶。“小众”读者的可爱之处和潜在消费需求恰在这里体现。“小众”读者追求的往往不是功用,而是在追求一种艺术品的享受。书籍之为一种艺术品在当下是极其需要普及的一个概念。即便是高深的读者,他们也常常忽略书籍之为艺术品的事实。这是很有意思的文化现象。

 

三.怎样做而且有无可能做?

回答是:仿古工艺别的领域能做,书籍领域也能做。正如笔者直抒胸臆来写这篇“论文”一样。陶瓷工艺能添进时代的元素和题材,书籍制作工艺也能添进时代的文本和元素。书籍制作的核心仍然是文本。我们可以很骄傲地说数码技术达到了什么样的水准;我们也可以很骄傲地说社科领域的传播媒介研究达到了国际水准;然而,书籍生产的核心内容仍然是文本。大型图书馆的数码分馆大楼可以造得很有玻璃质感和光纤质感,却仍然解决不了文本的质量问题和经典要求。这是我们时常感叹当下没有好作家和好作品的原因之一。人们在技术发展的道路上容易于人文方面矫枉过正。这是题外话,按下不表。笔者好有一比,现代人文学术对文本范式的要求导致千人一面文本的泛滥,这是书籍消费式微的重要原因之一。这也是题外话,按下不表。

我们仍然说怎样做并且有无可能做。出版社不妨投一部分本用以无效宣传的资金激励作者去生产精良的文本,并激励美编把心思用在工艺制作上。出版社的任何善意小举动都能让消费者感到贴心:比如一个套红的扉页标题和一枚小小的随书赠藏书票;假如能在扉页前和书籍结尾处留下空白页那就更显从容了。这是任何一个编辑都能做的事情,并且是消费者愿意承担的成本。一本书的细节如同衬衫制作的细节,每一个纽扣和针脚都躲不过消费者的眼睛,更何况衣料!我们的书籍生产和书籍消费该进入“细节”年代了。粗线条的供货如堆在地排车上的鞋袜一样该结束了。文化产业乃至新闻传播业从业的机构很少有人进行产品细节环节的反思,都去怪互联网的出现了。书籍消费和音乐美术消费一样,完全可以走“专场”的路子。“专场”演出的部门和“专场”展览的部门好像并没有因为网络上的音乐图像而抱怨自己的生存空间。美术和音乐的从业人员会很自豪地说“我们是私人订制的”。

书籍的“私人订制”也不从今天开始,古往今来,东方西方;巴黎、伦敦、上海、北京、纽约、东京乃至曼谷、吉隆坡都有书籍订制的传统。这是传统出版领域被人忽略的角落,也是未来传统出版业的出路之一。如今,中等收入的人群在扩大。这个人群的共同特点是以不同的文化方式来追求生活时尚。他们对于起居的空间填充物是不吝经济代价的。迄今为止,书房仍然是没有被淘汰的起居构成。书房里要有书;对书籍有要求的部分人群也有建书房的经济能力。这部分人是“小众”读者的社会基础。他们对纸张书籍消费的热情并未随数码技术的发展而消退。相反,怀旧的情结让这个消费人群满世界去寻购足以怀旧的书籍。古董是存世稀少的东西,旧书因此不可能满足日益扩大的文化时尚队伍。这个小众的人群只能在“今仿”产品上聊慰藉饥渴。只要你的工艺达到旧书精良的质地,成本的负担对这样一群发烧友不是为难之事。这是笔者观察个性实体书店消费人群所得的印象和结论。书籍消费对这个人群而言,如同消费咖啡馆的饮品和酒吧的红酒以及鸡尾酒;他们寻求满足的不是功能性的文本阅读,而是品位和文化时尚的追求甚至属于一种癖好。社会学对人类消费行为的研究告诉我们:当一种消费行为成为时尚消费追求的范畴时,消费品的价格不是消费者考虑的因素,而产品的质地是追求。我们这个时代的人对书籍观念的偏差据笔者观察近来有所纠正:书籍的消费者终于在书籍的设计美观方面有要求了。然而,这还只停留在书籍的美术设计层面。笔者预测并且身体力行:未来的“小众”读者除了文本要求精良经典外,于书籍的纸张等材料要求也会跟上其他消费品的品质要求。这种要求恐怕成为纸质书籍的救命稻草。这种对纸质书籍品质的要求也是出版社偏向“小众”读物方向寻求未来发展的可能。“小众”书籍没有畅销读物的规模和效应,却能保证一个行业的长久生存,至少不至于被数码淹没或者取代。我们仍然可以说,纸张印制的书籍跟电子书籍不是一个东西,正如电子音乐和数码图像并不代表全部美术和音乐作品一样。正因为思考到了这一层,笔者仍然对书籍的未来持乐观态度。只要纸张的任何制成品在世界上存在,纸张印制的书籍就会存在。人们对纸张书籍占据空间的疑虑仍然是文本泛滥在作祟。好的文本两千年来并未占据人们的生存空间,哪怕是脑子的思维的空间。

 

                   结论

 

书籍仍然是特殊的消费品。大众读物与其他大众文化产品一样,于扫盲和传播信息方面或有功焉。在资讯泛滥的时代,大众读物的负面影响至少在书籍生产的环节该引起人们反思检讨。一个多世纪以来,从事出版的人们过多地考虑了畅销的因素而忘记了书籍是一种特殊的产品。这个特殊的产品因对品质的要求而与其他满足基本生理需求的产品不同。人们曾经因为距离的遥远而依赖书籍相互沟通了解。近代交通的便利方便书籍的传播。书籍也因运输的方便而成为可以远销的产品。人们对书籍的大众需求肇端于兹。加上印刷技术的发展,书籍印制成本的降低使低劣文本有可乘之机。文本泛滥发端于此,人们对书籍的负面印象也发端于此。人们对书籍文本泛滥的负面印象到电子阅读时代得到了清算。清算的结果是:时尚的一种观点以为数码读物可以代替纸张文本。这是纸张出版行业式微的理论依据。可悲的是,我们的出版行业居然信奉了这个观点,纷纷“转型”以求生存。

本文不讨论传统出版业转型的必要性,而选择传统出版业一个领域继续生产的可能性。传统书籍的继续生产可行性是笔者在书籍消费的一线体验获得的结论。这个结论不旨在引导出版业回到过去,而是告诉个别不愿意转型的个性出版社:传统的书籍制作仍有一片天空。这一片天空的消费者是书籍的忠实粉丝,他们一如各种老字号的消费人群。并且,人类发展到今天并没有告别纸张书籍。纸张书籍也仍然是家庭文化消费的组成部分。

我们对传统书籍在感觉上的渐行渐远是书籍生产过程中被长期忽略的方面导致的。传统书籍生产假如不愿退出历史舞台,恐怕无论在人力物力上,还是在价值取向上要对文本的选择作最关键的努力,纠正以往文本泛滥的偏差。如此,好的文本以及好的做工,无论仿古与否,我们消费者都愿意埋单,哪怕是最前卫 时尚的作品。

传统出版业的一部分出路在此。我并不主张都去弄藏书家猎取的书籍。不过,藏书家是稳定的此类产品的消费人群。你在制作工艺上多思考这个因素会有意外的收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14 12:04)

暑天随感(中国科学报20170623)

 

                    潘小松

 

暑天无非两途:雅一点的在藤荫下躺在藤椅上轻摇芭蕉扇,半卷书散在手里,或者半掩着半睡的脸。俗一点的则在电脑前敲击文字。敲击出来的文字究竟连打字机出来的文字都不如,因为没有键击的音乐美。从前当外文系学生的时候,很渴望有一台打字机,那样就可以有整齐的文稿:文章一出炉就有墨香和印刷的质感。于是,在上海的破旧弄堂屋里从长辈老姑娘老教会学生兼老医科教授老奶奶手里得到第一台锈迹斑斑不能工作的手动打字机后,并不怎么失望,因为那毕竟是圆了一个梦。人的文学创作要是没了这样的梦,那只能说是记录时代风貌,比如《人民的名义》,在我那算不得文学。语文也因为这种旧梦而带有玫瑰的色彩或者哀婉。否则,散文无故事的精彩,如何吸引读者?钱钟书擅长文言表达,他的谈艺录是有六朝骈文的余韵的。然而,他却欣赏傅雷和黄裳。傅雷和黄裳都是白话文的高手;黄裳的散文是白话文的当代典范,其经典意义绝不亚于鲁迅兄弟。鲁迅兄弟因为受母语方言的局限,于白话文的“放”始终不能自如自由。黄裳的白话散文因此成为绝响。冯亦代本来是可以进入这个行列的,却因为旁骛外国文学,而错过大师的机会,局面就不如黄裳散文的明朗开阔。

汪曾祺先生说,白话散文坏在杨朔和刘白羽手里,以为两位前辈抒情过分,影响了文字的平实流露。都是大师,我无从置喙,就像沈从文说郭沫若的字写“不老”。令人悲哀的是,我们这个有着悠久散文传统的国度,眼下连刘白羽之流的散文也见不到了,四处见到的是鸡零狗碎的日常起居文字,并且还不讲究语法修辞。书籍泛滥的后果是:印刷成书的文字不经删削到了毁掉三观的程度。我很希望有条件出版书籍的精英们对语文有对爱马仕包包的挑剔;对自己的著作有饮食和服装不厌其精的要求。既然文化是往脸上贴金的,那就对文化吸收的成分有个食材级别的要求以证明自己的文化品位。

曹聚仁先生第二次往孤山文澜阁看望朋友的时候,也并没有“重新整理国故”的心怀。我因此仍然沿着暑天随想的路数来草我的小文。如今看书,能竟读的东西不多,哪怕是经典的文本。这跟后机器时代的目迷五色关系很大。网络的迅捷让一个人的资讯在一天里达到以往的极限。这个时候,传统书籍的诱惑力并不大。我在沙发上翻阅各种书籍的时候,与其说是在读书,不如说是在找一种生活方式的感觉,在体味书籍渐行渐远的失落补救感觉。书籍在我手里,于是也如画了画题了字的折扇,是一种清玩。时或拿一支红蓝铅笔,那是对昔日读书场景的怀旧。这个时候,文本的语文就很重要,一如陈年的老酒的味道。我很期待语文的新实验产品能够达到别的消费品一样与时俱进并且精益求精。乔伊斯的语文实验过去一百年了,然而,《尤利西斯》毕竟只能当一个时代的样本,并没有推广的空间以及愿意效仿的意愿。普鲁斯特的文本是法语,或者有人在法语里跟进《追忆》?迄今为止,我们民族的小说语言风格仍然没有逾越话本的行文样本,故此说书人仍然喜欢追模话本的传统。文本的脱离生活语言至少在小说创作领域是因为创作者过分接受现代或者古代的书院行文方式的结果。塞万提斯和拉伯雷的语言只能源于生活里的鲜活场景,在这方面书院的培训所起的是破坏的作用。

或问:你的话不矛盾?答曰:不矛盾。生活里的鲜活语言也是要经过删削才不啰嗦的。经典语文的要素之一是精炼。我们之所以还时不时拿莎翁的文本来读一读,就是因为那语文的精彩和精炼。语文讲究跟茶道讲究一样,体验的人获得的是精致,繁复而有条不紊;铺陈是为了浓缩;所得琼浆玉液即便是语文范畴的,也给人回甘的口感和舒坦。茶道和语文都是艺术,需要技艺的培养方得从事。

暑天是各种感官得以释放能量的季节,渴了有瓜果,热了有葡萄园;可以下水游泳,可以听蛙蝉鸣噪;坐看行云,思接千古……假如不记录则万事如此,假如有记录的愿望,则语文的修养是第一需要做的功课。这是暑天里常想到的题目,也是小文的用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4-23 09:04)
标签:

文化

再谈阅读

(此文刊<金融博览>2016年4月号)

潘小松

在资讯和阅读手段如此发达的今天,人类需要探讨阅读,本身就说明当下人的阅读感觉与理想的阅读状态有距离。世界读书日的提法说明阅读的概念仍然有狭义和广义之分。说到底,阅读的电子化并没有使人觉得阅读境界得到升华。人们对阅读的活动产生怀旧感。这种现象与其归因于阅读介质(电子屏幕),不如归因于文本。当下资讯的泛滥冲击着视觉,印刷术的高度发达导致文本泛滥。这两大因素是厌读情绪的主要起因。目迷五色而要保留阅读的审美感觉,恐怕一如食品种类繁多而要保留美食的味觉;节食是不可避免的过程,选择也是必由的途径。

每年仅中文出版物就有44万种之多。不选择的话,一个人穷其一生连数一遍都困难,何况阅读。我的书房里有几千本书,按有生之年一个星期读一本,我家的藏书我都不能竟读。有些经典的书籍和字典之类是需要终生阅读的,如此,可靠的阅读更不能不加选择。我自己四十年的阅读经验告诉我,基本原典如诗经楚辞,虽然不容易通晓,但常读常新,受益是终生的。一个人的阅读品位要由这样的经典来构建。十九世纪以后的文学作品贴近生活现实,有丰富的社会内容,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们比古典文学更久远的作品更有文学阅读审美的价值。人类在语言文字上的创建并不表现得如科技进步那样日新月异,或者说不一定后来居上。至少汉语文本的白话文学品种就不一定比古文高明。这是现代人面临的两难阅读处境。

由于不能摆脱社会生存现实,我们接触的文字大抵是工具性的职业性的文字。我们的信息阅读并不需要读书日来提倡。这就是读书日提倡的读书概念与社会应用概念的分水岭。我们提倡的阅读是培养审美修养的阅读。这种阅读应当与听音乐和看美术作品一样的不功利。没有补缺式的音乐倡导节日和美术日,说明人们迄今为止的阅读大抵没有脱离职业和学历的需要。阅读没有如音乐那样成为日常必需。

阅读的美和思想的美需要智慧地再现,这是《圣经》一样好的文本缺乏的原因。语言表达不经过艺术处理就不易成为阅读享受的对象,这是文本与读者产生距离的原因之一。

阅读的素养之培育一如一个综合素养的其它方面之形成。这个习惯有生存环境的要求(阶级阶层),也有自身脾性的因素起作用。所以,我给阅读者提的建议是随心所欲,但要选择你偏好的种类里的优秀品种。虽然文字表达的形式有局限,但按题材和语言风格,选择阅读的品类并非不可能。

我们主张读书无禁区,但是要有选择。是因为人的时间有限,而书籍无穷无尽。我们主张阅读要有乐趣,而不好的文本容易倒阅读的胃口。

人类的文本阅读如今不限于文字和纸张书本。交通的便利和视频的迅捷让人很直观地进行知识获取活动和审美愉悦。我们的提倡阅读因而更偏向传统典籍的再亲炙。因为这些典籍经时间筛汰被证明属于可靠的文本。可靠的文本如橄榄,需要咀嚼回味。经典作品的阅读构成一个人读书的底色。有了这个底子我们容易形成阅读见解和选择主见,就不易被时尚左右。

时尚阅读是基础阅读的补充,这就好比古典风格的时装加上当下的元素。如此阅读就不呆板甚至刻板。时尚信息无须精读,泛览即可。需要精读的仍然是经典的语文文本,这是阅读的语言艺术要求的。

一个人如果脱离了少年信息积累的岁月,阅读最好跟怀旧稍加联系。一个有怀旧感的读者更容易培养阅读的乐趣。中老年的阅读有了怀旧的成分更容易坚持。这是本刊的读者更应该聚焦的一个侧面。

我们提倡阅读是职业阅读以外的阅读,鲁迅先生所谓随便翻翻。

随便翻翻加上有所选择,阅读就会从容不迫地被从事,而不被认为是苦差事。习惯阅读的人面貌大抵多一份安详从容,这是经典阅读的外溢,是阅读的收获。阅读好的文本能让人变得睿智,这是不喜欢读书的人也承认的。

我们所处的环境感官享受多,能够在感官刺激以外找到阅读快感的人我们视其为文明的人并且是有修养的人。我们承认阅读与国民素质相关,但我们提倡阅读的宗旨仍然是提高个人自身修养和品行,也就是说,阅读是让你个人受益的习惯和活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