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影白
影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5,187
  • 关注人气:6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历
影白,原名王文昌,1977年秋生于云南昭通。诗散见于《文学》《诗刊》等刊物。参加诗刊社第三十届青春诗会,第三十一届鲁迅文学院高研班学员。著有诗集《红尘记》。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9-08-20 14:47)


文/影白

用心读着自己
昨日胡乱写下的诗句。

顿生一种自我复制的
厌恶,或者剽窃他人的心虚。

依赖词语就会
受制于词语吗?

昨日我饮酒过量,
今日的醒来,
可不可以视为一种语不惊人
死不休的自出机杼呢?

昨日我与谁饮,
或者月光倾泻一地的书房,
与谁一起
今日醒来?

昨日的酒壶无人动过,
我用心读着胡乱写下的诗句。

2019.08.0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8-19 13:10)


文/影白


尺八

燥热午后何来清风徐徐,
涓涓溪流,
空空如也的寂静?

而我汗流浃背,
枯坐于一面无知者易得易失的镜中。

注:尺八,一种源于大唐而盛于日本的竹制乐器。

2019.07.25


夏日即事

倾盆大雨过后,
我看见倾盆者眼底的城市,
还是那片烈日下,
沙漠中的海市蜃楼,
在他们藏青暮色里兀自浮动。

2019.08.0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7-19 22:42)

文/影白

看葫芦藤触须,
在夏日微风中探索清凉世界。
它们试探
缠绕
依附所能触摸到的事物。

它们触碰到了尼采的深渊
——那深渊也在
无时无刻地凝视它们?

它们将触碰到我的
傲慢、嫉妒、愤怒、懒惰
贪婪……
我凝视着无所畏惧的它们。

——它们惊人的茂盛
正在侵占着我写作的
一个似有似无的休眠期。

2019.006.0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7-15 23:35)


文/影白



他爱她中年之后不施粉黛的样子,
犹如红玫瑰花丛中的一株白玫瑰。

酒酣耳热时,他悄悄告诉我:
这株白玫瑰的记忆在为他的生活续命。

而史铁生先生告诉我们:命
若琴弦,爱,不过是其中一根。

他说嗯,那么,这根命悬
一线的弦,该怎么续上呢?

面对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
我给他空酒盏里不断地续茶。

我说嗯?这茶贵如南柯
一梦,喝不喝由你。其实,

你知道:他在记忆中听琴,
我在这琴声里,为他续茶。

2019.05.02


观影记

经常失眠,
诸事不顺。
算命师嘱他带上十四个苹果去
缅甸中部一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7-08 10:15)


文/影白

暂居我书房的四朵百合,
从含苞到各自怒放,
从四个迥然不同的角度,
观察了我许久,
思考了许久,
她们最终以自身注定的枯萎作答?

那自由而馥郁的花香已入我肺腑,
尽管书房四壁以自身
不确定性的沉默作答。

2019.06.25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17 15:11)


文/影白


荷跋十行

那日在野在途,
在遍地都是
春风朗读者的声浪中。

我在,
那池枯荷在。

几只白鹳在,
在作鸟兽散的白云下,
画荷尖,
画荷叶之上
一颗颗集聚而成的事物。

2019.03.25


春雨秩序

母亲依旧在自我生物钟里,
赶早市,
给人做订制寿衣,
晚饭后,去河滨公园
老年经络健身操一个小时。

翠绿青菜
乳白豆腐
鲜红里脊
藏青缎料的节律性,
母亲依旧一清二楚。

春雨依旧落在
斑剥混泥土屋顶,
落在阳台角落的
无花果树上,
落在母亲自我设置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文/影白


池边老柳树一棵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04 16:46)


文/影白



牙疼提醒我:
宇宙的中心,
其实一直在我身体里。

每次芒鞋无痕的远行,
不过是宿命般的
一种回归。



活到乍暖还寒的中年,
白发如雨后
春笋,
纷至沓来暗示我:
知白守黑。

而暴雨将至,
不可弃塔而逃——

暴雨中塔影憧憧,
依旧泛着箴言中,
那不可说的白光。



秋风败叶不可说,
春水盈枝不可说。

女儿的长大不可说,
母亲的衰老不可说。



在我去过的山中,
闹市、陋巷、大海之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24 16:13)


文/影白

四尺宣纸他画
千顷黄灿灿的油菜花。

收笔处暮春者六七,
咏而归。

村舍白描,
可闻河边捣衣声。

炊烟袅袅升起,
几笔淡,
几笔浓。
他悄悄告诉我:
那一挥而就
细如银丝的,
是母亲在做家常豆腐的炊烟。

远山的皴裂,
是一种痼疾,
也是他娴熟的一种技法。

惟有留白他取舍不定。
在四尺宣纸上,
还是在枯笔难于企及的,
他内心的孤峰之上——

2019.02.14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23 15:46)


文/影白

死者通过这首诗,
找到我并非难事。

他们天生具有化蛹成蝶的
能力,在他们的墓地,
在我的书房,
年年梨花白。

炼尸炉缓缓推出他们
白骨的那一刻,
火的神性,令我提笔,
令我不得不相信一朵朵
齑粉状的
白云的真实性。

是的,他们充斥着
这首诗的
四面八方。
我悬于他们带来的
喜怒哀乐之词之间。

在他们之中,我已分不清
谁是亲人谁是敌人。
遗忘让我羞愧却又
让我偷生于
这首诗里——

他们通过我的羞愧,
找到这座给予他们
片刻心花怒放的
花园,亦非难事。

2019.01.2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