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北辰梦石
北辰梦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4,889
  • 关注人气:2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我家洗砚池头树,

   朵朵花开淡墨痕。

   不要人夸颜色好,

   只留清气满乾坤。

 

 

好友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相册专辑
加载中…
友情链接
访客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博文
(2018-08-14 18:28)
     天津临海,市民一向不缺鱼吃,尤其是海货。记得小时候,有商贩每天都会挑着担子走街串巷卖各种鱼,虾蟹之类。那时,卖鱼的也是小本生意,记得最便宜的是皮皮虾,一毛钱能买好多,大对虾,好像两三毛一对,煮好的,红红的,盘在一起。那时一分钱可以掰成两半儿花,一般人家花钱买海货是很奢侈的事情。因为黄花鱼是蒜瓣儿肉,当时过节吃的较多的就是这种鱼。
     后来上了大学,吃鱼的次数不多,最多的除了白菜萝卜之外,就是熬大北瓜,一开饭,我们排着队,买了主食之后,便会领来一搪瓷盆连汤带水儿的熬北瓜。年轻的学生们一到中午,好容易打上饭,吃的也倒香甜。食堂也有吃红烧肉或四喜丸子的的时候,一个学期次数不多。至今我记得最深的还是清水熬北瓜。
     1970年3月,我和爱人被分配到河北安新,到哪才知道安新有鱼米之乡白洋淀,小学课本上有一篇白洋淀的课文,学了之后,还曾经想过,长大了能去白洋淀该有多好!后来想想,也算心想事成了吧,尽管我在那里工作期间,生活工作条件较差,可比起其他同学,我们还是很幸运的。那时,一家四口,俩人有收入已经令不少人羡慕了,偶尔有鱼家端着鱼盆叫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学生小马在狗年春节前不留神摔了腿,右膝关节内侧一块小骨头游离,左肩骨裂脱臼。事后他及时请房后的女正骨大夫治疗,但没有打石膏,也没有打绷带,没过十天,小马就开始开车到处走。每次我都在电话里嘱咐他一定要听大夫的,做正规治疗,他就说,打石膏就什么也干不了了。疼起来就找大夫再正正骨。因为惦记,我在五月二十日就让我的老大儿子开车送我到安新留村国柱家。知道我大儿子送我去安新,小霞一早就准备了一大桌丰盛的饭菜,还有贴饽饽熬鱼。我儿子因为工作忙,只在小马家喝了杯水,带上小霞做的饽饽和鱼赶紧返回天津了。
       见到小马,我首先打听他的腿,他说,好多了,一疼起来就找大夫给捏捏,阴天下雨还是疼。他说着,脸上看不出一点痛苦,我心想,小马才是真正的男子汉;手上扎个刺都疼,更不要说骨节摔坏了。果然我见他隔三差五就会到房后找那正骨大夫去。
      从我一进小马家门,他和小霞就担当起照顾我的责任,先是把最大最向阳的卧室让给我,又给我铺上洗干净的床单,抱来被子和枕头。一到吃饭,就把新做的菜放到我跟前,小霞总是坐在前头只在后头。一天操持家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5-01 13:36)
     前天,我家大儿子萌微信告诉我,五一节回家看望我,我自然十分高兴,因为他常年工作繁忙,休息时间有限,不像我家老二,能每日与我密切联系,哪怕一个小小细节,都会叮嘱再三。
        萌一家三口刚进家门,我就告诉萌,电脑主机不工作了,他顾不上喝一口水就急忙把我的电脑修好。饭后,我又说,卧室一个橱子的抽屉有毛病了,很长时间关不回去了,他看了看,告诉我是抽屉有些变形造成的,接着找我要了一字改锥,一枚木螺丝,三下五除二,顷刻间就把抽屉修好。我高兴地说:“”今天是劳动节,你真的给妈妈劳动来了“”。萌听后说,以后您有事儿就用微信告诉我,什么事都难不住。临走他还反复教我怎么保存电脑里的文件。
         按理说,儿子给妈妈干活儿,天经地义,可想想他们这一辈立足社会,支撑起家庭生活的一片天,实属不易。两个孝顺儿子,平安幸福,是我最大的满足;我只有好好保重自己,才能延续对他们的挚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11 09:51)
      今日早饭后,我用从邻居刘姨家拿来的面肥发了一块面。其中白面占百分之七十,玉米面占百分之三十。
       这么多年,除了过春节,我已经很少自己发面蒸馒头了——吃的有限,干脆就买些现成主食,自己再做点菜和稀饭,或面汤也就行了。自从微信上说,用泡打粉做出的面食对健康不利之后,我便决定自己发面自己做主食。
       我从小在家,做饭都是嫂子操持,全家坐等吃喝就是了。等我上了中学,我就想帮帮嫂子,从学和面开始。母亲看我愿意学,也在旁边教我,为此,我的一篇作文《发面》还成了范文。因为写的是真实过程,抒发的是真情实感。再以后,嫂子在用碱的时候,只要我在家,一定先让我闻一闻,碱大还是碱小。直到在安州结婚以后,我唯一的生活技能就是会发面。我工作的头五年,学校有食堂,很少吃馒头,天天是玉米面的小戳子,做的时候很简单,拿起一块玉米面团两手一一团一压,放在蒸笼里就行了。那时的小戳子是死面的,刚一出笼是还好,一放凉了,倍儿硬。一到周末,食堂的尹师傅和张师傅会给住校老师们用白面包一顿肉馅饺子,三毛七一份。一九七五年春天,我被调到安新中学任教。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丁酉暮春,朝霞满天,学子来兮,解我挂念。白洋浩渺,卅年未见。莘莘学子,齐拥身边。卫民摆宴,为我洗尘,登上快艇,浪花飞溅。蒹兼芦草,随风摇曳,岸边民居,俨然江南。圈头小岛,美食摆满,鱼虾莲藕,产自大淀。饭菜可口,推杯换盏,学子感恩,赤诚一片。
     智勇驱车,虹奥晚宴,鲜花从中,师生团圆。合唱《童年》,朗诵《海燕》,那情那景,课堂再现。保定春光,特来相见,手捧鲜花,紧随身边。餐后放歌,其情切切;歌唱妈妈,其意绵绵。
     翌日相聚,八五一班,师生围坐,在明珠湾。所见学子,握手言欢,自报名姓,记忆了然。作家卫宁,小说连篇;诗人占民,成集编纂;词人一苇,名不虚传。其他学子,医、教、经商,走南闯北,各有独专。学子连军,传来诗篇,表情达意,如在眼前。岁月如歌,诗词达人,彩视记录,快乐瞬间。
      八九一届,只教一年,微信牵手,山水之间。乐水校长,执教多年,树结桃李,岂止上千。赵北口镇,赵波故乡,雁翎故事,威名远传。李氏江涛,农家小院,为迎师长(我和乐水),特设鱼宴。游历赵庄,为我撑伞。一日欢聚,情满大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得知我们四人小分队(大学同学新、兰、春、本人)将于九月下旬去石家庄探望同学,共庆毕业五十周年的消息后,在石家庄生活的风雷,秀琛夫妇与鸿志、兆桐等同学提前作了周密的安排。我们到达石家庄的第二天,正好是周末。风雷两个儿子带领我们游览了正定县的古塔和平山县的西柏坡。我们在正定县四座古塔前,感受了那里的古韵雄风;在平山县西柏坡展馆内,一座刻有77位开国元勋的巨大浮雕让我们从心底感到震撼,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等老一辈革命家的面目神态栩栩如生,仿佛就屹立在我们面前。新中国从这里走来,我们永远不会忘记,西柏坡是又一个革命圣地。
       1970年伊始,我班同学大多数人在经历了工农兵再教育之后,被延迟分配到了到了中学教历史课,教科书上的文字远远赶不上实地的亲临:不到广惠寺,就看不到造型别致、高贵华丽的华塔;不去临济寺,就看不到那砖砌的八角九级密檐式的实心塔;不到开元寺,就难得见到那古朴简约的须弥塔和与之同寺的钟楼;不去天宁寺,我们绝不会欣赏到高耸入云的凌霄塔。
       周一中午,由鸿志做东在一家豪华的酒楼见到了来自邢台的历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昨日早晨,我二侄女芝打来电话,告知我的嫂子已于前日晚上八点三十分溘然长逝。
      当我到了灵堂看到嫂子的遗像时,不禁老泪纵横,脑海里翻腾的全是嫂子对我们家人的好。
      我嫂子进门时十八岁,我六岁。我记忆最深的是嫂子生了头大姑娘帆以后,家里充满过欢乐。帆天生一对大眼睛,留个男孩儿头,会走的时候,我便给她蒙上一块枕巾,我则在自己腰上扎一条带子,一边在床上走台步,一边领着帆,我嘴里还咿咿呀呀,仿佛在唱秦香莲。相差八岁的两辈人,在床上耍宝令家人捧腹大笑。
    帆在四岁的时候,我的二侄女芝降生,本想快些抱上孙子的二老开始不太高兴,谁知相隔十二年,怎么求医问药,让嫂子尝遍苦药汤子,嫂子一直没有生育。直至一九六九年冬天,我正在张家口部队锻炼,才看到了哥哥寄来的三侄女茹的百岁照。嫂子就因没生男孩儿,无形的罪名一直重重的压在她的身上。尽管她每日里保姆似的勤恳劳作,为全家人做吃做喝,缝补浆洗,没白没夜,在陈旧观念笼罩的家庭里,她很少有欢愉和笑脸。后来,嫂子曾多次对三个侄女们说,也就是你们的老姑、向着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因为粗心,我五月下旬去白洋淀时,忘了带水杯,到了小马家,小马就为我找了一个水瓶,不知怎么碰了一下,水瓶有些漏水,转天小马又买来一个。自那时起,这个水瓶一直伴我身边,每日一早一晚只要饮水,我一直在用着它。
      在小马家住的日子里,每天清晨五点一过,我便静悄悄地起床,轻轻地推开房门。站在他家庭院里,我觉得最抢眼的是墙外那十几颗大杨树,茂密的树叶在晨风中哗哗哗哗作响,仿佛在向我招手问候。那些白杨树至少有几十年的树龄,高大整齐,就像这院子里的主人一样,结实坚毅,充满活力。
        几乎在我欣赏那些白杨树的时候,小霞也起床了,她在厨房洗漱后,便忙着烧水,做饭。小马则把开水灌进一个大暖水瓶,送到我住的房间。每逢我要出行,小马总会为我把开水装满水瓶,生怕我渴着。
         一日清晨,女生王婷、娜新、春花、爱菊开车带我去村外田野散步,当时广袤的麦田已是一片金黄,看到几十年没有见到的丰收景象,我兴奋极了,学生们连忙为我拍照。当我们走出近五百米时候,不知谁说“看,马国柱来了”,我们便往回走迎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掐指算算,我退休已经18年了,教师节似乎也在脑海里完全告退了。
        春夏秋冬是大自然的四季,人的生命其实也有四季。在我走过人生大半,2017年伊始,我便迎来了我人生的金秋季。如果说,元月八日来自白洋淀的九位学生在大雾天开车来看我,给了我莫大的慰藉,那么五月二十一日小马、王婷、娜欣接我回雄安新区白洋淀小住的经历,让我觉得阔别三、四十年的师生情谊没有丝毫退色与淡化。我所教过的学生都是五零后、六零后、七零后,他们最懂得受人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事先,我没有想到,我会见到各届学生,会在八四届的餐桌上,与学生共同朗诵高尔基的《海燕》、学生们会集体朗诵朱自清的《春》、贺敬之的《回延安》给我听。那语调,那情感,让师生仿佛回到了当年的课堂,,,,,,我还没有想到在与八八届学生的会面时会收到三位作家诗人一苇、卫宁、占民、的作品和诗集,以及连军从广东临场发来的诗歌、事后诗词达人女生贺菊的词作;更没想到七三年毕业的玉花会带我去四十多年没去过的保定,参观了总督府和古莲花池。晚上,她还精心为我准备了 鱼肉馅儿饺子。
        在那段日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1944年春出生 ,总觉得自己启蒙很晚,还是解放天津的隆隆炮声(1949年1月14日)唤起我的感知。每逢长长的警报声想起,我就被家大人的连拉带扯跑进了一个临时挖成的地洞,我那时又瘦又小,到了洞口,一出溜两脚就落了地,随着大人往里走走,就不动了。只见洞里一片漆黑,谁也不敢吱声儿,外面的枪炮声也随之小了许多。不知过了多久,人们纷纷爬出地洞,回到屋里,一切才恢复了以往的平静。
        大概又过了一两天,针市街忽然热闹了好几天,街头巷尾聚满看热闹的人。从早晨起,一波波敲锣打鼓的队伍在大街上走过,扭秧歌的,踩高跷的,跑旱船的——那是我有生第一次看到的热闹。 
       从那年起,每逢年节家父会带上我,坐着人力车,一直往右手走,再过一个路口不远,就到了一个整条街最大的专门卖布匹丝绸的店铺,听得多了,我就记住了那个十分排场的店铺是谦祥益,过的路口就是北大关,谦祥益所在的街就是我们现在很熟悉的大胡同。
       最初走进谦祥益,就觉得这个地方处处精致:门口宽敞整洁,墙壁纹饰精美,木质柜台整齐划一,台面一尘不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