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分类
个人资料
毛雨森
毛雨森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9,579
  • 关注人气:1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主简介

  毛雨森,南通日报副刊部编辑、记者,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

一个人走

   永远在路上,即使只有一根头发,我也要披头散发。

  

时与光

我们的溪流着火了!

一只鸟有时梳理光——

这里,天色已晚。

我们到事物的另一端

去探测夜晚明亮的正面

          洛·加斯帕尔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2016-04-14 01:04)
    2014年4月18日,我在微信里写下这样一段话:多年以后,当人们说到马尔克斯时,准会想起第一次打开《百年孤独》的那个时刻。当天早上,我从新新闻里得知马尔克斯去世的消息。我用模仿《百年孤独》开头的方式,向大师的离去表示哀悼和致敬。
    转眼大师去世已整整两年。纪念一位文学大师的最好方式就是读他的作品,但这一次我没有选择《百年孤独》,它过于浩瀚,即便是重读,我仍担心自己会在阅读中迷失方向。我翻开的是大师的一本短篇小说集,《蓝狗的眼睛》。
    许多人都觉得,马尔克斯的自传《活着为了讲述》是解开《百年孤独》密码的钥匙,这当然没错。但这本收录了马尔克斯从一九四七年到一九五五年创作的十四个短篇小说的小册子,同样是通向《百年孤独》深处的一条暗道。《百年孤独》出版于一九六七年,而孤独的翅膀早在二十年前的一九四七年,就已经悄悄张开。
    一九四七年,马尔克斯才二十岁。这一年,他考取了波哥大国立大学,第二年便因内战辍学进入报界。两年的时间里,年轻的马尔克斯写出了《第三次忍受》《埃娃在猫的身体里》《突巴耳加音炼星记》《死神的另一根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在迷人的丛林里穿行

喜爱读书是一回事,是不是真正的读书人又是一回事。拿我的情况来说,应该属于前者。现在,我已记不清自己究竟读了多少书,这不是说我书读得特别多,已经多到难以统计,而是有好多书,我读过,却又忘记了。回想起来,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书,也就那么几本。

抛开之前看过的连环画,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阅读是在十二岁那年。有一次,我跟着母亲走亲戚,在亲戚家的茅厕里发现一本前后都被撕去好多页的书。这本没头没尾的书,却深深地吸引了我。我躲到亲戚家屋后的竹园里,把一个下午的时间都耗在这本书上。书中那个小孩的经历,让我心酸,也让我想到我自己,用术语来说,就是我与书中的人物产生了共鸣。多年以后,我在大学图书馆里意外地看到这本书的全部,才知道我当年读到的,竟是一部儿童文学经典,书名叫《找红军》。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人们几乎无书可读,偶尔得到一本书,会视为宝贝。有一次,父亲带回一本书,就是那本著名的《刚铁是怎样炼成的》,尽管这本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2-03 22:18)

飘在灵魂外的旅行

——序缪锦春《山那边的风》

 

作为一名副刊编辑,我经常会遇到这样的情况,有的作者给我发来一大堆文章,说是请我指教,其实是希望我给予发表。然而缪锦春是个例外。两年前我们相识不久,他便给我发来一组文章,却专门附信嘱咐:只是看看,不必登出。他为何要这样做,我不得而知,但既然不要发表,我也就无需用编辑的职业眼光去读他的文章,我甚至可以如他所说的那样,只是看看而已。当然,我最终还是认真读完了他所有的文章。我把他的那些文章放在电脑桌面上,有空时就打开一篇看看。说不清为什么,每次打开他的文章,我都有一种感觉,仿佛他就坐在我的对面,神态安详地娓娓而谈。就这样,我的每次阅读,也就成了我与缪锦春之间的一次交流。

缪锦春的这组题为“山那边的风”的文章,包括行至水穷处、坐看云起时、花开花落皆风景、你若安好便是晴天四个部分,内容涉及人生感悟、社会热点、旅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7-22 17:38)

    这是我准备写的一篇文章。但儿子不让我写。儿子不许家里任何人提及这个话题。

    那就不写吧。让所有的怀念、所有的哀痛就那样深深地埋在心里。

    故乡的一切,其实只是个背景,真正的主角,是背景前的母亲。

    母亲不在了,故乡成了没有母亲的故乡。

    我把母亲藏在心里,带着她四处流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1-18 01:39)

    以前曾经写过日记,后来因为忙碌,也因为懒惰,改成写周记,而现在似乎只能写写年记了。出于某种顽固的习惯,我总是按农历时间来计算一年,尽管桌子上的日历已经翻到2014年1月18日,但我总觉得自己依然停留在2013年的尾巴上。现在,这个尾巴正变得越来越短,短得让我有些心慌。年初,我曾有过一些计划,可这些计划一个都没实现。现在,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写一篇年记,算是对即将过去的一年有个交代。

    按照计划,我本来要在上半年装潢房子,已经请人做好了图纸,可是我的母亲病了,我只好把装潢房子的事先停下来。

    还在3月份,父亲打在电话里告诉我,母亲的胃不舒服。母亲是老胃病,所以我并没有当回事,只是关照父亲让母亲吃点胃药,注意饮食。几天后打电话回去,父亲说母亲的胃已经好多了。

    清明节回去,看到母亲脸色不好,问父亲怎么回事,父亲说母亲的胃还没完全好,还在继续吃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0-15 00:58)
 13日晚,有市民向我反映,市区人民东路一处叫德民旺角的工地深夜还在施工。我想,不管要不要在报纸上报道此事,都必须亲自去看一看,这年头,一句话说得不好,就可能招来行拘之类的麻烦。深夜两点,我看到灯火通明的工地上,两台挖掘机在同时作业,轰鸣的机器声一阵接着一阵,抓土的车斗不时抖动一下,发出轰隆的巨响。渣土车开进开出,一声又一声“注意倒车”的提醒在深夜里显得特别响亮。第二天,我经过再三考虑,决定不在报纸上报道此事,现在讲究稳定和谐,不要动不动就曝光呀揭露呀,于是致电12369,说明有关情况,希望他们能干预一下。得到的答复是:一、这个项目市里的领导很重视;二、他们夜里会来看一下,如果真的在施工,会让施工方停止施工。

14日夜,为了验证一下我的电话是否管用,或者说证实一下如今老百姓遇到问题是不是正的可以通过投诉电话之类的途径能够解决,我又来到该工地,时间是夜里十二点,结果发现工地上和先一天夜里并无两样,灯火通明依旧,机声隆隆依旧。心里突然有些懊恼,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傻事。

本来,做了件傻事也没什么,我等草芥小民,做再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9-27 19:42)
                                       没有真相的生活
                                         ——读朱一卉小说有感
     读朱一卉的小说,我总会自然而然地想起一个问题,就是文学和生活的关系。其实,这个问题早已有了堪称经典的结论:文学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从这一角度来考察朱一卉的小说,我们发现,朱一卉的小说总是与生活保持着一种高度融入的关系。这种融入,不光体现在他小说素材的选择上,也体现在他的创作姿态上。通常,我们都习惯于由表及里地去观察生活,我们的角度可能更广宽阔一些,我们与生活也能保持恰到好处的距离,但我们最终看到的,可能还是生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9-05 21:37)
分类: 小说

(这个题材,我酝酿很久,曾应朋友之约写成小小说发在《贵州都市报》上。但那只是个果核,没有背景,没有细节,总觉得表达得不过瘾。现按原来的构思重新写成短篇,算是对它有个交代。)

 

白米庄一共来了三个知青。来自上海的杨娜,在白米庄只待了不到两年就疯掉了。她住在寡妇费嫂家里,和费嫂的两个女儿睡一间屋子。她说她夜里看见鬼了,那个鬼像一只巨大的蜘蛛,总是在拼命追赶她。人们真的看到她每天在庄子里不停地奔跑,像个迷失了方向的长跑运动员。那年秋天,有个男人到白米庄表演魔术,他能从嘴里喷火,还能将一把碎纸片泡在碗里变成面条。杨娜抢走那碗面条吃了下去,当天夜里就跟那个男人走了。演魔术的男人说,那不是一碗真正的面条,它最终还会变成一堆纸片,为了保住杨娜的性命,他只能将她带走,靠他的魔法让面条永远维持原状。唐生是从泰州下放过来的,据说是我家的远房亲戚,虽说比我大了将近十岁,但论辈份他得叫我爷爷。他会画画,一来就被安排在白米小学做代课教师。他送给我一盒彩色蜡笔,经常在中午吃饭的时候到我家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南通日报》副刊的最新投稿邮箱为:wyhappy781@163.com

各位朋友以后有大作直接发这个邮箱,不要再发给我了。

我目前在《江海晚报》编辑“情感”“声色”“晚晴”等几版面,需要以下几类稿件:

声色版:有影视论坛、声色故事、最美音乐、银屏亮点、经典回眸等栏目,需要影评、乐评,与音乐或影视有关的故事;

晚晴版:有关老年生活的散文,可以写自己,也可以写他人,注意是散文,不要写成新闻;

情感版:目前定位为有关恋爱、婚姻、家庭的散文,可以虚构,但不要虚假。今后会根据情况重新定位,每期围绕一个情感方面的话题组织稿件。

以上版面均为每周一期,晚晴周一出版,情感周二出版,声色周三出版。

一个适用与所有版面的要求:稿件字数控制在1500字以内,以千字左右为佳。

欢迎新老朋友赐稿,我的邮箱依旧:hamys@126.com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