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招的博客
大招的博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7,414
  • 关注人气:1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大招的博客,真实姓名王建旗,20世纪60年代初生于河北邢台,诗人,艺术批评家,作家协会会员,著有诗集《大水》《老苍会》《说出了它就战胜了它》《诗日记》卷一卷二,论著《抒情与分析》《经验与立场》等,曾在全国多家报刊发表诗歌、文论、随笔,有作品被选入多种选刊。现在河北《冀中能源报》供职。

邮箱:xtwangjianqi@163.com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博文
(2019-08-02 08:21)
标签:

大招的近作

分类: 诗歌

大招的近作

怀璧其罪之

 

“麦子自甘成熟在田畦里,也是自甘成熟在月光下,”我必须紧紧盯着它,收缩,腾挪,一套暗中转移的戏法

 

你的脚轻轻踩过虹桥,需要有人清理带进地毯里的细沙

 

合上的书页里有一片光秃秃的河滩,它困难重重,但必须围着大海把这个圈画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8-02 08:18)
标签:

大招的近作

分类: 诗歌

大招的近作

怀璧其罪之

 

在刚才眨眼的瞬间,我是我的岔路,我是我的豁口,我自己可以修复

 

油腻的中年,是谁安排的自助,海碗里的油花花,在贫瘠的童年破土而出,当我朝向一些不属于它们的念头,我需要放手,但不能够让它们流走

 

当你进入它,你首先要避开与它们最远的距离——哪怕仅仅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8-01 22:22)
王建旗近作13首

怀璧其罪之

 

在刚才眨眼的瞬间,我是我的岔路,我是我的豁口,我自己可以修复

 

油腻的中年,是谁安排的自助,海碗里的油花花,在贫瘠的童年破土而出,当我朝向一些不属于它们的念头,我需要放手,但不能够让它们流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7-23 08:26)
标签:

王建旗近作12首

分类: 诗歌

王建旗近作

怀璧其罪之

 

一些事物习惯于沉睡,距离苏醒只差一层纸,书的版权页,把整个故事限定在另一个世界

 

多么近,多么年轻,却是一个极易失手的远距离隐喻,我感到手套过于厚了,这影响精确,精确里的微米和毫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7-04 17:55)
标签:

王建旗近作

分类: 诗歌
王建旗近作

怀璧其罪之六十

 

我的记忆,和记忆里的闪存,我的失忆,和一个秋天的落叶纷纷

 

落叶选择了红色,便意味着它们可以选择浅红和深紫,鹅黄和草绿,都没有背叛自由的血统

 

乌云,此刻在天空翻滚,一团一团的,卖力,拧巴,青筋暴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7-04 17:52)
标签:

王建旗近作

分类: 诗歌
王建旗近作

怀璧其罪之五十六

 

当列车轰轰隆隆地进入夏天,我必须一遍遍演算,一个行动迟缓的人,是接受花朵、荷叶,还是接受雷霆的规劝——才能贯穿

 

夜间的蝙蝠,与死亡很熟,老宅子里的陶瓷、镇尺和铜鉴, 都曾经因为琐事与幽灵失散

 

在晴和的五月,寒冷是一种疾病,热——将更为致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31 15:55)
标签:

怀璧其罪13首

分类: 诗歌

怀璧其罪13首

怀璧其罪之四十三

今晚,最亮的一颗星选择了失眠,就不会再合一合眼,在秋天不会,在春天也不会

 

春秋两季,可以互相抵消,但天空不能隐瞒,它可以静音,低语,像波纹一样漫过晨曦,在四面八方都不能消失

 

像古钟和磬石,那样活着并发声,传递天外或地心最遥远的消息

 

今晚,像一个括弧一样把它圈住,一个最小的细胞,但是一个腐朽的政体,在树枝上,仿佛翌年长过季节的果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29 11:21)
标签:

王建旗近作21首

分类: 诗歌

王建旗近作21首

怀璧其罪之十

 

今天,我想同时问候置入我思想里去的长途和短路,也替它们互相问候,沿路走出黄昏和早晨的人,我的思想是否依然可以包容它们

 

一棵树在十字路口,有没有能力和义务,把长高长出去的树枝重新收住,像攥紧的拳头

 

它守卫什么呢?瑞脑消金兽,前方战事吃紧哪,我已经抽不出一兵一卒,它们必须自己保家卫国,全力守护自己的本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怀璧其罪系列十三首

分类: 诗歌

怀璧其罪系列十三首

怀璧其罪之十

 

今天,我想同时问候置入我思想里去的长途和短路,也替它们互相问候,沿路走出黄昏和早晨的人,我的思想是否依然可以包容它们

 

一棵树在十字路口,有没有能力和义务,把长高长出去的树枝重新收住,像攥紧的拳头

 

它守卫什么呢?瑞脑消金兽,前方战事吃紧哪,我已经抽不出一兵一卒,它们必须自己保家卫国,全力守护自己的本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11 11:18)

在清晰和模糊的两端绘制的生命画卷

——通过《在虚光中辨识雕花》追踪诗人张林婴的写作路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