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我有话儿
博文
(2014-03-20 10:05)
分类: 身体/Myself

有人梦想家园在寂静的地方,山里或海边,无处不晴朗.我就从未梦想过要长期住在那种地方,我离不开花花世界,我需要周围人来人往,热闹嘈杂. --- 最好谁也不要理睬我,因为我也不想应酬他们.

 

48小时后飞海岛,箱子仍是空的。整理起来倒也迅速,几身背心短裤,一套泳具,一些现金足矣,关键要带上好的朋友和心情。每日的行程早就订好,可又不是那种令人敬畏的攻略党,有备无患只图个心安。一旦出了门,前途吃吃笑笑随遇而安。意外你好~

 

关于旅行,我知道自己无法走太远,依旧想看看这世界有多大.住得不必太好,有床,干净足矣,蚊虫叮咬我可自带一瓶花露水;吃得一定要好, 五脏庙为天下第一大庙,绝不怠慢.荷包里要有一些钱,身边要有一个伴儿,心里要有几个目的地,期间辗转亦不觉麻烦,其余无责任,无定时,无书信,无山,无博物馆。

 

我把春天绑起来/待到四月到来/鲜花终将开放/你以为是春天让人温暖/其实是我在身边

 

我尚好 乐不思蜀

 

同理国外乱搞国内不算[嘻嘻] //@晒黑的CK : 鸡三好说:只在国内做三好,国外不算
 
旅途照片一定要照,尤其像我这样记忆力恶劣人士。但是亦要记得时间与精力不要完全消耗在拍摄之中:比这更美好的明信片,世界上哪个角落买不到呢?
 
 
一日 两睡 三餐 四澡 无心事
 
 
时间沉到海里。看尽日出和日落,还有红霞漫天。我们无所事事,最大的烦恼,是去哪里吃下一餐。
 
好旅伴的重要甚于好风景。无论是谁,远看样样姣好,近看毛病全跑出来。不过想想,一个完整的自己,连自己都会讨厌,何况别人。真的在乎,有时要笑一笑,忍下来。言语皮肉或伤,感情不伤---朋友夫妻相处之道不外如此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末日说从古就有,今后一千年估计也不会绝。凡宣扬末日将至的,无非为了你今日买票上他的方舟,而方舟上我为鱼肉,他为刀俎,予取予求,有酷刑无数。

传说这个月世界消亡,有蠢妇背着丈夫卖了房子,理由就是末日将来,何不行乐?消息上了报纸,大家当做笑谈。看上去没人把末日当真,即使当真,也不是很着急。毕竟到时统统飞灰湮灭,有亿万人陪葬,所以面无惧色。这就是古时候死刑犯就刑,总是三三两两一起砍头的缘故,连耶稣上十字架也有两个盗贼作陪。独自赴死就可怕得多。

人活一世,没了就没了,死后没有地狱,也没有天堂。从前还设计过自己的葬礼,同阿丹商量过,那时烧我的肉身,告诉他们多烧会儿,我没啥脂肪,不好着。烧好了挫骨扬灰落一个干净,能留就留一搓,放在香袋里,随身,能辟邪。他说,“放屁。”

真有末日,连这个都可以省掉。

世界不会有末日的,你我会有。如果我们共同的终点是这个月某个的时间,年轻人会吃一点亏,最值得悲悯的就是新生的婴儿:你们怎么现在才到呢?

我的遗憾,将是不知道我的老年是怎样的,不知道那时是信命?信邪?还是信着当下?本来你我逃到天边,也逃不过时间。等到头发与鼻毛开始变白,脸皮塌下去,肚子鼓起来。彼时悲哀?抵赖?愤怒?欣然接受?我对这个过程充满了好奇。

我多想在八十岁时做一个红面的元气老人,声音响亮,能吃、能喝、能做饭、能骂街、有欲望、能到处跑。美人当前,动心动口还能动动手。终于等到男朋友熬成亲人,听说前任也再嫁三嫁四嫁,虽然没有性生活,大家都过得幸福。

几个月前某个夜里,我同一个人走到楼下,不想再走。他说你等我一下。再出现的时候取了一件长衣给我。我看着殷勤的那一张面孔,不由得想:我年轻的时候,就从来没遇见过这么好的人。可要再试试么?
然后我们说笑话,他说末日来了,那天你做什么?我说,我先跟我妈吃一顿饭,然后来找你。那时心里这么想,嘴上就脱口而出,也不觉得很肉麻。

没熬到末日,我们先成了陌路人。

遗憾?有一点,但是不到影响食欲的地步。二十岁时我写过:不指望有人陪我走完一生,只希望我走完一生,都有人陪伴。到了如今这个年纪,突然又发现世界上没有太多东西让你恐惧,也没有什么特别好的东西,好得让你非要眼下得到它不可。包括爱情。

就是这样,某年某天,每个少年一觉醒来,草木悄然入秋,人也一样。不再隐瞒年龄,亦懒得在吃饭穿衣上装逼。人生最快乐的时刻是数钱,彼时慈眉善目,满脸安详。

末日降临,有人及时行乐,有人去抱佛大腿。我?我离佛千万里,再见不得这类励志小清新。日后不登天堂一点关系也没有。至于人知将死,其言也善,从前做过。登飞机前心里发虚,由衷说了些动听话。现在想想,实无必要。

鲁迅死前说,一个都不宽恕。说得真好。他们不原谅我,我又何必饶过丫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0-30 16:51)
标签:

杂谈

美容大王S同鸟不拉有好长时间没有见过面了。

 

在S的眼里,这个世界只有两类人,一类是已经整过容的,一类是迫切需要整一整的。鸟不拉每次同他碰面,都如临小考,要在出门前抱佛脚地敷上一片廉价面膜。

 

“你这个夏天晒过了,长的斑很难下去了……”S一边说,一边用带了美瞳的眼睛凑近了看他。鸟不拉担心他发现自己眼睛下方正在蜕皮那一小块皮肤。

 

“其余还好,抬头纹没有继续增多。”

 

鸟不拉松了一口气,毕竟年纪一大,就不那么看紧自己的皮囊,只要肉身紧实,及格万岁。

 

S这次宽恩大量,口下留德,还存在另一个可能性,像他们这样相识得早的朋友或情侣,时间一长,容易患上眼盲症,在彼此的眼中仍保持初识时的曼妙。

 

就像自己的脸不论多丑,因为三百六十五日天天看,就看得顺了,还能有勇气脱成了半裸自拍放到网上。

 

“大多数自拍的人根本没意识到自己长得其实不好看。”鸟不拉想。


S就不同,是真的好看。人一清瘦,下巴就尖了,显得年轻,好像学生仔的模样。这个圈子到底以貌取人的多,难怪人人爱惜皮囊。整个风气如此,想免俗都难。四川人皮肤天生的好,水晶梨一样是透明的。鸟不拉趁着吃面的空档,狠狠地摸了他的脸蛋一把。心想,也亏得生在S的身上,才能这样摸一摸。


“是不是很嫩?”S高兴地问。“我今天可是素颜出来的。”


“是很嫩。”鸟不拉诚实地回答,“我还以为你用了贵得吓死人的什么粉儿什么膏儿。”


“不用了。用不起了。”S懒洋洋地说,“我要买房了。”

 

鸟不拉顿时高兴起来。“丫终于开窍了!”

 

“恩,想通了。”S说。

 

可不是,人若十八,绝无丑汉,哪里有不好看的。同理,三十往上,再好看也有限。

 

任你娃娃脸,学生腰,瞒得过天下,瞒不过自己。阳光之下,原形毕露,好像古城墙,秋日沙,时刻掉着干着,日不如日。接客帝上每个大叔都偷偷隐去三两岁,属于想不开的。天过午后,没人再关注美娇容,俏身段,只看身家身价。

 

“可是,你真的不考虑去垫一下鼻子么?”S问。然后就闭嘴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0-28 23:45)
标签:

杂谈

分类: 不谎/Diary

鸟不拉最近喜欢上网络上的一个人,他封他为他的天菜。也仅限于迷恋这个男人的裸体,追星的举动也仍在正常人的范畴内,最疯狂不过把那人新鲜的半裸照片转到几个老朋友呆的群里。


“真算不上好看。”杰可同情地说,“但是我原谅你,你有脸盲症。”


鸟不拉不打算在这个话题上争论----世上没有足金百分百,凡人又怎么可能美得如神袛毫无缺陷。何况,哪里有天生丽质,个个都是人造人,可是又无需动刀剔骨,挥汗健身这么辛苦,有时亲密朋友坚持不懈的赞美亦能造就出一个“美人”。


譬如鸟不拉每次接电话,一定劈头先喊一声“帅哥”,所谓千穿万穿,马屁不穿,恭维话相互说得多了,彼此都信以为真。在这个大多数人都平庸的世界里,鸟不拉和他的朋友们非常需要相依为命。


于是鸟不拉顺手抄了了某个朋友的口头禅来解围:“可爱的小杰可啊。”


伊果然开心起来,飞快地打开下一个话题。“我在画展上遇到你的好姐妹小川,看样子仍在热恋期。”


鸟不拉十分相信杰可的判断。恋爱的初期,通常两个人能同时患上眼盲症,却当别人是瞎子,做出一些自己过后看了都受不了的举动来。


他亦相信玲珑心的小川不至于愚蠢到当众孔雀开屏。手段高明者可以在和别人谈话时不管以什么话题开始,都以夸耀自己的性生活结束。


“如果我有一个正牌男朋友,我也会秀幸福。”鸟不拉诚实地说。


“我也会!可是,他在哪里?”杰可绝望地问,“现在急着找我的男人就只有两种:太小的和太矮的。”


鸟不拉说:“高老师的故事应该能激励你,他等了五年,终于碰到自己的小王子,现在好得不得了。”


内心里,他觉得杰可应该是不愁没有男人可约出来的,只是方式太异性恋。见面,吃饭,逛商场,看电影,然后再见面,吃饭,看电影,逛商场。可能还需要再见面,吃饭,逛商场,看电影,才轮到上床。


多数男人在这之前已经累得缴械。留下的不是做了好朋友,就是根本不行。


应该找个机会同他谈一谈,鸟不拉想。


这时候手机突然大响,鸟不拉听见杰可在那一边兴奋地叫,“我在绿茶碰见了你的天菜!你要过来吗?”


鸟不拉想了想外面的寒风,打了个冷战,斩钉截铁地说:“不。但请替我偷拍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未晚/Article
老一点的情人统统躲起来过日子,因为生活平稳,油盐酱醋茶,实在乏善可陈。或许每年纪念日还能忆起点滴美好,花钱买来一样礼物哄人。有时一句老夫老妻何必虚头巴脑,连小钱都可省下。
 
只有新婚的那些,才尽量人前人后表现美德,打足精神经营形象。他更勤力,他更体贴,他更节俭,他更知感恩,他更懂生活,百分百死心踏地安于身边的爱情,仿佛不到犯贱的地步便不足以证明是真的爱他。网络上的浓言、蜜语、图片,感悟,一日三更新。一枚过期鸽蛋,形容得好似一颗鸽蛋般的宝石。这一点类似老小姐出门前的顾影自语:“我美丽,我最可爱,人人都钟爱我路易莎。”听听罢了,炫耀未必,自我催眠的成分更多一些。
 
这种戏文长远做下去,有人会信以为真,另一些神经失常-----结果永远得不偿失。
 
-----------------------
 
以同性恋为主要受众的网站,脱不开“同”“性”“恋”这三个话题。好像蝶恋花,屎招蝇,花花世界多得是好去处,偏偏来此地玩耍,当然有道理。既然成功经验如此,何必急喳喳要整风脱俗,反失了根基。
 
许多人声泪纵横大呼肉照该禁,那是骗人的。他硬盘上的GV只多不少,或许花样更杂。他无心男体,他不会来到此地呆在男人堆里厮混,都是千般钻营,故作小清新状罢。
 
------------------------
 
老板进电梯,我情愿等下一驾。要客坐主位,我宁愿呆在角落吃饭。
 
还是上学那一套,功课做好,导师不必费心打点。出来做事,一样不观察老板脸色,能按时交差,何必贴身伺候,陪酒陪饭陪聊。钱少赚一点没关系,买得起就买,买不起也不去想念。何况人生到了这一步,只会做减法,华服美食,越发看得淡。吃素点,勤锻炼,有个好身材,前凸后翘,扯块破布披上,也动人。对不对。
 
如此愚鲁,活该升不上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3-23 17:59)
标签:

杂谈

分类: 未晚/Article

听说侯德友君卖房套现成功,百万银两入手,现时单身一人,想做什么做什么,想去哪里去哪里,是一等精明人物。不知西洋哪位智慧人,开始唤基佬作快乐,真有道理。没有妻儿要养,已经卸了一半负担。等到送走了百年父母,金钱时间全是自己的,可以到80岁的时候还在玩爱情的游戏,不必苦心积虑去扬名立万。反正名与利,多数不与快乐挂钩。

 

他们就不行,职场上承受众目睽睽的压力,没有胆量弃营生不顾而指着老板直斥其非。忍忍忍,长出脾气,亦或生出瘤子。真是,为了生计,何苦付出生命。

 

老亦不可怕,像我这种天生不美的,更无俱流逝时光。人人都要死。只有少数不幸能寿到人瑞,期间谁知道明天与意外哪个先到。现时多锻炼,将来不与人拖累,亦无人可拖累。真的绝症,不用药,不求佛,不与旧恨和好,不与旧欢告别。

 

有好心人替我担忧,孤独怎么办?回头想一想,前面几十年,从未尝过孤独,偶尔寂寞,稍一经营,也是转瞬即逝。想来后面的时间,也就是这样。

 

如今渐渐觉得什么都是旧的好。譬如老屋子住得舒心,涂涂抹抹,添两样好家具,不比新的差;手机摸顺了,仿佛也有包浆,暗着光发亮;再如人处久了,生感情,隔三差五联络一下,却用不着费心哄着供着。童男童女就未必这么好用,不是自卑,这是识趣。活得久看得多,智慧多点理所应当。皮肉之相,就看开了吧,修修补补,千元的面霜扔在脸上,也不过好看十年----你如何斗得过大自然?

 

嫌生活沉闷?最要紧,培养几个爱好,结交数个好友,才好漫漫打发时光。各有一套原则,爱好要不花钱但花时间。朋友贵多亦贵精,网友,笔友,损友,诤友,炮友,酒肉朋友,都有一些,要么好看,要么好玩儿。

 

还有余钱与空闲,出去度假吧。私人岛屿,水边小屋,背山面海,打开门就是沙滩,对牢一望无际的海洋,内心平静。地盘要大,屋子要小,最近的邻居在另一座岛屿。老死也不必往来。

 

有位老师说得好:有了爱人同志,仍要像单身时那样过。大意如此。

 

对于感情的误解之一,便是以为它无所不能,非有不可。人生计划太多,排在最前面的绝对不是搞你我私情。

 

{the end.}

 



待到山花烂漫时,多拍裸照。 ----- <健身日。鸡> 3.2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3-21 16:23)
标签:

杂谈

春分一过,昼多夜少,人心就思动。
 
那些情场旧伤,早结了疤,掉了痂,再世为人。曾经忽喇喇似大厦倾,如今轻描淡写笑着说起。完全复原的特征之一,便是与牲畜一样发情,拦都拦不下。
 
上一等人物,早有人才储备,此时只需名单上挑出一个前列候选,吃饭逛街看电影,从不知道寂寞何物。次一等的,才临渊结网,为时未知早晚。先拼上半夜睡眠,做出一篇征友小文,有血有肉有泪。招式无非衣单饭独床冷,屡试不爽,能招慰安无数。再附小照一枚,有胸有臀侧脸惊人。真正我见犹怜。
 
玉钩钓金龟,烂钩揽破鞋。如何写就这一篇小小征文,学问可大。一招一式的降男十八掌,我不累述,此处可参看@王泡小泡 老师的大作《同志交友贴到底怎么写才不矫情》,字字珠玑,你我好生修炼,万望成材。
 
唯有一处有不同意见。征友文中种种,反正是从不靠谱的,索性上等策略是把自己描写成个丑逼矬逼肥逼糙逼,把丫的预期值降到太平洋海沟。等见面了,即使中人之姿,懂两句洋文,对方亦会有惊为天人的错觉。
 
对人的要求,不妨写得平易近人些,譬如头发浓密肚子有肉且不打人,没了。此类征友文,类似钓鱼。诱饵哗的洒下去,愿者上钩,人人都欢迎。亦不是来者不拒,肥鱼上桌,嫩鱼下锅,丑鱼放生,碰见鲨鱼,饵都不要,闷声而逃。
 
征友,争友,不争只得烂茶渣。见到好人儿,当仁不让,挺身挡住去路,飞身上去抢。想来天经地义的。
 
只是,见过伟大的情书,与绝情书,没见过千古的征友文。这种征法,与打绣球撞天婚的概率差不多,前景堪忧。
 
我乌鸦嘴,莫听,您请继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退
(2012-03-01 14:28)
标签:

杂谈

病愈就容易犯懒,身体大安仍在告假,赖在床上不事生产----别人上班,我休息,那感觉太好。没有半丝责任感和愧疚。
 
家里什么都有,吃的喝的玩的,伸手可及。饱暖黑之后,灵魂的触手却全缩回来。不动笔,不动情,不仇恨,不悲伤,不关注世界大战和春秋转换。在乎感官、皮肉,只盯着心房角落里那团鬼火忽明忽暗。
 
晚饭食得极简单,这几天成了街角地瓜店常客,专拣扁长模样的,皮热肉软,最理想烫出汁水印,胖得太圆的那些就不易烤透。会吃的人只选红黄两色,比紫薯甜且便宜。
 
太好看的食物,或太好看的餐馆,都不会太好吃。最好的食物永远在狗食馆,大盆残碗的端上来,而且不贵。就像最好看的人,务须绫罗,随便一块破布披上也动人。
 
昨天听说@秦2爷 又跑出去游山玩水,夏季才回,他就属于会吃会玩的主儿,不要说这点行走天涯的本领学不来,光是两手一摊,老子不干鸟的洒脱就不是凡人做派。依他的爆脾气断然做不来傍富人的小白脸,大概就真的是聪明绝顶,早早赚下下半生积蓄,懂得钱生钱了。
 
另一位精明人士就忧虑多,三四套房产,仍觉得不踏实,要百万现金在手,才肯从职场退休。社会虽然不公,但还算富庶,除非是老、病、懒,否则总能生活得合理。倘若工作非做不可,卖力即可,卖命不必。
 
再之前也同人谈起退休计划,收入最殷的愈不能退,不是太爱工作,实在是习惯养成,由奢入简难。用琉璃碗,就要配白玉杯,象牙筷,盛鱼子酱,拜金佛,烧檀香,假日只飞东京香港,第三世界是绝不去的。算一算,手头那点薪水十分必要,所以忍气并声,没有胆量弃营生不顾而指着老板直斥其非。
 
而我这样的人,脸上涂着几十块钱超市买来的润肤乳,味蕾分不出红酒的年份,腿上一条牛仔裤可以走天涯,外头混着男女陌生人住青年旅馆,心里头不知道人有贵贱之分,凡是大奶、长腿、细腰就是绝好。
 
信仰也不过每年去趟雍和宫,也只肯烧2块钱那种廉价香。种花写字画画,培养的均是不怎么花钱的爱好,担得起简单甚至简陋生活,反倒能早一点点全身而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1-23 12:57)
标签:

杂谈

分类: 未晚/Article

年纪越大越懒得庆生,权当自己年年二十五,仍可以玩爱情游戏。从前贪那块蛋糕吃,再后来得了配方,吓了一跳,白糖占了足有一半。想想修炼腹肌不易,从此忍痛割爱。偶尔朋友坚持要送,亦叮嘱千万要小,且蜡烛要少。

 

另有友人好热闹,召集大家吃祝寿酒。场面太大,当晚到场一半脸生,张先生李先生,寒暄过后仍记不住名字。

 

来者都是看在下帖人的面子,非坐到完场不可。我这人又不懂人情世故,不肯干作锦上花,于是宾主难受。

 

再后来,这样的局能免则免,生人勿近。最理想,三五好友自贺,大酒,大肉,八卦。未必人人动听,必要全无碍眼。

 

朋友的朋友亦是朋友?我才不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1-02 21:35)
标签:

杂谈

分类: 未晚/Article
看见人家贴过一只售卖的香炉,心里喜欢,就问了大概地点,自己寻过去。结果是无功折返。
后来那人说领路带我去,临时又变了卦。
从来好事要多磨。 
你知道,我向来不迷信,但是信机缘。是我的,半辈子也可以这么耐心等下去;不是我的,剖腹藏珠也留不住。
我说,不急,过一些时候还要去烧香,到时再慢慢找。
他在那边笑话我,又去烧香?是去求偶么?
 当然不是。
佛祖要是肯做红娘,你比我虔诚一万倍,不早就良宵美眷满楼红袖招。
我 从来只求一样:
得与不得,都得释怀。
从前求不得,痛得流眼泪。现在?长吁一口气,了结一桩事。你当怎样,总比闷在心里想他千百转要强,现时只做玻璃冰心人,爱恨情仇,立即道出来,好便好,了便了。两情能相悦,多么难得,要爱护到八十一岁。若爱不起来,及时奉还,仍是好汉,才不误彼此前程似锦。
现在求不得,亦是好事。从前只觉得他好,咦,原来除这人外,还能同别人心有灵犀,可见良人从不缺少,只缺一点运气罢。与谁遇见从来不是问题,什么时候遇到才是关键。那时大家恰好都要安定下来,抬头看见。
便是他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博文
(2014-03-20 10:05)
分类: 身体/Myself

有人梦想家园在寂静的地方,山里或海边,无处不晴朗.我就从未梦想过要长期住在那种地方,我离不开花花世界,我需要周围人来人往,热闹嘈杂. --- 最好谁也不要理睬我,因为我也不想应酬他们.

 

48小时后飞海岛,箱子仍是空的。整理起来倒也迅速,几身背心短裤,一套泳具,一些现金足矣,关键要带上好的朋友和心情。每日的行程早就订好,可又不是那种令人敬畏的攻略党,有备无患只图个心安。一旦出了门,前途吃吃笑笑随遇而安。意外你好~

 

关于旅行,我知道自己无法走太远,依旧想看看这世界有多大.住得不必太好,有床,干净足矣,蚊虫叮咬我可自带一瓶花露水;吃得一定要好, 五脏庙为天下第一大庙,绝不怠慢.荷包里要有一些钱,身边要有一个伴儿,心里要有几个目的地,期间辗转亦不觉麻烦,其余无责任,无定时,无书信,无山,无博物馆。

 

我把春天绑起来/待到四月到来/鲜花终将开放/你以为是春天让人温暖/其实是我在身边

 

我尚好 乐不思蜀

 

同理国外乱搞国内不算[嘻嘻] //@晒黑的CK : 鸡三好说:只在国内做三好,国外不算
 
旅途照片一定要照,尤其像我这样记忆力恶劣人士。但是亦要记得时间与精力不要完全消耗在拍摄之中:比这更美好的明信片,世界上哪个角落买不到呢?
 
 
一日 两睡 三餐 四澡 无心事
 
 
时间沉到海里。看尽日出和日落,还有红霞漫天。我们无所事事,最大的烦恼,是去哪里吃下一餐。
 
好旅伴的重要甚于好风景。无论是谁,远看样样姣好,近看毛病全跑出来。不过想想,一个完整的自己,连自己都会讨厌,何况别人。真的在乎,有时要笑一笑,忍下来。言语皮肉或伤,感情不伤---朋友夫妻相处之道不外如此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末日说从古就有,今后一千年估计也不会绝。凡宣扬末日将至的,无非为了你今日买票上他的方舟,而方舟上我为鱼肉,他为刀俎,予取予求,有酷刑无数。

传说这个月世界消亡,有蠢妇背着丈夫卖了房子,理由就是末日将来,何不行乐?消息上了报纸,大家当做笑谈。看上去没人把末日当真,即使当真,也不是很着急。毕竟到时统统飞灰湮灭,有亿万人陪葬,所以面无惧色。这就是古时候死刑犯就刑,总是三三两两一起砍头的缘故,连耶稣上十字架也有两个盗贼作陪。独自赴死就可怕得多。

人活一世,没了就没了,死后没有地狱,也没有天堂。从前还设计过自己的葬礼,同阿丹商量过,那时烧我的肉身,告诉他们多烧会儿,我没啥脂肪,不好着。烧好了挫骨扬灰落一个干净,能留就留一搓,放在香袋里,随身,能辟邪。他说,“放屁。”

真有末日,连这个都可以省掉。

世界不会有末日的,你我会有。如果我们共同的终点是这个月某个的时间,年轻人会吃一点亏,最值得悲悯的就是新生的婴儿:你们怎么现在才到呢?

我的遗憾,将是不知道我的老年是怎样的,不知道那时是信命?信邪?还是信着当下?本来你我逃到天边,也逃不过时间。等到头发与鼻毛开始变白,脸皮塌下去,肚子鼓起来。彼时悲哀?抵赖?愤怒?欣然接受?我对这个过程充满了好奇。

我多想在八十岁时做一个红面的元气老人,声音响亮,能吃、能喝、能做饭、能骂街、有欲望、能到处跑。美人当前,动心动口还能动动手。终于等到男朋友熬成亲人,听说前任也再嫁三嫁四嫁,虽然没有性生活,大家都过得幸福。

几个月前某个夜里,我同一个人走到楼下,不想再走。他说你等我一下。再出现的时候取了一件长衣给我。我看着殷勤的那一张面孔,不由得想:我年轻的时候,就从来没遇见过这么好的人。可要再试试么?
然后我们说笑话,他说末日来了,那天你做什么?我说,我先跟我妈吃一顿饭,然后来找你。那时心里这么想,嘴上就脱口而出,也不觉得很肉麻。

没熬到末日,我们先成了陌路人。

遗憾?有一点,但是不到影响食欲的地步。二十岁时我写过:不指望有人陪我走完一生,只希望我走完一生,都有人陪伴。到了如今这个年纪,突然又发现世界上没有太多东西让你恐惧,也没有什么特别好的东西,好得让你非要眼下得到它不可。包括爱情。

就是这样,某年某天,每个少年一觉醒来,草木悄然入秋,人也一样。不再隐瞒年龄,亦懒得在吃饭穿衣上装逼。人生最快乐的时刻是数钱,彼时慈眉善目,满脸安详。

末日降临,有人及时行乐,有人去抱佛大腿。我?我离佛千万里,再见不得这类励志小清新。日后不登天堂一点关系也没有。至于人知将死,其言也善,从前做过。登飞机前心里发虚,由衷说了些动听话。现在想想,实无必要。

鲁迅死前说,一个都不宽恕。说得真好。他们不原谅我,我又何必饶过丫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0-30 16:51)
标签:

杂谈

美容大王S同鸟不拉有好长时间没有见过面了。

 

在S的眼里,这个世界只有两类人,一类是已经整过容的,一类是迫切需要整一整的。鸟不拉每次同他碰面,都如临小考,要在出门前抱佛脚地敷上一片廉价面膜。

 

“你这个夏天晒过了,长的斑很难下去了……”S一边说,一边用带了美瞳的眼睛凑近了看他。鸟不拉担心他发现自己眼睛下方正在蜕皮那一小块皮肤。

 

“其余还好,抬头纹没有继续增多。”

 

鸟不拉松了一口气,毕竟年纪一大,就不那么看紧自己的皮囊,只要肉身紧实,及格万岁。

 

S这次宽恩大量,口下留德,还存在另一个可能性,像他们这样相识得早的朋友或情侣,时间一长,容易患上眼盲症,在彼此的眼中仍保持初识时的曼妙。

 

就像自己的脸不论多丑,因为三百六十五日天天看,就看得顺了,还能有勇气脱成了半裸自拍放到网上。

 

“大多数自拍的人根本没意识到自己长得其实不好看。”鸟不拉想。


S就不同,是真的好看。人一清瘦,下巴就尖了,显得年轻,好像学生仔的模样。这个圈子到底以貌取人的多,难怪人人爱惜皮囊。整个风气如此,想免俗都难。四川人皮肤天生的好,水晶梨一样是透明的。鸟不拉趁着吃面的空档,狠狠地摸了他的脸蛋一把。心想,也亏得生在S的身上,才能这样摸一摸。


“是不是很嫩?”S高兴地问。“我今天可是素颜出来的。”


“是很嫩。”鸟不拉诚实地回答,“我还以为你用了贵得吓死人的什么粉儿什么膏儿。”


“不用了。用不起了。”S懒洋洋地说,“我要买房了。”

 

鸟不拉顿时高兴起来。“丫终于开窍了!”

 

“恩,想通了。”S说。

 

可不是,人若十八,绝无丑汉,哪里有不好看的。同理,三十往上,再好看也有限。

 

任你娃娃脸,学生腰,瞒得过天下,瞒不过自己。阳光之下,原形毕露,好像古城墙,秋日沙,时刻掉着干着,日不如日。接客帝上每个大叔都偷偷隐去三两岁,属于想不开的。天过午后,没人再关注美娇容,俏身段,只看身家身价。

 

“可是,你真的不考虑去垫一下鼻子么?”S问。然后就闭嘴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0-28 23:45)
标签:

杂谈

分类: 不谎/Diary

鸟不拉最近喜欢上网络上的一个人,他封他为他的天菜。也仅限于迷恋这个男人的裸体,追星的举动也仍在正常人的范畴内,最疯狂不过把那人新鲜的半裸照片转到几个老朋友呆的群里。


“真算不上好看。”杰可同情地说,“但是我原谅你,你有脸盲症。”


鸟不拉不打算在这个话题上争论----世上没有足金百分百,凡人又怎么可能美得如神袛毫无缺陷。何况,哪里有天生丽质,个个都是人造人,可是又无需动刀剔骨,挥汗健身这么辛苦,有时亲密朋友坚持不懈的赞美亦能造就出一个“美人”。


譬如鸟不拉每次接电话,一定劈头先喊一声“帅哥”,所谓千穿万穿,马屁不穿,恭维话相互说得多了,彼此都信以为真。在这个大多数人都平庸的世界里,鸟不拉和他的朋友们非常需要相依为命。


于是鸟不拉顺手抄了了某个朋友的口头禅来解围:“可爱的小杰可啊。”


伊果然开心起来,飞快地打开下一个话题。“我在画展上遇到你的好姐妹小川,看样子仍在热恋期。”


鸟不拉十分相信杰可的判断。恋爱的初期,通常两个人能同时患上眼盲症,却当别人是瞎子,做出一些自己过后看了都受不了的举动来。


他亦相信玲珑心的小川不至于愚蠢到当众孔雀开屏。手段高明者可以在和别人谈话时不管以什么话题开始,都以夸耀自己的性生活结束。


“如果我有一个正牌男朋友,我也会秀幸福。”鸟不拉诚实地说。


“我也会!可是,他在哪里?”杰可绝望地问,“现在急着找我的男人就只有两种:太小的和太矮的。”


鸟不拉说:“高老师的故事应该能激励你,他等了五年,终于碰到自己的小王子,现在好得不得了。”


内心里,他觉得杰可应该是不愁没有男人可约出来的,只是方式太异性恋。见面,吃饭,逛商场,看电影,然后再见面,吃饭,看电影,逛商场。可能还需要再见面,吃饭,逛商场,看电影,才轮到上床。


多数男人在这之前已经累得缴械。留下的不是做了好朋友,就是根本不行。


应该找个机会同他谈一谈,鸟不拉想。


这时候手机突然大响,鸟不拉听见杰可在那一边兴奋地叫,“我在绿茶碰见了你的天菜!你要过来吗?”


鸟不拉想了想外面的寒风,打了个冷战,斩钉截铁地说:“不。但请替我偷拍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未晚/Article
老一点的情人统统躲起来过日子,因为生活平稳,油盐酱醋茶,实在乏善可陈。或许每年纪念日还能忆起点滴美好,花钱买来一样礼物哄人。有时一句老夫老妻何必虚头巴脑,连小钱都可省下。
 
只有新婚的那些,才尽量人前人后表现美德,打足精神经营形象。他更勤力,他更体贴,他更节俭,他更知感恩,他更懂生活,百分百死心踏地安于身边的爱情,仿佛不到犯贱的地步便不足以证明是真的爱他。网络上的浓言、蜜语、图片,感悟,一日三更新。一枚过期鸽蛋,形容得好似一颗鸽蛋般的宝石。这一点类似老小姐出门前的顾影自语:“我美丽,我最可爱,人人都钟爱我路易莎。”听听罢了,炫耀未必,自我催眠的成分更多一些。
 
这种戏文长远做下去,有人会信以为真,另一些神经失常-----结果永远得不偿失。
 
-----------------------
 
以同性恋为主要受众的网站,脱不开“同”“性”“恋”这三个话题。好像蝶恋花,屎招蝇,花花世界多得是好去处,偏偏来此地玩耍,当然有道理。既然成功经验如此,何必急喳喳要整风脱俗,反失了根基。
 
许多人声泪纵横大呼肉照该禁,那是骗人的。他硬盘上的GV只多不少,或许花样更杂。他无心男体,他不会来到此地呆在男人堆里厮混,都是千般钻营,故作小清新状罢。
 
------------------------
 
老板进电梯,我情愿等下一驾。要客坐主位,我宁愿呆在角落吃饭。
 
还是上学那一套,功课做好,导师不必费心打点。出来做事,一样不观察老板脸色,能按时交差,何必贴身伺候,陪酒陪饭陪聊。钱少赚一点没关系,买得起就买,买不起也不去想念。何况人生到了这一步,只会做减法,华服美食,越发看得淡。吃素点,勤锻炼,有个好身材,前凸后翘,扯块破布披上,也动人。对不对。
 
如此愚鲁,活该升不上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3-23 17:59)
标签:

杂谈

分类: 未晚/Article

听说侯德友君卖房套现成功,百万银两入手,现时单身一人,想做什么做什么,想去哪里去哪里,是一等精明人物。不知西洋哪位智慧人,开始唤基佬作快乐,真有道理。没有妻儿要养,已经卸了一半负担。等到送走了百年父母,金钱时间全是自己的,可以到80岁的时候还在玩爱情的游戏,不必苦心积虑去扬名立万。反正名与利,多数不与快乐挂钩。

 

他们就不行,职场上承受众目睽睽的压力,没有胆量弃营生不顾而指着老板直斥其非。忍忍忍,长出脾气,亦或生出瘤子。真是,为了生计,何苦付出生命。

 

老亦不可怕,像我这种天生不美的,更无俱流逝时光。人人都要死。只有少数不幸能寿到人瑞,期间谁知道明天与意外哪个先到。现时多锻炼,将来不与人拖累,亦无人可拖累。真的绝症,不用药,不求佛,不与旧恨和好,不与旧欢告别。

 

有好心人替我担忧,孤独怎么办?回头想一想,前面几十年,从未尝过孤独,偶尔寂寞,稍一经营,也是转瞬即逝。想来后面的时间,也就是这样。

 

如今渐渐觉得什么都是旧的好。譬如老屋子住得舒心,涂涂抹抹,添两样好家具,不比新的差;手机摸顺了,仿佛也有包浆,暗着光发亮;再如人处久了,生感情,隔三差五联络一下,却用不着费心哄着供着。童男童女就未必这么好用,不是自卑,这是识趣。活得久看得多,智慧多点理所应当。皮肉之相,就看开了吧,修修补补,千元的面霜扔在脸上,也不过好看十年----你如何斗得过大自然?

 

嫌生活沉闷?最要紧,培养几个爱好,结交数个好友,才好漫漫打发时光。各有一套原则,爱好要不花钱但花时间。朋友贵多亦贵精,网友,笔友,损友,诤友,炮友,酒肉朋友,都有一些,要么好看,要么好玩儿。

 

还有余钱与空闲,出去度假吧。私人岛屿,水边小屋,背山面海,打开门就是沙滩,对牢一望无际的海洋,内心平静。地盘要大,屋子要小,最近的邻居在另一座岛屿。老死也不必往来。

 

有位老师说得好:有了爱人同志,仍要像单身时那样过。大意如此。

 

对于感情的误解之一,便是以为它无所不能,非有不可。人生计划太多,排在最前面的绝对不是搞你我私情。

 

{the end.}

 



待到山花烂漫时,多拍裸照。 ----- <健身日。鸡> 3.2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3-21 16:23)
标签:

杂谈

春分一过,昼多夜少,人心就思动。
 
那些情场旧伤,早结了疤,掉了痂,再世为人。曾经忽喇喇似大厦倾,如今轻描淡写笑着说起。完全复原的特征之一,便是与牲畜一样发情,拦都拦不下。
 
上一等人物,早有人才储备,此时只需名单上挑出一个前列候选,吃饭逛街看电影,从不知道寂寞何物。次一等的,才临渊结网,为时未知早晚。先拼上半夜睡眠,做出一篇征友小文,有血有肉有泪。招式无非衣单饭独床冷,屡试不爽,能招慰安无数。再附小照一枚,有胸有臀侧脸惊人。真正我见犹怜。
 
玉钩钓金龟,烂钩揽破鞋。如何写就这一篇小小征文,学问可大。一招一式的降男十八掌,我不累述,此处可参看@王泡小泡 老师的大作《同志交友贴到底怎么写才不矫情》,字字珠玑,你我好生修炼,万望成材。
 
唯有一处有不同意见。征友文中种种,反正是从不靠谱的,索性上等策略是把自己描写成个丑逼矬逼肥逼糙逼,把丫的预期值降到太平洋海沟。等见面了,即使中人之姿,懂两句洋文,对方亦会有惊为天人的错觉。
 
对人的要求,不妨写得平易近人些,譬如头发浓密肚子有肉且不打人,没了。此类征友文,类似钓鱼。诱饵哗的洒下去,愿者上钩,人人都欢迎。亦不是来者不拒,肥鱼上桌,嫩鱼下锅,丑鱼放生,碰见鲨鱼,饵都不要,闷声而逃。
 
征友,争友,不争只得烂茶渣。见到好人儿,当仁不让,挺身挡住去路,飞身上去抢。想来天经地义的。
 
只是,见过伟大的情书,与绝情书,没见过千古的征友文。这种征法,与打绣球撞天婚的概率差不多,前景堪忧。
 
我乌鸦嘴,莫听,您请继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退
(2012-03-01 14:28)
标签:

杂谈

病愈就容易犯懒,身体大安仍在告假,赖在床上不事生产----别人上班,我休息,那感觉太好。没有半丝责任感和愧疚。
 
家里什么都有,吃的喝的玩的,伸手可及。饱暖黑之后,灵魂的触手却全缩回来。不动笔,不动情,不仇恨,不悲伤,不关注世界大战和春秋转换。在乎感官、皮肉,只盯着心房角落里那团鬼火忽明忽暗。
 
晚饭食得极简单,这几天成了街角地瓜店常客,专拣扁长模样的,皮热肉软,最理想烫出汁水印,胖得太圆的那些就不易烤透。会吃的人只选红黄两色,比紫薯甜且便宜。
 
太好看的食物,或太好看的餐馆,都不会太好吃。最好的食物永远在狗食馆,大盆残碗的端上来,而且不贵。就像最好看的人,务须绫罗,随便一块破布披上也动人。
 
昨天听说@秦2爷 又跑出去游山玩水,夏季才回,他就属于会吃会玩的主儿,不要说这点行走天涯的本领学不来,光是两手一摊,老子不干鸟的洒脱就不是凡人做派。依他的爆脾气断然做不来傍富人的小白脸,大概就真的是聪明绝顶,早早赚下下半生积蓄,懂得钱生钱了。
 
另一位精明人士就忧虑多,三四套房产,仍觉得不踏实,要百万现金在手,才肯从职场退休。社会虽然不公,但还算富庶,除非是老、病、懒,否则总能生活得合理。倘若工作非做不可,卖力即可,卖命不必。
 
再之前也同人谈起退休计划,收入最殷的愈不能退,不是太爱工作,实在是习惯养成,由奢入简难。用琉璃碗,就要配白玉杯,象牙筷,盛鱼子酱,拜金佛,烧檀香,假日只飞东京香港,第三世界是绝不去的。算一算,手头那点薪水十分必要,所以忍气并声,没有胆量弃营生不顾而指着老板直斥其非。
 
而我这样的人,脸上涂着几十块钱超市买来的润肤乳,味蕾分不出红酒的年份,腿上一条牛仔裤可以走天涯,外头混着男女陌生人住青年旅馆,心里头不知道人有贵贱之分,凡是大奶、长腿、细腰就是绝好。
 
信仰也不过每年去趟雍和宫,也只肯烧2块钱那种廉价香。种花写字画画,培养的均是不怎么花钱的爱好,担得起简单甚至简陋生活,反倒能早一点点全身而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1-23 12:57)
标签:

杂谈

分类: 未晚/Article

年纪越大越懒得庆生,权当自己年年二十五,仍可以玩爱情游戏。从前贪那块蛋糕吃,再后来得了配方,吓了一跳,白糖占了足有一半。想想修炼腹肌不易,从此忍痛割爱。偶尔朋友坚持要送,亦叮嘱千万要小,且蜡烛要少。

 

另有友人好热闹,召集大家吃祝寿酒。场面太大,当晚到场一半脸生,张先生李先生,寒暄过后仍记不住名字。

 

来者都是看在下帖人的面子,非坐到完场不可。我这人又不懂人情世故,不肯干作锦上花,于是宾主难受。

 

再后来,这样的局能免则免,生人勿近。最理想,三五好友自贺,大酒,大肉,八卦。未必人人动听,必要全无碍眼。

 

朋友的朋友亦是朋友?我才不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1-02 21:35)
标签:

杂谈

分类: 未晚/Article
看见人家贴过一只售卖的香炉,心里喜欢,就问了大概地点,自己寻过去。结果是无功折返。
后来那人说领路带我去,临时又变了卦。
从来好事要多磨。 
你知道,我向来不迷信,但是信机缘。是我的,半辈子也可以这么耐心等下去;不是我的,剖腹藏珠也留不住。
我说,不急,过一些时候还要去烧香,到时再慢慢找。
他在那边笑话我,又去烧香?是去求偶么?
 当然不是。
佛祖要是肯做红娘,你比我虔诚一万倍,不早就良宵美眷满楼红袖招。
我 从来只求一样:
得与不得,都得释怀。
从前求不得,痛得流眼泪。现在?长吁一口气,了结一桩事。你当怎样,总比闷在心里想他千百转要强,现时只做玻璃冰心人,爱恨情仇,立即道出来,好便好,了便了。两情能相悦,多么难得,要爱护到八十一岁。若爱不起来,及时奉还,仍是好汉,才不误彼此前程似锦。
现在求不得,亦是好事。从前只觉得他好,咦,原来除这人外,还能同别人心有灵犀,可见良人从不缺少,只缺一点运气罢。与谁遇见从来不是问题,什么时候遇到才是关键。那时大家恰好都要安定下来,抬头看见。
便是他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