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新浪微博
博文
(2017-09-30 12:45)

马大军在自己的都市报上刊登过一则耸人听闻的采访,至少标题耸人听闻,【29岁之后的女人是有毒的】,这篇文章的作者不是别人,正是钱进。作为著名编剧的钱进在成名之后,自然被一些都市报采访。余虹看这张报纸的时候不明白,到底哪个女人得罪了钱进。 

到下个月的这个时候,余虹就29岁了,她自己正是有毒的。准确的说,已经有毒四年了。难怪男人们会纷纷离开她。 

至于男人多少岁是有毒的。钱进在那张报纸上没有讲,或者是,讲了也没有刊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5-22 17:26)
引子:
  
  几百年前,有一个姓王的人,送一个姓元的朋友去一个很远的地方,因为是一个很远的地方,所以他们此生都不会再见面。他们在路上告别,他们还喝了一杯酒。天上在下雨,地上的花和草在长。
  
  1
  
  我在西北的时候,准确的说是甘肃,搭过一辆车,一辆吉普,我对车一窍不通,只是上面写了jeep,那辆车开始并不愿意搭我,我拿着钱,我是一个礼貌的人,我想不出他拒绝我的理由,我甚至愿意多给他一些钱,当我有这种想法的时候,我也不知道我在哪儿,甘肃太大了,我要尽快到达G市,已经没有其他的交通方式了,我上车的时候是早晨九点,或者不到九点,但是快接近九点了,因为杨元要死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17 13:27)

引子:如果有一个神 为什么造出这么愚蠢的世界


吕在给贾约发短信,内容是,贾约,老时间,老地方,没问题吧,叫上小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14 02:11)

  【1

 

  “我离婚了,”

 

  看见杜杨发来这四个字的时候,吕红正拖着自己已经摔坏的行李箱在雪地上费力行走。但是她有个习惯,如果短信响起来,她一定要看一下。雪到了小腿,如果不是还在行走,她以为已经失去了小腿。就算行李箱没有摔坏,也一定会很费力,这里的雪太大了,天还很黑,六点的火车,她五点就要到车站,现在已经快五点了,没有人帮她。她想象裹在大衣里面的自己这么普通,谁会帮她呢?年轻的时候她就很普通,现在年龄大了一点,这种普通反而成了一种保护。接下来,她头脑中带着这四个字和一个逗号继续拖着自己已经摔坏的行李箱在雪地上费力行走,她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走到车站,这样她才有更多的时间安静下来,或许可以好好盯着手机看一会儿。虽然只有四个字和一个逗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01 23:55)

是一本合集。

是,已很久不写西了,所以把之前写的再找出一篇一,弄成一本,或者,凑成一本,既然已决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05 18:49)

1997年的一家人

 

 

1

 

11岁,夏天的月经还没来。她看见红色的电光纸都会想到自己的月经还没来。但是她并不经常看见红色的电光纸,所以她并不经常想到这件事。11岁的时候是1997年,也就是说1997年的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9-16 20:47)

  爱情必须付诸行动

  

  梦?

  戈多不想醒过来,比往常都困,也许是立秋的原因,人应该冬眠,但她才不能真的睡过去。她处于醒过来和睡过去之间,她好像掌握了让自己长期处于这种状态的本领,她总是会突然一个警觉,回到这个处境(这个词十分有意思,好像会做这个动作的人十分警觉一样)。

  

  她感觉刚刚做了一个梦。但她并不确定那是不是一个梦,还是仅仅是一种感觉。这段时间他一直处在半梦半醒之间,因为她感觉自己是困而并没有睡。或者是半梦,四分之一梦,可以无限切割的那种梦,梦的几个小的角度而已,小的甚至不能称得上是什么完整的事情。白天的事情来到眼前也许连梦都谈不上。梦里的时间会比现实显得更长,也许实际上是很短暂的,很多形象或者只是大块儿的色彩重叠不确定,梦里的人物性别不明,她打了一个寒颤,这太恐怖了,于是警觉过来,她并不觉得自己获得了短暂的休息,新生。她知道,自己又重新掉到现实里,掉到这个只能装下一个人的沙发。沙发装在1002房间。1002房间装在一座叫小巴黎的公寓里,公寓在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5-06 19:01)
(感觉还没写完,先在博客里存一份)

A面
他们见面的时候是冬天结束春天还没有开始。沈小夏黑色秋衣的领子翻到黑色毛衣外面,浑然一体,整个人看上去就像一个黑色的铁块。虽然京市早就不流行秋衣。但是她知道在自己这种年龄,保暖最为重要。

表哥,在沈小夏旁边,看上去,就像和铁块呼应的一块儿细面做的大白馒头。

这个世界上有各种各样的表兄妹。这没什么的。

沈小夏和表哥在车里,表哥的爸爸是沈小夏的大舅,大舅早就死了,死了之后他们就很少来往,但也不是说一次没有。距离上次见面并没有过去很久,大概一年,或者两年,沈小夏想不起来了,一年还是两年,都一个样,上次见面,是爷爷死,再上次,是奶奶死,他们总是见面,因为他们是一家人。除了这种事,可以让他们在一起的事并不多。好在,死人的事并不常发生,而且他们可以谈论死人活着时候的一生,如果那一生足够长,他们就刚好可以打发这种称之为“悲伤”的时刻了。

表哥的车很脏,从里到外都很脏,他们坐在里面,等着王朝出来,表哥说自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3-21 23:53)

方磊让我写她,因为她写过我。好像还写过两次,而且没有稿费。很多年前,我们还商量过做一件事情,同样的时间地点人物,我们一起写一个小说,这当然不是比赛,但谁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干这件事情,好在最终也没干成。

 

我很久没写东西了,打算拿方磊练练手。方磊还有个名字叫一枚泼妇。也算是京城名媛了。除了一枚泼妇,她还有一个名字,但这个名字,我谁都不会告诉,我总是想,也许只有我们两个人这么好的关系,才会知道她那个名字。类似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1-28 20:48)

【小说选刊】的编辑让我写我和【小说选刊】的关系,我想了想觉得我和【小说选刊】的关系,就是我在其他刊物发表,然后【小说选刊】又转载了。至于关系,这没什么关系吧。但要说一点儿没有?仔细想想也不是

 

发在【小说选刊】上的第一个,是发在【收获】上的一个一万多字的短篇叫【每个混蛋都很悲伤】,有一次饭桌上,王干说特别喜欢这个名字。但我因为很不喜欢这个名字,就说是程永新给起的,因为我觉得这个名字一点也不悲伤,反而透着浓浓的青春气息。小说讲的是,“我”和情人在中山陵骑自行车的故事,这里的“我”是个男人,而“我”的情人后来死掉了,而在我们的关系中,骑自行车这么浪漫的事,将被“我”视为不祥之兆,除了和她,余生中,“我”再也不想和任何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