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9-05-25 11:02)
标签:

何以为家

迦百农

原创

文化

电影



在所有人都在为复联四排队的时候,我在守望《迦百农》;当新生儿呱呱坠地之时,没有人问过他们是否愿意来到这个世界上;当伴随二胎时代来临的住房、教育、升学问题日益突显,生育在人生中的必要性引发思考。

由美国和黎巴嫩联合制作的影片《迦百农》在2018年第71届戛纳电影节上获得评审团大奖并获金棕榈奖提名,影片从一个名叫赞恩的熊孩子在法庭上控告父母缓缓展开,赞恩出生于一个贫穷的家庭,没有身份证,不能上学,也不能获得救助。做为家中长子,这个瘦瘦小小的孩子过早的承担起家庭的重担,为一个杂货店老板打工。杂货店老板是一个无耻的恋童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2-05 22:36)
标签:

2019

龚自珍

己亥年

文化

原创

分类: 菲笔菲文

小说《孽海花》中说,龚自珍是被宗人府的同事用毒酒害死的。“浩荡离愁白日斜,吟鞭东指即天涯。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这是《己亥杂诗》的又一经典,写尽诗人离京时获得自由的开心和依然想为国尽忠的矛盾心情,字里行间依然可以看出诗人豪放的情怀,然而壮志未酬,一八四一年八月十二日,龚自珍暴病而卒;五天后定海沦陷;十四天后,镇海失守;次年八月,中国近代史上第一个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中英《南京条约》在英舰皋华丽上签订,第一次鸦片战争结束,中国开始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五十多年后,戊戌六君子之一的谭嗣同刑前曾经到法源寺一游,龚自珍曾在法源寺南租住过五年,法源寺最早的名字叫悯忠寺,我的忘年老友生前最喜欢的地方。

去年的这个时候,比现在还要晚几天,大钱离开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2-05 22:35)
标签:

2019

龚自珍

己亥年

文化

原创

分类: 菲笔菲文

旧岁此夕尽,新春今日回。己亥三甲子,光阴莫相催。戊戌年的最后一夜,本世纪第一次除夕逢立春,窗外有蒙蒙细雨,江对面时不时的有烟花转瞬即逝,敲下这四句诗时,内心已支离破碎。也许是因散不喜聚的性格,我从小就不喜欢过年,越长大越不喜欢,越老越讨厌,就像讨厌岁月车轮碾压过的一个个里程碑,注定流逝、注定带走、注定失去,而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拼命的向前奔跑,一边跑着,一边讨厌着,年还是在过。

戊戌年过了便是己亥年,离我记忆里的那个己亥年已过去了整整三个甲子。那一年,龚自珍辞官离京回杭州,隔着悠远的岁月,我已触摸不到诗人忧国忧民的人生和风月离奇的结局,只有《己亥杂诗》的文字,如同道光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12-23 00:39)
标签:

原创

考研

mba

2019

文化

分类: 菲笔菲文

大概只有我,在经历一天的考试以后,还有精神头为这一次冲动留下些许文字纪念;大概只有我,在这略显凄惶的冬至夜里,带着感冒晚期的咳嗽披着毯子坐在电脑前致敬过去的一年。

是的,过去的一年。还有8天,2018年就永远过去了,所谓永远过去就相当于死了、再也不回来了、再也回不来了。就像你每次告别的背影,每一次的告别都意味着相聚的日子永远的过去。我在5岁那年第一次感知死亡以后,再不会区分死亡与永远、死亡与告别。2018,然后是2019,很神奇的数字,《谢谢你的爱1999》整整死了20年的时间,漫长到我连谢霆锋都不喜欢了。年轻时,我们以为再见不会是永远,永远其实没多远,死去二十年的光阴后,我们已不再呻吟现实总是太残忍,因为人到中年,这样明摆着的事情从嘴里说出来就是矫情。我坚持这样矫情的以文字记录和表达,只为坚持自己还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8-28 16:21)
标签:

情感

原创

文化

柳永

历史

分类: 菲笔菲文

最初的最初,我只是感慨于一篇考研满分作文对苏轼和柳永的不同解读:考生认为苏轼豪放且专一,是大丈夫;柳永滥情,诗篇无非淫词艳曲,这篇满分作文读着读着就让人恶心了,乍一看不错,实际真心禁不起推敲。起笔之时,更感叹于“大丈夫”对“爱情”的做法。

很多人知道苏轼,“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这种豪放情怀堪称大丈夫,大丈夫吟唱的“十年生死两茫茫”更加令人动容。然而很多人不知道,“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的是东坡先生的原配王弗,生年27岁,在她死后不久,东坡先生续娶了她的堂妹王润之,并对王润之许下“死当同穴”的愿望。而在东坡先生的众多待妾中,朝云因为随他贬居惠州,共赴发配之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7-21 17:53)
标签:

原创

李懋

美食

情感

辽宁

分类: 菲笔菲文

作者:李懋

南方的梨熟得早,刚到头伏已经上市,傻大傻大的样子,厚厚的黄皮裹着寡谈的味道,是南方闷热的夏天的一股清流,打上“乡里”的名头,上市很快售完。然而,我不喜欢,我不喜欢平淡的梨,也不喜欢平淡的人。离开故乡以前,我以为所有的梨都如故乡的梨一样甘醇如酒,一口入喉,两口入心;我以为所有的梨都如故乡的梨一样芬芳醉人,闻之入鼻,尝之入脾。而今遥隔千里怀念之时,旧事仿佛一场大梦,人生凭添几度新凉。

我姥姥家屋后有一株梨树,名曰香水梨,初夏开花,仲夏挂果,秋凉后由青转黄,摘下来需放置一两天,梨彻底变黄时芬芳满室,也许因此得名香水梨。梨树栽于什么时候,我不知道,我幼年时,那树已经很高了。清明过后,积雪消融,南风扬起科尔沁的沙尘袭卷黑土地,梨花顶着肆虐的风张扬绽放,疯狂生长。我独爱站在树下看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9-13 16:22)

作者:李懋,笔名加菲、镶蓝旗德格格、长袖善舞,辽宁铁岭人,现居湖南株洲。生于80年代,90年代中期开始写作,陆续有作品发表。双重性格,完美主义,表面开朗,内心寂寞。

2014年夏末,湘水湾的房子交房,拥有人生中的第一个不动产,心情格外的激动。虽然精装房省去了装修的大麻烦,但是随之而来的是买家具、电器和各种配饰,以及搬家,一个人背着包顶着炎炎烈日跑家居市场、物流公司,在红星美凯龙看家具时,偶然从一个卖中式红木家具的店铺的橱窗里瞥见自己的身影,背着一个大背包显得背有点驼,晒得痛红的脸上淋漓着汗水,疲惫、无助与茫然的表情在脸上交错,那一刹那,我想起了许荷子,她坐在环线上不停颠簸的三轮车上头上包着大红色围巾向我招手的样子定格在我的记忆中,黑黑的脸膛上一条条溢满汗水的皱纹在阳光下格外清晰。

许荷子来自河南信阳的一个偏远的小村子,如果一定要说那个地方有什么特点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应该就是孩子吧。由于贫穷落后,重男轻女的思想十分严重。许荷子与我同年,但她已经是三个孩子的母亲了,大女儿今年十五岁,初中没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9-13 16:15)
标签:

原创

小说

许荷子

李懋

家庭

分类: 菲言菲语

作者:李懋,笔名加菲、镶蓝旗德格格、长袖善舞,辽宁铁岭人,现居湖南株洲。生于80年代,90年代中期开始写作,陆续有作品发表。双重性格,完美主义,表面开朗,内心寂寞。

 

2014年夏末,湘水湾的房子交房,拥有人生中的第一个不动产,心情格外的激动。虽然精装房省去了装修的大麻烦,但是随之而来的是买家具、电器和各种配饰,以及搬家,一个人背着包顶着炎炎烈日跑家居市场、物流公司,在红星美凯龙看家具时,偶然从一个卖中式红木家具的店铺的橱窗里瞥见自己的身影,背着一个大背包显得背有点驼,晒得痛红的脸上淋漓着汗水,疲惫、无助与茫然的表情在脸上交错,那一刹那,我想起了许荷子,她坐在环线上不停颠簸的三轮车上头上包着大红色围巾向我招手的样子定格在我的记忆中,黑黑的脸膛上一条条溢满汗水的皱纹在阳光下格外清晰。

许荷子来自河南信阳的一个偏远的小村子,如果一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9-12 23:06)
标签:

原创

旅游

镜泊湖

渤海国

历史

分类: 菲笔菲文

在镜泊村里看镜泊湖,天空没有翅膀的痕迹,但我已飞过


西湖岫大桥横亘在镜泊湖上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8-14 23:24)
标签:

时评

娱乐

原创

王宝强

马蓉

分类: 菲笔菲文


今日凌晨0021,王宝强在微博上发表离婚声明,宣布与妻子马蓉离婚,并爆出马蓉与他的经济人宋喆有不正当男女关系。随后的几小时内,百科将马蓉的资料修改为王宝强的前妻,乒乓球运动员宋喆躺枪,网民水军骂声一片,各方爆料陆续登场,事态走势超出大家的预料。因为是公众人物,背后的事情不为人知,不是当事人,所以不知道说什么,但是如果当事人是街坊邻居或者其他熟知的人,肯定是会谴责出轨一方的。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我是加菲

李懋,笔名加菲、镶蓝旗德格格、长袖善舞。一级人力资源师,株洲市作家协会会员。上个世纪80年代生于辽宁铁岭,现居湖南株洲。90年代中期开始写作,陆续有作品发表。双重性格,完美主义,表面开朗,内心寂寞。年轻时清高、叛逆、非主流,现已被生活磨平棱角。

千面加菲















写给舞者

   写给舞者

       --永远的纪念

是谁在旭日来临前铺下满地晶莹

是谁在朝霞的目光里描绘清瘦的梅影

是谁在姑娘紧闭的窗  纵纵横横

留下冬的图腾

 

是谁在历经沧桑的明彻里学会了感动

是谁在曲终人散的寂寞中回归平静

是谁在雪原上留下脚印  深深浅浅

像是纷乱了的心灵

 

我坐在回忆的城堡静静聆听过往的风

多年以前那风里夹带过一个人的脚步声

阴冷潮湿的古堡  守住黑暗

我不开灯

等待传说中的幽灵带我感受地狱的幽瞑

让我的魂魄离开禁锢的躯体  与他重温

隔世的爱情

 

谁的眼泪纷飞在长空照亮了谁的前程

谁的歌声悠扬在夜半打湿了谁的梦

谁第一声说出那三个字  

吵醒了沉寂的冬

打翻了谁盛装爱情的水晶

 

谁的长发散开在风里缠住了谁的身影

谁的琴声飘荡在雪中撩起了谁的痛

谁燃尽平安夜的蜡烛  却没有等到光明

于是燃烧了自己的命

 

是你吗  舞者

狂欢后的世界一片沉静

平安夜的蜡烛陪我垂泪到天明

黎明前的一米阳光仿佛舞者的轻盈

这是宿命

我只在这里静静聆听

回忆古堡  雪落无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