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边琼-水波依诗
边琼-水波依诗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209,000
  • 关注人气:12,99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访客
加载中…
分类
锐博客


   欢迎点击进入锐博客

评论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我们怎能忘记》
那一天
我摸过雨花台的每一块石头
想象77年前的它
是否仍冰冷如初
亦或是被鲜血
浸得温暖而黏稠
    
那一天
我用湿冷的南京盖住头颅
仿佛能盖得住
那些呐喊与无助
我听到他们在哭
紫金山下幽灵遍布
  
我静静地走
来回小心翼翼
脚下和着鲜血与泥土
所见尽是累累白骨
我看见怀孕的母亲苍白的尸体
同样苍白的双手护着腹部
我看见手无寸铁的青年断了胳膊
断掉的胳臂仍握着拳头
  
12月13日的夜冰寒刺骨
在秦淮河畔
在中山码头
在放生寺外
在你我立足之处
30万中国人的尸体
在六朝古都堆成了山丘
这活生生的人间炼狱
我们怎么能忘记
   
历史曾镌刻在这座古城的每一块砖头
每一块砖头上
都刻着中华民族的辉煌与耻辱
五千年的文明没能阻挡侵略者的脚步
泛黄的史书
每一页都是血泪铸就的真实与痛苦
当人变成野兽
我们怎能沉默踌躇  
当兽性压倒了人性
我们又怎能忘记
  
时光静静流淌
77年的崛起与成长
我看到红旗破开了曙光
我看到改革吹开了阴霾
我看到巨龙睁开了双眼
我看到白鸽张开了翅膀
我看到貔貅高昂着头
将南京这座城默默守护
  
可我知道
我知道那曙光背后的疮痍
阴霾中曾露出绝望的眼光
我知道国土沦丧的屈辱与不甘心
我知道和平绝不意味着姑息
历史怎能被篡改
历史怎能被忘记
我们又怎能忘记
忘不掉流离失所的悲伤
忘不掉贫弱落后的绝望
忘不掉振兴家国的梦想
悲伤
悲伤也是一种力量
绝望
绝望让我们学会担当
梦想
梦想终究会插上翅膀
历史不会被遗忘
我们又怎会遗忘
               
钟阜盘龙 石城踞虎 南摄吴越 北控齐鲁
玄武浮翠 莫愁无忧 金陵故梦 秦淮烟柳
六朝帝府 十代古都 钟灵毓秀 遗泽千秋
丁丑冬初 日寇破都 苍山血涂 密林鬼哭
天地为愁 草木凄楚 金刚怒目 菩萨低首
谁无手足 谁无父母 何以荼毒 苍生何辜
诗词二首《我们怎能忘记·诚祭》

吾辈学子 今朝秉烛 勿忘国耻 铭记史书
生魂死祭 短歌相酬 地阔天长 不知归路
悲歌携欢 长啸启路 同归造化 共赴冥幽
无贵无贱 离苦离忧 无痛无愚 离惧离愁
伏维灵鉴
尚飨
《九月吟》诗歌
原名《当我们背起行囊》 2014届中国药科大学录取通知书收录,已发表于《北京青年报》

(一)
九月
南方细雨的倔强
流淌
孑孓一身
湿了眼眶
 
校园
路旁新生熙熙攘攘
陌生
背起行囊
抛却彷徨
 
稚鸟张开翅膀
试着飞翔
纵使融化
也要向着太阳
 
风拂过
是你吗?
爸爸妈妈
在遥远的远方
为我掌舵
 
(二)
摇曳稀疏的枝干
叶脉交错
曼珠沙开放
彼岸的传说
灯光暧昧下
血淋淋的诱惑
 
湖水寂静地流淌
树影斑驳
间或凄厉的嚎叫
一两只野猫
夜色中穿梭
残影而过
 
三年拼搏
不过如此
大学的生活
却仍会感动
生命中那些
小小的、单纯的快乐
 
杂乱温馨
如家一般宿舍
面试笔试
少有的尴尬场合
 
生活呵
柴米酱醋油盐
偶尔在阳光下眯眯眼
终是能变得勇敢
 
(三)
 
孩时想着
伸出手
便能触到天空
长大后
才懂得
梦想的重量
 
于是
敛起爪牙
怕触碰
那尽头的真实
 
终究是孩子
画地为牢
即便拼命回头
也无法窥清紧贴在
背后
命运的全貌
 
缺乏
一次彻头彻尾的失败
心甘情愿
磨平傲气
看清前方
那条等待超越的
界限
 
(四)
 
人生漫长
人世艰辛
我仍然渴望
朝着太阳
追逐梦想
向日葵一样
 
光阴流转
永不停歇
时间
是往复循环
于是
背起行囊
又一个新的起点
 
夕阳之光如此美丽
我正慎行
不虚度光阴
 
(2011年9月于南京)
木偶
圆圆的鼻尖亲吻着玻璃的橱窗 古朴的木纹旋转出光滑的曲面
琉璃般眼珠折射出动人的光点
如同一粒小小的黑豆
蒙上了钻石的光艳
永远扯着笑容的脸
诉说着空洞的唯
来回穿梭的人影
却撞不进那颗脆弱的心
明媚的阳光下
小小的木偶无声啜泣
我们是被神诅咒的孩子
漆黑的夜晚
笙歌的城市
霓虹流转着腐靡的光
犹如那些
流转的年华
小小的身躯嘶吼
胸腔填满了不甘
万能的神
为什么赐予我们灵魂
却遗忘掉了躯体
为何让我们目睹俗世繁华
偏偏在中间劈下一堵透明的墙
古老的咒语吟唱
你永远得不到幸福
永远
我们没有错误
我们只是渴望生命的孩子
只要占据那些愚蠢人类的身体
只要将他们的灵魂捆绑
我们便自由了
亮晶晶的眼眸
透出兴奋的光芒
木偶疯狂的鲜血
难以平复
命运操纵着无形的线
仍旧是僵硬的笑脸
仍是那堵透明的围墙
拴住了木偶的眼
游走在人类的边缘
找不到心中的期盼
我们没有权利
夺走任何人的性命
却仍是不甘
为何他们的生命
竟连自己都不在意
为何
虚度那些光阴
给我一条生命
我能活得更美丽
未曾拥有
所以珍惜
年轻的情侣踏上雪地
嬉笑着亲昵
一个呢喃
谁说冬天
代表着生命的终结?
另一个轻笑
看!那厚厚的积雪下
明明孕育着另一个春天
终于释然
橱窗上
是木偶流泪的脸
原来幸福
如此简单
2008.12.19晚边琼于红山赤峰
博文
置顶: (2014-12-19 07:00)
标签:

原创

杂谈

分类: 诗歌

  
 文/边琼                                  

    那一天
  我摸过雨花台的每一块石头
  想象77年前的它
  是否仍冰冷如初
  亦或是被鲜血
  浸得温暖而黏稠
  
    那一天
  我用湿冷的南京盖住头颅
  仿佛能盖得住
  那些呐喊与无助
  我听到他们在哭
  紫金山下幽灵遍布
  
  我静静地走
  来回小心翼翼
  脚下和着鲜血与泥土
  所见尽是累累白骨

    我看见怀孕的母亲苍白的尸体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原创

杂谈

分类: 诗歌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11-11 10:33)
标签:

原创

杂谈

分类: 散文
文/边琼

9月9日是个好天气,是那种能让人联想到微风、明媚、温暖诸如此类字眼的日子。阳光懒散地靠在文思楼301会议室的窗前,打量着满地五颜六色的气球,台上台下布置会场、调试仪器的学生,一切都显得忙碌而井然有序,时不时倾泻出吉他和陶笛的声音。所有人都在为下午的医工院教师节庆典做着准备,这也是医工院历史上第一次以学生为主力,为所有老师献上的一场盛宴。
因为有你  致师
门外立着的海报上贴满了送给恩师的祝福,参会的老师们桌上静静地放着入场时由学生赠予的康乃馨,淡淡的花香将会场渲染地温馨而动人。大到传道授业解惑,小至一个字、一句呵斥,人生路长长短短不一而足,总有那么些人愿意为你执灯,照亮前路。写下祝福的这些人分别来自不同专业,甚至连年龄都相差甚远,可无论时间走得多远,总有人会记得,总有人想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说些什么。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10-09 16:36)
标签:

原创

杂谈

分类: 杂文

文/边琼

今天,我为大家推荐的书籍是白岩松的《白说》。

白岩松,想必在座的各位都不陌生,说起来他还算是我的半个老乡。作为中国知名媒体人,这个来自内蒙的汉子给人的印象一向是真诚而睿智的,他的书亦是如此。这本《白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原创

杂谈

分类: 诗歌
 


(获奖作品)

 

红花开遍

——边琼    

【火与孤雁】

一朵撒豆而成逶迤的火,扭动孱弱的躯干

将触角刺入无边黑暗的深夜

浓墨粘稠得像血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6-29 07:30)
标签:

原创

杂谈

分类: 散文
文/边琼

小时候家在农村,房后头有位大爷是村里的羊倌,说话黏腻含糊地像嘴里塞着块石头,还带点儿结巴,四五十岁了仍是光棍一条。大爷没女人照料,整天披着件油腻腻的羊皮坎肩,浑身散发着不明的臭气,见了小孩子就呲着一口大黄龅牙亲热地招手,嘴里还咕囔着旁人听不懂的语句,却往往让我们避之不及作鸟兽散。
大爷膝下有一女,算半个瞎子,一只眼只余青白二色,据传是他从火车上捡来的。女孩和我差不多大的年纪,上同一个学校,在同一个班,也总是一副脏兮兮的样子。我们这帮小女生有自己固定的圈子,平日里都嫌弃她身上“有味儿”,不愿意带她玩。村里那帮男孩子精力旺盛整天招猫逗狗,能遇见这么一个活生生的“玩具”,可想而知该有多兴奋。扔小石子儿、故意绊倒、乱画乱撕书本作业本什么的都是些小儿科。
有一次下课路上看到他们摁着那小姑娘,随手抓起路边的土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6-03 08:08)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歌
答黄河老师

凭栏眺海,风姿逼人!
看到您的赠诗,惊艳之余更添感动,边琼必将铭记于心
2012年8月16日
轻启水波第一页
  黄河老师
启开晨雾朦胧的一页
湖面荡漾处洗目,观荷
仙子妙龄,文采飞扬未发之节业已发
菡萏十五,谁说不是含苞待放时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5-27 07:15)
标签:

原创

杂谈

分类: 散文
大一那年寒假,挤火车挤得身心俱疲,回家后连话都顾不上说,匆匆赶去浴室洗净一身旅途风尘。等到洗漱完毕,才发现自己的行李早就被拆得七零八落,替换下的衣服也散了一地,老妈和小姨蹲在旁边翻翻拣拣不知道在找什么。见我出来,两人直直地盯着我光秃秃的脖子,神情异常严肃。

“你脖子上那块宝石呢?”老妈先发话了。
“啊?宝石?”我实实在在地愣了一下,那种被人窥探隐私物件的不悦也消了大半。什么宝石?留个头发都嫌麻烦的自己哪儿会戴什么宝石?
她们都显得有些不耐烦,“就是你以前一直挂着的那块黑曜石啊!”
我哑了一瞬,垂了垂眼睛,含糊地回了一句——“哦,好像是丢了吧。”
老妈瞬间就急了,“那么贵重的东西你也能丢?你怎么不把头丢了呢!”小姨也在旁边不住点头:“就是就是,怎么就不小心点呢,那可是保佑你平安的宝贝啊。”
我当时挨着骂,心里又是憋屈又是哭笑不得。不知道的还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1-08 08:29)
标签:

原创

杂谈

分类: 散文
又名《何日是归期》

文/边琼
前几天,到制剂中心报到,在实验室门口碰到一个头发花白的老爷子,慈眉善目笑眯眯,让人看着心里就熨帖。我瞧着老人家甚是眼熟,不由多看了几眼。不想老爷子倒是直直地向我们走了过来,他人也风趣,拉着我和包子很是絮叨了一番,边说边颤巍巍地从自己一直紧握在手心的包里抽出一叠叠文件夹,里面全是一张张写满祝福语的纸条。我看见他脸上带着那种孩子样的笑容,笑得炫耀而狡黠地将纸铺开,念叨着“这是你们哪一届的师兄师姐写的,这是你们哪个哪个老师送我的”,接着意味深长地叹了口气:“他们都舍不得我死嘞”。
我忽然记起在哪里见过他了,就是这样的笑容——弯眉弯眼,嘴角带着举重若轻的力道——可能是食堂不经意的一撇,亦或是路上匆匆的擦肩。从交谈中,我得知他姓楼,患有肝癌,现在家保守治疗,尽管我们眼里的老爷子精神矍铄,再无半点生病的羸弱。老人家也给了我一张纸,下笔时才惊觉,所谓丰辞华藻、倚马可待都梗在喉头,落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12-28 07:13)
标签:

原创

杂谈

分类: 诗歌

文案撰写:边琼 欢莹 

                                                                   

窗外的银杏红着脸

悄悄探出头瞅了蛋糕上的多巴胺一眼

她无声尖叫 抖落满身金黄的碎屑

 

崇明岛上那兜不安分的螃蟹

张牙舞爪地夹住几片落叶

好像夹住了15年的整个秋天

 

这一次

我踏过二十余载匆匆岁月

日夜兼程的风雪拂上我的肩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12-08 08:23)
标签:

原创

杂谈

分类: 散文
文/边琼

去年寒假回家,高中几个同学小聚,席间一哥们儿四处巡视一番后,忽然扭扭捏捏含羞带臊地蹭过来,一米八的身子险些拧巴成麻花。此人军校出身,平时性格相当豪爽,这番动作顿时令我大为不解。
磨蹭了半天,他才结结巴巴地开口:“琼姐,那个.......如果有个男的对另外一个男的特别好,嗯,就是,平时各种关心照顾嘘寒问暖,你觉得他会不会是......嗯,那个?”
我当时心里就乐了,故意维持着迷茫的表情逗他:“啊?那个?那个是哪个?”
他一听急了,“就是那个——基友!搅基!”
“哦——”我故意拉长声调,反问道:“那你觉得他是么?”
“啧!我瞧他不像啊,也没见他说话翘兰花指,走路扭屁股啊,看着都挺正常的!”
“那他要是偶尔翘个兰花指,走路再扭一扭,你就觉得他是了?”
他神色一正,“那没跑儿了,准是!我铁定得离他远远儿的!”
我带了点笑意出来:“那个——你见过同性恋么?”
他挠挠头,也笑了:“那倒没有。”
瞧瞧,一个人格健全素质颇高并具有一定判别能力的成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