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安宁
安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2,813
  • 关注人气:12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图片播放器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安宁欢迎您!

安宁欢迎您

博文
标签:

文化

情感

历史

杂谈

分类: 随想

    遗失于因特奈特网的守望

                                    ——读李萍小说《一个人的海滩》有感

                                                          作者:诺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历史

旅游

情感

文化

分类: 散文

他在书房里转一圈,说要练书法。“卧室不是有书桌吗?”她纳闷。“卧室就是卧室,不适合写大字,我想买一块旧门板,做两个支架,搭在书房窗户旁边,遮住书房里两只硕大旅行箱和樟木箱。平时,上面放个电脑,摆一个花瓶,我离你不能太近,太近相互影响。写完一张大字或看电脑累了,抬眼望望窗外的桂花树、樱花树、梨花……

说是书房,她从来没有在那看过书。躺在沙发上看书,对她来说是极其美妙的享受,累了,翻个身放平自己眯一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24 15:48)
标签:

情感

文化

历史

旅游

分类: 散文

作者:屯溪 李萍

 

在徽州,一提“上海茶林场”,多数人知道那块上海“飞地”及“飞地”上发生的故事。那里现在统称“东黄山”,现是4A景区了。

之前,我和朋友去过几次,并在一辆淘汰了的蒸汽机车车头旁摆PS。我一直疑惑:这火车头和几节绿皮车厢怎么运到这里?这里离铁路有几十公里呢。

上一周,再去东黄山,小镇和往常一样安静。下了车,我急切带朋友去看蒸汽机车,“咦!”这车头怎么锈迹斑斑?绿皮车厢也像遗弃的“城堡”。心想要油漆一下就好了,不至于这么快生锈了。朋友的小孩嚷嚷要爬上火车头玩,他妈妈指着旁边一块警示牌:禁止攀爬火车!看到这牌子,我心里直想笑——这不动的火车。

看完火车头,大家各自散开闲荡,街上的咖啡馆开放着,我好想来杯咖啡,但因时间关系,复又推门出去。却瞥见对面建筑上挂着“上海市黄山茶林场社区居民委员会”,再走几步,是“上海市黄山茶林场社区事务受理中心”,一位男子站在那里翻阅资料,服务台上竖立“电费收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历史

文化

杂谈

生活

情感

分类: 散文

邵竟源是徽州人,大家喊他老邵。因妻儿是上海人,70岁的他卖掉屯溪观景房,常住上海宝山,说是从新安江边到了长江边。临走,将家里书、字画及文房四宝等送学校馆所、亲友。也送了一块老家五城明代大砖和一方小砚台让我练字。

几天前,我们在上海见面,才聊几句,他竟说,你把那小砚台还我,我现在没砚台,外出写字不方便。我大笑拒绝,你给人家的东西还要回头啊?他乐了,说画一段富春山居图交换。我一听快意,他临摹带创作的富春山居图全卷及题跋两千多字,曾于2011年5月应浙江省博物馆邀请展出过,后被广东一位收藏家收藏。这次见面,他带来一幅字和一本他撰写的书送我,看来,要回小砚台,代价很大。

老邵退休后一头扎入个人爱好中,把画画写字喻为种萝卜白菜,原来他第一份工是插队种田。书房取“梦笔园”,自称“梦笔学者”。一日,他对书画题款为什么写干支纪年提出质疑。朋友告诉他:“这是传统!古人都这样写。”老邵是质监局退休干部,养成好质疑思考的职业习惯:古人都这样写吗?他跑美术馆、图书馆等查找考证,得出:这是个伪命题!古人作品大多用帝王年号加干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生活

文化

杂谈

分类: 散文

最近,见朋友圈里不少朋友发黄山融入杭州都市圈的消息。黄杭高铁开通,一山一湖的联系更加紧密了。其实追本溯源,黄山和西湖,同饮一江水。徽州和杭州一直丝丝相扣,无论从文化还是经济,只是从前的水路换上了现今的高速公路和高铁,从前的船换上了高速大巴和高铁子弹头车厢。

近百年来,曾经客居杭州的徽州商人,文化人更是数不胜数。从大名鼎鼎的胡雪岩到新文化运动巨匠胡适及湖畔诗人王静之。矗立在西湖岸边的黄宾虹铜像,黄宾虹纪念馆及胡雪岩故居向来往游人叙述着不太久远的故事。作为徽州人,除了故乡,杭州应是我最喜欢的城市,没有之一。我也曾连续多年,选择一段时间客居杭州。无论我身处何地,对这座城的思念,往往有立刻启程,拎起箱包奔向她的冲动。

记得一次,我上了去杭州的大巴,把行李放在座位旁的地下。一位年轻人上来,在我边上坐下后不久起身:来!我帮你把行李放到行李架上吧。我不知道现在大巴车的行李架和飞机一样。等他放妥,我道了谢,与他寒暄,原来他是杭州工业大学的研究生,今年准备毕业了。我说:你看上和刚刚上大学的孩子差不多,显得很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旅游

文化

分类: 散文

2013年6月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将“侨批档案”评选列入《世界记忆名录》。当代国学大师饶宗颐先生说:“徽州特殊的是契据、契约等经济文件,而潮汕能与之媲美的是侨批。侨批等于徽州契约,其价值相等。来自民间的侨批记载翔实,内容丰富,从中可以了解到祖国和侨胞居住国的国情、侨胞故乡的乡情、侨胞家庭的亲情和侨胞与他们眷属的亲情,是研究社会史、金融史、邮政史以至海外移民史、海外交通史、国际关系史的宝贵历史资料,与典籍互相印证,补充典籍文献记载之不足,可谓是继徽州契约文书之后在历史文化上又一重大发现。”

潮汕为著名的侨乡,潮汕人跨海而至他国自宋元,盛于清代。自汕头开埠至今,侨外人数已逾千万,潮汕亦成为我国海上丝绸之路重要节点。

侨批为海外潮人与国内亲眷之间通过民间渠道递送连带家书之汇兑方式。

据《潮州志》记载,1946年,潮属各地侨批业商号共计131家。其中汕头最多,有73家。汕头市政府将汕头西南角一处曾经十分繁华的海边码头广场,改造成“世界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08 21:36)
标签:

情感

文化

教育

分类: 报告文学

亲如一家人

 

桂祖双是屯溪教会一位唱诗班弟兄,从事装修工作。我家厨房和卫生间重新改造,我联系了他。后来,家中一些水电工的活,我也交给他,他一喊就到,甚至经常放下手头的活来帮我。经常接触后,得知他是安庆人,基督徒姊妹海燕是她堂姐,另一位堂妹海英和我住一个院子,隔壁栋楼,再了解下去,发现海燕海英的父亲英年早逝,海燕海英曾经和祖双一家同吃一锅饭。

其实同吃一锅饭的还有他们大伯父家的三个孩子。在这个大家庭里,共有8个孩子。那是什么力量?让来自不同家庭的堂兄弟姐妹,亲如一家人般,和睦地生活在一个屋檐下呢?在讲究个性,倡导个人权利和自由的今天,三口之家尚且吵吵闹闹,凭我有限的想象力,我无法还原出一幅一家十几口人和睦生活的场景。此前,教会马牧师曾经走访这一家人,并鼓动我也去看看,和他们聊聊,这一天终于来了。

那天,我随马牧师走进居住屯溪的这家人。桂弟兄到楼下引导我们上楼,他的父母已在家中,随后桂弟兄二婶及伯伯(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文化

历史

杂谈

分类: 散文

 

作者:李萍

 

去好友家看她新装修的房子,又经其鼓动,说装修是和房子谈恋爱。某人听后心动,立刻计划去深圳装修房子。我一听头大。自认识他,便是这个房子弄好,换个房子弄,成了真正意义上的房奴。然又不能打击他积极性,何况人家已找好代驾,谈好价格,准备出发。我回到娘家,通告去向。母亲一脸不解:又搞房子啊?!是啊!房子是给人住的,需要人养,如果不住,再好的房子都要败坏。从黄山到深圳,1200公里,千里奔波,只为地和墙。而此时的深圳正进入金九银十装修季节,建材家居市场正掀起一波一波活动浪潮。

也是巧合,他去小区物业办装修许可证,交垃圾清扫费,遇见一位正在本栋楼装修的油漆工,人精廋,却厚道实在。几句话一聊,他遇见救星一般,直接将刷墙的活交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历史

旅游

情感

文化

分类: 散文

还没有到汕头之前,朋友就发给我一篇汕头老建筑微信图文。不看不知道,看了吓一跳。原来,1860年,汕头开埠。这里曾被恩格斯称为“中国唯一有一点商业意义的口岸。”可见当年汕头的繁华。而汕头也是全国唯一既临外海又拥内海的城市。

我和大卫都喜欢和老建筑亲近,仿佛与故人叙旧。汕头的老建筑集中在老城区小公园附近,以小公园为圆心,辐射出升平、安平、国平等几条马路,其巴黎式格局为国内罕见。从小公园延伸出去,由西堤码头到外马路分布着一栋栋20世纪初建筑。朋友开车带我们转了几圈,但由于不好停车,只得走马观花。和朋友请假自由活动后,我和大卫往那条路往返好几趟。不仅仅是对古建筑感兴趣,对那段历史也好奇,不愿遗漏一处古建筑。大卫认为建筑是人类的外衣,历史的密码。妹夫曾打趣说穿好外衣,保护好密码。

幸亏那些老建筑都没拆!保住了这座城市的灵魂。下次再来,老城区将还原历史原貌,从百年开埠至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历史

旅游

情感

文化

分类: 散文

  去汕头看望朋友,是二十多年来一直萦绕心里的一个念想。近年客居深圳,这个念头便时不时冒出来,从深圳开车去潮汕,不过4个多小时,高铁更方便,仅需2小时。出发前和朋友联系,朋友嘱咐多穿件衣服,台风刚过汕头,下了三天大雨,恐要降温。

出门,坐地铁,上高铁。上了车,发现车厢里空荡荡的,原来深圳到潮汕的高铁十几分钟一趟,而我们不赶时间,登上一趟不赶早也不太晚的车。这是我第二次去潮汕,一转身,便是二十多年,朋友的一双儿女早已大学毕业多年,我们也渐渐老去。当年那位央求父亲高举过头,一定要和我挥手再见,说着我听不懂的潮语的小女孩,也已大学毕业,在广州“今日头条”上班。那位在书房里安静读书的青涩少年,大学毕业后,和朋友一起创业,在汕头开了一家日式料理。这个世界没有时光机,我们只能一直朝前走,直到生命的尽头。但今天的高铁,高速,飞机,视频等先进的科技,难道不正是古人曾经的梦幻吗?说不定将来有一天,我们每一个人都能轻松地登上月球或火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