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9-08-19 07:18)
今年最火热的这些天,我是在合肥八院(三康)打卡“上班”的。
老父八十有七,有冠心病和脑梗。最热的那几天,内外跑,一天几度湿身。
特别的关注香港,中华民族这块多灾多难的土地。
英国殖民退却后,香港回归。但离真正的回归还远。这是个“丛林”的世界,我们不能指望别人放我们一马,永远休想。我们只能做好自己的事,让自己变得富强,大陆只有变成吸力强大的磁铁,我们才能护住我们的领土。
香港问题要打组合拳。要精心设计,长远布局。我们有我们的优势。
香港的未来,属于勤劳善良勇敢智慧的中华民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22 07:14)
桥西街在修,砖头碎瓦,我喜欢去吃吃灰。我不知道别人是否这样,我反正从小就是这样的,看人家干活就像看人家钓鱼打牌,也很快乐。看到桥西街这条“中国最破的一条街”(办公室女同事语)一天天地变得漂亮整齐,也很高兴,尽管那里没有我一片瓦,尽管我只是从那里走走而已。
那天在柘皋河边看人家起“迷魂阵”,一对老夫妻,一条水泥船,老头站着起网,老妻坐着收鱼,也陪老头说说话。有我这个“白相”在,人家夫妻反而不好说话。鱼获很少,一条十几节的笼子,只收些虾子和螺蛳,偶尔有条鱼,带来短暂的惊喜。我对这条大河有些失望。于是,不甘心,陪着渔船,从玉栏桥一直上溯,向信泰大桥。北边天黑了,雨来了,赶紧跑,没跑彻,被堵在柘皋小学门口小店的雨棚下,落汤鸡似的。
稿子出手就等于放了鸽子,翅膀击打空气的响声也没有,有时恨不发表,有时恨发表,一篇好东西出炉,不是烧饼,现烧热买并不见得好,这我心里清楚。
我也写诗,总是被人嘲笑。是不是“现代诗”的门槛很低,不然为什么有这么多的诗和诗人?写诗的总比读诗的多,诗人心里都在打鼓:到底这东西对世道人心有什么用?
蒋殊采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12 09:08)
体积极小,质量极大,光被它抓住了都逃不掉。
这是一种天体,叫黑洞。一百多年前,爱因斯坦预言它的存在,现在,科学家真的拍到它的照片了。
科技提速,盼望乱哄哄的“5G”.
《写作,从故乡开始》,发4月10日《新安晚报》“人生百味”版的头条。我写东西向来“摸”,像这篇2000字的稿子,7日写10日发,还不多见。我要是养个女儿,一定是舍不得她嫁人的那个爸爸。对待文字,向来如此。
八十还是黄花女,不梳妆打扮好了不肯见人。
倒春寒。人生时来倒春寒,冬衣别急收。曾国藩知道惜福,喜欢“花未全开月未圆”。圣人似的他,带着一身牛皮癣活了61年。
可见古人的家书家训不可靠。别人的是别人的,活人只一个字:“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19 15:35)
看朋友发的消息,近日合肥市作协换届,一个主席十二个副主席。书法家美术家协会的毛病在作家协会身上犯了。
看看这十三个人,主席洪放先生最有实力,他是合肥市“抱养”的。十二个副主席有三四个名字听说过。(原谅我的少见多怪)
文学是个江湖。
“作家”的帽子是不能随便戴的,别人恭维也就罢了,自己要知道自己的斤两。
作家协会跟买个单反就能参加的摄影家协会不一样,跟有个名头就好挣钱的书画家协会也不一样,不能因为你是主席副主席了,编辑就买你的帐,好文字面前人人平等。
谁不想写出好作品谁是孙子。孙子就是孙子,不能装孙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20 15:52)
妻子说,今年冬天添置的这两样东西最得劲:一台燃气热水器,想洗澡再也不用看太阳的脸色了,恰巧,今年冬天太阳少;另一件是口牛屁眼大的酒精锅,下面烧固体酒精,先将鱼儿之类的做好,盛到酒精锅里,烫点蔬菜,吃得热噗热打,恰巧,妻子胃不好。
哈佛教授约翰.罗尔斯有“无知之幕”理论:人都活在“幕”前,“幕”后是什么,管他是什么呢?管得了吗?
我这个人眼窝子浅,老了尤甚。春晚看小品《站台》,泪流满面,最近跟着老婆追剧,《父母爱情》,也数度泪落。梅婷,我们本不喜欢她,妻子嫌她眼白多,但这次却追她的剧。
告别听歌的老时光,进入听戏的慢板,我QQ音乐里的二三十首收藏,一多半是黄梅调,一小半是样板戏。曾经我网名叫过“烟雨江南”和“萧郎”,如今学生口中的“刚叔”快要成爷爷了!
往事如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春暖花开不会那么容易。
每年冬去春来都有一场战争,在天空和地面,在眼里和心里。但结果是一定的,那就是“春暖花开”。
这几天,江淮一直不爽,湿冷,湿冷,湿冷。谁愿意过这样的日子呢,但谁都得过,谁过不了苦日子谁等不来好日子。我们就随遇随缘吧。
湿冷的日子也是二十四小时一天,作为我,是不会浪费的,我喝茶,写字,听歌,玩石。生活靠自己打点,打点好了,或许不太“熬”。几个同学群不能退,只好忍着,扫一眼就删。
初中同学也建个群,黄俗的段子不说,还尽是错别字,打工的兄弟,活得较为粗糙。像我这个教书匠一样,也很可怜。
初八开始上课,讲作文,讲“从前慢”“坐绿皮车”“一生只够爱一个人”,讲“从前的人多认真,认真地勾引,认真地失身”。
刚才去银行取稿费,小姐很温馨。
这么说啥意思,我是说,每天都很有意思。不必太美好,只要不失真。
老辛的话再次拿来:“城中桃李愁风雨,春在溪头荠菜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10 08:53)
年前,初中同学建了一个群,方斌兄拉我进去。从头看到尾,六十多个同学,名字熟悉的有二十个,名字和模样对上号的,不足十个。几十年没有联系,很多同学都带孙子了。
有时间就进去看看,听听,想想。青山不改,乡音如故,门前的山路弯弯,犬吠只是游子归来。
八字口是一个山中村落,土薄石多民穷,孩子生得稠密,一家五六个六七个挨肩,吃山芋长大。山里的孩子能吃苦,在外讨个生活虽说不易,也还将就。
一个做了“倒插门”女婿的同学说:今年过年,就换副门对子,什么都没变。幸福不变。可谁又能“不变”呢?
我还是那就话:哭过笑过,边唱边过。
都不容易,好在一直都在!
我们都是吃山芋的命,做老总好,做瓦匠好,保姆保洁保安都好,在就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03 13:17)
二月忙年。
一个人,亲人再多,也只属于自己。自己的苦难,自己的幸福,自己扛在肩上。
人生百味,哭过笑过,剩下的路,边走边唱。
你也许能从别人那里找到经验,但你永远找不到答案,一个人一个答案,答案在交卷后揭晓。
可以抱团取暖,但不要羡慕别人,你羡慕的人也许正在羡慕着你。
风雨兼程也活在当下,痛并快乐着,永远在路上。我们的头顶有乌云,但我们脚下有大地,乌云遮不住太阳。熬得过才能迎来阳光灿烂。
我经常看到一个年轻的流浪者,拖着拖车,被子衣物等,他是流浪者,不是疯子,也许他因为某种不得已,也许他有大智慧。同情和羡慕都不需要,那是一种大取舍,也是一种境界。
平安人人期盼,上帝估计也烦了。见到上帝,上帝会说,傻不傻呀,哪里有绝对的平安?将就着能过,得过且过,脚下有苟且,心中有远方。
过年了,我的亲友,我仍然愿你:左手幸福右手平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28 15:08)
转眼到了年底。没头没脑的废话也要说一句。
戴帽子的男人显得老,但我又没有一头好头发,只好戴着,戴着就取不下来了。冬天戴帽子就这几年的事,下午监考,“合肥一模”,我站着,看着窗外,想,想2009,想1999,想1989,十年一个格子,像探方。
这是我最屌丝的三十年啊!
今个送灶,常年带毕业班,总是踏着送灶的爆竹声下学回家。
为了环保,我们放弃了爆竹,为了健康,我们牺牲了咸鱼腊肉。
我不抽烟但时常有抽烟的冲动,我总觉得那里面有不可告人的乐趣!我的同事抽烟少,我的学生抽烟不少,才高三,差不多有三年的烟龄,厕所里,东边人不太走的副楼梯上都是他们丢的烟蒂。
谁能告诉我,是对还是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姥姥的饺子馆》中有“李传玉”一角,何政军饰。李原本是姜桂芳老公方增寿的同事,方死后,一直帮着姜,鞍前马后,不离不弃,可谓“一往情深”。直到姜桂芳的孩子们成家立业,事业有成,电视剧到了最后一集,片尾曲中滚字幕,老李老姜也没走到一起。
唉,观众如我,一声长叹。
“李传玉”一角,有两个民国老男人金岳霖和翁瑞午的影子。
老金八十多岁还邀一帮老友聚聚,端起颤巍巍的酒杯,第一句话竟然是“今天是徽因的生日”;陆小曼和徐志摩的婚姻只有三年,之后,翁瑞午伺候她二十多年,吃药,按摩,背着失眠的小曼在屋里转圈,一转就是大半夜,一个上海男人的精细都用在这上面了,可谓“二往情深”。
可惜,小曼的文字中都是徐志摩,很少提及翁瑞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孙远刚
孙远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9,973
  • 关注人气:14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友情链接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